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长江犹豫了一下,“宁医生,我知道一些情况……”

  辛之羽突然打断了辛长江的话,“爸,你冷静一点!这个人从来就不是我们辛家的朋友,你告诉了他,他转身就走,他不会帮我们家哪怕一点忙!”

  辛长江顿时闭紧了嘴巴。

  宁涛忽然站了起来,挥手一巴掌抽在了辛之羽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辛之羽顿时被抽懵了,他愣了一下,忽然愤怒地道:“你敢打我!”

  他的话音刚落,宁涛的左手又挥了出去,一巴掌抽在了辛之羽的另一边脸上。

  啪!又是一个响亮的声音,辛之羽两边脸颊上都冒起了指印,他的两只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你——”

  啪!

  这是第三巴掌,抽得比第二巴掌还重,辛之羽的脑袋一偏,嘴角也溢出了一丝血丝。这一次,他终于闭上了嘴巴。

  孟波和几个特警战士都看见了,但没人上来制止。尤其是孟波,他还特意转过了身去,装作没看见。

  辛长江起身,怒气冲冲地道:“你、你怎么打人?要打,你冲我来!”

  宁涛冷冷地道:“你还好意思说这样的话?我这三巴掌,第一巴掌就是替你这个当父亲的打的,你养子不教,你看看你教育出来的人是个什么玩意?”

  “你……”辛长江气得要死。

  宁涛却是一点情面都没留,“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也不是傻子,应该很清楚你爱人现在有多危险。可明明知道自己的母亲处在极其危险的境地中,你的儿子却还在制止你说出真相。他想到的是他自己,他有想到他的母亲吗?换作是你被劫持,你还能指望他救你吗?”

  辛长江被宁涛说得哑口无言。

  宁涛接着说道:“这第二巴掌是我替他母亲打的,她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她给我挖了一个坑,可我并不记恨她,我甚至还能理解她。知道我我为什么理解她吗?作为一个女人,她为了保护她的丈夫和孩子,她将自己置身在危险的境地之中。她为了保护你们连死都不怕,你们却在这里计较利益得失,这不可悲吗?”

  这番话把辛之羽说得无地自容。

  宁涛又开口说道:“第三巴掌是我自己想打的,你这样的身家亿万的公子哥在我的身上找优越感也没什么,我也懒得计较。可你仅仅为你自己挑衅我而丢了面子就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的麻烦,你真当我是脾气好好欺负是吗?你以为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吗?法律都要为你服务?那好,我再打你一巴掌,你报警抓我吧。”

  宁涛又扬起了手。

  辛之羽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可是宁涛的巴掌并没有抽过来,只是吓了他一下。

  宁涛淡淡地道:“辛之羽,法律有时候也保护不了你,比如现在,我可以打你,也可以不打你。”

  辛之羽捂着脸,眼角的余光看着背对着这边站着的孟波,可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法律,有时候也会有盲区。

  “我最后问一次,那块真正的头骨在哪里?”宁涛看着辛长江,他的声音转冷,“要是你们知道情况却不说,万一白圣从你爱人的嘴里逼问出那块头骨碎片的下落,然后抢先一步拿走了它,你们一家人都会面对牢狱之灾!你这满园的古建筑也不都是合法的吧,真要调查起来,里面要是有什么巧取豪夺,坑蒙拐骗的犯罪行为,都会一一清算!”

  辛长江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我说,我知道它在哪里,我可以带你去。”

  辛之羽的嘴唇动了动,但这一次没有再制止他的父亲。

  “宁先生,请跟我来。”辛长江走前带路。

  宁涛叫上了孟波,“孟大哥,你也一起来吧。”

  孟波点了一下头,跟着去了。

  在辛长江的带领下,宁涛、孟波还有辛之羽一起来到了辛家祠堂。进了祠堂,辛长江直接走到了神龛后面的墙壁下,按了一下“重八”之砖,密道打开之后他猫腰走了进去。

  宁涛心里一片好奇,暗暗地道:“这个地方我和殷前辈来过,殷前辈也很清楚这里的布置,就连机关都是知道的,可他和我都没有发现真的头骨碎片的线索,它会藏在什么地方?”

  地下墓室中石门敞开着,孟波的战术手电的光束投照进去,一眼便能瞧见放在墓室中间的石棺。似乎是为了保留“犯罪现场”,就连石棺脚下的三合土灰都没有清扫。

  辛长江径直走到了石棺前,先是在蒲团上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这才爬起来来到石棺旁。他伸手去推石棺,可是那棺盖好几百斤,他根本就推不动。

  “让我来吧。”宁涛上前推开了石棺的棺盖。

  石棺里空荡荡的,只有铺在棺底的泛黄的白色的裹尸布。上次开馆就看到了那块头骨碎片,到手之后宁涛和殷墨蓝就盖棺离开了,两人都没有揭开过裹尸布查看。

  难道在裹尸布下?

  宁涛心中一动,随即唤醒了鼻子的闻术状态,可是闻术侦查之后他并没有嗅到有骨头的气味。

  却就在宁涛心中一片困惑的时候,辛长江又说道:“宁医生,麻烦你把棺盖放下来,翻个面。”

  宁涛直接将几百斤重的棺盖抱了下来,放在地上然后翻了一个底朝天。

  棺材盖的里面雕了一幅山河落日图,雕工一流。

  宁涛的视线落在了山河落日图上的那一轮落日上,他已经猜到秘密隐藏在什么地方了。

  果然,辛长江蹲了下去,伸手按住了那一轮落日的图案。那落日本来是凸出来的,可他这一按就凹陷了下去。

  山河落日图上的一座“山峰”突然弹了出来,一个隐秘的暗格也显露了出来,那里面装着一块头骨的碎片。它与那块假的头骨碎片一模一样,依稀可以看到青色的字迹。

  趁着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那块头骨碎片上的时候,宁涛掏出了手机,对着它录了一个短视频,能拍的字迹的角度他都拍了。

  孟波回头看了宁涛一眼。

  宁涛收起了手机,可他却知道孟波多半是发现他偷拍的行为了。

  孟波的嘴唇动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看了他一眼之后又回过了头去。。

  宁涛知道,如果不是他在蓝图生物科技公司的植物园里救了那些特种兵警卫,孟波恐怕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些特种兵警卫里可能有孟波的朋友,或者是兄弟,总之是有原因的。

  辛长江伸手准备拿下那块头骨碎片。

  孟波呵斥了一声,“不要动!几百年前的东西,碎了怎么办?”

  辛长江跟着就将手缩了回去。

  孟波说道:“宁医生,还是你来吧,我相信你。”

  宁涛点了一下头,他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将头骨碎片拿了起来。头骨碎片虽然是几百年前的头骨碎片,但没有与空气接触,几乎没有风化的痕迹,看上去也白森森的。可是在与墓室里的空气接触之后,它的颜色很快就出现了泛黄的氧化迹象。

  “宁医生,你看看是真的吗?”孟波问了一句。

  一语惊醒梦中人,宁涛跟着开始默记头骨碎片上的内容。他虽然拍摄了短视频,但难保会有看不清楚或者遗漏的地方,默记一下等于是加了一份“保险”。

  足足两分钟后宁涛将头骨碎片递给了孟波,“孟大哥,这块头骨碎片是真的。你保管好,等江好来了再做处理吧。”

  孟波点了一下头,摘下帽子将头骨碎片放了进去。

  宁涛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这个墓室的监控摄像头在什么地方?”

  辛长江心虚的抬手指了一下头顶的一块黏土砖。

  宁涛顺着他的手指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孟波拿战术手电一照,那黑点就比较明显了。

  “这摄像头是开着的吗?”宁涛问道。

  辛长江点了一下头。

  宁涛本想提出去监控终端看看,找机会删除刚才的监控视频,可想想又放弃了。他不过是拍了一个短视频,拿着头骨碎片看了一下,那还是在孟波的请求下看的。他又没干什么亏心事,拍了又有什么?

  “走吧,我们出去,这个东西在我的手里还让我感到紧张。”孟波说。

  “嗯,是要好好处理一下。”宁涛说,然后跟着孟波往外面走。

  辛之羽突然鼓起勇气拉住了宁涛的手臂,“你会救我母亲,对吗?”

  宁涛看了一眼辛之羽的抓着自己的手臂的手。

  辛之羽莫名紧张,慌忙松开了宁涛的手臂。

  宁涛说道:“辛之羽,你知道错了吗?”

  辛之羽低下了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宁涛说道:“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辛之羽微微愣了一下,突然双腿一软就要往地上跪下去。

  宁涛伸手架住了辛之羽,“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你能为了你的母亲向我下跪认错,有这份心就足够了,我就看见你这份孝心之上,我会救你的母亲。”

  “谢谢。”辛之羽的脸上满是羞愧的神色。

  一个人只要还有孝心,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不过,能不能救,救不救得出来,这得看缘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