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纽约城灯火通明,纸醉金迷。

  一个油腻的中年白人男子走进了咖啡馆,点了一杯焦糖卡布奇诺和一盘点心,然后做到了临街的窗户边上。

  昏黄的路灯笼罩着街道,街上的行人来来去去,有的行色匆匆,有的随意漫步,有的停下来拍照,拍的最多的自然是大街对面的黑帆大厦。那艘矗立在大厦楼顶上的帆船亮着灯火,苍茫的夜色下就像是一艘行驶在天空之中的拥有魔法的海盗船。

  比如,杰克船长的黑珍珠号。

  尼古拉斯康帝就在那帆船之中,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那手挂着黑色风帆的海盗船里究竟是什么样的,没人知道油腻的中年白人男子静静的喝着咖啡,观察着黑峰大厦的大门。

  在那里站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守卫,摄像头也新装了不少,甚至还安装了最先进的安检设备,别说是人,恐怕就是连一只鸟也休想侵入进去。

  咖啡厅里有两个白人在谈论着一件生在东方的事。

  “我看到新闻说,华国北都遭遇了恐怖袭击,一幢高档写字楼被炸了,死了不少人。”一个戴着眼镜的白人青年说道。

  “恐怖袭击?那个国家的人不是说他们的国家最安全了,我看就是一个笑话。”另一个稍微年长的白人男子说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安全的国家,如果有那也绝对不会是华国。至于你说的恐怖袭击,我觉得应该是一群争取自由的民众在出他们的诉求。”

  “你不喜欢华国吗?”戴着眼镜的白人青年问了一句。

  “喜欢?你开什么玩笑,我讨厌那个国家和那个国家的人。”稍微年长的白人男子说道“今天我的老板告诉我,我们公司很有可能要裁员。你知道的,我是做大豆期货的交易员,那个讨厌的国家居然不买我们的大豆了!简直过分!”

  “这算什么,我听说他们的工厂居然在苹果手机里安装间谍芯片,窃取我们的机密。我甚至觉得这是一种战争行为,我们应该联合我们的盟友,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我想只有这样那个国家和那个国家的人才会学聪明。”戴着眼镜的白人青年说道。

  “我觉得他们应该像罗斯一样变穷,那样的话就不会威胁到我们国家了。可是情况正在往更糟糕的方向展,我看过一篇报道,说华国有可能在3o年以内过我们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我的天啊,我真希望那篇报道是错误的,我也看不到那一天的来临。”

  “如果这个时候有华人进来,我一定狠狠的揍他一顿,让他们滚回去!”说话的时候戴着眼镜的白人青年还特意看了一眼咖啡馆的门口,那眼神一点都不友好。

  可惜并没有什么华人走进来喝咖啡。

  两个白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下去。

  全世界的男人好像都有这个毛病,一坐下来喝茶或者喝咖啡,喝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吹的牛一定要高端大气上档次。

  国际牛,自然也就成了选。

  油腻的中年白人男子看了那两个在旁桌喝咖啡的白人,轻轻摇了摇头,又将视线移到了街道对面的黑帆大厦上。这一次他微微仰起了头,看着矗立在大厦顶部的帆船,若有所思的样子。

  又过了几分钟,三个人从咖啡馆的门口走了进来。两男一女,穿得普普通通,年龄不好判断,看着很年轻,可是三人的眼神都带着点饱经沧桑的风霜感,也很锐利,给人一种能冻成人的内心的感觉。

  这三个人都是华人。

  咖啡馆里的三个白人男子的视线不约而同的聚集到了刚刚进来的三个华人的身上,这画面很有默契感。

  不等那刚刚进来的两男一女三个华人,点杯喝的或者吃的,那个戴着眼镜的白人青年,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气势汹汹地走了过去。

  “你们进来干什么?”戴着眼镜的白人青年抬手指着咖啡馆的门,凶巴巴地道“你们三个黄皮肤的家伙,给我滚出去,这里是白人喝咖啡的地方,这里不欢迎你们!”

  两男一女三个刚刚进来的华人对这个情况似乎有点儿懵的感觉,但也只是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

  “你刚才说什么?”女人用英语问道,那声音好像在冰水里浸泡过一样,给人一种彻骨的寒意。

  戴着眼镜的白人青年怒道“我让你们滚出去!”

  咖啡馆的服务生和老板都是白人,可是他们并没有制止那个戴着眼镜的白人青年的恶劣行径,冷眼旁观。

  这种感觉只有那些受过种族歧视的人才会知道。

  女人怒极反笑,看了一眼她的两个同伴“毛都没有进化完的红毛鬼竟然也敢用这种口气跟姑奶奶说话,你们说怎么办?”

  一个华人男子说道“主人很快就会过来,这家伙是个麻烦。”

  另一个华人男子说道“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干掉吧。这些有妈生没妈教的红毛鬼,要是留着他们,主人来了,那些污言秽语会脏了主人的耳朵。”

  三个华人说的是汉语,一点也没将向他们叫嚣的白人青年当回事儿。

  “法克!”听不懂汉语,戴着眼镜的白人青年因为三个华人在骂他,忽然抓起桌上的,一直插着干花的陶瓷花瓶,挥手就向那个女人的脑袋上砸了过去。

  可是他的手突然间停在了空中,握在手中的陶瓷花瓶拖手往地上坠落了下去。

  啪!

  一地碎片。

  戴着眼镜的白人青年低下了头,然后就看到了一把扎在他胸口上尖刀。恐惧也就在那一瞬间侵袭了他的一根神经,他张大了嘴巴想要呼救,可是他的嘴里也不出任何声音。他能感觉到生命从自己的身体之中流失的度,还有寒冷。

  “记住姑奶奶的脸,下辈子遇见姑奶奶还杀你。”女人说完将尖刀往外一抽。

  一股鲜血顿时从戴着眼镜的白人青年的胸口上喷射出来,那感觉就像是拧开了水龙头一样。

  这一切生的太快,让人猝不及防。

  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戴着眼镜的白人青年已经倒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咖啡馆的老板突然从柜台下抽出了一支散弹枪,枪口一抬就准备射击。

  嘶!

  一线寒芒闪过。

  咖啡馆老板的两条手臂都掉在了吧台上,却不等他惨叫一声,那一行寒芒又接过了他的脖子。

  一颗脑袋在空中飞翔。

  服务生撒腿就往

  外跑,可是只跑出了一步,一支袖箭便扎进了他的后脑勺,他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那个白人青年的同伴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哀求道“求求你们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噗!

  又是一支袖箭砸在了他的额头上,求饶的声音戛然而止。

  “还有一个。”女人说,然后向那个坐在窗户边上的中年白人男子走来。

  那个中年白人男子仍旧坐在窗户边上,看着窗外的街景。这咖啡馆里瞬间死了四个人,如此恐怖的事情好像与他无关一样。从开始到结束,他甚至都没有刻意去看谁一眼。

  女人来到了中年白人男子的身边,二话没说,一刀就扎向了中年白人男子的胸膛。

  “方敏老师,你冷静一点。”中年白人男子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说道。

  拿刀扎人的女人顿时愣在了当场。

  方敏这个名字她只在一个地方用过,那个地方是华国京都,她以元婴出窍的方式骗过了一个修真医生,那个修真医生叫宁涛。

  中年白人男子这才从窗外收回视线,他看着站在他身边的女人,淡淡地道“怎么,方老师,你不认识我了吗?”

  妙叶真人李楚一忽然想起了什么,失声道“你是……宁医生!”

  这个中年白人男子正是宁涛。

  他来这里除了观察黑帆大厦的情况,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见狐姬一面。却没想到,他这边还没出手,狐姬的三个手下妙叶真人李楚一、长春子孙炜和白鸽真人尹大胜却又出现在了这个咖啡馆之中。

  他认得这三人,可这三人却认不得他,因为他使用了阴谷镇灵符。一张天字版阴谷镇灵符可以让他改变相貌和肤色,他可以变成白人,也可以变成黑人。甚至还能屏蔽自身灵气个修真的气息,如果不是他自己露出破绽,李楚一怎么可能知道他的身份?

  孙炜和尹大胜顿时如临大敌,孙炜抬起了右臂,他的袖子里装着射袖箭的装置,随时都可以射。尹大胜的手中也多了一只经幡类法器,看上去很紧张的样子。

  宁涛淡淡地道“我不是你们的敌人,比起对我动手,我觉得你们当下最要紧的事情是将这几具尸体处理一下。这里毕竟是很热闹的街区,被人看见了可不好。”

  他的话音刚落,一对黑人青年便从咖啡馆的门口走了进来。进入他们视线的是几具躺在地上的尸体,还有染红地板的鲜血,以及……

  一颗掉在地上的人头!

  “啊——”一个黑人青年尖叫了一声,转身就往外跑。

  宁涛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再去处理尸体已经迟了。

  那两个黑人青年冲出去一通惊呼吼叫,吸引来的不是警察,而是黑帆大厦门前的守卫。

  那些守卫其实都是黑火公司的佣兵,在这个节骨眼上执行警戒的佣兵自然也是黑火公司最精锐的佣兵,因为现在等于是开战时刻,镇守大本营的自然是“御前侍卫”之类的角色。

  八个佣兵穿过街道往这边跑来,手中都拿着武器,其中一个还在拿着对讲机说着什么,要么是在报告情况,要么是在呼叫增援。

  现在看来想低调也低调不了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