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承鹏死在了单翼的炼丹房里,单翼失踪,炼丹房中的灵材什么的也消失了一大半,这样的事情武玥怎么可能无知无觉?

  所以,她来了。

  对她来说,真凶几乎是不用调查就能确定是谁。

  宁涛的元婴出来,武玥顿时有了感应,身形一动便向这边飞掠过来。一座座四合院的房顶在她的脚下飞后退,不过百米的距离,转瞬就被她甩在了身后。

  不过,她终究是没敢靠近天外诊所,在近处的一座屋顶上停了下来。

  宁涛也站在天外诊所的房顶上,一动不动,他很想知道武玥能不能现他的元婴的存在。

  武玥直盯盯地看着宁涛的元婴,几秒钟之后忽然开口说道:“元婴出窍,难怪你敢来我的地方撒野。”

  结果已经出来了,她不仅能感应到元婴的存在,还能锁定具体的位置。

  武玥怒道:“宁涛,你竟然敢到我的地方撒野,单翼现在在哪,是死是活?你滚出来跟我说话!”

  宁涛这边还没考虑好要不要回到身体之中再出来与她谈话,她脚下的房子里突然亮起了灯。

  一个大妈的声音忽然传出来:“谁在鬼嚎?大半夜的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那屋的门打开,一个大妈披着军大衣走出来,仰着脑袋看屋顶。

  武玥还看着这边,没动。

  大妈看到了站在屋顶上的女人,忽然尖叫了一声:“鬼啊!老头子!老头子……”

  一串尖叫的声音里,大妈冲进了屋里,那房门也砰一声关上了。

  武玥的身形晃了一下,来到了天外诊所所在的巷子里,但还是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天外诊所屋顶上,宁涛唤醒了元婴的感灵识。在他的灵识“天眼”里,武玥那被隐藏起来的先天气场慢慢地显露了出来,五颜六色,灵气充盈。也就在看见她的先天气场的那一瞬间,他呆住了。

  武玥的先天气场里没有恶气,非但没有恶气,反而有大量的善气。

  这怎么可能?

  一个想要做王上王的女人,从明朝时期就在建设自己的地下王朝,对权利如此痴迷的女人,更是单翼那种恶魁的主人,她怎么可能不是恶人?就算不是恶人,那也不该是一个大善人吧?

  这太蹊跷了,以至于宁涛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因为之前太劳累而太过虚亏了,以至于连“天眼”都花了。

  武玥怒吼道:“姓宁的,滚出来跟我说话!”

  这样听她鬼嚎也不是办法,宁涛的元婴回到了身体之中,睁开了眼睛。他提起放在身边的小药箱,然后开门走了出去。

  武玥的视线锁定了宁涛,那眼神冷冽如霜。

  宁涛下了台阶便停了下来,慢吞吞地道:“大半夜的你鬼嚎什么?不要吵到别人,你以为人家跟你一样闲吗,很多人明天还要上班。”

  武玥呵斥道:“少跟我废话,把人给我交出来!”

  “你让我把谁交出来?”

  武玥的牙缝里迸出了两个字:“单翼!”

  宁涛淡淡地道:“你认为他在我这里吗?那好,你自己进来看看吧。”

  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武玥没动。

  宁涛冷笑了一下:“不敢吗?”

  其实,以武玥身上的善气,她就算走过来,只要不对他动手,她甚至可以走进天外诊所里看一看。善恶鼎上的人脸对她也不会恶面相向,还会对她露出笑脸。可是上次她的飞剑被天外诊所毁了,这事恐怕给她留下了大面积的阴影,所以才不敢靠近。

  武玥挥手,一团白色的东西飞了过来。

  天外诊所没有反应,因为那只是一团卫生纸。

  那团皱巴巴的卫生纸掉在了宁涛的脚下,上面清晰可见猩红的血迹。

  那是宋承鹏擦嘴上的血扔在单翼的炼丹房中的纸巾,但在宋承鹏擦嘴之前,那张纸巾上已经有了一团血迹。

  那团血迹是宁涛画在上面的血锁。

  宋承鹏的血和血锁的血已经混在一起,不复血锁的形状,甚至需要专业的仪器才能现那混成一团的血迹里有别的血液在里面。可是,她还是现了,并且带到了这里来。

  “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武玥的声音冰冷。

  宁涛说道:“我有什么好狡辩的?我敢做就敢当,我可以很明白的告示你,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他了,他连一根头都没剩下。你要杀我吗?你现在就可以动手。”

  武玥身上的杀气更强烈了,受到她的气机的影响,这巷子里的气温都骤然下降了好几度,也静到了极致,没有半点声音,落针可闻。

  宁涛只是看着。

  只要他站在天外诊所的旁边,别说是一个小涅槃境的武玥,就算是美国的航母就停在巷子口向他射战斧导弹他都不会担心什么。

  沉闷的脚步声忽然从巷子口传来,一大群黑色劲装打扮的人冲了进来,一个个手中提着刀,提着剑,蒙着脸。上百个汇在一起,杀气腾腾,犹如一群夜行的凶狼。

  宁涛的脸上没有一丝情绪上的波动,给人的感觉,他看见的不是一大群杀气腾腾的武者和修真者,而是一群活蹦乱跳的群众演员。

  所有的黑衣武者齐刷刷地停在了武玥的身后,双脚一停便不再有任何声音,雕塑一般安静。

  武玥身上的杀气突然消失无踪,然后向天外诊所走来。她的脸上一片平静,也没有一丝情绪上的波动。她刚才的暴怒、冲动就像只是在演戏,都不是真的。

  宁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可那感觉又模糊,说不清楚。

  武玥的脚步很慢,一边走一边说道:“孙子曾经说过,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很喜欢这句话,这段时间我也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了解你,研究你。去年,你才只是一个医科大学的学生,你父母双亡,你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你自己打工赚的。可是现在,你却已经是一个很厉害的修真医生了,你甚至俢练到了元婴出窍的境界。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放在灵古时代都是一个足以震动三界的奇迹。你之所以能缔造出这样的奇迹,全都是因为你身后的诊所,你说我说的对吗?”

  宁涛很清楚她说的都是真的,可他也清楚她并不是想从他的嘴里听到“是”或者“不是”,因为他的任何回答都是没有意义的。她有备而来,现在是她的表演时间。

  武玥接着说了下去:“我不只研究你,我也研究你的诊所。你修天道,而天道没有妥协。这句话你不只说过一次,这让我意识你的诊所是天道之物。恰好,你做事遇善则善,遇恶则恶,你惩罚了不少的恶人,也救治了不少的好人。你甚至让你的女人成立了神州慈善公司,并且成立了什么善人计划,花钱让那些有病的善人做好事。这又让我意识到,你的俢练和你的行为有关,这也是这来自天道的诊所给你的使命,我说的对吗?”

  宁涛仍只是看着她,什么都没有说。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秘密,一件事只要做了,它就有迹可循。

  武玥在天外诊所的台阶下停下了脚步,没看宁涛,却看着天外诊所的紧闭的房门。凝视了半响,她的嘴角忽然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来自天道的诊所?哼,这天早在灵谷时代结束的那一刻就不复存在了,哪里还有什么天道?亏你这傻子还相信什么善恶有报,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宁涛没动,只是平静地看着她。

  武玥干脆摘掉了她头上的斗笠,一头乌黑的瀑顿时瀑洒下来,丝丝柔顺,自然地垂落在了她的肩头上。

  她的容颜,她的气质,真的很像是旧时候里的鬼怪仙神故事里的仙子,浑身都不带半点烟火气息。

  “好吧,我就告诉你。”武玥干脆走到了宁涛的身边,将头慢慢向他的耳边凑去,她的声音也在这个过程里一字一字飘进宁涛的耳朵里,“单翼做的一切,你觉得与我无关吗?”

  宁涛本来想退开,武玥毕竟是敌人,从一开始就是,而且是最强之敌,这样说话的姿势他怎么能放心?可是武玥想所谓的秘密正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他又很想知道答案。

  是啊,单翼是恶魁,武玥却是浑身冒善气的大善人,这不是活见鬼的事情吗?

  武玥的嘴唇在靠近宁涛的耳廓便的距离停了下来:“西方有个基督教,据说他们的宗教文化里有一种说法,那就是无论你犯了什么错,做了多少坏事,只要你向主祈祷和忏悔,你就能获得宽恕。恰好,林清妤又跟我说过你开给他的恶念罪孽处方契约,那上面有赎罪的条款……”

  林清妤?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

  武玥接着说道:“那之后我终于明白了,结合着基督教里的那个说法,我终于现你的诊所的弱点了。它不惩罚好人,相反的好人还会得到善报,不是吗?于是,你在进行你那个什么善人计划的时候,我也在做善事。我掌握的资源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我要做善事,想做多少都行。就在今天,我还在一家孤儿院收养了一百二十一个孤儿,同时给一千个需要钱救命的人捐了钱。”

  宁涛全都明白了。

  “哈哈哈……”武玥大笑了起来,“只要可以赎的罪,那算什么罪?我杀一人,我救一人。我伤害一人,我帮助一人。这就是你信仰的天道吗?你不觉得它好笑吗?”

  第一次,宁涛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