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049章妖病初愈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林清华似乎陷入了某个回忆之中,表情痛苦,“我也说不清楚了,好像是、是……一个墓地,非常偏僻的墓地……我依照那个人指示挖开了一座坟墓,然后就找到了他所说的东西,也就是那个配方和灵土,从那以后我就完善了寻祖项目……后来,我想方设法去找那个地方,可惜……我再也找不到了,再后来我制造了两颗寻祖药丸……我控制不了它对我产生的诱惑,我吃了其中一颗,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有清醒的时候,可是后来我清醒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

  宁涛心中一动,“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老头?个子不高,有点瘦,功夫很厉害。”

  林清华摇了摇头,“我、我没见过……他就是那个给我打匿名电话的人吗?”

  就这句话宁涛已经否定了那个武者老头是那个给林清华打匿名电话的人了,那个人十有*是幕后“boss”,怎么可能亲自出马干苦力活?现在想来,那个武者老头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来找他解除天针恶疾,很有可能是那个人出手祛除了他体内的恶气。对方极有可能是陈平道那样的修真者,或者是——妖!

  “我快要死了……求求你救救我……”林清华哀求道,他的情况已经糟糕到了极点,随着血液的流失,他与死亡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宁涛收起了思绪,“我可以开处方契约救你,你的处方契约就一条,自断妖根,做不到我一样要你的命!”

  “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你快开啊!”林清华是一秒钟都不想再耽误了。

  宁涛取出处方单,回忆账本竹简曾经给出的诊断,很快就开出了针对林清华的恶念处方契约。

  老实说,林清华其实不是什么恶人,身上的罪孽也就只有“自造新妖”这一条,可就是这一条就让他背负了49点的恶念罪孽。

  宁涛将开好的恶念处方契递到了林清华的面前,冷声说道:“签字之后你必须完成处方契约上的条款,你愿意的话就在上面用你之血签字!”

  林清华连考虑都没考虑一下,跟着就用流血的指头在恶念处方契约上签下了他的名字。

  宁涛将一颗初级处方丹塞进了林清华的嘴里。

  善恶鼎中黑白之气突然喷涌而出,瞬间就将林清华吞没了……

  房间外面。

  一群人的视线都盯着宁涛的房门,一个个的眼神恨不得透视门板,透视墙壁,看到宁涛在里面干什么。

  “都一个多小时了,里面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那个游医究竟在里面干什么?”陈国君的一个弟子打破了沉默,他实在没有耐心在等下去了。

  “应该打开门看一下,万一他乱来,治死了林清华怎么办?”陈国君的另一个弟子出声附和。

  “就是,把门打开,病人的生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陈国君的几个弟子纷纷起哄,给守在门口的江好施加压力。

  江好却连半点反应都没有,她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她手中的手枪和她那铁松一般的站姿让人不敢冒犯。

  陈国君的几个弟子也就只敢叽叽呱呱的说几句而已,没人敢上去。江好没反应,他们也就成了自言自语,渐渐的也就没了兴趣。

  林清妤则比较紧张,她在门口走来走去。

  “你停下来好不好?”江好不满地道:“你这样走来走去把我的眼睛都晃花了。”

  林清妤停下来看了一眼腕表,眼神里满是担忧,“都一个多小时了,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江好反问道:“你相信宁医生吗?”

  林清妤不假思索地道:“我当然相信,不然我和我哥怎么会在这里?”

  江好说道:“既然你相信他,那就遵守与他的约定,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你也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了。”

  林清妤翘了一下嘴角,心里不高兴,但没与江好争论,不过她还是在江好的面前走来走去,而且频率明显比刚才大了许多。

  江好有些无语,不过没再说什么了。

  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的约定快到了,可宁涛的房间里却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陈国君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时间快到了,屋子里什么动静都没有,那个游医不会和病人一起睡着了吧?”

  他的几个弟子顿时笑出了声来。

  林清妤气愤地道:“你说什么?你给我放尊重一点!”

  梁克铭出声说道:“林小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陈主任也没说什么吧,你不用这么敏感。时间快到了,我觉得我们还是敲一下门,提醒一下宁医生,不然他可能真的忘记我们还在这里等他。”

  江好看了一下手腕上的多功能腕表,说道:“还有十分钟,时间到了我自然会敲门。”

  梁克铭的脸色变得不好看了,他也有点意外,他显然没料到江好如此“尽忠职守”,为了一个游医居然不给他面子。

  陈国君冷哼了一声,“真搞不懂有的人为什么这样帮着一个江湖骗子,怕不是串通一气有什么阴谋吧?梁院士,你要注意了,等一下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不要被人骗了。”

  梁克铭点了点头,“我会将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写进报告。”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宁涛出来了,比他约定的三个小时的时间快了几分钟。

  “宁医生,我哥呢?”林清妤跟着就迎了上去,着急地道。

  “你哥……”宁涛欲言又止,还摇了摇头。

  “我就知道你是个骗子!”陈国君冷笑道:“你接下来就会找一个借口推脱你的责任了吧?”

  宁涛移目看着陈国君,“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我激动?我现在怀疑你别有用心!”陈国君指着宁涛,嗓门很大,“你把林清华怎么样了?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梁克铭说道:“我们进去看看林清华。”

  陈国君的几个弟子早就等不得了,立刻就涌向了房门。

  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人出现在了门口,然后颤颤巍巍的向外走。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然后便是一张张惊讶的面孔。

  林清华出来了,他走得很慢,身上的病员服破破烂烂,上面还有明显的血迹。给人的感觉他不是一个刚刚接受了什么治疗的病人,而是一个被人狂殴了一顿的伤者。

  其实,紧紧是治好林清华根本就用不了三个小时,之所以等了这么久才出来是宁涛给他清理了一下身上的血污,不然他的样子会跟吓人。当然也不是单纯的清理,在帮助林清华清理身上的血污的过程里他和林清华又聊了许多关于寻祖的问题。

  “哥哥!”林清妤情绪激动,快步迎上去,一头就扎进了林清华的怀里。

  林清华的身体哪里承受得起这样的拥抱,双腿一软就要往地上倒下去。

  宁涛慌忙伸手扶住林清华,一边说道:“林小姐你控制一下你的情绪,你哥现在还很虚弱。”

  “对不起,对不起……”林清妤这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傻事,慌忙松开林清华。

  这时陈国君说道:“我看不是什么虚弱吧,是你根本就没有治好林清华,他现在不过是麻醉状态消除,自己能走而已。”

  宁涛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懒得理他。

  陈国君的话,还有宁涛刚才的欲言又止的反应引起了林清妤的担忧,她又紧张了起来,试探地道:“哥哥,你感觉怎么样?”

  林清华没有反应。

  陈国君冷笑道:“还用问吗?林小姐你相信的那个游医根本就没有能力给你哥治病,他现在只是走出了麻醉状态。”

  梁克铭叹了一口气,“看来只得把病人带回北都了。”

  他的话音刚落,林清华突然开口说话,“我哪里也不去,我已经好了。我刚才只是在想应该怎么向宁医生表达我的谢意,可是我实在想不到用什么来报答宁医生的活命之恩。”

  这一句话口齿清楚,逻辑清晰,哪里像是一个得了妄想症的患者能说出来的话?

  也就是这句话让梁克铭、陈国君和他的几个的弟子目瞪口呆,他们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就这么三个小时的时间,一个江湖游医没用任何医疗设备治好了他们花了三天三夜却连病因都没找到的疑难病人!

  林清华面向宁涛,深深鞠了一个躬,“宁医生,虽然一句谢谢远远不够,可是我还是要对你说一声谢谢。”

  宁涛淡淡地道:“不用客气,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

  林清妤的脸上绽放出了迷人的笑容,可乌溜溜的眸子里却是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掉。这是激动和喜悦的泪水,她的哥哥又回来了。

  “等等!”陈国君大声说道:“这不可能,一定是你教他这么说的!”

  宁涛只是笑了笑。

  林清华出声说道:“你有病啊,宁医生治好了我的病,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你想证明什么?你什么都证明不了,你只能证明你有多么嫉妒,还有你丑恶的心理!”

  “你……”陈国君气结当场,一张脸也成了猪肝的颜色。

  宁涛迈步向疗养院的大门方向走去,林清华的病好了,他也该离开这里了。陈国君和梁克铭这样的人物对他来说只是生命中的微不足道的过客而已,他一点都不想在这两人的身上浪费时间。

  “哥哥,我们走吧。”林清妤说,恨不得立刻就追上宁涛的脚步。

  林清华笑了一下,“好,我们去吃好吃的,我好想吃火锅,我都快忘记火锅的味道了。”

  “好,我们请宁医生一起去。”林清妤笑着说,一边搀扶着林清华走路。

  “林清华你不能走。”梁克铭挡住了兄妹俩的路。

  “我为什么不能走?”林清华的声音很大,似乎是在提醒前面的宁涛。

  宁涛并没有回头,他能做的只是治好林清华的“妖病”,别的他就算想帮都帮不了。

  “你得跟我去北都,去科学院。”梁克铭说道。

  “我哪里也不去!”林清华一口就拒绝了。

  林清妤也气愤地道:“你凭什么拦着我们?我哥又不是犯人!”

  “不能走就是不能走!”梁克铭还是不让路。

  这时江好走来,“上面并没有抓捕林清华的意思,他确实可以离开这里,你没有权利拦着他。”

  “你!”梁克铭指着江好,他似乎想骂人,可没有骂出来。

  林清妤趁机搀扶着林清华冲梁克铭的身边走了过去。

  江好又补了一句,“林清华也是我们国家的优秀科技人才,他和你其实是一样的,而且他还是寻祖项目的创造者,在上面没有确定的命令下来之前,你最好不要碰他,不然会惹祸上身。”

  梁克铭的一张脸阴沉得可怕,却不等他做出什么决定,江好也追着宁涛的脚步走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