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佛兰萨博班越野车往前疾驰,遇红灯也不停。

  宁涛和江好来到街上,却只是看了一眼那辆雪佛兰萨博班离开的方向,然后便钻进了一条没有路灯的巷子。

  宁涛打开小药箱,往额头上贴了一张大力拿捏符,盘腿坐在了地上。

  他进去,元婴出。

  额头上的大力拿捏符也化作片片能量光斑融入到了宁涛的元婴之中,可惜江好却看不见,也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只是惊讶地张望,脸上的表情也很奇怪。

  只是一念动作,宁涛便飞临了已经驶出一公里远的雪佛兰萨博班的上空,然后一头扎进了车子之中。

  车里坐着五个穿着便衣的CIA特工,三个白人,两个黑人。一个白人在开车,剩下两个白人特工一个坐在副驾驶里,另外两个黑人特工和一个白人特工坐在后座沙发上。那两个黑人特工一左一右将康君子夹在中间。

  康君子的手上已经套上了塑料扎带。

  一车的人没人知道车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宁涛落坐在那个白人特工的身边,也多看了这人一眼。

  这个白人特工的年龄在这一车人里最大,约莫四十出头的样子,头顶微秃,发际线快延伸到百会穴了,有着一只油亮光滑的额头。这样一个男人无论在什么场合都不会显眼,可他的一双眼睛却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那一双眼睛就像鹰的眼睛,没有情感,阴戾可怕。

  “康先生,我们终于见面了。”微秃的白人特工开口说道,用的是汉语,但显得很生硬。

  这声音,他显然就是刚才与康君子通话的人。不出意外的话,他也是这一车人的头目。

  康君子举起了被塑料扎带禁锢着的双手,气愤地道:“你们凭什么抓我?我是华国的合法商人,我没有触犯任何国家的法律!还有我的妻子和女儿,她们也不是罪犯,你们凭什么抓她们!”

  坐在康君子左边的黑人特工忽然抬起手肘往康君子的脸颊撞去。

  微秃的白人伸手抓住了黑人特工的手腕,呵斥道:“笨蛋!他的脑袋里面有一个肿瘤,你这一下可能会打死他!他对我们有很大的价值,你最好给我克制一点!”

  他说的是英语,宁涛也能大致听懂。

  那个黑人特工点了一下头,放下了手臂,又习惯性地抓住了搁在大腿上的一支装了消音装置的M4卡宾枪上。这种枪也就CIA的特工喜欢用。

  “康先生,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卢克肖,我们会在一起相处一段时间。”微秃的白人男子做了一个介绍,也不知道这是一个真名字还是假名字。说话的时候掏出了一把军刀,割断了康君子手腕上的塑料扎带。

  康君子活动了一下手腕,忍着心中的紧张,试探地道:“你们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

  卢克肖说道:“你不是要见你的妻子和女儿吗?我这就带你去见你的妻子和女儿。”

  康君子又问了一句:“我的妻子和女儿在什么地方?”

  卢克肖说道:“不用着急,很快就到了,我向你保证,你的妻子和女儿很安全,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康君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宁涛移目窗外,看着飞逝的街景,心里也在判断距离。他的元婴虽然有大力拿捏符的加持,活动范围扩展到八公里范围,可如果是在这个距离之外,他还是没法跟踪下去。不过他并不担心跟丢,因为康君子的身上带着他的血锁,还有江好此刻也在后面往这个方向赶来。她背着他的身体,每前进一公里,他的元婴的活动范围就会增加一公里。

  这就是“貂蝉行动”。

  嘭!

  路边忽然传出一个剧烈的爆炸声,一辆停在路边的皮开车被变成了一团火球。一大群愤怒的土其人用石头砸路边的车辆,还有商店的橱窗,还有人高喊着“美国去死”。

  宁涛的视线移到了那群疯狂的土其人上,一个看上去并不富裕的土其中年人点燃了一张20面额的美元,正发疯似地吼叫着,还有人凑到那张燃烧的美金上点烟。

  一块石头突然飞了过来,击中了行驶中的雪佛兰萨博班的侧窗玻璃。因为是防弹玻璃,车窗并没有破裂,那块石头被弹飞掉落在了地上。

  一个黑人枪手骂了一句,但并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

  这一车人唯一被吓到的就只有康君子,爆炸声和随后的袭击车辆的石头都让他心惊胆战。

  卢克肖说道:“康先生,不用害怕。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地方,只要你和我们配合,你和你的妻子还有女人很快就会获得自由,针对你的公司和你个人的制裁也会取消。”

  “你们要我做什么?”康君子试探地道。

  卢克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狡猾的笑意:“你的公司是华国一家很普通的制药公司,生产的也是一些基础用药。你很会经营,你的公司这么多年一直都有盈利,你在北都有两套房子,在三亚还有一套海景别墅,资产有十多亿,我说得对吗?”

  康君子点了一下头,眼神却有点困惑,他显然不知道卢克肖说这些有什么目的。

  卢克肖接着说道:“你和你的妻子扎伊娜是在大马士革认识的,那个时候你的身份是华国投资商团的一员,你的妻子和你是在叙亚政府主持的一次宴会上认识的,你们一见钟情,然后结婚,次年就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叫康佳佳对吗?”

  康君子又点了一下头,跟着又补了一句:“你说这些干什么?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卢克肖说道:“我们调查得很清楚,叙亚国爆发内战之后,因为你妻子的原因,你陆续向叙亚国捐赠了8212万华币,捐赠的药物也累积达到了6123万之多。”

  “那些钱和药品都用在了普通老百姓的身上,我没有做错!”康君子的情绪有点失控。

  卢克肖淡淡地道:“你觉得你做的是好事,可是很多自由斗士却因为你的钱和药品蒙受了苦难,甚至是死去。我们有足够的证据,你伤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所以才会扣留你的妻子和女儿,制裁你的公司和你个人。”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听这家伙说这样的话,宁涛都忍不住想一大耳刮子抽过去。

  一个人打得赢身边的人的时候,往往会很霸道。一个国家世界无敌的时候,也就成了这德行,想制裁谁就制裁谁,想推翻谁就推翻谁。说谁是黑的,谁就是黑的,说谁是白的,谁就是白的。

  康君子怒极反笑:“反正我和我的妻子都落在了你们的手里,你们说什么都是对的,是吗?我要请律师!我们上你们美国的法庭,上国际法庭!”

  卢克肖却还是那种平静无波的语气:“康先生,我很确定地告诉你,你不会有任何律师,也任何法庭会接受你的诉求。你要救你的妻子和女儿,你就只有一条路可走。只要你配合我们,照我们说的做,你的妻子和女儿不但能重获自由,你也可以去美国接受最好的治疗。然后,你们一家人都会得到美国的绿卡。”

  “我不要你们的绿卡和治疗,我只要我的妻子和女儿,你说吧,你们要我做什么?”康君子问道。

  卢克肖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因为你的捐赠,还有你妻子的原因,你在大马士革拥有很高的声望。我们为你准备了一批药物,你带着这批药品大马士革,然后约阿卜杜拉见面。我们的人会乔装成你的随从,你不能泄露他们的身份。”

  “你们想要利用我抓到阿卜杜拉?”康君子一脸惊讶的表情。

  宁涛也完全弄明白了,CIA抓扎伊娜和康佳佳不过是想将康君子诱出华国实施抓捕,然后再利用康君子进入大马士革进行斩首行动。

  卢克肖说道:“你只有这一次机会,你如果拒绝,你这一辈子都见不到你的妻子和女儿了。还有,你永远想象不到她们的余生会遭受什么样的苦难。”

  “混蛋!”康君子忽然站了起来,一拳头抽向了卢克肖的头部。

  一个黑人特工抓住了康君子的手腕,将他摁回到了沙发上。

  这时雪佛兰萨博班放缓了速度,离开了马路,往路边的一道大门驶去。

  大门自动打开,门后站着两个持枪的武装人员,其中一个推门,另一个向雪佛兰萨博班的驾驶员招手,示意他将车开到他身边的位置。两人身后是一个宽阔的庭院,还有一幢看上去很大气的别墅。那幢别墅的楼道站着持有武器的武装人员,房顶上还有穿着伪装趴着的狙击手。

  这里就是CIA的伊斯坦布尔的据点,也或许是临时的,专门为康君子而设。

  雪佛兰萨博班驶进了院子,然后停了下来。康君子也被带下了车,被两个黑人枪手押着往别墅之中走去。

  宁涛已经先一步进入了那幢别墅,别墅里有很多监控摄像头,可没有一只监控摄像头能拍到他的元婴的存在。

  宁涛遇墙穿墙,飞快地侦查过了别墅里的每一个房间。可惜,他没有发现康君子的妻子扎伊娜和女儿康佳佳。不过,他却在一楼发现了一道往下延伸的楼道。

  那条楼道的入口处有两个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守卫着,手不离枪。

  侦查到这里,宁涛发现这些武装人员不只是有CIA的人,还有特种兵。这个情况也正常,CIA的特工是不会进入叙亚国进行斩首行动的,那需要身经百战战斗力爆表的特种兵。

  一股阴风忽然从两个特种兵之间吹过,其中一个下意识地张望了一下,却再没有什么异样的发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