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墨蓝将狐小姬放了下来,然后退后。

  一团薄雾将狐小姬笼罩了起来,她孤零零地站在墓室之中。

  “她看不见我们。”白婧说。

  江好说道:“那她看到的是和我们一样的幻境吗?”

  白婧点了点头:“她看到的和我们是一样的,可是我们知道这是幻境,她不知道。”

  宁涛说道:“不要说话了,看看她的反应吧。”

  白婧和江好停止了交谈,其实就算她们唱歌狐小姬也听不见,不过她们的谈话会影响到宁涛的观察。

  宁涛的视线锁定着狐小姬,内心之中充满了期待,可是也有些许愧疚。不管狐小姬前世是不是狐妖,可她现在只是一个孩子,她并不知道自己是狐妖,还去学校上学,背拼音字母表,他这样做对她真的是有些残忍。可是,西方和本土的修真势力蠢蠢欲动,尤其是西方的修真势力更是攻击了阳光孤儿院,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为了更多的人,却必须要这么做。

  狐小姬忽然张嘴叫到:“爸爸?爸爸?爸爸你在哪啊?”

  这一刹那间宁涛差点忍不住想要去抱起她,可他还是硬着心肠没迈出一步,只是看着她,暗中观察她的一切反应。

  白婧凑到了宁涛的耳边,嘴唇几乎就要贴着宁涛的耳朵了:“妹夫,那棺材之中有什么?”

  宁涛心中一动:“狐姬的尸体,与那雕像一样,还有六道轮回图。”

  “还有什么?”白婧又问,保持着“吻”耳朵的姿势。

  江好皱起了眉头,可没有作。白婧的心里藏着什么鬼心思她很清楚,她防白婧的心其实比防青追的心还重。可是,眼前白婧明显是借着办正事的机会吃宁涛的豆腐,这个亏她只能咽下去。

  宁涛微微将头往后仰了一点,然后说道:“没有了。”

  “好,我知道了。”白婧说,她双手捏法诀,口中念念有词。

  法器灯笼苦海明灯忽然妖气弥漫,光芒惨惨,整个墓室都被它所释放的诡异的能量场所笼罩。

  咔咔咔

  石棺的棺盖缓缓打开。

  狐小姬顿时被吸引住了,她直盯盯地看着那石棺,小心翼翼地向它走去。

  棺盖彻底打开,一双手从石棺之中伸了起来,扣住石棺的边沿慢慢地爬了起来。先是头,然后是身体,最后整个人都悬浮在了虚空之中,正是那转世之前的狐姬。

  这边,白婧低声呢喃:“你回来啦。”

  那边,悬浮在虚空之中的狐姬便开口说道:“你回来啦。”

  狐小姬好奇地道:“阿姨你是谁啊?”

  这边,白婧低声说道:“我就是你啊。”

  那边,悬浮在虚空中的狐姬开口说道:“我就是你啊。”

  幻象毕竟只是幻象,配音只有自己来搞了。但就苦海明灯制造出来的特技效果,那是多少大型影视公司都搞不出来的。

  “你骗人,我都不认识你。”狐小姬说。

  “那你认得这图吗?”虚空中狐姬探手一招,一张六道轮回图也从石棺之中飞了起来,悬浮在虚空之中。

  白婧并没有见过真正的六道轮回图,可这世间的六道轮回图都大同小异,再经过一点特殊的艺术加工处理,苦海明海幻化出来的六道轮回图还真与真正的六道轮回图很相似。

  狐小姬看着六道轮回图,看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画得好丑,我画的都比这好看。”

  六道轮回图也不能刺激她,唤醒她前世的记忆。

  白婧口中念念有词,法诀变换。

  几块头骨的碎片又从石棺之中飞了出来。

  头骨的碎块有七块,拼凑出一个完整的头骨形状,然后又打开,再融合,一遍又一遍。

  狐小姬却只是兴趣淡淡地看了一眼便将视线移到了并不存在的狐姬身上,她说道“阿姨,你是神仙么?你能给我变一堆好吃的出来么?巧克力、坚果、蛋挞嗯,还有冰激凌!”

  江好忍不住骂了一句:“你个吃货。”

  虚空中,狐姬说道:“我就是你啊,我身受重伤,我死了,然后再等待你的到来。你就是我的转世,快醒来吧,快快醒来”

  “呸!”狐小姬啐了一口:“胡说八道,我是狐小姬,海地一小一年级的学生,我是一个爱学习的好孩子,我将来要做社会主义接班人!你再骗我,我让我爸爸打你啊,我爸爸很厉害的!”

  这边,白导演叹了一口气,然后对宁涛摇了摇头:“该做的我都做了,还是不行,要不收了吧。”

  “等等。”宁涛说,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打开小药箱将一只小瓷瓶拿了出来,递到了白婧的手中。

  “这是”白婧猜不到宁涛的心思。

  宁涛说道:“里面装着一颗寻祖丹,你把瓶塞拔下来,然后送到小姬的身边,不过不能让她接触到寻祖丹,行吗?”

  “可以。”白婧随即拔掉了瓶塞,一小团丹光顿时从小瓷瓶之中释放了出来,还有丹香,沁人心脾。

  宁涛已经屏住了呼吸,这里就只有他对寻祖丹过敏,所以这样的操作他只有让白婧来完成。

  白婧将小瓷瓶推了出去,小瓷瓶飞向了狐小姬。悬挂在高处的苦海明灯惨光闪闪,它似乎在充当一个灯塔或者领航员的角,指引着那只小瓷瓶飞向应该飞去的地方。

  一转眼,小瓷瓶就在狐小姬的身边停了下来。瓶口倾斜,装在瓶里的寻祖丹倒了出来,却没坠地,而是悬浮在了虚空之中。

  丹光、丹气,还有寻祖丹所释放的能量因子与狐小姬直接接触了,可是她根本就看不见。

  狐小姬的反应明显不一样了,她左看右看,那样子似在寻找什么东西,很着急的样子。

  “有用!”白婧激动了起来。

  宁涛直盯盯地看着狐小姬,生怕漏掉任何细节。

  “啊”狐小姬忽然仰头一声尖叫,头倒立了起来,她的声音带着很强的妖力,就像是一只暴怒的野兽横冲直撞!

  虚空中,苦海明灯轻轻晃动了起来。

  墓室中,由苦海明灯泡制出来的幻境也晃动了起来,给人一种随时都会崩塌的感觉。

  白婧快诵念法咒,法诀变换不停。

  苦海明灯总算是稳定了下来,由它所泡制的幻境也稳定了下来。

  宁涛的心中一片骇然,白婧比青追还强,可是就刚刚生的情况来看,狐小姬有可能比白婧还要强大,而她才只是一个转世的孩子,根本没有觉醒!

  难道,狐姬生前真的是狐仙?

  不等宁涛想出一个答案来,狐小姬的嘴里忽然冒出了一个成熟的声音:“六道轮回图是假的,别想骗我!”

  宁涛骤然激动了起来,她有反应了!

  果然,狐小姬接着又抬手指着悬浮在虚空之中分分合合的七块头骨碎片:“那头骨也是假的,根本就没有第七块!我也在找,我也在找,哈哈哈”

  宁涛顿时愣在了当场。

  没有第七块头骨,那丹方岂不是完整不了?

  这几百年来人们抢的都是一个残缺的丹方?

  可这也给出了第六块头骨碎片现世之后,尼古拉斯康帝出动了,创世生物科技公司背后的修真势力也出动了的原因!

  可是,残缺的丹方要来有何用?

  这一刹那间,宁涛的心头冒出了无数的疑问。

  就在这个时候,狐小姬向石棺走去,口中喃喃自语,还是那个成熟女人的声音:“七命开七关,六道唤我身。我身应犹在,魂留阴冥间。不是不回来,红衣把我缠。要寻仙丹处,需捉丹灵先。”

  字字句句,这成熟的声音每一个音节都如同是一只铁锤敲击着宁涛的脑袋。

  红衣,说的不就是他说看见过的那个奇诡的红衣女子吗?

  她是丹灵?

  要寻完整的丹方得去找她?

  狐小姬在石棺前停下了脚步,阴恻恻地道:“何方鼠辈闯我陵墓,出来见我!”

  话音落下,她的双腿忽然已然,摔倒在了地上。

  “小姬?”殷墨蓝忍不住担忧要上去。

  宁涛硬着心肠拦下了他:“殷前辈,再等等。”

  殷墨蓝着急得不行,可还是停下了脚步。

  一分钟的时间过去了,狐小姬没有任何反应。

  “撤掉!”宁涛也着急了,他提醒白婧的时候殷墨蓝已经冲了上去。

  白婧手一招,苦海明灯飞回到了她的手中,变成了一只只是亮着的灯笼。

  幻象消失了,狐小姬倒在一堆乱石前,双眼紧闭。

  殷墨蓝将狐小姬抱了起来,关切地道:“小姬?小姬?”

  狐小姬没有半点反应。

  宁涛说道:“殷前辈别担心,她没事。”

  殷墨蓝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可还是将狐小姬紧紧抱在怀里。

  江好将那颗掉在地上的寻祖丹装进了小瓷瓶,塞上瓶塞,然后递给了宁涛。

  宁涛想进入寻祖丹的药物过敏反应去“见见”那个红衣女子,可是想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进入寻祖丹的药物过敏反应,他能看到过去时空残留的影像,但那是随机的,能不能看到他想看到的暂且不谈,关键是现在这种情况下看见那个红衣女子又能怎么样呢?

  就狐小姬刚才念出的那一段“五言绝句”,六块头骨碎片就是能凑到的最全的丹方。他要想再进一步,那就只能从那两方的手中抢走丹方!

  火拼必不可免,想走捷径是行不通的。

  “我们先回去吧。”宁涛说。

  一道方便之门打开,几人一条狗鱼贯而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