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148章 这就扎心了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9-07-06 09:47:17 源网站:阿甘小说网
  [阿甘手机站:m.agxsw]m.fhxsw 烽火中文小说网 增援来了,不仅有山城的警方,还有部队,封锁了方圆几十公里的区域。好几支搜索队进入山区搜索,但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宁涛对他们找到梁克铭和林清华并不抱希望,对方计划了这一切,怎么可能不在撤退的事情上早做准备。说不一定此刻梁克铭和林清华已经坐在一架飞离华国边境的飞机上了,或者某一辆驶向陆地边境线的越野车上。

  究竟是叛变的梁克铭挟持了林清华,还是林清华主动参与了这一切?

  宁涛的心中一片困惑,他也猜不到梁克铭叛变的原因。

  做完笔录,宁涛走出植物园的时候天色已经黯淡下来了。夕阳西下,即将天黑。

  宁涛看着即将沉入西边天机的夕阳,心中一片感慨,“这世界真的要变了吗?殷墨蓝说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再造法器,可我今天却遇见一个新式法器。那样的法器,不知道老一代的修真者看见会有什么感想?”

  江好来到了宁涛的身边,她走路的姿势还有点别扭,但就伤势而言却已经是好得七七八八了。她换了一套新的战斗服,依旧是英姿飒爽的味道。

  “在想什么?”江好轻声问了一句。

  宁涛收回了视线,笑了一下,“没什么,伤口还疼吗?”

  江好看着宁涛,眼神热热的,“有你这个神医在,我还疼什么?”

  宁涛避开了她的视线,“你没事就好。”

  “上面下了命令,这里将关闭,梁克铭和林清华都被列为重要失联人员,如果搜索队找不到,还会成立专案组继续搜寻。”江好转移了话题。

  宁涛说道:“寻祖项目关闭了吗?”

  “所有的资料都被毁了,梁克铭和林清华都不见了,算是关闭了吧。上面或许有重启的计划,但那是将来的事情,我想现在是不会了。”江好停顿了一下才又说道:“我也接到了命令,今天晚上就要返回北都解释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宁涛感到有点意外,“这么着急?”

  江好点了一下头,眼神之中充满了期待,“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宁涛微微呆了一下,他知道她想听他说什么,可是他说不出来。他也不是不知道她的好,还有她的灼热的情感。可一想起他是天生的善恶中间人,天外诊所的主人的身份,他就感到有无穷的阻力。

  他是注定要惩罚所有恶人的人,这也就意味着他是这个世上的所有的恶人的敌人,她跟着他不但不会得到她想要的幸福,她也会成为那些恶人的目标。还有,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其实也是一个杀过人的罪犯,他处决了槐克兵,而她是一个特工,他与她在一起不就是欺骗她吗?他做不到。

  江好的眼眸里浮现出了失落的神光,伤感的情绪在她的身体之中蔓延。

  宁涛说道:“一路顺风,注意安全。”

  江好忽然张开双臂将宁涛抱住,在他耳边说道:“你在害怕什么?”

  宁涛的心中愁肠百结,可面上却故作玩世不恭的样子,“这世界这么美好,我还没有玩够,我不想这么早谈恋爱。”

  江好的身子微微僵了一下,紧抱着宁涛的手臂也慢慢的松开,放了下来。

  宁涛不敢看她的眼睛,迈步就走,“我回去了,不用送我,我叫了车。”

  江好忽然伸手,使劲的抽在了宁涛的屁股上。

  啪一声脆响,很响亮。

  宁涛惊讶的看着江好,张开的嘴巴很费力的才吐出一句话来,“你打我……屁股干什么?”

  “你看过我的,我打你一下有什么?”江好理直气壮的样子。

  宁涛苦笑了一下,没法反驳。

  江好露齿一笑,“还有,你说什么你还没玩够,说得你好像玩过谁似的。”。溺爱一品弃后

  宁涛,“……”

  “你给我治疗的时候连我的裤子都不敢剪,你如此照顾着我的感受,可你真的懂我的心吗?你或许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秘密,那也是你的难言之隐,不过没关系,我等你。我就说这么多,你走吧。”江好说。

  宁涛的嘴唇动了动,但最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江好望着宁涛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折身回到植物园之中。

  宁涛离开路面,走过一片山林,来到了他画有血锁的地方,打开血锁回到了天外诊所之中。

  天外诊所中一切照旧,善恶鼎中黑白两气萦绕,其中白色的善气明显增强了一些。治疗那些战士,他赚到了一百多点善念功德,但他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上次储备的精品初级处方丹也消耗得差不多了,仅还剩下几颗了。

  诊所即将搬家,而他也面对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他得准备要炼制初级处方丹了。

  花钱请范铧荧购买是一个简单方便的途径,可宁涛却不想欠人人情,再就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每次都花钱买的话,他哪来那么多钱?

  “我自己有灵田,我何不去采药,顺便带些药材苗种到灵田之中?”宁涛的心中突然萌生了采药的想法。

  十几分钟后,他来到了青追居住的山洞,叫出青追一谈,青追比他还高兴激动。

  “我知道有个地方最适合采药。”青追说。

  “什么地方?”宁涛很着急,“快告诉我。”

  青追说道:“神农架,自古就是采药的好地方,我姐姐以前给我采药也是去神农架采的。”

  宁涛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去巫山,翻过巫山就是神农架。”

  他是土生土长的山城人,巫山就在山城直辖境内,乘车加坐船也就几个小时而已,很近。现在就动身,明天凌晨他就能到神农架境内。只要到了神农架,留下血锁,他往返神农架就方便了。

  “那你等等我,我进去换件衣服就动身。”青追说。

  宁涛说道:“我也会去准备一下,我们在诊所门前集合。”

  “好的。”青追折身进山洞。

  宁涛忽然想起了什么,“青追,你上次脱下的皮还在吗?”

  青追对宁涛笑了一下,“早就知道你会要,都给你准备好了呢,待会儿我过来的时候就拿给你。”

  “是白蛇蜕吗?”宁涛心里有点担心不是他想要的那种。

  青追突然撩起了她的青色长裙,露出了一段白皙娇嫩的小肚子,并说道:“你看我的皮是青色的吗?和我姐姐的一样啦。”

  宁涛看到的却不只是她的小肚肚,还有大白腿和三角形的裤子,而他还无话可说。

  青追进了山洞,宁涛也回到了花园街。

  冷清的街道上停着一辆机车,车上坐着一个人,殷墨蓝。他一手抱着头盔,一手拿着一只档案袋,一幅气定神闲等人的样子。

  宁涛走了过去,打了一个招呼,“殷前辈,你可以给我打一个电话嘛。”

  殷墨蓝从机车上下来,将手中的档案袋递向了宁涛,“有些电话里说不清楚,我还是当面交给你的好。”

  宁涛拿着档案袋,随口问了一句,“是什么?”

  殷墨蓝说道:“你忘记你让我为你办的事了吗?这只档案袋里装的是武田父子还有那个克罗亚瑟的信息,有些秘密的信息很难搞到手。”

  “谢谢,我回头仔细看看。”宁涛的视线落在了殷墨蓝的机车上,心中一动,“对了,殷前辈,你这辆机车能跑多快?”贤妃无良

  殷墨蓝说道:“我这辆机车经过我炼制过,虽然算不上什么法器,可它应该是这个世界上跑得最快的机车,时速七百公里是小意思,我跑过七百五。”

  宁涛的下巴都惊掉在了地上。

  民航客机的时速才不过九百公里,殷墨蓝的机车却能达到七百五十公里的时速,这不快赶上飞机了吗?世界上最快的机车是道奇战斧,但也只有六百公里的时速而已,他这辆比道奇战斧还快!

  殷墨蓝又说道:“不过,考虑到现在的路况,七百公里只是性能数据,实际上路去跑的话,也就三百多公里吧。对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宁涛露出了一个笑容,“殷前辈,我想去神农架采药,你送我过去怎么样?”

  “是采炼制寻祖丹的药材吗?”殷墨蓝问。

  宁涛说道:“主要是采炼制处方丹的药材,但如果遇上炼制寻祖丹需要的药材,我当然也要采。”

  殷墨蓝很干脆的就将头盔戴在了头上,“那还等什么?上车吧,我两个小时就能把你送到神农架。”

  宁涛说道:“你稍等我一下,我去拿我的药箱和采药的工具,另外青追也要去。”

  殷墨蓝顿时皱了一下眉头,“宁老弟,不是我说你,你和一个蛇妖在一起算什么?你可知道蛇性是什么?是淫啊,修真不易,你会败坏你的道行和根基的,得不偿失。”

  宁涛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回到天外诊所去收拾要带上的东西。他刚刚收拾好,青追就来了。

  武妖和蛇妖碰面,谁都没给谁好脸色。

  宁涛看见青追却浑身都不对劲了,她说换衣服,他以为她会换一身适合林间活动的衣服,却没想到她换的是一套紧身的健美服,那布料就跟她的第二次皮肤似的,某些线条和轮廓清晰又朦胧的呈现在他的眼前,多看一眼都难受。更离谱的是她还背了一只大号的lv包包,这身装扮采个鬼的药啊,采人还差不多!

  青追却一本正经的从她的大号lv包包里掏出一只小盒子递到了宁涛的手中,“宁哥哥,这是我的蛇蜕,你拿着。”

  宁涛打开看了一眼,那蛇蜕有一些破损的地方,这显然与她上次受伤有关,颜色却不是她描述的与白婧的一样,白里泛着一点青色。也倒是的,她的妖态是一条半人半蛇的青蛇,怎么会蜕下纯白的蛇蜕?他也懒得计较了,心想横竖都是蛇妖的蛇蜕,比普通的白蛇蜕珍贵一万倍,说不一定符合初级处方丹的要求,试试就知道了。

  宁涛将青追给他的青蛇蜕放回到了诊所之中,然后出来,锁门之后才说道:“青追,我们乘坐殷前辈的机车去神农架,他的机车很快的。”

  “好啊,我坐你后面。”青追说。

  宁涛点了一下头,青追穿成这样,他还真是不想她坐中间。他受点骚扰没什么,反正已经习惯了,但骚扰到骑车的殷墨蓝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了。

  殷墨蓝却冷哼了一声,很嫌弃的样子。

  青追撇了一下嘴,“小气,回头我给你的刀吐一口口水,算是车费。”

  宁涛正担心殷墨蓝会生气的时候,殷墨蓝却说道:“一言为定,成交。”

  宁涛耸了一下肩,妖的世界就是这么奇怪。

  殷墨蓝将机车打燃火,跨坐在了骑手位置上,“上车吧,我们走。”

  宁涛爬上了机车,他刚一坐好,他的后背上便贴上来一具火热的身体,柔软得没有一丝缝隙,那一刹那间,他整个人都绷紧了。

  青追将一双藕臂绕过宁涛的腰,在他的小腹上扣住,然后说道:“皮皮殷,我们走。”

  机车一声轰鸣,嗖一下冲射出去。

  三个人都是摔不死的人,安全什么的从来都不是需要去考虑的问题。7笔趣阁 m.7biquge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