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涛掏出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凌晨四点二十三分,这个时间段谁会打电话来?

  就在宁涛犹豫着要不要接的时候,白婧凑了过来,她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眉头顿时一凝,“是他,白圣。”

  “你们别出声,我听听他说什么。”宁涛说。

  殷墨蓝、青追和白婧都退开了一些。

  宁涛划开了接听键,故意打了一个呵欠,声音含混地道:“谁啊……呵欠……这么早……”

  “别装了,你知道我是谁。”白圣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没有生气,很平静。

  宁涛淡淡地道:“原来是白大哥啊,这么晚了打电话来有事吗?”

  “我是岳父,你叫什么大哥?这不合适。”白圣的声音。

  宁涛说道:“岳父?我可高攀不起,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就挂电话了,我还想再睡一会儿。”

  “朱红琴在我的手上!你就不怕我杀了她吗?”白圣的声音里有了一丝怒意。

  “怕,我怕得要死,要不你杀一下试试?”宁涛说。

  “你……”

  “我什么我?那个女人设计陷害我,她想借你的刀来杀我,你现在居然用她来威胁我,你是不是脑子秀逗了?”

  白圣那边沉默了。

  “说吧,你想要什么?”宁涛说。

  “那块头骨碎片,还有我的女儿白婧!”

  宁涛冷笑了一声,“那个朱红琴还真是值钱,以至于你开口要这么多。”

  “另外,你还要给我炼制新丹方的寻祖丹。”

  “你要几颗?”宁涛问。

  “好事成双,我要两颗。”白圣说。

  “然后你就放了朱红琴?”

  “我知道朱红琴在你这里没有半点价值。”

  “那你还跟我狮子大开口?”

  “我的筹码不是朱红琴,是青追……”

  宁涛打断了他的话,“青追在我的身边,即便是你也动不了她。”顿了一下,他的声音转冷,“我就在客家巷,你敢来吗?”

  “呵呵呵!”白圣冷笑道:“你那个地方我还不清楚情况,但总有弄清楚的时候,那个时候就算你躲着我,我也会找上门来。而我要说的是,除了青追我还有一个筹码,那就是赵无双。”

  宁涛顿时愣在了当场。

  “如果你不满足我的条件,我就杀了她!然后我再来找你,还有青追。我给你两天的时间,你自己考虑吧。”说完,白圣挂断了电话。

  宁涛的心中怒火燃烧。

  一直以来他害怕和某个女人恋爱,原因就在这里,他是天生的善恶中间人,天外诊所的主人,他是注定站在所有坏人恶人的对立面的存在,他最不缺的就是敌人和仇人。他固然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可是与他相爱的女人却会成为坏人恶人攻击的目标,而他根本就没有可能寸步不离的守在她们的身边。

  眼前,来自白圣的威胁就是一个例子,而她还不算是宁涛的女朋友,只是有点暧昧关系的朋友,却也被白圣拿来威胁他!

  现在是赵无双,下一个会是谁?江好还是苏雅,亦或者是葛明?

  “妈的!”殷墨蓝怒气冲冲地道:“干脆我们四个杀上阴山,干掉那条毒蛇!”

  “殷前辈,你冷静一点,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白婧说,这话明面上是说给殷墨蓝的,实际却是说给宁涛听的。

  宁涛却仿佛没有听见白婧说了什么,他跟着拨了赵无双的手机号码。

  赵无双的手机关机。

  “我要去片场看看,你们留在这里等我,不要出去,白圣肯定有眼线在这附近,一旦你们离开这个地方,他随时都有可能对你们下手。”宁涛说。

  白婧皱起了眉头,“你还真去啊?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宁涛说道:“朱红琴是死是活我不在乎,可是赵无双是我的朋友,她也帮过我不少,我不能看着她死。将来,如果你落入白圣的手中,我也会这样做。”

  “我和她能一样吗?我是青追的姐姐,也就是你的姐姐。”白婧说。

  “好了,不说了,我现在去片场看看,如果这边有情况,立刻联系我,我会在几秒钟之内赶回来。”留下这句话,宁涛推着电瓶车出了门。

  青追追出了门,“宁哥哥,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行,你留在这里更安全。”宁涛也没多说,跨上天道号电瓶车就上了路。

  凌晨的马路寂静无人,只是偶尔有一辆车在行驶。宁涛骑着天道号电瓶车以差不多三百公里的速度往片场驶去,一盏盏路灯和楼宇从他的身边呼啸而过,一路红灯闯行不停。不过以天道号电瓶车的速度,道路监控也无法拍清楚他。

  十多分钟的时间宁涛就来到了珠江边的一座古镇上,这里没有现代化的楼房,只有古旧的瓦房,有的是江南的风格,有的是客家人的风格,古香古色,宁静怡然。

  进了古镇,宁涛放慢了车速往镇尾的一座江南风格的大宅院驶去。赵无双所在的剧组就在那座大宅院里,昨晚送她回来的时候他听她说过她拍的戏。那是一部民国风格的豪门恩怨剧,她是女一号,扮演的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千金大小姐,和一个爱国青年相爱了,可她的父亲却要把她许配给当地的一个官僚的儿子。他对这样的狗血故事不感兴趣,只是随便聊了聊,送到门口就回去了。

  大院的大门又高又大,门口两边停着好几辆价值不菲的豪车,其中还有一辆崭新的法拉利488跑车。宁涛将电瓶车刹停下来,仔细看了一眼那辆法拉利488跑车的车牌,感觉有点熟悉,回想了一下顿时想了起来,那是李晓峰的车牌。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我砍烂了李晓峰的车,那车肯定是报废了,难道那货又买了一辆,连车牌也过继到了新车上?他在这里干什么?”

  宁涛架上了天道号电瓶车的脚架,然后往门口走去。

  法拉利488跑车里没人,副驾驶座上散落着两片玫瑰花瓣。

  宁涛来到了门口,伸手想敲门,却在手背即将敲中门板的时候改变了主意。他绕到了大门一侧的墙壁下,抬头看了一眼墙壁。大院的墙壁又高又厚,墙头上还盖了青瓦。或许是因为拍的是民国戏的原因,墙头上并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

  观察好了环境,宁涛将灵力灌入双腿,纵身一跃,他的身体嗖的一下蹿起两米多的高度,然后右脚在虚空踏行一步,他的身子再次身高差不多两米的高度。这时他的身体已经迈过了差不多三米多高的墙头,紧接着他左脚在虚空往前一踏,身体借着这一踏的借力,一个空翻便进了庭院。

  落地有点声音,但并不是很大。

  几间屋子里亮着灯,还有人影晃动以及人说话的声音。

  其中有一个女人的声音,“爸!我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嫁给周县长的儿子,我爱的是……”

  听到这声音宁涛顿时愣住了,这不是赵无双的声音吗?她的台词也符合她随口聊过的剧情,确实无疑!

  “她没被白圣掳走?那白圣怎么会用她来要挟我,让我给他朱红玉的头骨碎片,还要给他炼丹?那个家伙在玩什么诡计?”宁涛的心中一片困惑,他放轻脚步往正在拍戏的屋子走去。

  却没等宁涛走近去看一眼,距离他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往旁边的角落里走去,在那个角落里站着一个人,他的身边放着一辆装着盒饭的餐车。

  宁涛一眼就辨认了出来,那个身影是李晓峰的身影,他的手里还拿着一玫瑰花。他的心里有些奇怪,李晓峰凌晨来探剧组,不会是追星吧?

  宁涛悄悄的潜行了过去。

  李晓峰来到了那辆餐车的旁边,小声说道:“这是送给剧组吃的盒饭吗?“

  那人点了点头,“是的,我过去剧组就会收工。”

  李晓峰说道:“那好,你把这个放在给赵无双吃的盒饭里,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那人阴笑了一声,“李总你放心吧,这点小事包在兄弟身上,你就等着享受好了。”说完,他推着餐车往剧组所在的房间走去。

  李晓峰冷笑道:“赵无双啊赵无双,给你脸你不要脸,你以为你谁,你就是一个戏子而已!我睡你,那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你他妈还嫌弃。那个傻逼诊所医生有什么好的,你喜欢他是吗?老子偏偏要给他送一顶绿帽子戴!”

  就这情不自禁的一句话,宁涛心里什么都明白了。

  昨天,在荣华府里他一门子心思都在朱红玉的头骨碎片上,也就是在寻祖丹的丹方之上,根本就没心思去与李晓峰和薛宝儿计较。可这并不是他脾气好,更别说谁都可以踩他骂他,而是事有轻重缓急。当时的情况下,白圣随时都有可能返回来抢走朱红玉的头骨碎片,他等于是分秒必争,打压的对象也就只能是辛长江和辛之羽父子。却没想到,他还没去找李晓峰的麻烦,这货却跑到这里来阴谋祸害赵无双,想要给他戴绿帽子!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

  不作死就不会死!

  李晓峰向剧组所在的房间走去,他还刻意整理了一下领带,依旧是身姿笔挺,风度翩翩。

  “咔!无双你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也累了,吃点宵夜好好休息一下吧。”剧组那边突然传来声音,这人似乎是导演。

  宁涛悄悄的跟了上去,只走阴暗的地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