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冰天雪地,海南却是艳阳高照,气温怡人。妖村的沙滩上空荡荡的,仅有几个身材诱人的女人在织补渔网。简陋的码头上停泊着几艘木制小船,那也是最原始的需要人划桨的那种。

  这样的画面宁涛一点都不陌生,上次和大清太医张成东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一个女人发现了宁涛,一声招呼,几个女织网的女人的视线便齐刷刷地聚集到了宁涛的身上。

  宁涛拉起了天宝法衣的兜帽,然后高高地举起了一只手,挥了两下:“几位美女好啊,请问你们村长在家吗?”

  一个女鱼妖忽然扯开喉咙尖叫了一声,那声音就像是海豚的叫声。

  转眼间一大群鱼妖就从沙滩后面的棕榄林里冲了出来。有的手里拿着鱼叉,有的拿着射鱼的水弩,有的拿着棍棒和菜刀什么的,还有的拿着烧烤架和调味瓶。

  这个场面宁涛也不陌生,上次他也亲身经历过。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他没准会认为这是某个剧组在拍《美人鱼3》什么的。可也正是因为亲身经历过,这充满诙谐和喜感的画面也让他充满了警惕与戒备,因为他知道这些鱼妖拿着杀鱼的尖刀和烧烤架子出来,人家是真想将他烤来吃了。

  “真没想到,你还敢回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一大群鱼妖的身后传来。

  鱼妖们自动散开,让出了一条道路。

  体格魁伟,壮硕健美的鲨鱼精杨生从鱼妖群中走了出来。他的身边跟着他的几个妻子,鲍智美便在其中。那个为宁涛献舞,想要魅惑他的蚌家的姑娘软天音也在其中。她还是那么漂亮,身上挂满了铃铛,一步一叮铃,别有一番撩人的味道。

  一眼看过,宁涛笑着打了一个招呼:“扬兄,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这里一直都是这样招待客人的吗?”

  杨生冷哼了一声:“你上次不辞而别,这次还敢来,你当真认为这妖村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宁涛说道:“上次我来,我修好了你的法器海魂叉,你却想夺我的炼器的鼎,你的人还想吃我的肉,我不过是求几串芭蕉,你至于那么狠吗?”

  杨生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是想杀人夺宝,可宁涛当着他的面说出来却让他有一种被侮辱的感受。

  鲍智美站了出来:“姓宁的,上次你逃走了,你知道我们蚌家的姑娘软天音哭得有多伤心吗?她把心给了你,可你却辜负了她,你这个没良心的男人,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你现在却还怪我们抓你,我们抓你还不是因为你辜负我们的软姑娘吗?”

  宁涛有些无语,但也不想与鲍智美争辩。他看了软天音一眼,那蚌精也在看她,一双乌溜溜的美瞳似乎正在对他放着星星。

  鲍智美忽然抬手指着宁涛身后的方向,惊叫道:“可恶!你竟然还带了帮手来!”

  宁涛转身去看。

  嗖嗖嗖!

  就在宁涛转身的那一刹那间,以海魂叉为首,一大波杀鱼刀、叉子、菜刀、棍棒、标枪、箭矢、弩矢什么的,还有一些甚至连武器都算不上的玩意儿蜂群一般飞来,稀里哗啦地扎在了他的后背上。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就这一秒钟铁定已经变成人形刺猬了。

  可鱼妖们偷袭的人是宁涛,练就了随便挨,还有天宝法衣护身的修真医生。

  所有的武器,包括杨生的海魂叉都从宁涛的身上弹飞,掉在了沙滩上。

  宁涛慢吞吞地转身过来,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一大群鱼妖。

  沙滩上一地鱼妖的下巴,一张张惊呆的面孔。

  尤其是鲍智美,她的抹了口红的嘴巴足以将一个成年人的脑袋塞进去。

  她是鲍鱼精。

  宁涛耸了一下肩:“虽然你们上次过河拆桥,想要暗算我,抢我的炼器鼎,不过我还是原谅了你们,将你们当成朋友,所以这次来我还特意带了一件无比珍贵的礼物,却没想到你们竟然这样对我,算了,我算是看透了你们这些家伙,告辞!”

  宁涛说走就走。

  “等等!”杨生忽然叫住道。

  宁涛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杨生:“你还想干什么?我们不能做朋友,你是想要做敌人吗?”

  “哈哈哈……”杨生一串怪笑,笑声里忽然挥手一巴掌抽在了鲍智美的脸上。

  鲍智美的嘴巴终于合上了,脸上也多了一只巴掌印,可她的脸上没有半点怒意,反而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然后,她把没有被抽的那半边脸凑了过去。

  啪!

  杨生一巴掌又抽了过去,然后说道:“宁老弟,这都是我老婆的主意,我这算是给你赔礼了,你觉得怎么样?”

  宁涛说道:“你这算是什么意思?”

  杨生说道:“我的意思很简单,我们还是朋友,我保证从今往后没人敢扔你,谁扔你我宰了谁!”

  宁涛有点犹豫的样子。

  杨生却已经迫不及待地道:“那个,宁兄弟,你说你给我带来一件珍贵的礼物,是什么?快拿出来我看看。”

  狗屁的友谊。

  宁涛也懒得继续再演下去了,开门见山地道:“杨兄,相信你已经见过我身上这件法衣的厉害了,它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放眼整个地球也只有这一件。”

  杨生顿时两眼放光:“你是说你要将你身上的法衣送给我?哈哈,这真是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好兄弟!”

  宁涛慢吞吞地打开小药箱,从里面取出一只纸包,然后再将纸包打开。

  纸包里静静地躺着一只三角裤,用天宝布织成的三角裤。

  这就是他在陈平道的洞天里花了好几个小时织出来的天宝内裤,拿它来敲海南妖村的门。

  一看是条内裤,杨生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现在就是这样的感受,他以为礼物是宁涛身上的法衣,却没想到是一条内裤。

  宁涛将天宝内裤提了起来,捋开展示了一下正面和背面,然后又用纸包了起来放回了小药箱之中。

  杨生这才回过神来,有点不爽地道:“你又装起来干什么,不是要送给我吗?你给我,我穿上试试效果。”

  宁涛慢吞吞地道:“送当然要送,可作为朋友,你又送我什么?”

  杨生皱起了眉头:“原来你是来换灵材的,铁芭蕉已经被你摘完了 ,你还想要什么?”

  宁涛说道:“真龙涎香。”

  “你开什么玩笑?你想用一条内裤换真龙涎香?”杨生有点要发火的迹象了。

  宁涛依旧不温不火地道:“这天宝内裤可是为你量身定制的,你要是下海就知道它的妙处了,它能辟水,无论你在海里泡多久,你的……嗯,始终都是干爽的。它还能为你抵挡针对你要害的攻击,就像我刚才无视你们用那些垃圾扔我一样。另外,穿上它还能让你在火中跳舞,一点都没问题。”

  杨生和鲍智美对视了一眼,夫妻俩交换了一个眼神。

  宁涛假装没有看见:“换不换,你自己决定吧。”

  杨生说道:“你说这天宝法衣水火不侵,我也懒得生火了,你跟我下水,我看看它能不能辟水,如果能辟水,我就带你去找真龙涎香。”

  宁涛试探地道:“你的手中没有存货吗?”

  杨生说道:“那是真龙遗物,我们鱼人怎么敢,会遭诅咒的,我不碰,我只带你去,你取一点就行。”

  宁涛想了一下:“好,我们下水,你带我去,取了龙涎香,我就给你天宝内裤。”

  杨生和鲍智美的嘴角浮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哗啦!

  杨生提着海魂叉,从妖村简易的码头上一头扎进了海水之中。

  宁涛紧随其后,也一头扎进了海水之中。

  一大群鱼妖挤在码头上看着,一个个的脸上都有一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鲍姐,真要杀了那修真医生吗?”软天音大概是唯一一个没有幸灾乐祸的鱼妖。

  鲍智美移目看着身边的软天音,语气里带着调侃的味道:“哎哟,难不成你真的喜欢上那个修真医生了?”

  软天音避开了鲍智美的眼神,有点支吾地道:“哪有……我只是觉得……他能炼丹,又能修补法器,还能织布做法衣,这样的修真医生千年难遇,杀了可惜,留着做朋友岂不更好?”

  鲍智美说道:“他要是能从杨生的手下活下来再说吧,杨生要是在水下都杀不了他,那我们怎么也杀不了他了,除了做朋友,我们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喔。”

  这就是鱼妖的交友法则,杀不死你,你才有资格做朋友。

  软天音的嘴唇颤了颤,似乎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水下,拿着海魂叉的杨生游得比鱼还快。

  宁涛却是另外一种情况,天宝法衣在身自带辟水功能,他一头扎进海水中之后便像一颗石头一样坠入海底。海水在他的身边涌动,他能看见,却碰不到,也感觉不到海水的压力。

  杨生在海水中游,他踩着海底狂奔。虽然是在水下,但施展脚下有梯他也慢不了多少。

  杨生回头看着在海底狂奔的宁涛,一双眼睛里迸出了贪婪的神光。如果得到这样的宝贝,整个地球的海域他想去就去,哪怕是之前没法去的就连鱼妖也谈沟色变的英灵海沟也不在话下!

  一鱼一人,越去越远,越潜越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