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428章 物是人非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那个客人是林清华。

  他看上去还是那么斯文帅气,无论是身上的西装、领带还是眼镜和型都和他很般配,让人一看就觉得他是那种家境优渥,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精英。

  可宁涛却知道他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林清华了,他是一个新妖,而且是敌对阵营的妖。

  是宁涛治好了他的妖病,而且将那次治疗做成了“坏账”,这才成就了现在的林清华。如果重来一次,他还不会不会治好林清华的妖病?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林清华起身,面带微笑:“师父、两位师娘,晚上好,请坐。”

  这一声师父听得宁涛心里不是滋味,他走了过去:“你小子,我要跟你说几次你才能记住,我不是你的师父。”

  林清华笑着说道:“我心里当你是师父就行了。”

  “是吗?”宁涛的嘴角也浮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在佛罗伦萨,在百花圣母大教堂的房顶上,你对我开枪的时候,你心里也将我当成是你的师父吗?”

  林清华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青追的双眼顿时泛绿,身上杀气弥漫,大有立刻就要动手的架势。

  江好伸手拉住了青追的手,青追的手掌有了点轻微结冰的迹象,没能释放出蛇爪来。她在宁涛的面前温柔乖巧,千依百顺,可在对外人的时候却是冲动易怒、心狠手辣的蛇妖。江好虽然性格强势,但在这方面却远比青追冷静。这也是她拉着青追的手,暗示她别轻举妄动的原因。自家男人都还没有信号动手,怎么能这么冲动?

  气氛因为宁涛的一句话转变了,话题也被聊死了。

  林清妤开口救场,她笑着说道:“你们在聊什么啊,我都听不懂,我们聊点别的吧,都入座吧。”然后她又对站在餐桌旁边的服务生说道:“人都到齐了,可以上菜了。”

  “好的,小姐,请稍等。”服务生下去了。

  宁涛入座,青追和江好一左一右坐在他身边。

  林清华也坐回到了之前坐着的餐椅上,林清妤坐在了他的身边。

  这个餐厅虽然不是战场,可是这张条形餐桌的中间却似乎有一条“楚河汉界”,稍有不慎两军就会厮杀起来。

  宁涛开口说道:“清华,你这次回来是有什么公事吗?还是,想家了,回来住一段时间?”

  林清华的神一片平静:“都有。”

  宁涛笑了一下:“我就欣赏你一本正经说谎的样子,你这次是因为什么回来,我会不清楚吗?”

  林清华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当初认识你的时候,我特别想变成你那样的男人,强大、自信、讨女人喜欢,无论做什么都好像站在正义的一边,就像是电影里面的英雄主角”

  宁涛笑了笑,他从不这样认为,可懒得去说。

  林清华接着说道:“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我都没法成为你那样的男人,我只能成为我自己,我有我自己的命运。我们走到尽头这一步,我也不愿意。可不管将来怎么样,在我的心里,你一直都是我最敬重的那个人,我也始终将你当成我的师父。”

  青追冷哼了一声:“你对我夫君开枪,你竟然还敢说你当我夫君是你的师父?”

  江好只是盯着林清华,她一直都在观察林清华,还有这个餐厅的每个人,每个角落。

  林清华淡淡地道:“师娘息怒。”

  “我不是你的师娘。”青追的眼神像两把刀子。

  宁涛用大腿碰了一下青追的大腿。

  青追微微愣了一下,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宁涛的暗示对她来说,远比江好的暗示更好用。

  宁涛淡淡地道:“清华,你没必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来之前我没想过你在这里,不过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我要说的是,过去的事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生,可是你必须收手。”

  林清华沉默不语。

  林清妤的视线就不曾离开过宁涛的脸庞,她的眼神显得很复杂,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宁涛说道:“黑火公司是一家臭名昭著的佣兵公司,你家的实验室不就是被黑火公司炸了吗它在南美、中东和非洲也犯下了无数的罪恶,我们修行之人可以跳出国家和民族的范畴来看待问题,可不能跳出善恶的范畴。我问你,黑火公司那么黑暗和邪恶,你为什么还要为它卖命?”

  林清华笑了:“你看,我没有说错,你真的很像电影里面演的英雄主角,我说不来这样的大道理,可你说得很好,很自然。”

  宁涛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这边苦口婆心劝浪子回头,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表面上看林清华是在恭维他,可他却从林清华的话里听出了嘲讽的味道。

  这时过来了两个服务生,一个推着餐车,一个拿着醒酒器。推餐车的往餐桌上上菜,拿醒酒器的往杯子里斟酒。

  两个服务生下去之后,林清妤举起了酒杯:“我们还是别聊那些沉重的话题了,难得相聚,我们干一杯吧。”

  宁涛鼻子进入闻术状态,菜与酒都没有问题,可他并没有端起酒杯。

  林清妤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悲伤的神光:“怎么,现在连和我喝一杯酒都不行了吗?”

  宁涛这才举起酒杯。

  他不知道林清华经历了一些什么,以至于对尼古拉斯康帝忠心耿耿,可他却知道林清妤是无辜的,她其实也是一个受害者。他怎么会因为林清华而迁怒与她?

  宁涛举起酒杯,江好和青追也才举起酒杯。

  “虽然不知道将来是什么样子,但是希望我们都好好的吧。”林清妤的声音有点哽咽,说完她一仰脖子将杯子里的红酒喝了下去。

  宁涛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清华,该说的我都说了,如果你执意要为尼古拉斯康帝卖命,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我要给你一个警告,佛罗伦萨的那一次是我能容忍你的最后一次,如果你再对我出手,或者我身边的人出手,那么对不起,我会杀了你。”

  林清华的嘴角微微颤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可没有说出来。

  青追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残忍的笑意,如果事情真展到那一步,她会很乐意干掉林清华。

  “你们”林清妤终于还是控制不住情绪,两颗眼泪从她的眼角滚落了下来,“非要弄成这样样子吗?以前,我们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宁涛的心中微微一疼,他看着林清华:“她是你妹妹,不要再伤害她。”

  林清华继续沉默,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酒我已经喝了,该说的话我也已经说完了,告辞。”宁涛起身离开。

  青追和江好也起身,跟着宁涛离开。

  “阿涛”林清妤忍不住站了起来,可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宁涛回头看了林清妤一眼,微微一笑:“保重。”

  林清妤点了一下头,眼泪夺眶而出。

  这时林清华站了起来,开口说道:“放手吧,你留着那东西就等于是与所有人为敌。怀璧其罪,我相信你应该懂得这个道理。如果你执迷不悟,你会死的,你的敌人远比你想象的要强大。”

  宁涛淡淡地道:“我修天道,天命所归,哪怕是与全世界为敌,我也不在乎。”

  “我没什么要说的了。”林清华说。

  宁涛说道:“你好自为之吧。”

  林清华只是看着宁涛,再没有一句话说。

  走出酒店,寒冷的夜风迎面吹过来,几乎要穿透脸皮,冻结人的骨头。不知不觉,严冬已至。

  “我没想到他居然敢这样与我们见面,他就不怕我们动手干掉他吗?”青追说。

  江好说道:“有点奇怪,这种连妹妹都要利用的人,他做事不可能没有目的,他利用林清妤与我们见面,不会只是想和我们聊聊吧?”

  宁涛忽然想起了什么:“我们走!”

  一大群人突然从餐厅一侧冲过来,有警察,还有十几个一看就知道是混社会的青年。

  一个梳着倒背头的青年指着宁涛:“警官,就是他!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有枪!”

  几个警察快拔枪,其中一个呵斥道:“站着被动,举起手来!”

  宁涛看了那几个警察和那个梳着倒背头的青年一眼,心中的那个预感越来越强烈了,他说道:“好好,这里交给你来处理,青追跟我走。”

  “好。”江好虽然不明白生了什么,可她的回应很干脆,没有一点犹豫。

  宁涛拔腿冲向了餐厅。

  青追紧随其后。

  “站住!”一个警察吼道。

  宁涛和青追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转眼就冲进了餐厅。

  几个警察要追,江好呵斥道:“你们都把枪给我放下!你们是那个分局的,局长是谁?”

  这句话把几个警察镇住了。

  江好掏出证件,打开拿在手中,大步向几个警察和那群社会青年走去:“你们几个把人抓起来!”

  几个警察看清楚了江好的证件,本能反应之下转身执行江好的命令。

  那个倒背头青年见情况不对,转身就跑。

  江好突然启动,几米的距离转瞬被她甩在了身后,她一跃而起,一脚踹在了倒背头青年的后背上。

  嘭!

  倒背头青年被踹得飞起,撞在路灯杆子上才砸落在地上,口鼻来血,爬不起来。

  江好走到倒背头青年的身边,一把抓住倒背头青年的头将他的头提了起来,声音冰冷:“你和林清华是什么关系?”

  “谁、谁是林清华?”倒背头的眼神闪烁。

  江好猛地将他的头推到了路灯杆子上,砰一声闷响,路灯杆子顿时凹了一大块。

  倒背头瘫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

  这样的女警司,什么样的男人才能消受得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