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419章 人心之恶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一座亮着灯的别墅里,一个女人正从保险柜里取出成扎的钞票,还有一些美金和护照。在她的身边放着一只行李箱,里面装满了现金和价值不菲的珠宝、手表之类的奢侈品。

  这女人五十岁左右,长相一般,身材也很一般,身上穿的衣服也很朴素,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街道大妈。可她的一双小眼睛却给人一种狡狯阴狠的感觉,会看面相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她不是什么好人。

  她就是侯美玲。

  咚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侯美玲快速地将最后几扎钞票从保险柜里取出来放进行李箱里,将行李箱锁上并推到床下,然后才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压着声音问了一句:“谁?”

  “候姐,是我。”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外面出了点情况。”

  侯美玲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面相凶悍的男人,身高体壮,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

  他叫洪力,也是一个亡命之徒,钱三还没有死在宁涛的天针恶疾之下的时候,他只是钱三身边的一个跟班。钱三死后,他就顺理成章地接替了钱三的位置。

  “出了什么情况?”侯美玲问了一句。

  洪力说道:“那个新来的姑娘把和公子咬伤了,和公子一怒之下用花瓶砸了那个姑娘的头,那姑娘伤得很重。”

  “是从车站带回来那个姑娘吗?”

  洪力说道:“就是那个姑娘,那个姑娘本来还没有调教好,可和公子偏要她,说什么就喜欢玩新人,然后就出事了。和公子的嘴唇被咬掉了一块,正在那里大吵大闹。”

  侯美玲说道:“跟我一起过去看看,那姑娘实在调教不出来的话,你知道该怎么做。”

  洪力点了一下头,阴恻恻地道:“我弄一台绞肉机,还有几条纯种的斗牛犬,它们会很喜欢我给它们加餐的,这样处理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钱三,你也是这样处理的吗?”

  洪力说道:“候姐,这可是北都近郊,把尸体埋在任何地方都会有被发现的危险,这样处理是最好的。”

  侯美玲说道:“干得很好,只要你好好干,少不了你的荣华富贵。”

  洪力咧嘴笑了一下,那笑容就像是一头斗牛犬裂开嘴巴的笑容。

  两人走出别墅往另一幢别墅走去,没走几步,一条金毛田园犬突然从路边的绿化带里蹿出来,微扬着狗头看着侯美玲和洪力。

  哮天犬来了。

  侯美玲微微愣了一下:“这是哪里来的狗?”

  洪力说道:“可能是村子里的狗吧,我宰了它。”他的手往腰间伸去,他的腰间藏着一支手枪,还有一把军刀。

  侯美玲制止了他:“你要开枪吗?只是一条狗而已,赶走它就行了。”

  洪力拔出了军刀,灯光的映照下,那军刀寒芒闪闪,极其锋利。

  “汪汪汪,汪汪汪!”哮天犬突然张嘴叫了起来。

  洪力的身形突然一动,高大壮硕的身体却体现出了不可思议的灵活性,整个人就像是一只高速冲刺扑向猎物的猛虎。他的功夫比不上钱三,可身体素质和爆发力却绝对比钱三更强。

  不过,洪力的战斗力在哮天犬这条修真狗的眼里却是渣渣,洪力用枪的话,它还会有所忌惮,拿刀的话对它没有半点威胁。它咧着一嘴钛合金狗牙等着洪力,狗眼中满是不屑和期待。

  却就在洪力一刀扎向哮天犬的脖子,哮天犬也准备一口咬断洪力的手臂的时候,前面那幢别墅里忽然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哮天犬忽然想起了什么,纵身一跃避开了洪力的攻击,一头扎进了路边的绿化带里,转眼就不见了。

  洪力一击落空,三角眼里闪过了一抹惊讶的神光。

  “别管它了,我们快过去看看。”侯美玲快步向那幢别墅走去。

  洪力将军刀插入了刀鞘,追上侯美玲的脚步也向那幢别墅走去。

  绿化带里,哮天犬探出了狗头,看着侯美玲和洪力的背影。刚才,它已经打算咬断回来的手臂,可是就在那一刹那间它忽然想起了老爹的交代,它的任务只是侦查,不能轻举妄动。也就在那一刹那间,它放弃了战斗躲开了。

  “汪汪汪……”哮天犬叫了几声。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三道人影便出现在了它的视线之中。

  宁涛、青追和江好也来了。

  “哮天,你说你看见那个女人了,在哪?”宁涛问,哮天犬刚才发出的虽然是狗叫声,但通过低语者的“翻译”,他听得到的却是人言。

  哮天犬抬起一只狗爪指向了侯美玲和洪力刚刚进入的别墅:“她和一个打手刚刚进了那幢别墅,我刚刚还听到有一个女人在惨叫。”

  “开工。”宁涛说。

  三人一条狗随即散开,从不同的方向那幢别墅潜行过去。

  别墅里,一个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的青年男子正用纸巾擦拭着嘴巴上的血。他的嘴唇被咬掉了一块,从伤口之中流出来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脖子,还有他的胸膛。

  青年的面前躺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身上的衣服被撕得破破烂烂,她的头越被砸破了,血流满面。地上散落了一地的瓷器碎片,一些瓷器碎片上还染着她的鲜血。

  房间里还有两个男人,他们都是侯美玲的人,但都只是冷眼看着,没有去制止青年的暴行。

  侯美玲和洪力从门口进来的时候,青年的情绪再次失控,抓起一块瓷器碎片又扑到了受伤的女孩的身上,一手抓着她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提起来,一手将瓷器碎片扎向了女孩的脸庞。

  “不要——”女孩哀求道。

  可是她的哀求并没有换来一丝同情,青年手中的瓷器碎片狠狠地扎在了她的脸上,然后顺势一拉,她的脸上顿时多了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鲜血从伤口之中奔涌出来,一张稚气未脱的清秀漂亮的脸蛋就这么毁了。

  “妈的臭婊子!你敢咬我——你咬啊!”毁了女孩的容青年还不解气,又一拳头抽在了女孩的小腹上。

  女孩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侯美玲皱起了眉头:“行了,和公子,人都被你打成这样了,再打可就要出人命了。”

  “她咬掉了我的嘴唇,我他妈破相了,你让我以后怎么去泡妞?”被称作和公子的青年愤怒地道,说完之后他又一脚踹在了女孩的小腹上。

  一声闷响。

  女孩的嘴巴一张一张,却还是发不出哪怕一丝呻吟的声音。

  和公子转身面对着侯美玲和洪力,语气讻讻:“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

  侯美玲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和公子,你是这里的常客了,这事纯属意外,我看你的气也出得差不多了。要不,看在我的面子上,就这么算了吧,以后你来这里玩,我一律给你打五折怎么样?”

  和公子冷笑了一声:“妈的,我是缺钱的人吗?我稀罕你给我打五折?今天你不给我一个说法,这事没完!”

  侯美玲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和公子,那你说要怎么解决?”

  和公子说道:“让你的人干她,我看着,直到弄死她,这事才算完。如果不满足我,我就报警,我是什么人你们应该很清楚,我一个电话就会让你们完蛋!”

  这时那个女孩终于缓过了气来,她颤声说道:“不要……不要……我只是来找我爸爸的……求求你们放了我……我家里还有生病的母亲没人照顾……呜呜……”

  “你闭嘴!”洪力呵斥道。

  女孩哆嗦了一下,可她根本就控制不住哭泣。

  “上啊!”和公子吼道:“我要看着你们弄死她!”

  侯美玲看了洪力一眼。

  洪力点了一下头,拔出军刀向女孩走去。

  女孩顿时被吓坏了,双腿蹬着地面向后爬,可是她实在是被打得太惨了,浑身都是伤,动一下就疼,根本就爬不动。

  洪力走到了女孩的身边,一把扯起了她的头发,手中的军刀也贴在了女孩的脖子上。

  和公子狰狞地道:“不,这样太便宜她了,我要你们先折磨她,折磨她啊!”

  侯美玲淡淡地道:“和公子,不如你自己上吧,她现在不敢再反抗了。”

  和公子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向女孩走去,他的眼睛里充满了野兽一般的欲望和凶光。

  “不要……不要……妈妈……”女孩哀求着,眼泪牵着线地往下掉。

  可是她的妈妈根本就听不见她的声音。

  “老子弄死你!”和公子伸手抓向了女孩的已经被撕烂的裙子。

  却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能干出这样的事,这人心得多坏啊?哪怕你身上有一点功德,我也不会让你看到明天的日出。”

  房间里的人的视线齐刷刷地聚集到了门口。

  一男两女从门口走了进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