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416章 臭男人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夜幕来临,来自北都的雾霾笼罩了天空,看不见月亮,也看不见星星。

  韩伟站在一幢小洋楼的阳台上,张望着村口的方向。那里有一条乡村马路,没有路灯,夜色笼罩下一片漆黑。他的神色显得有些焦急,眼神之中也有点儿不安。

  他就是夕阳红敬老院的“韩主任”,白天里宁涛的出现让他不安。就像是老鼠见了猫的感觉,这很奇怪,可他想不明白这是什么原因,无法解释。

  他所住的小洋楼是全村最豪华的建筑,他也是全村最有钱的男人。昔日的玩伴和同学都将他视为偶像,巴结他,讨好他,想跟着他点财,可他一个都没有答应。不为别的,只因为他赚的都是黑心的钱,见不得光。

  村口的马路上忽然射来灯光。

  韩伟的双眼顿时眯成了一条线,锁定了那突然出现的光源。

  光源快接近,有农家的灯光照到,那是一辆电瓶车,它正以时差不多四十码的度往这边驶来。灯光照射下,韩伟也看见了骑电瓶车的人的脸庞,紧绷的神经顿时放松了下来。

  骑电瓶车的一个女人,是他的邻居,名叫吴茉莉,生得漂亮,身材也好,男人在城里打工,很少回来。一次喝多了点,他串了门,把人家给那个了。事后他给她钱,结果人家没要,也没有告诉她男人。后来他就经常去串门了,偶尔还会把她叫到他家里云云雨雨。

  吴茉莉骑着电瓶车到了门口,停下车,抬头看了韩伟一眼。

  韩伟说道:“下班啦?”

  吴茉莉点了一下头,推着电瓶车进了门。到了她家的院子里,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锁车的时候她将屁股撅得高高的,牛仔裤绷紧,顿时勾勒出了一个丰满的形状,性感诱人。

  韩伟的眼神有点热了。

  吴茉莉抬头说道:“我从市里带回了一副猪腰子,我炒好你过来吃。”

  韩伟又看了一眼村口的方向,说道:“今晚不行,我在等一个人。”

  吴茉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什么事明天再说。”韩伟有些不耐烦,转身要回他的屋。

  吴茉莉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话:“阿伟,我……怀孕了。”

  韩伟顿时愣在了当场。

  吴茉莉说道:“我男人三个月没碰我了,孩子是你的。”

  韩伟的嘴唇颤了颤,隔了几秒钟才说出一句话来:“我去给你开后门,你来我家里说。”

  吴茉莉点了一下头,从车兜里取出了那副猪腰子,然后去了她家的后院,开门走了出去。

  后院是一片农田,她家的麦苗长得很好。更远一点的地方是一片白桦林,叶子已经掉得差不多了,一根根光秃秃的树枝在夜风中轻轻摇晃着。

  一墙之隔的后门打开,韩伟出现在了门后,他向吴茉莉招了招手。

  吴茉莉提着猪腰子走了进去。

  韩伟关上了门。

  麦田后面的白桦林里,三个人一条狗站成一排,视线都聚集在那道关上了的后门上。

  哮天犬的耳朵轻轻颤动,狗嘴里传出了模仿的男人的声音:“你说你怀孕了,是我的孩子,你怎么确定是我的孩子?”

  接着,它的狗嘴里又传出了模仿女人的声音:“我的男人三个月没有碰过我了,这三个月我只和你睡过,不是你的是谁的?韩伟,你什么意思,你想不认账是不是?”

  “你说是就是?”

  “我把孩子生下来,我们带孩子去验dna,他要不是你的孩子,我一头撞死在你面前!”

  “你是在威胁我吗?”

  “你……呜呜呜……”

  “哭什么哭?就算是我的孩子我也不要,你去把他打了,我给你钱。”

  “我不要你的钱,我要和你在一起!等我那口子回来,我就跟他摊牌,我要跟他离婚!”

  “你开什么玩笑!”

  江好忽然伸手捂住了哮天犬的嘴。

  “呜呜……汪……”哮天犬的嘴里吐出了含混的声音。

  江好说道:“不要说了 ,难听。”

  几秒钟后,她松开了哮天犬的狗嘴。哮天犬看了宁涛一眼。翻译不翻译,还得老得说了算。

  宁涛说道:“那就不监听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听了也没意思,脏耳朵。”

  江好说道:“你们这些臭男人,搞大了人家的肚子又不认账,那个女人也真可怜,肚子大了没法跟丈夫交差,那姘夫又不认账。”

  宁涛苦笑了一下:“好好,你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好不好?我从来没有在外面沾花惹草,事实上我现在都还是处……”

  他突然闭上了嘴巴。

  江好和青追的视线齐刷刷地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哮天犬也扭过狗头来,瞪大着一双狗眼看着宁涛。

  宁涛指着哮天犬的鼻子,凶巴巴地道:“你要是敢说出去,我把你炖成狗肉火锅!”

  哮天犬摇了摇狗头。

  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尴尬了。

  江好和青追还看着宁涛,他是处的秘密对于她们来说其实并不感到意外,这也是两个女人明争暗斗的焦点所在。第一次,有着无比重要的意义和价值,谁肯让谁?

  青追想要,可江好总会在关键时候出现拉亮灯泡。

  江好想要,可自身却又有难以克服的问题。

  这就成了一个恶循环了。

  旁人看宁涛,无不羡慕他有妻有妾,左拥右抱,乐享齐人之福,可是他的苦又有谁知道?

  “那个……”宁涛打破了树林里的尴尬的气氛,“刚才那个家伙说有人要来,我估计是接头人。哮天犬,你继续监听,把两人的对话转诉给我们听。”

  哮天犬的狗耳朵颤了颤,继续监听,很快它的狗嘴里就吐出了模仿的韩伟的声音:“这是一万块钱,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我怎么可能要孩子?我还这么年轻,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你结婚,更别说是要和你生孩子了!”

  “呜呜呜……”

  “哭你妈个逼啊!拿上钱,给我滚!”

  “韩伟!我今天才看清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枉我以为你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算我瞎了狗眼了!”哮天犬忽然冒出了一句它自己的话,“瞎了狗眼,难道她也是狗?”

  宁涛一巴掌拍在了哮天犬的脑袋上:“让你多读书你偏不听,那是一句谚语,接着监听。”

  “汪。”哮天犬应了一声,接着监听和转述,“我不要你的臭钱,我从来不是看中你的钱才跟你在一起的,你自己摸摸良心想想,我和你睡了那么多次,我有一次要过你的钱吗你不认孩子没关系,我还是要把他生下来,我自己把他养大!”

  “妈的!你个臭婊子!给你脸了是吧!”

  “你打!你打!你打死我最好!我们母子俩死在你的手里,我认命!”转述到这里,哮天犬忽然说道:“老爹,那个叫韩伟的家伙在打那个女人,出手挺狠的。”

  宁涛拔腿就往韩伟的小洋楼冲去。

  两个女人一条狗紧随其后,踩着麦田的田埂也往小洋楼跑去。

  小洋楼二楼的客厅里,韩伟一耳光过去,吴茉莉倒在了地上。她的耳朵里嗡嗡直响,大脑里一片空白,一股鲜血也从她的嘴角涌了出来。哀莫大于心死,韩伟的这几下狠揍,她的心碎了,也死了。

  “你不打胎是吧?老子给你打!”韩伟突然一脚踢在了吴茉莉的小腹上。

  “啊——”吴茉莉惨叫了一声。

  韩伟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慌忙扑到吴茉莉的身上,伸手掐着她的脖子,恶狠狠地道:“别出声!这里是我的家!”

  吴茉莉没有挣扎,两行眼泪从她的眼眶之中滚了出来。

  韩伟冷声说道:“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肚子里的孩子,你是打还是不打?”

  吴茉莉的呼吸困难,可她并没有挣扎,她固执地摇了摇头。

  “妈的,老子弄死你!”韩彪的双手使劲向吴茉莉的脖子掐下去。

  吴茉莉的一张脸转眼就因为缺氧而变成了猪肝的颜色,她长大了嘴巴,不知道是想要呼吸,还是说什么话,可是韩伟的手却没有丝毫松动,反而越来越紧。几秒钟后,她的眼珠凸了出来,意识也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

  韩伟的双手却还再使劲,他的表情狰狞,脖子上满是鼓起的青筋:“你这个臭婊子,老子杀了你!杀了你!”

  忽然一声风响。

  韩伟还没回过神来,肩头上便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他慌忙侧脸去看,猛然看见一只毛茸茸的狗头,那一身金毛的土狗一口几乎咬碎了他的一只肩膀!

  哮天犬的狗嘴一甩,韩伟整个人都飞了起来,撞翻茶几,重重地摔在地上。却没等他爬起来,哮天犬一个飞扑又到了他的身上,狗嘴一张,一口咬在了他的大腿上。

  咔嚓!

  鲜血飞溅!

  “啊——”韩伟惨叫了一声,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了客厅里站着三个人,一个男人,两个女人。也就在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庞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脸上再没有丝毫血色,眼睛里也满是恐惧。

  那个男人就是宁涛,在夕阳红孤儿院里他还推了宁涛一巴掌,那个时候宁涛趔趔趄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他的那个奇怪的老鼠见了猫的感觉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现在成为了现实,而且空前强烈!

  宁涛竖指在唇:“嘘——不要叫,再叫,我的狗就要咬你的脖子了。”

  哮天犬瞪着狗眼,凶光如刀。

  韩伟一口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