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557章 混乱关系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一个小尼姑把一个青年领进了她的房间,这个青年伸手就把门关了。就事论事,这样的事情能不往歪处想的人少之又少。这大概就是慈心紧张的原因,她害怕宁涛做出什么礼法不容的事情来。

  宁涛笑着说道:“不要紧张,我不是坏人。”

  慈心结结巴巴地道:“我、我知道你不是坏人,可是……好人也会……犯错!”

  宁涛:“……”

  慈心往后退,却不小心碰到了床,顿时失去平衡倒在了床上。

  宁涛慌忙说道:“你别动。”

  慈心一听这话更紧张了:“你……你想干什么?”

  宁涛知道她有什么样的担忧,想笑又不敢笑,只得一本正经地道:“你师父已经说过了,我要给你一个造化。”

  “什么……造化”慈心还是很紧张。

  宁涛打开了小药箱,从里面拿出了一张拔符,一张大力拿捏符,还有两只小瓷瓶。那两只小瓷瓶里,一瓶装的是精品初级处方丹,一瓶装的是洗身丹。

  “那是什么?”慈心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个时候她已经没那么紧张了,好奇地看着宁涛两只手里拿着的东西。

  宁涛说道:“这四样东西,一样是拔符,能祛除你体内的杂质和毒素。一样是大力拿捏符,能疏活你的筋骨,疏通你的经脉,有一定的洗髓伐经的作用。这两只瓶子里装着丹药,一瓶装的是我的处方丹,它有延年益寿,增强生机和体质的作用,一瓶装的是洗身丹,用它泡澡它也能对你洗髓伐经,净化你的灵力。丹药我告诉你这么吃就行了,但这两张符却只能我亲自操作,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先给你用拔符,然后再给你用大力拿捏符。”

  听宁涛说完,慈心的声音莫名其妙地变小了许多:“宁施主……”

  “嗯?”宁涛向她走去。

  “峨眉派那么多师姐、师妹,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慈心轻埋螓,不敢看宁涛。

  宁涛是因为喜欢她,所以才会对她这么好,可他的这种喜欢很干净,不掺杂半点男女情愫和欲望,可这样的话肯定是没法跟她说的,他想了想踩开口说道:“你我有缘,佛说专度有缘人,所以我才帮你。”

  慈心噗嗤一声笑了,捂着樱桃小嘴:“佛祖才没说过这话呢。”

  “那就是鲁迅说的。”宁涛开了个玩笑,人也到了床边。

  “鲁迅是谁?”慈心好奇地道:“也是一个修真者吗?”

  宁涛说道:“鲁迅是一个很伟大的文学家……那个,你躺着吧,我先给你用拔符。”

  她又没有上过学,跟人家扯什么鲁迅。

  慈心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脱了鞋子,平躺在了床上,不过她把双手放在了胸口上,不仅遮着重要的部位,就连原本就遮得很严实的领口也压得死死的,严防宁涛有不轨的举动。

  宁涛有些无语,瞅了瞅,最后只能将拔符贴在了她的雪颈上。

  “会疼吗?”慈心有些紧张地道。

  “不疼,你要是能闭上眼睛睡一觉就更好了。”宁涛说。

  他不这么说还好,他这么一说,慈心反而将一双乌溜溜的眸子睁得更大了,警惕地盯着眼前的宁涛。

  宁涛也不好多说什么,灵力激活了拔符,然后通过拔符掌控慈心的全身,并从她的身体之中清除杂质和毒素。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身体里乱动……”慈心好像很想将她正经历的事情和感受描述清楚,可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宁涛没有与她说话,专心控制着拔符。

  几分钟之后……

  宁涛顺势一拔,拔符从慈心的雪颈上脱落。他贴上的只是一张符,可是带出的却是一大团乌黑酸臭的脏东西,泼洒在地上,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刺破了脓包挤出的毒液和浓汁一样。

  慈心支起了身子,惊讶地看着随着拔符泼洒在地上的一大滩脏东西,惊讶地道:“这些……都是我身体里的吗?”

  宁涛点了一下头:“这些东西不仅影响你的健康,更会影响到你的俢练。不过现在好了,你这么多年积累的毒素和杂质都被拔符清除了,你再去俢练你就会感觉比以往更顺畅,事半功倍。”

  “谢谢你。”慈心的声音轻若蚊呓。

  宁涛笑了笑:“躺着吧,我现在给你用大力拿捏符。”

  有了使用拔符的经验,慈心很顺从地平躺了下去,这一次她的反应也自然了很多。

  宁涛将一张大力拿捏符贴在了慈心的小腹上,念法咒,灵力激活。

  “啊……嗯……呀……”慈心的嘴巴里冒出了一串奇怪的声音,她想捂住嘴巴,可是双手却又不听使唤。她想爬起来,可一双腿也不听使唤。

  大力拿捏符一旦激活,法力拿捏全身筋骨血脉,洗髓伐经,就算摔残的人也能治好,不过受符之人全身筋骨、肌肉在法力之下震荡波动,不但动弹不了,还会产生强烈的某些方面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家里的三个女人用了大力拿捏符,宁涛反而会受不了的原因。

  “那个,你躺一会儿,我在外面等你。”为了避嫌,宁涛离开了慈心的房间。

  慈心的奇怪叫声断断续续地从她的房间之中传出来,如果他留在慈心的房间里,而又门窗紧闭的话,路过这里的师太们要是不往那方面想才怪。

  果然,宁涛刚刚从慈心的房间中出来没一分钟,慈恩就来了。而这个时候,慈恩的叫声却还断断续续地从她的房间里传出来。

  “慈心在干什么?”慈恩一脸的怒容,就要推门进去。

  宁涛伸手挡住了她:“慈恩师太,我对慈心师太用了大力拿捏符,帮她舒活筋骨,洗髓伐经,你最好不要进去打扰她。”

  慈恩半信半疑地看着宁涛。

  宁涛打开小药箱,取出一本普通处方签,然后写了一张便签递到了慈恩的手中:“慈恩师太,我还有事,就此告辞。麻烦你将这张便签转交给慈恩师太,这上面有两种丹药的用法。”

  留下这句话,宁涛迈步走走。

  有些感情就该纯净如水。

  慈恩望着宁涛的背影,许久都没有动一下。

  几百年后,峨眉派的掌门慈心师太每每对她的弟子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那脸颊上仍会浮现出一抹红晕……

  傍晚时分,一家四口来到了一个机关大院门口。

  早就等在门口的苏衫衫迎了上来,脸上满是热情儿亲切的笑容:“宁兄弟,上次一别,我们家那位成天在我耳边念叨你,可算把你盼来了。”

  宁涛笑着说道:“病人多,有点忙不过来,这不一有空我就过来了,没打扰到孟大哥和嫂子吧?”

  “看你说的是什么话?”苏衫衫的视线落在了宁涛身边的三个女人身上,试探地道:“宁兄弟,这三位是?”

  她其实早就看见江好、白婧和青追了,心中也很是惊讶和好奇,惊讶的是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好奇的是她们与宁涛的关系。

  宁涛下笑了笑:“嫂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江好,我的妻子。”

  江好与苏衫衫握了一下手,落落大方地道:“嫂子好。”

  苏衫衫笑道:“妹子与宁兄弟真是绝配,除了你,我再也想不出谁能配得上宁兄弟了。”

  白婧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宁涛敢在她飙之前说道:“嫂子,这两位是我妻子的妹妹,一个叫白婧,一个叫青追。”

  苏衫衫的脸上又堆满了笑容:“你们三姐妹好漂亮,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有福气娶你们。”

  白婧指着宁涛说道:“他就有啊。”

  苏衫衫顿时愣在了当场,还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江好,也倒是的,哪有姨妹说这种露骨的话的,而且还是当着姐姐和姐夫的面。

  宁涛尴尬地道:“我们进去吧,不要让孟大哥等久了。”

  青追本能地挽住了宁涛的胳膊,表情自然地叫了一声“嫂子好,我是青追。”

  “你好……”苏衫衫看着青追挽着宁涛胳膊的那只手,脑袋里一大堆的问号。

  宁涛干咳了一声:“那个,她们姐妹俩跟我的关系很好,经常开我的玩笑。”

  苏衫衫又看了江好一眼。

  江好微微耸了一下肩,什么都都没说。这戏演得如此漏洞百出,责任又不在她的身上,翻船就翻船。

  到了苏衫衫和孟波的家里,宁涛又这样给孟波介绍了江好、白婧和青追。这一次白婧和青追倒是没有露出破绽,可苏衫衫却把孟波拉到了厨房里,嘀嘀咕咕说了好一会儿话。出来的时候,孟波看宁涛的眼神也多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色彩。

  宁涛有些后悔带白婧和青追来串门了,可是都是妻子,带一个不带两个,这又不是他的风格,所以这尴尬的感受就只有默默的受了。

  晚餐的气氛很融洽。

  酒喝差不多的时候,宁涛切入了正题:“孟大哥,我听说我们国家又有登月的计划,这是真的吗?”

  孟波说道:“是的,一个月后,正月初六,我会再上月球,再过两天我就要去基地报道了。”

  宁涛讶然道:“这么着急?”

  孟波说道:“我上次带来会来的矿物样本已经有了初步的研究结果,上面很重视,所以才会这么着急。”

  出于保密守则,他没说是什么矿物,可宁涛却知道是云矿石。

  宁涛也没有说破,只是说道:“我祝孟大哥马到成功,顺便也帮我了解我的心愿。”

  孟波笑着说道:“宁兄弟,你放心吧,你的事我记在心上,我一定帮你了了那个心愿。”

  宁涛露齿一笑,端起了酒杯:“我敬孟大哥一杯。”

  这时白婧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号码,然后起身走到旁边接了电话。随后她走了过来,凑到了宁涛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桌下,苏衫衫用膝盖撞了一下孟波的大腿,暗示什么。

  孟波假装什么都没生。

  宁涛说道:“孟大哥,嫂子,我有点急事先走一步。”

  孟波讶然地道:“什么事这么着急?”

  宁涛说道:“是一个病人的事,我得去处理一下,改日再聚。”

  江好、白婧和青追跟着宁涛走了。

  孟波和苏衫衫夫妻俩送宁涛和三个女人出门,然后看着那一家四口走远。直到看不见背影了,苏衫衫才说出一句话来:“老公,你觉得那个叫白婧和青追的姑娘和宁兄弟是什么关系啊?”

  “我猜……”孟波忽然给了苏衫衫一个白眼:“你管人家是什么关系,这是人家的私事,人家江好妹子都不在乎,你瞎操什么心。”

  苏衫衫瞪着孟波:“哟呵,长脾气了啊 ,今晚你洗碗!”

  孟波的嘴唇动了动:“男子汉大丈夫,洗就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