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625章 金字塔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一道方便之门打开,宁涛从漆黑如墨的窟窿之中走了出来。

  拉姆塞跟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恭敬地道:“主公,你来了。”

  宁涛点了一下头,开门见山地道:“你应该知道我来你这里的目的,给我说说你了解的情况。”

  拉姆塞说道:“黑帆大厦所在的那条街已经被国民警卫队和CIA的人封锁了,他们正在收集证据。如果他们找到与你有关的证据,那会给你带来巨大的麻烦。”

  宁涛一点都不担心,淡淡地道:“不用担心,现在整个网络上到处都有我的裸奔的视频,时间相差不过几分十分钟,就算他们找到什么关于我的证据,他们也没法说服这个世界上的人相信我能在几分钟的时间里从黑帆大厦赶回北都裸奔。除非,他们能证明我拥有穿越空间的时空隧道。”

  拉姆塞笑了一下:“我看过那个视频,主公的方式虽然有点特尔别,但很有用。”

  宁涛说道:“接着说。”

  拉姆塞接着说道:“昨天夜里,尼古拉斯康帝将我招回黑火公司,问我在唐人街的调查结果,我告诉我去了唐家,问了唐家的家主,他说根本就没有见过你。”

  宁涛说道:“你见到的那个人应该是唐天风,他当时是怎么跟你说的?”

  拉姆塞苦笑了一下:“他就只跟我说了三个字。”

  “三个字?”

  “没有,滚。”拉姆塞说。

  宁涛的心中很是无语,可也有点欣慰的感觉。唐天风知道天道医馆就在唐人街中,却没有说破,也就没有在他背后捅刀子。这至少证明唐天风和唐子娴不是敌人,如果唐天风和唐子娴也在这节骨眼上捅他刀子,这一天的时间他就等于被捅了两刀了。

  第一个捅他的是曾经的乖女儿,狐姬。

  “对了,黑帆大厦里也没有被炸死或者炸伤的东方修真者?”宁涛问。

  “你是说第一批袭击黑帆大厦的那四个人?”

  宁涛说道:“是的。”

  拉姆塞摇了一下头:“我去现场看过,还打听过,但是没有任何收获。”

  没有尸体,也没有受伤,那就只能是逃走了。

  那么剧烈的爆炸,狐姬和她的三个手下是怎么逃走的?

  这是没法猜测的事情。

  “还有什么?”宁涛说。

  拉姆塞说道:“还有就是来自五角大楼的消息,几个将军正在机密会议室里开会,但我的权限太低,我不知道会以的内容。不过,我猜也与你有关,白色房子和五角大楼一定在制定针对你的计划。”

  宁涛说道:“现在两个国家正在打贸易战,这样的事情他们肯定会大做文章。你继续为我收集情报,其余的事你一概不管。就算你在五角大楼之中遇见我,或者遇见我和尼古拉斯康帝打架,你也不要来帮忙,走你的,明白我的意思吗?”

  拉姆塞点了一下头:“明白。”

  身份没有暴露的间谍才最有价值。

  几分钟后,宁涛离开了拉姆塞的家,回到了天道医馆。江好和青追已经被他送到涅波娜的神庙里去了,这个时候恐怕正在与白婧聊天。说好的收集一点黑火公司与灯塔国的情报就过去的,可回到医馆里,瞥见那支放在货架上的不死火炬,他的心思又被吸引了过去。

  几分钟后,一道方便之门打开,宁涛来到了埃及的沙漠之中。

  这是他骑着电瓶车穿越埃及到刚德所留下的一只血锁,这个地方距离当初乔哈娜留下的血锁并不远。

  乔哈娜已经很久都没有跟他联系了,现在这种情况下恐怕更不敢跟他联系。没准,CIA的人早就去找过她了。

  不联系也好,省得打翻家里的醋坛子。

  宁涛步行向那座金字塔走去,爬上一座沙丘之后他停了下来,没有再往那座金字塔靠近。

  隔着一段距离,宁涛也能将那座金字塔收入眼底。那座金字塔孤零零地处理在沙漠与隔壁交界的地方,仅有几个少得可怜的游客。因为几次恐怖袭击,埃及的旅游业受了重创,游客的数量少得可怜。

  宁涛将小药箱从肩膀上取下来放在了身边,然后从小药箱里拿出了装着一颗寻祖丹的小瓷瓶。他拔掉瓶塞,将里面的一个无名指大小的寻祖丹倒在了手心之中。

  进入丹药过敏之前,他摆好了三件道具,镇时塔、建树板和云矿石,然后拿起了不死火炬。

  轰!

  大脑黑暗,长达一分钟的黑暗时间过去了,有光线进入眼帘,然后是景物。

  沙漠还是这边沙漠,可他却不在那座山丘之上,而是在一个集市之中。一条古老的石板街道往前延伸,街道两边是一座座低矮简陋的黏土屋,还有在街边摆摊售卖货物的商贩,有布匹、亚麻、枣子、橄榄油什么的,单一商贩的商品种类简单,但一条街的商品加起来就很客观了。

  街道上有缠着头巾的女人,还有留着胡须带着白色帽子的男人。埃及人是欧罗巴人种的地中海类型,与阿拉伯人有一些区别,但也不是很明显。从样貌上去看,这条街道上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埃及人,也有来自欧洲和中东地区的人,不过数量很少。

  宁涛就站在街道中间,持着不死火炬,镇时塔、建树板和云矿石也都在他的身边的地面上,可是街上人来人往,没有一个能碰到他,也没有一个人踩到放在地上的东西,不只是镇时塔、建树板和云矿石,还有他的小药箱。

  眼前的一切,世界还是这个世界,可是时空却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时空。眼前的一切有可能存在于几百年前,也有可能是一千两千年以前,没人能说得准。

  一个老头从宁涛的身边走过,手里牵着一个孩子。

  宁涛犹豫了一下,伸手摸向了孩子的头。

  老人和孩子并没有反应,埋头走路,甚至没有看宁涛一眼。

  宁涛的手落下,落在了小孩的头顶上,然后继续下落,压进了小孩的脑袋。

  怎么会是这样?

  宁涛顿时惊愣当场。

  小孩没有半点特别的反应,迈着小步子,蹦蹦跳跳跟着老头走远了。

  低语者雪花涌动。

  宁涛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许多声音,有马蹄走过石板的声音,有商贩叫卖的声音,有女人说笑的声音,有关门的声音,盘子掉在地上摔碎的声音,还有男人低声聊天的声音。

  所有的声音都是同步的,有人关门,关门的声音是同步的。有人走过,即便是是同步的。有人在向人打招呼,那人的声音也是同步的。

  “有人听见我说话吗?”宁涛大声说道。

  街上行人匆匆,没人看他一眼。

  一个金发碧眼的欧罗巴人迎面走来,身材高大,腰间别着一把战斧,看样子是一个战士。

  宁涛用英语对他说道:“嘿!朋友,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来自哪里?这是哪一年?”

  他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

  金发碧眼的欧罗巴人从宁涛的身体上穿过,别说是与他说话,就连穿过他的身体的时候都没有停一下脚步。

  宁涛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天空。

  天空一轮红日高照,晴空万里。

  地上的房屋、人、马、骆驼都有影子,街道上到处都是影子。

  宁涛低头,转身,一眼地面,然后目瞪口呆。

  所有的人和动物、房屋都有影子,唯独他没有影子。

  宁涛忽然笑了:“我这样算什么,他们是一部5D电影,而我是在看电影吗?”

  这样的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可是他的心中还是免不了震撼和困惑同时存在的感受。

  就这样一种情况,怎么才能抓到丹灵?

  就算丹灵出现在他面前,也让他伸手抱住,他能抱住的恐怕也只是一团虚无的空气。

  寻祖丹的迷,狐姬几百年都没能解开,他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解开?

  两个衣衫褴褛的埃及男人从身边走过,一边说着话。

  “今天又有几个石匠死了,真可怜。”

  “如果没有食物,我们也会死,真不知道那座金字塔什么时候才能建成。”

  “多久?我估计还需要十多年吧,这才三年过去,我觉得我的儿子娶妻子的时候,它大概会建成。”

  “唉,但愿我们能活到那一天……”

  两个埃及人从两座黏土屋中间的巷道穿过去,不远处是一座沙山。绕着那座沙山有一条很明显的被踩踏出来的路,他们显然是要走那条路,然后绕过那座沙山。

  宁涛心中一动,盘腿坐在了街上,闭上了眼睛。

  在寻祖丹的过敏反应状态下元婴出窍,这事他在涅波娜的神庙中干过,还和涅波娜摔过跤,闹出过误会。也正是那一次,他才发现涅波娜是个“傻乎乎”的女鬼。

  有第一次,第二次便是轻车熟路了。

  他进,元婴出,下一秒钟他便出现在了那座高高的沙山上。

  虽然抓丹灵的事情一点进展都没有,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头绪,可既然进入了这个古埃及的过去时空,看看金字塔是怎么建成的也不错。

  关于埃及的金字塔是怎么建成的,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有的说是靠水的浮力,要知道这里是沙漠,哪里来的那么多水?又有人说是外星人建造的,可谁又见过真正的外星人?

  宁涛的元婴来到那座沙山上的时候,答案便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也就在那一瞬间,他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住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