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684章 对上暗号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那是一丝血气。

  这一丝血气隐藏得很深,可怎么能逃过天道医馆的主人的法眼?

  这一丝血气宁涛想到了一种妖界的存在——血妖。

  尼古拉斯康帝康帝与维特尔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虽然还没有调查清楚,可是这种关系是确定无疑的。维特尔家族控制欧洲长达几百年的时间,现在虽然退居幕后,可现在活跃在欧美的政党、国际大公司却都有它的身影,谁又能确定黑火公司的真正的主人不是它?

  如果维特尔家族掌握着能让活死人活下去的技术,那么这些人来到这里就能说得通了。

  “对了,血妖的诞生是先死后生,这些活死人不就是死人吗?如果将他们改造成血族,那维特尔家族等于是掌控了一支军队,而组成这些军队的是不同历史时期的精英!”宁涛的思维很活跃,也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你,在看什么?”费朗西夫开口问道,用的是英语,语气冷硬。

  宁涛报以微笑,收回了视线,拿着房卡上了楼。

  费朗西夫看着宁涛的背影,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宁涛没有回头,上了二楼,找到了房卡上的房间,开门走了进去,然后将房门反锁。他将渔具放下,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他进,元婴出。

  没人护法,元婴出窍有一定的风险。不过这里距离黑火公司的大本营上百公里,这个小镇又很单纯,他并没有发现有危险的人物出现,所以才敢在这里在无人护法的情况下元婴出窍。

  穿墙过壁,几秒钟之后宁涛又回到了旅馆的前堂。

  雄鹿正在为几个德国人办理入住的登记,几个的德国人只入住一个晚上。

  几个德国人拿到房卡之后用德语交谈了几句,可惜宁涛根本就听不懂。

  猎枪提着小桶往一道小门走去,一个金发青年叫住了他,用英语说道:“朋友,能给我们弄点吃的吗?”

  猎枪说道:“当然可以,请问你们需要点什么?”

  那个金发青年说道:“活的鱼就可以。”

  猎枪顿时愣了一下,他显然没弄明白为什么是“活的鱼”。

  金发青年说道:“把你手里的鱼给我们,我们自己拿去烹饪,谢谢。”

  “这……”猎枪有些问难的样子。

  雄鹿说道:“儿子,给他们吧,强尼先生把你给你就是让你处理,你可以放了那几条鱼,也可以给我们的客人当作食材。鱼,最大的价值就是进人的肚子,不是吗?哈哈。”

  他觉得他说了一句很有趣的话,他自己笑了,可几个德国人一脸严肃的表情,没有一个人露出哪怕一丝笑意。

  雄鹿尴尬地耸了一下肩,不说话了。

  猎枪将小桶递给了金发青年,并说道:“这些鱼给你们,不过不用付钱,如果你们要感谢的话就感谢强尼先生吧,就是刚刚上楼的那位,这些鱼是他钓的。”

  那个金发青年提着小桶转身就走,连句谢谢都没有,一副理所应该的样子。

  另外几个德国人也上了楼。

  猎枪嘟囔了一句:“一群刻板的德国人。”

  宁涛回到了二楼,背贴着走廊的墙壁。他等了十几秒钟的时间那几个德国人才上楼,他们每个人都有房卡,可是他们却只打开了一个房间,然后都进了那个房间。

  宁涛也跟着他们进了那个房间。

  费朗西夫坐在了房间里的沙发上,那个金发青年将那只装着几条鱼的小桶放在了茶几上。然后,他从小桶里挑出了一条最肥的鱼递给了费朗西夫。

  费朗西夫抓着那条鱼,那条鱼在他的手中不停地挣扎。

  宁涛心里一片奇怪:“他想干什么?”

  却就在宁涛这样想的时候,费朗西夫忽然张嘴将鱼头咬了下来。他的四颗切牙在那一瞬间明显变长和锋利,鱼的鲜血便顺着那四颗切牙流进他的身体。而那条鱼转瞬死去,身体干瘪,就像是被挂在甚至上晾晒了一个月的咸鱼干。

  那个金发全年又抓起一条鱼递到了费朗西夫的面前。

  费朗西夫说了一句话,那个金发青年迫不及待地一口咬住了鱼头。另外几个人也挤到小桶前抓鱼,那个十多岁的少年没有抢到鱼,冲他的同伴露出了尖锐锋利的切牙,似乎很愤怒。

  费朗西夫呵斥了一句,十多岁的少年立刻立正,单臂抬起,嘴里也说了一句话。

  可惜,听不懂德语,宁涛不知道这些人在说什么。他有些怀念白婧在他身边的日子,巫妖王精通很多外语,如果她在身边,她就能将这几个德国人的对话翻译给他听。

  几条鱼转眼就被消灭了。

  费朗西夫起身来到了窗户边,拉开窗帘,站在窗前眺望远方。

  宁涛来到了他的身边,看了一眼,然后顺着他的方向看去。

  那是湖心岛的方向。

  几艘快艇从湖面上往这边驶来,速度很快。

  费朗西夫忽然指着那几艘快艇说了一句话,情绪有些激动。他的几个追随者都来到了窗户前,看见了那几艘快艇,他们激动地讨论着什么。

  宁涛放弃了,离开了这个房间,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元婴进,他出。

  宁涛睁开了眼睛,皱着眉头,神色凝重。他虽然听不懂几个德国人说了什么,可看到他们露出尖牙进食,不仅吸掉了鱼的鲜血,还有水分和生命精华。他已经可以确定这些活死人之所以还活着,肯定与维特尔家族有关。

  “维特尔家族和尼古拉斯康帝究竟在搞什么阴谋?”宁涛的心里想着,他下了床,来到了窗户边,伸手将窗帘撩开一条缝。视线里,那几艘快艇已经进了港口。

  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港口上,高挑的身材,金色的波浪卷发,一张脸精致漂亮,贵气逼人。

  宁涛的视线微微滞了一下,这个女人是左蓓拉。

  左蓓拉的视线也移到了这个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带着人往这边走来。

  宁涛松开了窗帘,心里暗暗地道:“她是来接这几个德国人去湖心小岛,还是另有目的?”

  他四看了一下,然后来到了房间里的冰箱前,将放在冰箱上的一瓶威士忌酒拿了下来,拧开瓶塞,咕隆咕隆往肚子里灌了半瓶酒。他将剩下的半瓶酒摆在了床头柜上,随后又躺在了床上。

  没过多久,走廊里便传来了脚步声,还有说话的声音。

  “我们旅馆还有很多房间,你们要多少房间?”这是猎枪的声音。

  “你们酒店都住了些什么人?”这是左蓓拉的声音。

  猎枪说道:“现在是淡季,来这里的人喜欢住在游艇上,不过今天我们这里住了几个德国人,还有强尼,一个喜欢钓鱼却不喜欢吃鱼的黑人青年。”

  “还有什么人?”左蓓拉的声音。

  “没有别人了。”猎枪的声音。

  脚步声忽然停顿,然后是左蓓拉的声音:“你说的那个强尼,他住在哪个房间。”

  “就在我身边的房间里。”猎枪说。

  “他要住多久?”

  “一个月,怎么,你认识他吗?”猎枪的声音里带着好奇的味道。

  “我不认识他,我只是想了解一下还有什么人住在这里。好了,你们这里的房间我全包了,包一个月。不要再接受别的客人,除非是我允许或者是我带来的客人。”左蓓拉的声音。

  “好的,这没问题。”猎枪很高兴。

  “行了,你走吧。”

  “好的,有什么需要就叫我,我就在下面。”猎枪转身离开。

  这些对话宁涛听得清清楚楚,包括猎枪下楼的脚步声他都能听见。就在猎枪下楼的时候,脚步声往他的门口过来。

  咚咚。

  有人敲门。

  宁涛没有回应,鼻孔里还带了点轻轻的鼾声。

  咔!

  反锁的房门被打开了,开们的是一个黑火公司的佣兵,他的手中拿着一只卡片。那张卡片显然不是房卡,可是只要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却可以用它打开几乎所有酒店的门锁。

  几个人走进了宁涛的房间,为首的一个正是左蓓拉。

  看到躺在床上浑身酒气的黑人青年,左蓓拉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

  “左蓓拉小姐,要杀了他吗?”一个佣兵问道。

  左蓓拉看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半瓶威士忌,然后说道:“不用,他会成为很好的食物,留着他比杀了他更有用。我们走吧,去看看那几个德国人。”

  说完,她转身离开。

  几个黑火公司的佣兵也跟着他离开了。

  房门重新被关上,声音很轻。

  就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间,宁涛的元婴离开他的身体,悄无声息地来到了门口,然后慢慢地侵入门板,一点点地“挤”过去。

  左蓓拉最厉害不是她的实力,而是她的身份。上次在北都,她带着一群西方媒体的记者来给他施加压力,他当着她的面“鬼上身”一个记者她都没有发现。所以,他才会这样的底气元婴出窍,跟踪窃密。

  对面的房门打开了,出来开门的还是那个金发青年,他看了站在门的左蓓拉和几个黑火公司的佣兵一眼,然后用英语说道:“列林格勒。”

  左蓓拉说道:“冯莱布。”

  金发青年点了一下头,然后他让开了进门的路。

  左蓓拉带着她的人走进了房间。

  列林格勒,那是二战期间最惨烈的战争,甚至可以说是元首制下的德国战败的转折点。为元首指挥列林格勒围城战的正是二战时期德国的6军系统之中最厉害的一员大将,他的名字就叫冯莱布。

  这显然是对上暗号了。

  这些二战亡魂的附身者来到这里,果然是与维特尔家族与黑火公司有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