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涛从峨眉派带回来一块头骨碎片后就兑现了他的承诺,散布消息说那块头骨碎片在他的手中,这也等于是故意的引火上身。他以为最先找上门来的会是尼古拉斯康帝,或者是创世生物科技公司背后的修真势力,可是……

  最先找上门来的居然是唐子娴。

  这次出现在面前的唐子娴与以前的模样有些不同,更有仙味儿,漂亮得不食人间烟火。可是,宁涛却无法判断她这个样子究竟是本尊样貌,还是使用了阴谷镇灵符改变后的相貌。

  毕竟,他不能撩起她的裙子去看她有没有使用阴谷镇灵符。用鼻子定向去闻某个地方的气味的话,倒是可以判断出一个结果来,可是他也会受到某种刺激,而且还会尴尬。而且,他堂堂天外诊所的主人,他会去自掉身份去干那种事情吗?

  唐子娴向宁涛走了过来。

  她还没有开口,宁涛却已经猜到了她的来意。

  四目相对,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这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两个绝世高手在决斗之前的状态,无招胜有招。

  一分钟之后……

  唐子娴终于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我是一个女人,你这样看着我,你好意思吗?”

  宁涛说道:“我是一个男人,你这样看着我,你好意思吗?还有,你跑来找我,就是为了这样看着我吗?”

  唐子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好吧,既然你这么直接,我也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听说你从峨眉派的手中得到了一块朱红玉的头骨碎片,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宁涛说,他直盯盯看着唐子娴,观察着她的反应。

  唐子娴的反应也直接:“给我看看。”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唐子娴这么直接。

  唐子娴也直盯盯地看着宁涛,眼神热切:“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宁涛笑了一下:“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唐子娴说道:“我们是盟友,你不会是忘了我是怎么帮你杀了白圣的吧?”

  宁涛并没有忘记,可那份人情他早就还清了。唐子娴说她是盟友,这一点他也不敢认同,他可没忘记唐天人是怎么死的。还有,上次他想请唐子娴帮助他救出殷墨兰,可她拒绝了。现在她突然找上门来要看朱红玉的头骨碎片,难道就要满足她的要求?

  “这样吧,有一种叫真龙延香的灵材很难搞,如果你拿来给我,我炼出寻租丹的时候,我就给你一颗。”宁涛说。

  “真龙延香?”唐子娴惊讶地道:“这次的单之中有真龙延香吗?”

  宁涛点了点头:“这种事情不开玩笑。”

  唐子娴的眼眸里充满了惊讶:“真龙涎香?你没开开玩笑吧?”

  宁涛数道:“我没开玩笑,如果你能搞到这种灵材,我就给你一颗寻祖丹。”

  “呵呵呵……”唐子娴忽然笑了,花枝乱颤,真的颤。

  宁涛倒很平静:“你笑什么?”

  唐子娴止住了笑声:“你知道真龙涎香是什么吗?”

  宁涛说道:“你可别忘了我可是学医的修真医生,还拿这种问题来考我?普通的龙涎香是抹香鲸的没有消化的食物形成的特殊粪便,可抹香鲸不是龙。灵材真龙涎香就是龙的消化出了问题形成的特殊粪便,一样的原理,不同的东西。”

  唐子娴瞪着宁涛:“既然你知道那是什么灵材,你还让我帮你找?”

  宁涛淡然一笑:“如果真龙涎香有那么好找,我也不会让你帮忙了。”

  “你让我看一下那块头骨碎片,然后我就想法帮你找真龙涎香。”唐子娴说。

  宁涛往前走去:“等你找到真龙涎香再说吧。”

  唐子娴有些生气了:“看来你从来没有把我当成盟友,你别忘了,你想到得到尼古拉斯康帝手中的头骨碎片,而你需要我的帮助。就你现在这种态度,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帮助你?”

  宁涛从她的是身边走了过去。

  有一句话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面对尼古拉斯康帝那样的仇人,她都主动来结盟帮忙,她又不是三道杠的少先队中队长,有那么好的心吗?

  在他这里,是不是盟友,唐子娴说了不算,得他说了才算。

  “宁涛!”唐子娴气结当场,她今天特意穿了漂亮的白裙子,还用阴谷镇灵符将自己的外貌和形象改变得更像是仙女,以正义仙女的姿态来找宁涛看头骨碎片,却没想到宁涛不为仙女的美貌和气质所动,也不为盟友的关系所动,态度硬得就像是茅坑里的一块石头。

  “该干嘛干嘛去吧,什么时候拿来真龙涎香,我们就合作。”宁涛说,却没有回头看唐子娴一眼。

  “虽然你做得很过分,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收到了来自美国的消息,尼古拉斯康帝已经派人来华国了。这一次,他或许会亲自出手,你好自为之吧。”唐子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宁涛心中一动,转身过去。

  可身后哪里还有唐子娴人在。

  宁涛愣在原地,这倒不是被唐子娴的绝世轻功惊到了,而是唐子娴的最后这一句话把他给刺激到了。

  尼古拉斯康的这一次不仅派了人过来,还将亲自动手,这是不是意味着他的手里拥有两块头骨?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这就意味着七块头骨碎片都现世了。七块头骨碎片凑在一起就会得到完整的寻祖丹,只要拿到账本竹简上一认丹就能解开传奇仙丹的秘密!

  “尼古拉斯康帝派人来华国……难道是林清华?”宁涛一边走,一边琢磨。

  他还想到了另一个姓林的,官城一别就再无音讯,她现在怎么样了?

  四合院里是另外一番景象。

  白婧站在她的门口漱口,看见宁涛回来,故意将漱口的水往宁涛这边飙来。嘟起的嘴唇,飞射十几米远的抛物线水箭,充满挑逗的眼神,说不出的一种风骚露骨的味道。

  宁涛本来想说她一句的,可被她这么一嘟,一瞧,他忽然意识到她就是想他说她,所以感触闭上了嘴巴。

  殷墨蓝在儿童小方桌前研究一个残局,眉头深锁,神色凝重,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将自己当成是卧龙凤雏了。

  江好站在厨房门前打电话,虽然说着话,却直盯盯地看着宁涛。白婧向他飙水的一幕,她似乎并没有发现。不然她的视线百分之百会在白婧的身上,还带火药味的。

  厨房里传出了烹饪食物的声音,显然是青追在里面给大伙儿煮早饭。

  哮天犬在走廊的一个角落里对着手机倒立,它似乎觉得两只爪子还不拉风,立了几秒钟之后干脆一只爪子倒立。不用没收它的手机,宁涛也知道它又在玩抖音。

  狐小姬站在她的门前,手里捧着一本书,脆声念诵:“啊波吃得呃服哥……”

  千年狐狸精背拼音表,还有比这更荒诞的事儿吗?

  这时青追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见宁涛,脸上顿时浮现出了喜悦的笑容:“宁哥哥,你回来啦,我正想去诊所叫你吃早饭呢。好姐姐给你打了豆浆,我给你炸了油条,还有你最喜欢吃的泡小米椒。”

  宁涛走了过去,声音温柔:“辛苦你了。”

  青追笑着说道:“说这种客气话干什么?我们可是……”她下意识地看了江好一眼,生怕说错了话,惹到了江好。

  江好刚好打完电话,她说道:“夫妻,你们本来就是夫妻,有什么不好意思说出来的,你随便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只要青追不背着她跟宁涛睡觉,她是什么都OK的。

  青追上去挽住了江好的手,咯咯笑道:“对啊,你们也是夫妻,我们是一家人。”

  噗!

  白婧喷了一口水出来:“你们是在演三人转吗?大清早的,我都还没有吃饭,你们让我怎么吐?”

  江好瞪着白婧,一脸的不爽。

  家里的女人多了就是这样的情况。

  宁涛将话题引开了:“我回来的时候遇见了唐子娴,她说她获得了情报,尼古拉斯康帝已经派人过来了,这一次尼古拉斯康帝本人甚至也有可能过来,最近大家要小心一些。”

  殷墨蓝说道:“来了最好,你重炼了我的绣春刀,我正好拿那些家伙试刀。”

  宁涛说道:“殷前辈且不可轻敌,对方是尼古拉斯康帝,实力深不可测。”

  殷墨蓝点了一下头,宁涛已经不是第一次提醒他了,可他并不觉得宁涛啰嗦。

  江好忽然想起了什么:“阿涛,你说尼古拉斯康帝已经派人过来了,我有一种预感,被派回来的人会不会是林清华?”

  宁涛说道:“我也有这种预感,你都这样想,那多半是他了。”

  “真要是交手了,我们该怎么做?”江好问。

  宁涛说道:“当然是你们的安全最重要,如果他敢对你们出手,哪怕只是一个拔枪的动作,你们也要先下手为强干掉他。他已经加入了尼古拉斯康帝的阵营,也就等于是敌人了,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所以不必考虑其它,该下手时就下手。”

  上次在佛罗伦萨他已经给了林清华机会,那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他不会再给第二次机会。如果林清华真对他和他身边的人出手,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斩杀!

  江好说道:“那我就放心了,你这个人重情重义,这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缺点,我担心那个林清华会利用你与他之前的朋友情谊,你这样说,我们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狐小姬走了过来:“你们这些大人就知道打打杀杀,你们一点都不爱学习吗?”

  四个大人集体看着她。

  狐小姬说道:“爸爸,你快去吃饭吧,吃完饭送我去读书。”

  宁涛有些无语地道:“我成了你的司机了么?”

  狐小姬说道:“你是我爸爸,爸爸送宝贝女儿读书,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宁涛竟无言以对。

  吃了早饭,宁涛骑着电瓶车送狐小姬去海地一小上学。

  快到学校的时候,狐小姬忽然问了宁涛一个问题:“爸爸,朱元璋是谁?”

  宁涛好奇地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狐小姬说道:“班里在搞历史知识竞赛,你告诉我他是谁嘛。”

  宁涛说道:“他是放牛的。”

  “哦,我记住了。”狐小姬碎碎念,“放牛的,放牛的……”

  到了学校门口,宁涛将电瓶车停下,狐小姬从电瓶车上跳下来,说了声爸爸再见,撒腿就往校门里跑去。

  宁涛看着狐小姬的背影,心里一片疑惑:“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也有历史知识竞赛吗?”

  一辆玛莎蒂尼忽然在宁涛的身边停了下来,驾驶室的车窗缓缓放下,一张面孔进入了宁涛的视线。

  宁涛的视线无法移开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