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709章 爱的奉献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我不走!”软天音哭了,伤心得就像是一个孩子,“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待着?你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好起来?”

  宁涛非但没有解释,反而怒吼道:“我让你走啊,不要再跟着我了!我不是你的主公!”

  说这样的话,他的心在痛。

  可是,他必须让她离开他,他担心他再次控制不了自己的时候,他会对她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软天音的眼泪流得更急了,她把宁涛是为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她甚至不要名分也要跟他在一起。现在宁涛对她说这样的话,她怎么能不伤心?这样的话,其实比用刀子刺她的心还要让她疼痛!

  可是,即便是宁涛这样对她,她也没有离开,她哭着说道:“我不走,除非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我走,否则你就是打死我也不走!”

  宁涛的眼眸中忽然浮现出一丝黑芒,他一把掐住了软天音的脖颈,恶狠狠地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唔……”

  这次的掐颈子其实是吓唬她,要逼她走,所以没用多大力气。可是正是因为他“手软”,软天音不退反进,一头撞进了他的怀里,一张樱唇也就在那一瞬间凑到了他的嘴唇上,堵住了他的嘴。

  有时候女人勇敢起来的时候真没男人什么事。

  柔软……

  难以形容的柔软感觉,那份女人特有的温柔在蚌家妖精的身上体现到了极致,她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柔软,就算是钢铁也能软化,更何况只是装出来的铁石心肠?

  就在那软软的东西冲开他的牙关的时候,他身上的戾气、仇恨等等负面的东西就像是腐烂的木材遇到了火一样,燃烧了起来,他那颗冰冷的心也得到了温暖,快速融化。

  男人是钢,女人是水,阴阳交融才会否极泰来,才会生生不息。

  没有任何征兆,欲望就像是火一样燃烧了起来,两个人纠缠在了一起。

  这一次宁涛没有念经,也没有制止蚌家妖精的一连串的主动的行为。事实上,开始他是被动的,后来就变成了主动……

  有些事儿你想它发生,它偏偏不成。好事多磨,磨着磨着它就成了。

  这是一个无比奇妙的过程,犹如在梦境之中,千言万语都描述不清。直到一切都平静下来,宁涛感觉才从梦中醒过来。

  这海底黑暗,可天宝法衣所撑起的辟水空间里始终都有一片莹莹清光,就像是雾中的明月,那光柔和,充满了梦幻一般的色彩。

  那是蚌家妖精的本命珍珠。

  以前宁涛从来没有见过,这一次不但见到了,而且……

  不可说。

  她就在他的怀里,软绵绵的,就像是没有骨头。可她又是坚强的,能承受狂风暴雨。也正是她用她特有的温柔,还有爱化解了他身上的戾气,清除了他身体之中的那些毒素一般的黑化因子。虽然只是一部分,可是他的感觉已经好多了,至少现在已经能控制住那可怕的情绪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次其实是软天音救了他。

  如果刚才软天音走了,他无法控制自己的黑化状态,抛开他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情不说,诊金肯定是没法赚了。没法赚诊金,也就没有善念功德纠正天道医馆的黑化,这无疑是一个恶循环,最终的结局就是一个死字。而且时间不会很长,这个月之后的下个月,天道医馆收租之日便是他的末日。

  幸好有天音,幸好有她的深情与不弃,幸好有她的温柔与包容,幸好有她的所有的好。

  可越是她这么好,宁涛就觉得对不起她,心中满是愧疚与亏欠。

  “那个……天音……”宁涛吞吞吐吐,“对不起,我……控制不住……”

  软天音的声音软绵绵的,有着无尽的温柔:“你是指太快了吗?”

  宁涛:“……”

  “没有关系的,我觉得还可以,只是有点儿……”犹豫又犹豫,好半响她才咬着樱唇说出来,“疼。”

  这软绵绵的声音,这含羞的表情,这蜜一样的柔情,这就是一把烧柴的火啊。

  宁涛的身体里又燃起了一团炭火,口干舌燥,他赶紧念道:“我在胎中息,听闻大道音。”

  当!

  神钟敲响,大道之音跌宕。

  那暗自燃烧的炭火被浇灭了。

  “主公,你没事念经干什么?”软天音眨巴着眼睛看着宁涛,秋水般的眸子里满是好奇的神光。

  宁涛说道:“我怕……伤害你。”

  “我愿意。”她说。

  宁涛差点又要念经了,他跟着转移了话题:“之前你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现在告诉你。我收了平野光敏的恶念罪孽,多达两万多点,天道医馆中的善恶鼎里聚集了大量的恶气,它会让我变得凶残可怕,我甚至没法控制我自己,连你也要伤害,所以我才让你走。”

  “我怎么会离开你?我就是死也不会离开你。”她说。

  宁涛心中一片感慨:“幸好你留下来了,不然这一次我恐怕过不了这一劫。”

  “我对你很有用吗?”

  “嗯,无法替代,你是独一无二的。”宁涛说,这不是刻意的赞美,而是心中所感,实实在在的大实话。

  事实上,就刚才的情况,就算是三个妻子在这里,经历同样的事情那也没法帮助到他。因为,只有她的身上有净化因子,还有她的本命珍珠也有着独一无二的安神镇魂净化身心的天生法力。

  “咯咯咯……”软天音开心的笑了,每次宁涛表扬她,她都会很开心。宁涛的身边有一大群妖精,个个都能打能杀,尤其是青追和白婧,一个是蛟龙,一个即将成为蛟龙,那可是强大至极的存在,而她偏偏是一个连架都不会打的软绵绵的蚌精,所以她很自卑,渴望着自己变得有用,宁涛这样夸奖她,她当然开心得很。

  这银铃一般的笑声,还有她那明媚纯真的笑容,这些都让宁涛感到高兴,可也有一丝头疼的感觉。

  他这边倒是解决了两个问题,可是上了人家的车怎么能不买票?而且纸是包不住火的,一旦江好、青追、白婧出关,他该怎么跟她们说?青追、白婧和江好又会怎么想怎么看他?

  老娘闭个关你就在外面瞎搞,天生床本来就那么小,你还不断往上添人!

  这样的想法肯定是有的吧?

  女人的心思是细腻的,尤其是在感情方面,软天音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她柔声说道:“你在想三个主母吗?”

  宁涛苦笑了一下,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他却无法回答。

  “没关系的,你不要烦恼……我、我不说,你不说,她们不会知道的。”她的眼里没有委屈,是那么的真挚。

  宁涛看着她,欲言又止。

  她又说道:“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其它的我都不在乎。只要你要我,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不。”

  她顿时紧张了起来:“主公……”

  宁涛说道:“等她们出关,我会跟她们说的,不能委屈你。”

  软天音一声嘤咛,眼角滚下了两颗珍珠般的眼泪,这是幸福的眼泪。

  宁涛张嘴就吃了,她的眼泪对他来说就像是解药一般的存在,不能白白浪费了。

  软天音的玉靥浮出了一抹红霞,娇羞地道:“主公,你又在想什么坏事情了?”

  宁涛愣了一下,慌忙念道:“我在胎中息,听闻大道音。”

  当!

  神钟敲响,大道之音跌宕。

  所有妖魔鬼怪,胡思乱想,歪门邪道通通退散。

  软天音翘起了嘴唇:“不要念这经好吗?”

  宁涛苦笑了一下:“我不念行吗?”

  “行。”她说,很确定的样子。

  “真的行?”宁涛并不确定的样子。

  她突然爬了起来,堵住了他的嘴……

  不行也行。

  念经也没用了。

  灯塔亮起,引船入港。苦海掀起爱浪,即便是大圣也难逃那被紧箍的命运。

  浮沉,浮沉,狂风骤雨……

  风停雨息。

  天宝法衣撑起的辟水空间外聚集了大量的海鱼,一条条睁大眼睛盯着里面的两个人。它们似乎在好奇那么剧烈的啃咬厮杀,怎么打到最后谁也没有吃了谁?

  也倒是的,吃了却还是吐出来,这在鱼类的世界之中是绝对不存在的。

  “看什么看?走开,不然打你们嗷!”软天音凶巴巴地道。

  她也就欺负一下海鱼的能耐。

  一大群海鱼却根本不鸟她,依旧保持着围观的姿态。活脱脱一大群麻木不仁的吃浮游生物,小鱼小虾的围观群众。

  宁涛笑着说道:“我们回去吧。”

  “回哪?”软天音的声音又变得温柔了,那是软绵绵的声音好像有糯米糕的味道。

  宁涛说道:“回天道医馆,我得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能在这里再待一会儿吗?”软天音在他的耳边说道:“我感觉这就像是一场梦,我好害怕一回去做梦就醒了。”

  宁涛拥着她,温柔地道:“那我们就再待一会儿。”

  “你真好。”软天音将螓首埋在了宁涛的脖颈间。

  宁涛其实也想就这么待着,什么都不用去想,什么都不用去做,没有烦恼,更没有生存的压力。

  “对了,主公,你收割了平野光敏的恶念罪孽都这么可怕,那还怎么去杀尼古拉斯康帝,如果收割了尼古拉斯康帝身上的恶念罪孽,那岂不是更糟糕?”软天音忽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宁涛说道:“杀尼古拉斯康帝不会有问题,因为他是恶魁,我不赚他诊金,诊所会免去一个月的租金,还会免费开一道库门,所以他必须杀。”

  “可是你现在这种情况,怎么杀得了他?”软天音担忧地道。

  宁涛说道:“只要我能保持现在这种状态,我就能杀他。还有,我得尽快赚取大量的善念功德,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的途径。”

  “我也能帮你呀,我也有途径的,所以你要带着我,走哪都带着。”软天音说。

  宁涛很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人家这话,也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