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702章 特殊的礼物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夕阳已经沉入西边的地平线,天还没有黑,山谷里的光线却提前昏暗了。

  黑夜就要来临了。

  一行四人从后院出来,顺着那条从村子里穿过的河往瀑布的方向走去,路边的树林和草地里传来啾啾虫鸣,还有河水潺潺流动的声音,能让人心神安宁。

  宁涛心里很好奇阴人杰给他准备了一份什么样的礼物,居然不是放在屋里的,要来这么偏僻的地方。不过他也没有问,只是领着软天音跟着阴家父子俩走。

  软天音明显有点紧张,一双美目东瞅西瞅,一只手也紧紧抓着挂在肩头上的法器枪械的枪柄,标准的临战状态。

  宁涛凑到了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不用紧张,有我呢。”

  似乎是热气卷到了耳朵里,软天音的耳根红了,她点了一下头,不过跟着又补了一句:“我要保护你。”

  宁涛笑了笑,心里涌起一片暖暖的感动。他当然不需要她保护,他保护她还差不多,可面对这样一份真心真情,他又不是铁石心肠之人,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她的好?

  又走了一段路,眼前的视野豁然打开,那瀑布从山峰上奔流下来,层层叠叠,溅起水花无数。瀑布脚下有两间日式草庐,简简单单,却给人一种干净和精致的印象。

  一个老人坐在潭池旁边钓鱼,浑然未决身后来了人。

  宁涛心中一动,唤醒了眼睛的望术状态。这一看顿时吓了一跳,那老人看上去平平常常,甚至给人一种慈祥平和的感觉,可从他的先天气场之中散发出来的恶气却是漆黑一团,如乌云一样笼罩在他的头顶之上。

  这样多的恶气,就连唐天人、白圣和单翼那样的恶魁也要逊色得多!

  这老人是谁?

  宁涛从来没见过,可这一眼诊断,他的心里已经动了杀机,恨不得立刻宰了这个老头。

  他有这样的冲动很正常,他是天生的善恶中间人,遇善则善,遇恶则恶。遇到这样的罪孽如山的恶人,他会有一种恶的反应。相反,他要是遇上那些特别善良的人,他的心会变得很柔软,很善良。

  阴人杰停下了脚步,开口说道:“宁道友,那个老人就是我要送给你的礼物。”

  宁涛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其实走了这一段路,来到这里突然看见一个罪孽如山的老人,他的心中已经有了预料。所以,当阴人杰说出来的时候他并不感到意外。

  “他是……侵华日军?”宁涛问了一句。

  阴寻说道:“宁道友果然是很聪明的人,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叫平野光敏,是侵华日军128师团91旅的旅长。他在华国犯下了滔天的罪行,死在他手上的华人不知道有多少。他是少数几个逃过审判的战犯,几年已经92岁了。他此前一直隐居在北海道的一个小岛上,我们找到了他,将他安顿了在了这里,今日作为礼物送给宁道友。”

  阴家送出这样一份礼物,这说明阴家的人对他和天道医馆的情况有一定的了解,知道他有诊金的需求,不然怎么会送这样一份特殊的礼物?

  “宁道友,喜欢这样一份礼物吗?”阴人杰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区区薄礼,还请笑纳。”

  宁涛淡淡地道:“你们还真是费了心思啊,给我准备了这样一份礼物。我要是收了那么的礼,是不是就要把开山锄给你们?”

  阴人杰笑而不语。

  阴寻开口说道:“舍得舍得,没有舍哪有得。宁道友,你拿着开山锄也没用,不如把它给我们,将来仙子要是回来,我们会向仙子说明。如果将来你渡劫成功去仙界,我们自然将开山锄奉还,方便宁道友带着开山锄去找仙子。”

  这话说得泼水不进,面面俱到。如果阴月仙子回来,那开山锄本来就是她的法器,宁涛还能要回去不成?如果宁涛渡劫成仙,来阴家要开山锄,阴家还敢说个不字? 可灵古时代之后,上天之路已断,谁能成仙?

  总之,无论是哪一种结果对阴家都是有利的,只要宁涛把开山锄交出来他就拿不回去了。

  “宁道友,你在想什么?”阴人杰试探道。

  宁涛说道:“我能去和他谈谈吗?”

  阴寻与阴人杰对视了一眼。

  阴人杰说道:“他在华国待了八年,懂汉语,回国之后也一直在研究华国文化,你可以用汉语跟他交流。”

  “天音,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过去和他聊聊。”宁涛说。

  “嗯。”软天音应了一声。

  宁涛向平野光敏走去,直到他来到平野光敏的身边,平野光敏才移目过来看了他一眼。

  平野光敏冲宁涛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微微点头,然后又移目去看浮在水里的鱼漂。

  日本人就是这样,特别讲礼,看上去也特别和气。可那只是他们的习惯,就像熊猫喜欢吃竹子一样。现在的人只看得见熊猫的可爱,又有多少人知道它其实也吃肉,又有多少人知道它的另一个名字叫食铁兽?

  野兽就是野兽,吃饱的时候会很和平,可一旦饥饿的时候就会露出爪牙,嗜血吃肉!

  宁涛在平野光敏的身边坐了下来,看着水里的鱼漂,然后又看了一眼放在水边的鱼篓。

  那鱼篓是空的,连一条鱼都没有。

  这时平野光敏开口说道:“他们告诉我有一个来自华国的客人要见我,是你吗?”

  他说的是汉语,非常标准。

  宁涛点了一下头:“我就是那个客人,我见你的鱼篓是空的,这潭里的鱼很难钓吗?”

  平野光敏将鱼竿提了起来,鱼漂之下的鱼线上没有鱼钩。他将鱼线拉了回来,从身边的饵料盒子里抓起一团饵料揉在鱼线上,然后又小心翼翼地将鱼线放进了潭池里。

  这就是他为什么掉不到鱼的原因。

  宁涛笑了笑:“老先生你这样是喂鱼,不是钓鱼,为什么这样做?”

  平野光敏说道:“我是一个有罪之人,年轻的时候犯下了很多罪孽。我的一生经历了许多,往事不堪回首。我现在信佛,不杀生,我吃长素已经十年了。”

  “那老先生你觉得你身上的罪孽减轻了吗?”宁涛问。

  平野光敏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佛说人皆有佛性,作恶之人弃恶从善,即可成佛。我的人生有一段黑暗的时光,那是一个大时代,我无法逃避。不过现在我的内心一片平静,我不再伤害任何人,任何生灵,我潜心修佛,我现在很快乐。”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冰冷的笑意:“老先生的汉文化学得很好,我也能从老先生的身上感受到你的平静和快乐。”

  平野光敏又将鱼线拉了回来,上鱼饵,放进潭池里。然后,他对宁涛微笑:“我很喜欢汉文化,我特别喜欢《论语》之中的一句话,那就是‘朝闻道,夕死可矣’。我追求真理的时间虽然很晚,可哪怕是早晨明白了真理,晚上就死去,那也是值得的,也不算迟。我的情况就是这样,我明白这个道理的时间很晚,可我觉得我很幸运,我也很满足,满足就是最大的快乐。年轻人,你说说得对吗?”

  宁涛淡淡地道:“你说得没错,道理也是这个道理。无论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还是朝闻道夕死可矣,那都是几千年文化凝聚出来的真理,谁也不能说它没有道理。不过我心中很困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老先生,不知道老先生愿意不愿意回答我?”

  平野光敏面带微笑:“呃,你说吧,是什么问题?”

  宁涛说道:“老先生这边倒是平静了,满足了,也得到了快乐,我想问的是,那些被你杀死的人,被你迫害而痛苦一生的人,他们又怎么办?”

  平野光敏脸上的微笑顿时僵了一下,然后慢慢消失了。

  宁涛接着说道:“我举个例子,你肯定干过不少这样的事。比如说你带着你的日本兵冲进一个华国人的村庄,可是你又不能占领它,你担心这个村庄会为华国军队提供帮助,你甚至怀疑他们中有人就是华国军人,所以你下令杀光那个村庄的人。于是你的士兵开始杀人,一个又一个,老人、孩子、女人还有面黄肌瘦的男人……”

  平野光敏的嘴唇颤动着,似乎想要说什么,可却没有声音从他的嘴里出来。

  宁涛接着说了下去:“那些手无寸铁,甚至连枪长什么样都没见过的老实巴交的村民,他们给你们下跪,哭着求饶,可你有给他们机会吗?你的士兵用刺刀挑开孕妇的肚子,侮辱华国女人的时候,你有给那些女人机会吗?你用你的武士.刀砍过多少女人、孩子或者老人的头,向你的部下展示和炫耀你的刀法?你兽性大发的时候,你又强.奸过多少女人,其中被你强.奸之后还杀死的女人或者未成年的孩子又有多少?她们哭着求饶的时候,你有给她们机会吗?”

  “够了!”平野光敏愤怒地道。

  宁涛笑了笑:“你说佛说只要放下屠刀就可以成佛,每个人都有追求真理的机会,现在看来你的确是放下屠刀了,心中有佛,你也明白了真理,得到了快乐,那些被你杀了的人,因为你失去亲人而痛苦一生的人,又有谁给他们机会?”

  “你、你究竟是谁!” 平野光敏已经无法再保持刚才那种“心中有佛”的平和的状态了。

  宁涛淡然一笑:“天道代言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