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455章 龙塚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狂风暴雨,惊涛骇浪,一艘商船正在海水之中下沉。

  一个船舱之中,一个身穿华丽宫装的女人跪在船舱里的地板上,双手合十,祈祷着什么。

  她正是杨玉环。

  听不见她的声音,这画面是静止的。

  宁涛的视线移到了她旁边的一张桌子上,那上面放着一张兽皮海图,用毛笔圈出了一片区域。

  看过之后,他的心中一动:“那圈出来的地方,难道就是镇时塔的位置吗?一千多年过去了,那件法器是被人找到打捞走了,还是还沉睡在海底的某个地方?”

  他全神贯注地记忆海图上的内容。

  静止的画面突然晃动了一下,再次静止下来的时候已经变了。美艳绝伦的杨玉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

  又是她。

  红衣女人嘴角含笑。

  低语者雪花涌动,宁涛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一个呢喃的声音:“快来……快来……”

  红衣女人忽然做了一个迈腿的动作,过去时空的画面也就在那一瞬间支离破碎。

  宁涛跟着又将残版寻祖丹拿起来,深深地嗅了一口,丹药过敏反应之下又有一副过去时空的画面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还是这个船舱,杨玉环已经躺在了床上,海水正在往船舱里灌入。她最后的动作是张开嘴,要吞下拿在手里的聚灵丹。

  几秒钟之后,这画面也消失了。

  宁涛不敢再进入寻祖丹的过敏反应,他屏住呼吸将寻祖丹放回到了小瓷瓶之中,然后将小瓷瓶放回到了小药箱之中。这个过程里,他的心里也产生了一个想法:“难道是聚灵丹的原因,我居然两次看见了杨玉环,以前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是不是这个原因,还需要更多的验证才知道。

  短暂的调整恢复之后,宁涛捏开了杨玉环的嘴巴,伸手将含在她嘴里的聚灵珠取了出来。

  聚灵珠一离开嘴巴,杨玉环的尸体顷刻间变黑,然后“崩塌”,最后就只剩下了一具白生生的骨骸。

  一支华丽的金叉和一对宝石耳环掉在了床板上,杨玉环的骸骨的脖子上还戴着一条金镶玉项链,也是华丽得很。宁涛却没有取,他对着杨玉环的骸骨深深地鞠了一个躬:“改日我再来埋葬前辈,聚灵珠与我有用,我取走了。”

  离开之前,宁涛在船舱之中留下了一张画有血锁的普通处方签。可是他一退开,海水便涌上来,那张普通处方签浸泡在海水之中,纸上的血迹被海水稀释,慢慢消散。

  这样可不行。

  宁涛心中一动,取出那张揉成一团的错字版拔符,展开,那上面的符文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了一点模糊的痕迹,不能再次使用。他咬破手指在画符的灵纸上画了一只血锁,血液浸透灵纸,上面多了一只鲜红的血锁。他用灵火将之烘干,放在了杨玉环的骸骨旁边,然后退开。

  海水再次涌上来,那张灵纸浸泡在海水之中,但浸透灵纸的血液却并没有被稀释,依旧鲜红如初。

  宁涛又对着杨玉环的骸骨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这才离开沉船。来到那座坟堆形状的海底山前,他找到了杨生所说的那个山洞。那山洞深不见底,丝丝缕缕的灵气从洞底流溢出来,仅凭这一点边不难看出它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地方。

  宁涛打着电筒走了进去,海水在他身前自动退开。

  事实上,如果不是身上的天宝法衣有辟水的法力,他根本就没法潜到这样的深海之中寻宝。抛开呼吸这一层不说,仅仅是海水的压力就难以承受。他或许可以在深海之中硬撑一些时候,但像眼前这样打着电筒行走却是根本不可能的。

  深入山洞大约两百米,一个天然的洞窟呈现在了宁涛的视线之中。

  洞窟的中央,岩石构成的地面上躺着一具巨大的骸骨,它起码百米长,就连人类发现的体积最大的震龙在它的面前也小得多。要知道,一头成年的震龙可长到三十多米,十多二十米高,体重能达到一百多吨,行走都能让大地震动!

  “这……世上真的有龙?”虽然眼睁睁地看着真龙的骨骸,可宁涛却还是不敢相信他的眼睛所看见的。

  龙,那是传说中的神兽,世间又有谁曾看见?

  宁涛不禁去想象这条真龙遨游天际时的壮观景象,可是他发现他的想象力在这一刻显得苍白无力。

  那真龙骨骸,每一根都晶莹剔透,却又闪烁着金属一般的冷硬光泽。不知道它在此地埋骨多少年,或许几万年,或许几百万年甚至更久远的时间,它的血肉早就化了,可它的骨骸却还保存得如此完好,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还活着一样,有骨髓在内里流动!

  真龙的骨骸,那也是至宝!

  宁涛放下战术手电,对着真龙的骨骸拜了三拜。

  华人自认是龙的传人,这是深入骨髓的信念,见龙如见祖先,怎能不拜?

  拜过真龙骨骸之后,宁涛又唤醒眼睛和鼻子的望术及闻术状态,寻找真龙涎香。很快,他的视线就停留在了真龙骨骸腹部的一个地方,那里躺着一块灰色的“石头”。它有两尺的直径,椭圆的形状,有棱有角,看上去很像是一块普通的岩石。它吸附在一根龙骨之上,散发着奇异的气味。不是香味,像是某种百年陈酿的那种酱香的味道。

  仅凭这气味,宁涛便可以判断那块“石头”就是他要找的真龙涎香。他走了过去,取真龙涎香之前又拜了三拜,然后才用日食之刃将真龙涎香与龙骨分离开。

  这块真龙涎香直径两尺许,体积相当于几个足球,可拿在手里却极轻,也就十来斤的样子。就这重量,拿出去当鲸鱼的龙涎香卖的话,估计也得上亿。

  取了真龙涎香,宁涛又围着真龙骨骸走了一圈,除了观察真龙骨骸,也观察四周的环境。他看到了不少的天然黄金和宝石,还有一些灵材,也不知道是这条真龙的收藏品还是陪葬品。不过他一样都没有拿,只带着取下来的真龙涎香离开了山洞。

  龙是华夏民族的祖宗,龙的陪葬品怎么能动?那些五颜六色的宝石,大块大块的天然黄金还有珍贵的灵材固然让宁涛心动,也有想要带走一些的欲望,可他最终还是能克制自己的欲望。

  他是修天道的修真者,他要是和普通人一样看见什么宝物就拿走,那就成了人道了,他还修个什么天道?

  宁涛返回与杨生分开的地点,杨生正眼巴巴地等着他回来。

  杨生看着宁涛手中拿着的巨大的真龙涎香,惊讶地道:“这么大?”

  宁涛说道:“那龙骨长百米,我估计这真龙涎香其实已经风化了不少,不然会更大。还好我现在来了,要是再过几百年或者千年万年什么的,它就没了。”

  全部取走,总得给杨生一个说法。

  杨生点了点头:“主公取走是物尽其用,风化了反而可惜,咦,这花瓶……”他看见了宁涛了另一只手里拿着的瓷器,微微愣了一下,“这是?”

  宁涛说道:“你放心吧,这是我在路上发现的 一艘沉船里的东西,唐朝的花瓶,不是真龙的陪葬品,我在那龙塚之中只取了这块真龙涎香,里面的宝物我一件没要。”

  杨生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真担心瓷器是从龙塚之中带出来的。

  宁涛取出采药绳,将甚至的一头递到了杨生的手中:“天宝法衣辟水,我没法浮游上去,你拉着这绳子拖我上岸。”

  杨生老老实实地拉着绳子,正准备上潜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着宁涛,一脸奇怪的表情:“主公,你要送我的那条内裤也辟水,我穿上它还怎么在海里游泳?”

  宁涛说道:“你穿上不能完全发挥它的法力,估计就一点点辟水的法力吧,大概能保你裤裆不湿,辟水什么的,你就不要去考虑了。”

  杨生:“……”

  日头西斜,西边的天际一片如火的夕阳,渔村的码头上也东倒西歪地躺着一大群鱼人。

  “鲍姐姐,村长和宁医生怎么还没回来啊?”蚌家的姑娘软天音问身边的鲍智美,这已经是她三十二次问这个问题了。

  鲍智美翻了一个白眼:“我的男人还在海中,我都没你这么着急,你着什么急啊?”

  “我……”软天音机智地道:“我这不是关心我们村长吗。”

  鲍智美挥了一下手:“别扯蛋了,你是关心那个小白脸修真医生吧。我告诉你,他此刻恐怕已经被我男人吃了。”

  “宁医生就那么点大,能吃这么长时间?就是铁打的,也早该吃完了吧?”软天音说。

  鲍智美瞪着软天音:“你信不信我把你那里的珍珠拔下来做耳环?”

  软天音跟着就闭上了嘴,还闭紧了腿。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鱼人忽然指着海面惊呼道:“回来了!回来了!”

  东倒西歪的鱼人们争先恐后地爬了起来,挤在码头最前沿眺望。软天音站在最前面,一双乌溜溜的眸子里有兴奋激动的神光,又有紧张担忧的意味。

  平静的海面上突然起了一个漩涡,飞速旋转,然后往这边移动。

  哗啦!

  两道人影忽然从漩涡之中激射起来,以抛物线的轨迹往码头上冲撞过来。

  “是村长!”

  “他抓住那个修真医生啦!”

  “哈哈!用绳子捆着的!”

  “这下可以烤着吃了!”

  码头上一片乱糟糟的声音,场面欢闹得很。

  轰!

  杨生码头旁边的沙滩上落脚,溅起一团沙尘。

  宁涛却偏离了轨迹往码头上坠落了下去,他看着码头上拥挤一团的鱼人,大声吼叫道:“让开!让开!”

  没人让开,还有人张开了血盆大口。

  妖村的这群妖人要想形成战斗力,还真得好好调教一番不可。

  宁涛倒不是怕砸到谁的身上把谁砸伤,他担心的是他手里的唐朝花瓶,没准他手里拿着的和怀里塞着的就是两三亿元啊,这要是撞碎了,这群穷得穿短裤的鱼妖拿什么赔他啊!

  眼见就要砸进鱼妖群中,情急之下宁涛虚空踏两步,减缓惯性力,可杨生急于挣表现,用采药绳拖他的速度跟重型飞机起飞的速度差不多,少说也有六七百公里的时速,他虚空踏步也没能完全止住身形。

  突然,一道人影飞跃起来,一把抱住宁涛。

  轰隆!

  两人坠落在了码头后面的沙滩上。

  很诡异的情况,宁涛的身体尽活生生地挤压进了那个抱着他的人的身体之中,坠地的那一刹那他感觉就像是撞在了一块果冻之上,受到的震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随后的嵌入感更是妙不可言,他感觉就像是被很多滑溜溜的软.肉包裹着,非常的舒服、温暖、滑腻。然后,他被慢慢地推了出来,直到这时他才发现给他垫底的是蚌家的姑娘软天音。

  她真的好软好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