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249章 法器,姨妈巾?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9-06-19 03:18:46 源网站:2K小说fpzw
  “有光!到头了,我们真的找到出口了!”涂文锦激动的往前跑去。

  呼——

  一个破空的声音里,一团黑影呼啸而来!

  宁涛一掌将涂文锦推开,一块石头就在那个时候炮弹一般击中了他的胸膛。灵力气囊保护之下,他的身体离地飞起,飞出十几米远才坠落在地上。

  那只手电筒也被劲气震碎,地道里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唐子娴猛的趴在地上。

  嗖嗖嗖!

  一块块石头呼啸而来,砸得石壁咚咚之响。

  “宁医生?”涂文锦叫了一声。

  宁涛没应,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其实除了一点疼痛屁事没有,可他很好奇也很想知道唐子娴在觉得他死了的情况下会是什么反应?

  “宁医生?”涂文锦怕得要死,声音颤得厉害,“你、你别死啊,你要是死了,我们可都得死在这里了……我就不该来这个鬼地方!”

  很奇怪,趴在地上的唐子娴什么都没说,还是保持着那份天塌下来也与我无关的平静。

  宁涛悄然唤醒了眼睛的望术状态,地道里虽然一片黑暗,可在他的眼里唐子娴和涂文锦就像是两只会发光的灯笼。他不仅将两人的面部表情看得清清楚楚,他甚至还看见了一颗巨大大的毛茸茸的脑袋在洞口窥探。

  那是一个神农架野人,它不敢进来,黑火公司的武装人员将它们杀胆寒了,它和它的同伴显然害怕地道里的三个人也有那种厉害的枪械武器。

  宁涛确实有枪,而且是威力巨大的精炼驳壳枪,只是一直藏着没有使用而已。

  “吼吼!”那个在洞口窥探的神农架野人发出了声音。

  “吼吼……呜噜噜……”地道外面也有神农架野人的声音。

  它们似乎在交谈什么。

  宁涛一点都不紧张,可趴在地上的唐子娴却已经沉不住气了,她向宁涛这边爬了过来。

  宁涛心里暗暗地道:“她想干什么?她爬过来是想检查我死了没有吗?”想到这里,他干脆屏蔽了呼吸,就连心跳也控制到了几乎感觉不到的程度。这不过是一个灵力运用的小窍门而已,装死这种事情对他这个修真医生来说毫无难度。

  唐子娴很快就爬到了宁涛的身边,她将左手的手腕移到了宁涛的面颊之上,但并没有触碰宁涛。她的手腕上戴着一只多功能运动表,她在表壳一侧轻轻按了一下,表盘顿时发出了一片蓝色的荧光。

  那光虽然微弱,可是在黑暗的环境里一点点光亮也会显得很明亮。在蓝色荧光的照耀下,宁涛的脸清晰的呈现在了她的眼前,他的脸上和身上满是血污,胸部也静止不动,看样子好像是死了。

  唐子娴伸手摸了一下宁涛的颈动脉,似乎是确定了他的死亡,然后她冷哼了一声,“哼!我以为你是多么厉害的一个角色,没想到你也不过如此,而且运气如此不堪。”

  宁涛双目圆睁,死不瞑目的样子。那么多武装人员没把他打死,却被神农架野人一石头砸死,这运气确实很糟糕。

  “真的是你干掉了老祖宗?我不相信。”唐子娴又说了一句。

  宁涛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唐天人。唐子娴虽然没提说“老祖宗”是谁,可他的直觉却告诉他,她说的就是唐天人。

  嗖嗖嗖!

  又有石头从洞口飞进来,撞击洞壁发出沉闷的响声,稍一不慎就会被石头砸死。

  唐子娴侧躺在宁涛的身边,一只手伸进了裤头。

  宁涛心中一片好奇,暗暗地道:“她的裤子里藏着什么?法器?”

  唐子娴的手从裤头里抽出了一张条形的纸来,那形状让宁涛想到了女人的姨妈巾,可是再一观察他就惊呆了。那张条形的纸不是普通的纸张,而是用灵材打浆做成的灵纸,而且之上画上了好些符文——它竟然是一张法符!

  在宁涛的认知里,法符一般是修真者和妖带在身上的重要道具,有些法符是攻击性的法符,有些法符是防御性的法符,有些法符是封印性质的法符,却从来没有见过当成姨妈巾来用的法符!

  那张法符上散发出一点点奇怪的味道,那味道带着刺激性,能让男人兴奋。

  看着唐子娴手中的法符,闻着那奇怪而神秘的味道,宁涛忽然觉得他的修真观完全被颠覆了,心里也是一片乱糟糟的感受。

  却就在这个时候,唐子娴的口中冒出了一串呢喃的声音,“叭咪哆嗡,阴谷镇灵符,去!”

  念完符咒,唐子娴随手将法符往空中一抛,那张法符在空中一荡,轰一下燃烧了起来,冒出幽幽绿火。与此同时,一丝丝的绿气从唐子娴的身体之中抽离了出去,投入到火焰之中。

  噼噼啪啪……

  唐子娴的身体里传出了一串筋骨活动声音,她的身体和脸经历着匪夷所思的变化!

  之前的她身材中上,容貌也只算是中上,可一转眼她的腿更长了,腰更细了,胸的尺寸也明显增加了不少,甚至是脸蛋也变得更漂亮了。变化之后的她就算是站在青追和白婧那样的绝色妖精面前也不输姿色,整个人的气质也明显变得高贵大气,有灵性。

  这才是真正的唐子娴,也或许唐子娴这个名字也是假的。

  可对于宁涛来说最重要的变化不是她突然变得更漂亮了,而是她的先天气场蜕变成了修真者的先天气场,灵气充沛,她身有灵力,而且很强大!

  那张法符转瞬间便燃烧殆尽,却连灰烬都没有留下一片。它是一张封印法符,封印了唐子娴作为修真者的一切。难怪面对枪林弹雨的时候她都能保持镇定,毫无畏惧,因为在她的眼里,那些黑火公司的武装人员都是渣渣!甚至是神农架的野人她也不放在眼里,她之所以示弱,为的就是演戏给宁涛看!

  可是,宁涛也在演戏给她看。

  唐子娴的视线再次落在了宁涛的身上,却就是这恢复修真者身份之后的一眼,她的神色顿时一变,突然一掌拍向了宁涛的天灵盖。

  宁涛装死能骗过被法符封印的唐子娴,却不能骗过解除封印的修真者唐子娴。

  宁涛早有准备,右手一抬,日食之刃便迎向了唐子娴的手腕。

  唐子娴缩手,另一只手突然出动,一拳轰在了宁涛的腰上。

  宁涛的右腿也在那一瞬间踢在了唐子娴的小腹上。

  沉闷的击打声里,唐子娴和宁涛的身体都在对方的灵力冲击下,贴着地面滑了出去。唐子娴却只是平滑了一个身位,而宁涛却是贴着地面滑了好几米远。

  论修为,唐子娴显然更强。宁涛也不可能唐子娴的修为更强,因为他成为修真者的时间不过数月而已,比起那些动辄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俢练的正牌修真者,他那点俢练的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可宁涛这个修真者却不是普通的修真者,他是天生的善恶中间人。他俢练根本就不需要灵气,一只善恶鼎就能解决灵气的问题。而且,他练就了随便挨,身有灵力气囊护体,这样的打击根本就不算什么。

  唐子娴从地上一跃而起,怒道:“你竟然装死!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阴险不要脸的修真者!”

  宁涛从地上爬了起来,揶揄道:“我阴险不要脸?你不也在装吗?我是堂堂正正的装,你却是藏在裤裆里装,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这句话顿时把唐子娴刺激到了,她猛一挥手,一片寒芒顿时飞向了宁涛。

  唐门毒针!

  宁涛左手一探,不可破扇便从腰间到了他的左手之中,那扇子哗啦一下弹开,一股风扇出,那一片飞向他的毒针顿时改变了方向。

  叮叮叮!

  宁涛身侧的石壁上溅起一团火星。

  她究竟是不是唐门的人,这些毒针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你是来给唐天人报仇的吗?唐天风是你什么人?”宁涛的声音转冷,说话的时候他将日食之刃插进了大腿外侧的帆布刀鞘之中,反手从腰后抽出了精炼驳壳枪。

  既然是敌人,那就没有必要客气了,更不需要留后手。

  却不等宁涛将枪口抬起对准唐子娴,一团黑影便飞了过来,转瞬就到了他的面门!

  宁涛一扇子扫了上去,那东西又倒飞了回去。也就是这一扫,他的头皮都麻了一下——那是一颗手雷!

  唐子娴的双脚在地上一点,嗖一下往地道出口飞掠过去。也就在那个过程中,她探手一把抓住了涂文锦的腰带,提着一只枕头似的将涂文锦也带了出去。

  有那么一秒钟的时间里宁涛想追,可那颗手雷就在前面。这个念头闪过,他猛的往后扑倒。

  轰隆!

  剧烈的爆炸声里,岩石迸飞,岩石的碎片弹片一样飞射。

  爆炸的气浪还没有完全消失,宁涛便从地上一跃而起,几步冲刺,嗖一下从地道之中冲了出去。

  山洞外面黑黢黢的,可在宁涛的眼里却有好多“灯笼”,十几个神农架野人受到爆炸的惊吓,撒腿往阴月城的方向跑去。还有两只“小灯笼”,正往地道左侧快速移动,显然是唐子娴和涂文锦。而在地道右侧还有六只“小灯笼”,正是那些从悬崖上下来的黑火公司的武装人员。

  六个黑火公司的武装人员本来是想往阴月城的方向走的,这边的爆炸声将他们吸引了过来。他们用战术手电照明,移动的速度很快。

  一道雪亮的光束照到了刚刚从地道里冲出来的宁涛的身上。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冰冷的笑意。

  之前,他是顾及到人质的安危,束手束脚。

  现在,他的身上没有任何枷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