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233章 披上虎皮好威风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1 10:17:25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这个突然的情况让宁涛有点犯懵,解剖室里就只有他和徐欣荣,还有周樱的尸体,这几个警察持枪闯进来,还大吼一声别动是个什么意思?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徐欣荣,徐欣荣的一只手还在翻周樱的胃,这个动作就在那个警察一声大吼之后僵停了下来。

  “呕!”冲在最前面的警察的胃里突然一阵翻涌,他慌忙转过了身去,伸手捂住了嘴巴。

  另外几个警察其实也想转过身去,或者闭上眼睛,可是都这么干的话,那谁来干活?

  一个警察强忍着想吐的难受的感觉,凶巴巴地道:“谁是宁涛?”

  宁涛说道:“我是宁涛,什么事?”

  徐欣荣这才回过神来,“你们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进来干什么?胡……”没有说出口的字应该是一个“闹”字,面对几个持枪的警察,她硬生生的把那个字给吞回去了。

  那个警察厉声说道:“我们接到线报,说是昨晚有人看见遇害的女学生跟一个叫宁涛的人走了,再也没有回来。”他用凶悍的眼神瞪着宁涛,“你就是宁涛,跟我们走一趟吧!”

  宁涛说道:“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是一个医生,我不认识死者。”

  “管你认识不认识,先跟我们走一趟!”那个警察呵斥道:“举起手!走过来!”

  宁涛没动,淡淡地道:“谁提供的这个所谓的线报?你让他过来,我和他当面对质。”

  “废话!”一个警察斥了一句,掏出手铐就向宁涛走来。

  虽然没人回答他究竟是谁提供的这个所谓的线报,宁涛却想到了几张熟面孔,杨海、梁婷和田梦娇,眼前发生的事绝对于那三个家伙有关。

  那个变态的杀手已经杀了六个人了,山城的警察系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可以说每个警察的神经都是绷紧的,突然接到可以破案的线索,肯定会采取行动。对于杨海、田梦娇或者梁婷来说,在这个时候坑他一把,就算不能真将他坑进监狱,恶心他一把也是很惬意的事情。

  咔嚓!

  那个警察将宁涛的右手拷上了,然后去抓宁涛的左手。

  宁涛没有反抗,只是平静的说道:“你们几个是想立功吧?接到这样的线报也不确认一下就抓人,还给我戴手铐,我跟你说,你戴手铐容易,取手铐就难了。”

  咔嚓!

  那个警察将宁涛的左手也拷上了,然后一把抓住宁涛的衣领,使劲往门口的方向一扯。

  嘶啦!

  宁涛纹丝不动,可他身上的衣服却被撕破了。

  “你竟然敢反抗!”那个警察恼羞成怒,扬起手就准备往宁涛的脸上抽去。

  却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一个声音,“住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几个警察慌忙回头,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门口,怒气冲冲的胡寄鲁。

  胡寄鲁大步走了进来,“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一连几个“你们干什么”劈头盖脸的从他的嘴里出来,几个警察有点懵了。给宁涛戴上手铐的那个警察硬着头皮说道:“胡市长,我们接到线报说有个叫宁涛的人就是凶手,混进解剖室破坏证据,情况紧急,所以我们来不及上报就赶过来了。”

  “胡闹!”胡寄鲁怒容满面,“他是宁医生,我的朋友,也是你们吴督察的朋友,你们不调查一下就抓人,还个宁医生戴上了手铐,谁给你们的权利!”

  一听这话,几个警察彻底懵了。

  “你还站着干什么?”胡寄鲁怒道:“还不把手铐给我打开!”

  那个给宁涛戴上手铐的人慌忙掏出钥匙要给宁涛解开手铐,嘴里不断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宁涛却将带着手铐的手放到了身体一侧,“我刚才说了,这手铐戴上容易,取下来难。”

  那个警察一脸苦瓜表情,“宁医生,我这不是给你道歉了吗?对不起,对不起。”

  宁涛说道:“你把我的衣服都撕烂了,一句对不起就行了?”

  “我……我给你买新的还不行吗?”那个警察别提有多后悔了。

  宁涛说道:“我这衣服是限量版的,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设计,放样裁剪,价值几十万。”

  “你……”那个警察真想说你怎么不去抢啊,可这话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他求助的看向了胡寄鲁,那眼神就像是一个犯了错在老师面前祈求原谅的孩子。

  胡寄鲁冷冰冰地道:“你自己冒失闯的货,你自己解决。”

  那个警察眼巴巴的看着宁涛。

  宁涛说道:“我不要你道歉,我也不要你赔衣服,我只想知道是谁举报的,你告诉我是举报我的,这事就算过去了。”

  “这……”那个警察硬着头皮说道:“这不符合规定啊,国家法律规定,不能泄露举报人的信息。”

  宁涛说道:“规定?那规定是保护真正的线人,你拿来保护一个诬陷我的假线人是什么意思?你和他认识吗?我告诉你,这事不可能凭你一句道歉的话就算了,我蒙受不白之冤,万一他诬陷成功,我成了连环杀手,我不得枪毙啊?我要知道是谁举报的,我要告他诬陷罪!”

  几个警察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

  宁涛补了一句,“还有一件事我没告诉你们,我是国家特殊事务局的外聘人员,有工资领的,你们打个电话就可以核实。你们不告诉我那个举报者的身份也可以,我就戴着手铐去北都找我领导给我解开。”

  这话一出口胡寄鲁也紧张了,“宁医生,你……你居然是……我怎么不知道?”

  宁涛说道:“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局里有规定,我也不能违反纪律。如果不是遇上眼前这种特殊情况,我也不会说。既然他们不愿意说出那个举报者的身份,我就自己去北都找我们领导了。”

  江好就是他的领导。

  可是,那什么特殊事务局的大门往南开还是往北开,他都是不知道的。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披上这张虎皮。他为特殊事务局找到了寻祖丹的丹方,可以说是大功一件,使用一下这个身份解决一下问题也就无可厚非了。虽然,他从来没有将自己当成是什么特殊事务局的一员。

  胡寄鲁的视线移到那个给宁涛戴上手铐的警察身上,那眼神犹如秋风扫落叶一般严厉。

  那个警察终于说了出来,“是两个女生,没说名字,她们说昨晚看见你和死者周樱在一起,然后周樱就没有回来。她们还说,还说……”

  胡寄鲁说道:“你倒是说啊,还说了什么?”

  那个警察说道:“她们还说宁医生一直就有变态心理,曾经尾随过她们,而且有暴力倾向。”

  “那两个女生的心怎么这么坏?查!一定要把那两个女生给我查出来!”胡寄鲁怒了。

  宁涛说道:“不用查了,我知道是谁,一个叫田梦娇,一个叫梁婷。你们去把她们叫过来,我要和她们当面对质。对了,这件事里面肯定还有一个叫杨海的参与其中,你们把他也叫过来吧。不过不要说已经排除了我的嫌疑人身份,就说已经抓到我了,让她们指认一下。”

  “好的好的,我们马上去。”那个警察转身就走。就他此刻的感受及愿望,他恨不得给那两个小贱人一人一耳光!

  胡寄鲁说道:“你给我回来,把宁医生的手铐打开!”

  那个警察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慌忙倒转回来给宁涛解开了手铐,一边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宁涛说道:“不用再道歉了,我知道你们是破案心切,所以被人利用了,这没什么,你们把诬陷我的人带过来,找一个可以让他们指认我的房间就行了。”

  那个警察微微愣了一下,他显然不明白宁涛为什么还要像嫌犯一样被指认。

  宁涛淡然一笑,“该走什么程序就走什么程序,规矩不能乱。”

  那个警察点了一下头,带着人离开了。

  胡寄鲁说道:“宁医生,你怎么还让她们指认你?”

  宁涛说道:“我想看看她们究竟有多坏,胡市长,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按你说的来,该走什么程序就走什么程序,规矩不能乱。”胡寄鲁赔了一个笑脸,可笑容里带着冷意。不过那一丝冷意显然不是针对宁涛的,是另有其人。

  宁涛转移了话题,“胡市长,找到地方了吗?趁着他们去找人的时间,我顺便把手术给你做了。”

  胡寄鲁说道:“找到了,就在下一层,学校用来给学生授课的手术室。”

  宁涛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徐欣荣凑了过来,小声地道:“宁涛,你要在那个手术室给胡市长动手术?”

  宁涛点了一下头。

  “你这不是乱来吗?那个手术室只是用来授课的手术室,不具备手术的条件,还有……你都还没有实习过,你敢动手术啊?”徐欣荣很担忧的样子,却又怕胡寄鲁听见,所以声音很小。

  宁涛笑着说道:“徐老师,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你先忙你的吧,我待会儿再过来。”

  徐欣荣还想说什么,可是宁涛却已经提着他的小药箱走了。

  宁涛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停尸床上的周樱,心里暗暗地道:“我没法让你重返人间,可我会给你一个公道。”

  周樱没有回应,她听不见这世间的任何声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