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061章母女的套路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夜空干净如洗,一颗颗星辰在暗蓝的天空深处闪烁。那似乎是一种语言,讲述着地外世界的故事。

  宁涛在楼梯间背面的墙壁上画了一个血锁的图案,插入钥匙,血锁涟漪一般扩散开去,漆黑如墨的方便之门顿时出现在了墙壁上。他迈步走了进去,两秒钟的黑暗之后,光线回归视线,那是七星灯的灯光。两秒钟的时间,他已经从一千八百多公里外的北都回到了山城的天外诊所。

  善恶鼎黑白两气缠绕,聚而不散,可较之收租金之前却已经弱了太多。

  宁涛在善恶鼎旁边盘腿坐下,运行初级入门修真功法。

  一个小时之后,他离开诊所,又去诊所后面的山坡上割了一大捆芦荟叶子回来,随后又用美香鼎炼制美香膏。送了赵无双和范铧荧一人一瓶美香膏之后他只剩下了一瓶,三天后还要给赵无双治疗,那之后就没有存货了。如果赵无双或者范铧荧给他推荐了大金主来买他的美香膏,他却拿不出货,那就不好了。

  这就是他不远千里回到天外诊所的原因。

  一个小时后宁涛回到了画有血锁图案的天台上,他没有擦掉那只血锁。这只血锁将成为他往返京都的“快速通道”。

  咚咚咚。

  “来了。”房门被敲响同一时间屋子里就传来了江好的声音,还有她的踩着拖鞋的轻快的脚步声。

  房门打开。

  宁涛的脸庞进入了江好的视线,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阳光,即便是灯光昏暗的楼道里也给人一种亲切舒服的感觉。

  不过这只是他的一个面,他的另一面江好并没有见过。

  “回来了,快进来,我帮你拿箱子。”江好伸手去接宁涛手中的小药箱,这一系列的反应就像是一个家庭主妇在迎接加班回家的丈夫。

  宁涛却在她伸过来的手里塞了一只白色的小瓷瓶。

  江好讶然地道:“这……是什么?”

  宁涛迈过她的身子进了门,“美香膏,我自己炼制的美容膏,效果很好的,送给你。”

  江好的脸上悄然浮起了一抹红晕,说话的声音也变小了,“你怎么想起送我化妆品了?”

  她很少使用化妆品,可是这一瓶不一样。

  “你用着试试,用完了我再给你。”宁涛来到了沙发前放下了小药箱,这只沙发就是他今晚的床了。

  电视没关,正放着一个综艺节目。

  宁涛忽然想起了赵无双,他说道:“你猜找我看病的人是谁?”

  江好已经关门回到了客厅之中,拿着那瓶美香膏爱不释手,只是随口应了一声,“谁?”

  宁涛说道:“赵无双。”

  “赵无双是谁?”

  宁涛,“……”

  他就算是够不关心娱乐新闻的了,却没想到江好比他还厉害。

  “我去拿瓶酒,我们喝点。”江好向饭厅隔断走去,那只白色的小瓷瓶还被她紧紧握着。

  宁涛好奇地道:“为什么要喝酒?”

  正蹲着从隔断柜子里拿酒的江好应声说道:“就是想喝点,放松一下。”

  宁涛说道:“好吧,我陪你喝点。”

  江好拿着一瓶酒和两只杯子过来,一屁股坐在了宁涛的身边,然后将酒瓶放在了茶几上。

  宁涛一看江好放在茶几上的酒瓶顿时傻眼了,那是一瓶二锅头,而且还是一瓶没有拆封的二锅头。

  “那个……你平时就是喝这种酒放松的吗?”宁涛的感觉懵懵的,他以为江好会拿来啤酒,却没想到是高度白酒。

  江好直盯盯的看着宁涛,语气里带着一丝挑衅的味道,“怎么,不敢喝吗?你可是一个男人,我是一个女人,你还怕我吗?”

  宁涛苦笑了一下,“好吧,我陪你喝点。不过我酒量不好,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最多喝两瓶啤酒,白酒还是第一次喝。”

  “哪来那么多借口,我给你倒酒。”江好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就往两只酒杯里注酒。

  她拿来的杯子可不是什么小酒杯,是能装二两的大杯子,估计是用来喝水的,现在被她征用成了酒杯。

  一转眼,两只酒杯就装满了二锅头,两人之间满满都是白酒的味道。

  宁涛有些头疼了,“你诚心想把我灌醉是不是?”

  江好端起一只酒杯就塞到了宁涛的手里,嘴角带着一丝挑衅的笑意,“你是一个男人,喝醉了怕什么?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宁涛这就不好说什么了。

  江好端起了另一只酒杯,也不管宁涛同意不同意就碰了酒杯,“来,干一个。”

  “干……一个?”宁涛的下巴都掉地上了,他一直都知道江好很猛,非寻常女人,可这也太猛了吧!

  江好却一仰脖子,就着一只装满二锅头的大酒杯咕隆咕隆就往嘴里灌酒。一转眼,属于她的酒杯就空了。

  宁涛已经被眼前这个彪悍的女人镇住了。

  江好抹了一下嘴角的酒渍,“我干了,你还在等什么?”

  宁涛看了看手中的装满白酒的酒杯,从来没有喝过白酒的他是真没有勇气一口将二两白酒一口喝干净。

  江好撇了一下嘴角,“你这样可不够意思,是男人就喝了。”

  又是这个激将法,可它偏偏对大多数男人都有特效。

  宁涛端起酒杯,将杯子里的白酒想象成啤酒,硬着头皮往喉咙里灌。第一口白酒入喉,他的喉咙就像是被点燃了一样,火辣辣的。可是下一秒钟,泥丸宫轻轻一震,灵力能量场便如涟漪一般从眉心扩散到了他的身体各处,上至头部,下至脚底的毛细血管,甚至是每一个细胞!

  酒还是酒的味道,可是已经没有了酒的作用。

  差不多的速度,宁涛也把一大杯二锅头喝到了肚子里。装在胃里的明明是白酒,可对他来说却只是喝了一杯清水。

  江好的眼眸中闪过了一抹惊讶的神光,她跟着又给宁涛倒了满满一杯,还有她自己的酒杯也很快被满上了。

  宁涛劝道:“别喝了,晚上喝这么多白酒伤身,你的肝脏需要休息。”

  “你们医生就是麻烦,什么都要去考虑健康的问题,我心里不高兴,我想喝酒怎么了?”江好说,她的脸颊已经开始发红了,显然是那二两白酒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

  宁涛关切地道:“你为什么不开心?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你把这杯喝了我就告诉你。”江好说。

  宁涛端起酒杯就将第二杯白酒喝到了肚子里,酒杯一放,“现在该告诉我了吧?”

  江好却又端起酒杯往嘴里灌酒,宁涛伸手去抢她的酒杯,却被她打了一下手。

  宁涛纳闷了,心里琢磨着,“刚才她的情绪还好好的,怎么转眼就变了?难道真遇上什么伤心的事情了?”

  江好把酒杯往茶几上一放,摇了摇头,“你刚才……才……问我什么?”

  宁涛说道:“我问你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

  “咯咯咯……”江好笑了。

  “你喝醉了,不让你喝偏要喝。”宁涛责备道。

  “我妈说……说……她、她……”江好说话都费劲了。

  宁涛的视线下意识地移到了唐珍卧室的门上,心里又琢磨,“难道是唐阿姨出什么事了?”

  “她、她……喜欢你!”江好总算是把一句话抖出来了。

  “啊?”宁涛被吓了一跳。

  “她还说……她、她非要你做……做……她的……”

  宁涛的额头有点冒汗了,抛开他完全没心事找女朋友不说,就他和江好的妈妈,那年龄差距也太大了吧?

  “做她……的……女婿!”江好的身子向宁涛倾斜过来,吐着酒气,“不然……不然就跟我断绝母、母女……关系!咯咯咯……”

  宁涛暗暗松了一口气,忙着从唐珍的卧房门上收回视线,就在这时傻笑着的江好一歪就倒进了他的怀里。这一刹那间,他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他从没有这样搂过一个女人,肢体和皮肤的接触让他紧张。灵力的能量场能净化身体里的酒精,却净化不了男人本能的冲动。

  “我……我有半年的时间……”江好伸手抓住了宁涛的衣领,“你、你帮帮我?”

  这个忙怎么帮?

  “你喝醉了,我抱你回去休息吧。”宁涛说。就他身体的意愿而言,他是非常想帮忙的,可以想到天外诊所的300点善恶租金,还有他的修真者身份,他的大脑里就不断回响着一个声音,不能,不能……

  “你……喜欢我……我?”江好的嘴唇一点点地往宁涛的脸上凑过去,她的眼睛里满是兴奋而灼热的神光。

  宁涛将头扭开了一些,紧张地道:“你喝醉了,别这样。”

  “我不知道该、该……怎么办……我好像喜欢上你了……可我、可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呜呜……”说着,她突然就哭了,滚烫的眼泪从她的脸颊上低落下来,掉在了宁涛的脖子上。

  宁涛的心跳骤然加速,差点就忍不住一口吻下去了,可那个“不能”的声音始终都在他的脑海里回响,克制着他的冲动,他的欲望。最终,他将江好抱了起来,然后往她的房间走去。也就在这个过程里,江好不胜酒力昏睡了过去。

  宁涛将江好放在她的床上,为她脱掉了拖鞋,盖上了被子。他有想过用灵力帮助江好净化酒精的作用,可转眼又放弃了那个念头。这个时候让她清醒过来,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房间里,她要是主动干点什么来,他还能克制住自己的冲动和欲望吗?

  转身离开,宁涛伸手拉开了房门。

  门口,唐珍还保持着耳朵贴门的姿势。

  宁涛愣了三秒钟才冒出一句话来,“阿姨没睡啊?”

  “你怎么不睡呢?”几乎同一时间,唐珍的嘴里冒出了这句话来。

  “这、这就去睡。”宁涛侧身出门,逃似的往客厅走去。

  唐珍看着宁涛的背影,嘴里喃喃低语,“不是说酒能乱那什么吗?我闺女都醉了,他怎么……没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