宁涛从铁芭蕉树上跳了下来,落地之前停滞了一下,虚空踏一步,那感觉就像是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一样,潇洒至极。

  好些鱼妖不禁动容,他们显然不明白宁涛是怎么做到的。

  宁涛伸手提起一串铁芭蕉,入手沉甸甸的,正常的一串芭蕉最多几斤,可这一串铁芭蕉却起码有五六十斤重。地上总共有四串铁芭蕉,也就差不多两百多斤重量。

  宁涛提起四串铁芭蕉往篝火走去。

  杨生看着宁涛背在背上的小药箱,笑着说道:“宁医生,你身上的宝贝可真多啊,修补法器的炼鼎已经是一件罕见的宝贝,就连你的小刀切铁芭蕉也如切豆腐,这两样宝贝,可不可以借我看看?”

  宁涛露齿一笑:“我回房先将铁芭蕉放下,然后再回来给杨前辈看宝贝。”

  杨生的眉头微微一皱。

  宁涛也没多说什么,提着四串铁芭蕉往海魂楼走去。

  鲍智美说道:“天音,你陪宁医生回房,帮忙开门什么的。”

  “好的。”软智美起身跟着宁涛走,一边说道:“宁医生,让我来帮你拿吧。”

  宁涛说道:“不用,我拿得起。”

  这时张成东也从地毯上爬了起来,醉醺醺地道:“我、我去树林里撒个尿。”

  鲍智美和杨生连理都没有理张成东,夫妻俩的视线都还在宁涛的背影上。

  “夫君,你不会是想……”张成东摇摇晃晃地走开之后,鲍智美小声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身上的鼎能修补法器,这可是了不起的法器。还有那小刀,那也是一件宝贝。”杨生的眼眸里满是兴奋和贪婪的神光。

  “我懂了,那就要连张成东一起解决,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了。”鲍智美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杨生端起一碗酒,咕隆咕隆灌进了肚子里,他冷笑道:“等他回来就动手。”

  鲍智美点了一下头,她的视线缓缓扫过几十个妖村鱼妖。视线过处,妖村鱼妖们纷纷点头,有的甚至还拿出了调味瓶。

  宁涛的房间在海魂楼的二楼,靠近楼梯的一间。他并没有在这里过夜的打算,可鲍智美却硬是给他准备了一间客房,盛情难却。

  到了房门口,软天音抢着上前为宁涛打开了房门,宁涛进去之后她也跟着走了进去。

  房间里的布置很简陋,一张木床,一张桌子和两只凳子便是全部的家具。

  宁涛将四串芭蕉放在了桌上,说道:“软小姐,我这里没什么需要你帮忙的,你可以回去了。”

  软天音却说道:“我们一起下去吧。”

  宁涛说道:“那你先出去等我一下,我换一下衣服就出来。”

  软天音笑着说道:“宁医生你还不好意思吗?我可以转过身去,我绝对不会偷看你。”

  宁涛皱起了眉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软天音。

  软天音跟着改口说道:“好吧,我在门口等你,你快点。”

  宁涛跟着软天音来到了门边,软天音出去之后他伸手关上了房门。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宁涛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屏幕,接听了电话,开门见山地道:“张太医,情况有点不妙,你快到我的房间里来。”

  张成东的声音:“宁医生,我正是要提醒你那臭鲨鱼看上你的宝贝了!我到你房间来那不是自投罗网吗,我已经在十里开外了,你也赶紧逃吧!”

  宁涛:“……”

  他让张成东到他的房间里来,是想带着张成东走方便之门离开,却没想到就这上楼,然后和软天音说了几句话的功夫,张成东居然逃到十里开外了!

  宁涛苦笑了一下,收起了手机。他发现他是担心多余了,张成东一开始就在装醉,暗中观察杨生和鲍智美,恐怕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盘算着逃跑的路线,以及怎么跑了。只是,这一转眼的功夫那货就逃到十里开外了实在是有点夸张,同样是修真医生,他咋就那么优秀呢?

  “宁医生,你好了没有?”软天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宁涛说道:“马上就好了。”

  他走到左边,取出一张画有血锁的普通处方签,打开方便之门,然后抱起四串铁芭蕉迈进了方便之门中。

  “宁医生?宁医生?”软天音的声音。

  屋里却没了动静。

  门外,软天音退到了走廊边上,然后向着篝火的方向挥了挥手。

  杨生和鲍智美对视了一眼,夫妻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同时起身向海魂楼冲来。几步冲刺,一跃而起,嗖嗖两声风响就跃上了二楼走廊。

  楼下,几十个鱼妖一窝蜂似的涌了过来。

  “什么情况?”鲍智美压低声音问了软天音一句。

  软天音说道:“他说要换衣服,让我出来等他,我刚才叫他还他还答应了,可转眼就没动静了。”

  杨生一脚踹开了门,领着一群鱼妖冲了进去。

  房间里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宁涛人在。

  天外诊所之中,宁涛将四串铁芭蕉放在了地上。他本想给张成东打一个电话问他逃到哪里了,可想了一下又放弃了,万一打搅到他逃命,害得他被抓住就不好了。

  妖,绝大多数妖都是坏的,要害人。在妖村篝火晚会上,那个蚌精软天音一上来就施展妖法诱惑他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不对劲了。他又不是唐僧,哪有妖精见了他就爱上他的?再加上鲍智美和杨生轮番灌他喝酒,他要是还不提防的话,那就真的该死了。

  宁涛的视线落在了四串铁芭蕉上。

  天宝织布术需要的七种灵材已经齐备,接下来便是动手织布制法衣了。

  说干就干,宁涛取来美香鼎开始萃取灵材,制成坯料。

  两个小时后,美香膏中出现了一团漆黑如墨的液体。之前有六种液体的时候,坯料是晶莹剔透的,加入了铁芭蕉之后它变成了黑色。坯料是黑色的,挑出来的丝自然也会是黑色的。宁涛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出现,他也不用将正宗的天宝布制成秋衣秋裤了。

  有了坯料之后,宁涛盘腿坐在美香鼎前,左手剑诀指,右手剑诀指,运足灵力,双臂起起落落,很有节奏的扎进美香鼎里的坯料之中,然后带起一根根丝线……

  叮铃铃,叮铃铃。

  挑丝的工作还没有完成,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宁涛的挑丝工作。

  宁涛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接了电话:“张太医,是我,说吧。”

  张成东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你逃出来没有?”

  宁涛说道:“我已经逃出来了,你现在在哪?”

  张成东松了一口气:“你逃出来就好,那臭鲨鱼果然是个心狠手辣,言而无信的人……我已经在澳门了。”

  宁涛:“……”

  张成东的声音:“宁医生,得知你逃出来我实在太高兴了。这样吧,电话里聊事不方便,我们约个时间地点见一面怎么样?”

  宁涛说道:“你到北都来,到了就给我打电话。准备好丹方和灵材,你帮我一个忙,我还你一个人情。”

  “爽快!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准备好就来北都。”张成东的声音很激动。

  “电话联系,再见。”宁涛挂断了电话。

  张成东要炼的丹是什么丹,猜是猜不到的,不过他带着丹方和灵材过来的时候答案就自己解开了。

  宁涛收起手机,接着挑丝。

  嚓、嚓、嚓……

  诊所的空间里不断回响着剑诀指扎进坯料挑丝的声音,节奏感很强。就在这颇有韵律的声音里,一根又一根天宝丝掉在美香鼎旁边的地面上,越堆越高。

  累了,宁涛就移到善恶鼎旁边俢练一次灵力,恢复之后又回到美香鼎旁边挑丝。

  天不知不觉亮了。

  嚓!

  宁涛一剑诀指扎进美香鼎底部,挑起最后一根漆黑如墨的天宝丝,然后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

  他躺在地上睡了一会儿,然后又爬起来绕丝,将长长短短的天宝丝熔接起来,绕成一块块丝团。

  这一忙活,又是大半天的时间过去了。地上的天宝丝没了,却多了十二块丝团。

  十二块丝团,那是天宝织布术要求的数目,对应的是十二地支,也就是子、寅、辰、午、申、戌六阳支,丑、卯、巳、未、酉、亥六阴支。织布的时候,不同的丝团对应不同的经线纬线,都有讲究,不是之前试练时那般织毛衣的织法。

  绕好丝团之后,宁涛将之前放在小药箱的一只小瓷瓶取了出来,拔掉瓶塞从里面倒出一颗恶魔之肾枸杞来,放进了嘴里。

  俢练灵力固然可以恢复灵力,可身体始终要消耗能量,没有食物进行补充那肯定是不行的。

  一颗恶魔之肾枸杞入口便开始熔化,化作一股燥热的能量进入他的身体。转眼间,他的身体又有了力量,元气大增。果然不亏是滋阴补阳,强身健体的灵材,一颗就见效。

  不过也有一个缺点,一颗恶魔之肾下肚,他的身上很快就出现了不雅的现象。好在这里也没有别人,也不在乎了。稍微休息了一下,他又开始织布。

  剑诀指挥舞,虚空之中一根根丝线穿梭不停,纵横交错,一块布也就在这个过程之中渐渐成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