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涛的嘴角带着一丝奇怪的笑意:“托马斯先生,你这是在叫人吗?”

  这是明知故问,也是嘲讽。

  托马斯却没有心思去计较这些,他用德语说道:“你们两个去看看。”

  两个保镖快向门口走去,行走间都拔出了手枪,然后小心翼翼地从门口走了出去。

  可是,两个保镖刚刚出门,门外便传来了两个沉闷的响声,然后就没了任何动静。

  托马斯用德语吼道:“什么了什么?”

  没人回应他。

  范铧荧也惊呆了,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宁涛。他不清楚外面生了什么事,可他却能猜到外面有宁涛的人,可宁涛事先并没有告诉他。

  提着密码箱的白人青年突然松开了右手提着的密码箱,同时抓住了挂在胸前的g36突击步枪。

  他的动作非常的迅猛和准确,那只密码箱还没有坠落地上,他手中的g36突击步枪就已经抬了起来,下一秒钟就要锁定宁涛。

  呼!

  不等白人青年将枪口锁定宁涛,一把扇子突然从门口飞了进来,咔嚓一声切过了他的右手手掌,不仅是切掉了他半截手掌,甚至连g36突击步枪也被切断!

  “啊——”白人青年惨叫了一声,惊恐地握着手腕阻止血液往断掌流去。然而这样做并没什么卵用,猩红的鲜血还是不断地从他的断掌处涌冒出去,大理石地砖瞬间就被染红了一大片。

  呼呼呼……

  那扇子带着风声,回旋镖一般绕过托马斯的头顶,然后又飞出了门。

  托马斯咽下了一口唾沫,额头上满是冷汗。那两个冒充华国买家的华人也都目瞪口呆,一动不敢动,生怕那把扇子再飞回来,切断他们身体的某个部位。

  城堡大厅里一片死寂,只有那个白人青年的断掌下传出滴答滴答的滴血的声音。

  宁涛这才开口说道:“十六亿,打钱。”

  托马斯这才回过神来,他颤声说道:“不、不是十五亿吗?”

  宁涛说道:“你的人刚才想向我开枪,加一亿,你要是再不打钱的话,每过一分钟我加一亿。”

  托马斯内心的感受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骂一句加一亿,抬下枪加一亿,现在更是延迟一分钟打钱也要加一亿,这样做生意,就算是世界富贝佐斯也吃不消!

  宁涛抬手看了一下低语者,他的手表不显示时间,可是他却说道:“现在开始计时。”

  啪啪啪!

  一串清脆的掌声从环形走廊的第三层传来,一个俊美的金男子出现在了栏杆旁,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城堡大厅里的人。

  这个金男子一出现,托马斯顿时低下了头,恭敬顺从如奴才,连看都不敢看金男子一眼。

  宁涛仰头看着他,悄然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及闻术状态。这一看,他心中顿时吃了一惊。这个青年的身上的先天气场呈灰黑色,隐隐有点血光,且有妖气的存在,而且还很强大。

  这又是什么妖精?

  宁涛见过的妖,不管是白婧和青追那样的天生妖,还是殷墨蓝和江好那样的新妖,先天气场其实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都是五颜六色,只是多了青蒙蒙的妖气而已。可眼前这个金青年虽然有作为妖的妖气,可先天气场却是灰黑色的,他从来没有见过。

  四目相对,金青年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惊讶的神光。一眼之后,他退开了,然后三楼的走廊里传来了他的声音:“宁先生,十六亿,你把账号给托马斯,我给你打钱。”

  宁涛这才收回视线,他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张写着账号的纸条递给了托马斯。

  托马斯捧着那张纸条一秒钟都不敢耽误,转身就跑进了楼梯间,噔噔噔的脚步声又快又急。

  “你们都退下去吧。”金青年的声音。

  那两个冒充华国买家的华人,还有那个被切断手掌的白人青年退了下去,后者还捡起了他的断掌,还有那半截被切断的枪。

  范铧荧凑到了宁涛的耳边,紧张兮兮的样子:“宁兄弟,你怎么不告诉我你还带了帮手啊,他们在哪?”

  宁涛说道:“她们就在外面,她们都很危险,我不想你接触她们,她们跟着来只是一个备用选项,我本来没想过要她们出手,可是你也看见了,这些家伙压根儿就没想过给钱,所以她们就出手了。”

  “外面有几十个枪手啊,一点声音都没有……那些枪手都死了吗?”范铧荧的声音有点颤。

  宁涛说道:“或许吧,她们真的很危险,我就不介绍你们认识了。”

  范铧荧一颗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用不用。”

  就在这时宁涛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他看了一眼,十六亿资金到账了。

  楼梯间里传来了脚步声,很慢,可听到脚步声不到十几秒钟的时间,一道修长匀称的身影便从楼梯口走了出来。正是那个金青年,他一头金色的长,一双湛蓝如宝石般的眼睛,五官精美至极,让人挑不出半点瑕疵。如果他穿上女装的话,他会被绝大多数女人都要漂亮。如果他穿上男装的话,那他大概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不过,他既没有穿女装,也没有穿男装,他的身上穿着一件华丽的睡袍,敞开的领口里曝露出了一片雪白的肌肤,无比娇嫩的肤质。也正是这领口和领口下呈现出来的特征,才能提醒人他的性别。

  金青年的手中端着一只托盘,托盘里放着三杯酒,他好没有走近,便有一股馥郁的酒香飘传过来。

  酒是好酒,没毒。

  宁涛的鼻子已经有了判断,他的视线却忍不住移到了金青年的脚上。

  金青年有着一双大长腿,睡袍下的一双小腿白皙匀称,脚上穿了一双透明的拖鞋,裸露在空气中的脚趾每一根都晶莹剔透,每一根脚指头上的指甲盖上都涂着红色的指甲油,越映衬出他的脚趾的娇嫩细腻。如果这是一双女人的脚,不知道会迷倒多少男人。可是它却是一个男人的脚,这感觉就怪异了。

  金青年在宁涛与范铧荧的身前停下了脚步,先给宁涛递了一杯酒,然后又给范铧荧递了一杯酒,最后他自己端起了一杯,嘴角也在那个时候浮现出了一丝好看的笑容:“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查理斯,我是这座城堡的主人,托马斯是我的管家,我为他的行为道歉。宁先生,为我们的第一次合作成功干杯。”

  查理斯将手中的酒杯举了起来。

  宁涛没法再计较什么,因为就算托马斯是受了查理斯的指示,想要黑吃他的越窑瓷器,可是人家已经为犯错买了单,而且价格不便宜,整整六亿。现在人家还拿出珍藏了起码上百年的红酒来认错,他要是再拒绝的话就有点不合适了。

  宁涛的嘴角也浮出了一丝笑意,举起酒杯与查理斯碰了一下,然后又与范铧荧碰了一下杯。

  三人喝了一口酒。

  查理斯说道:“范先生,请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想带宁先生去我的书房谈点事情。”

  范铧荧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看了宁涛一眼。

  宁涛说道:“铧荧兄,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来,放心吧,你很安全。”

  范铧荧这才点了点头。

  查理斯将酒杯和托盘放在了一张桌子上,然后从地上拿起了两件越窑瓷器,又对宁涛说道:“宁先生,能请你帮我拿上另外两件吗?”

  “没问题。”宁涛拿起另外两件,然后跟着查理斯向楼梯间走去。

  范铧荧目送宁涛跟着查理斯的背影消失在楼梯间,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向门口走去。他站在门口眺望,顿时呆住了,在曾经走过的庭院里横七竖八地躺着枪手。不过没有血,看样子是被人打晕了。

  “这么多人被打晕,难道……”范铧荧咂舌,“他有私人军队?”

  没人告诉他答案,而他也看不见,就在他的头顶上,在这座城堡的最高处正并肩站着两个女人。

  这两个女人都是宁涛的女人,一个是青追,一个是白婧。

  在过去的一天的时间里,宁涛其实还是考虑了很久才决定带范铧荧回到德国继续交易。也正是因为范铧荧的完全等于零的战斗力,还有cia和买主身份不明的原因,他才去刚德跟白婧和青追聊了聊,让她们一起来德国。

  善人计划需要钱,神州慈善公司展也需要钱,这就是他明知道很危险,却还是要带范铧荧回到德国交易的原因。

  “噗!”青追张嘴吐出了一块糖,犹豫了一下,她说了一句话,“姐姐,我吃东西怎么感觉很酸,我是不是怀孕了?”

  白婧白了青追一眼:“拜托,你吃的是山楂糖啊,肯定酸。你才圆房就怀孕,哪有那么容易?”

  “是山楂糖么?哎哟,没现……那要圆多久才能怀上?”

  “我怎么知道,总之多圆就行了。”

  “有道理……”

  宁涛并不在这里,如果他听到姐妹俩的这段因为一块山楂糖引的对话,他的腰肯定会狠狠地酸一下。

  上了三楼,宁涛看到了托马斯,他站在一道房门前,老远就鞠躬致意。

  他还真是一个管家。

  查理斯领着宁涛进了书房,托马斯关上了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