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与肉的沉闷的撞击声下,宁涛的双眼瞬间黑化,他的脑袋也砸在了桌子上。

  我在胎中息,听闻大道音。

  当!

  神钟敲响,大道之音跌宕。

  怒气和杀人的冲动暂时被镇压了下去,宁涛也闭上了眼睛再次装晕。

  “弱鸡一样的家伙竟然敢侮辱我们的国旗,啐!”打人的警察往宁涛的身上啐了一口。

  罗杰警司说道:“艾米丽,你留下和安德鲁、乔治审问这个家伙,如果他是华人,你们联系一下媒体的记者,让媒体曝光一下这件事。嗯,就说他是华国特工。他们不是要我们给出抓捕那个女人的理由吗?这个蠢猪出现得正好,他就是我们的理由。”

  被称作安米莉的女警察说道:“罗杰警司,我觉得仅仅一个侮辱国旗的罪名并不够,我们可以给他加点东西。”

  “你指什么?”罗杰问。

  安米莉说道:“我们可以往他的身上放点毒品,在他的身上放一只优盘,里面装一点敏感的信息和技术,他和那个龙女士就会在美国的监狱里待很多年。”

  罗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个主意很好,就这么办吧。cIa的新任局长快来了,我得去迎接他,我会跟他说说这件事。”

  罗杰离开,两男一女三个警察留在了审讯室中。

  被称作安德鲁的警察又走向了宁涛,一边走一边活动他的手掌,骨骼拉伸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是打宁涛最多的人。

  “安德鲁,等一下。”艾米丽叫住了他。

  “干什么?你拿好你的笔就行了。”安德鲁笑着说道:“这种粗活还是让我们男人来做吧。”

  艾米丽说道:“你这个笨蛋,监控还开着,我去把它关掉。乔治,你去证物室那点毒品过来,顺便通知一下技术科的人,让技术人员泡制一只装有敏感信息和技术的优盘。”

  “我这就去。”乔治离开了审讯室。

  艾米丽关闭了审讯室的监控,回到了审讯室中之后她又伸手关上了审讯室的门。

  房门关上的一刹那,趴在桌上的宁涛睁开了眼睛。

  他一直都在隐忍,哪怕是挨打,被吐口水都没有还击,只是因为他需要获得龙女士的信息。他得知道她在哪里,而且不能打草惊蛇。如果他一来就动手,卡拿大警方和cIa就有可能将她藏起来,那个时候再要救她就困难了。

  现在,他已经获得了足够的信息。

  龙女士就在这里。

  这里应该是温华市的总局,因为一般的警察局不会配备关押犯人的地方,尤其是那种不会很快被放走的犯人。

  这也是他一来就在卡拿大广场侮辱卡拿大国旗的原因,这这个白人至上的国家,一个黄种人在温华市的标志性景点当众侮辱他们的国旗,他们肯定会重惩,不会轻易放人,那么就有可能被送到关押龙女士的地方。

  他的策略正确,只是没有想到那个叫罗杰的警司居然想利用他陷害龙女士。

  “关掉了吗?”安德鲁有点迫不及待了。

  艾米丽说道:“关掉了,你可以开始你的表演了,不过不要再打他的头,待会儿记者回来,你弄伤他的脸,看见的人就会猜到对我们这个家伙刑讯逼供。”

  安德鲁笑着说道:“艾米丽,你真的是个聪明的女人,今天晚上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

  艾米丽说道:“去你的,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干活吧,搞定这个家伙,我们可以去我家里。”

  安德鲁对艾米丽做了一个很有绅士风度的动作:“遵命,我的公主殿下。”

  话音落下,他突然一脚踹向了宁涛的屁股下的椅子。

  椅子被踹倒在了地上,宁涛却没有倒下去,还保持着类似深蹲的坐姿。

  安德鲁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伸手抓住了宁涛的头发,将宁涛的脑袋从桌子上提了起来。

  宁涛的眼睛是睁开的,双眼全黑,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

  那笑容冰冷、诡异。

  “别打他的头,你这个笨蛋。”艾米丽叮嘱道。

  安德鲁松开了宁涛的头发,他耸了一下肩,然后卖弄似的一拳抽在了宁涛的肋腔上。

  宁涛趴在了桌子上,给人一种被打到窒息的感觉。

  艾米丽逼问道:“你是华国人,你是一个特工,你来营救龙舟女士,你的身上带着毒品和从美国窃取的敏感技术和信息,告诉我,你受什么人指使?如果你配合,你将免于指控,甚至还能获得庇护。如果你不配合,你会在监狱里蹲一辈子!”

  宁涛忽然抬起了头来:“你们经常这样干吗?你们还真是够坏。”

  艾米丽顿时愣了一下,她显然没料到宁涛被打得这么狠,脸上非但没有痛苦的表情流露出来,还保持着那个诡异的微笑,那笑容让她莫名害怕。

  “法克!”安德鲁恼羞成怒,又一拳头抽向了宁涛的肋腔。

  宁涛的双手猛地往左右两侧一分,手上的带着链条的手铐咔嚓一声断裂了。

  安德鲁的拳头抽在了宁涛的肋腔上,第二次。

  宁涛的拳头也就在那一瞬间抽在了他的胸膛上。

  嘭!

  安德鲁一声惨叫,起码两百斤的身体被抽得倒飞了起来,撞在墙上之后又被反弹到了地上。他的胸膛赫然凹陷了一块,断裂的肋骨刺伤了他的肺,口鼻不断冒血。

  艾米丽被吓傻了,她的身上没有枪,她转身往门口跑去。

  宁涛身形一晃便追上了艾米丽,他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然后往后一甩。

  艾米丽的身体也飞了起来,撞在墙壁上,然后反弹到地上,她的身体刚好砸在安德鲁的身上。

  宁涛的手中赫然留着一大把头发,还有一块粘在头发上的头皮。

  “啊——”艾米丽张开嘴欲叫。

  一把椅子的椅脚突然扎进了她的嘴巴,堵住了她的嘴。

  宁涛面带微笑:“含着,别说话。”

  说话的时候,他伸手挠了一下裤裆。

  这是一个粗俗的动作,可对于他来说却是释放自我的动作。

  安德鲁总算是缓过了气来,伸手去拔枪。

  宁涛一脚踹在了安德鲁的肩头上。

  咔嚓!

  锁骨断裂。

  安德鲁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出来便昏死了过去。

  艾米丽惊恐地看见,宁涛的脸和身体正诡异地变化着,刚刚还是一个又黄又瘦且毫不起眼的东方青年,一转眼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皮肤白皙,越发衬托出那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无比的狰狞可怖!

  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宁涛面带笑容:“认出我是谁了吗?没错,我就是那个被你们称为头号恐怖分子的人,宁涛。”

  “呜呜……呜……”艾米丽的嘴里发出了含混的声音。

  宁涛将椅子的椅脚从艾米丽的嘴里慢慢往外抽:“如果你想活命就好好配合我,告诉我,龙女士被关在什么地方?”

  艾米丽大口大口地呼吸:“我……我不知道……”

  噗!

  椅子的椅脚猛地插进了她的嘴里,撞断了门牙,差点扎进她的喉咙。

  剧烈的疼痛和死亡的恐惧席卷而来,艾米丽的裤裆里流出了一滩褐色的液体。

  宁涛再次将椅子的椅脚往外抽,一边说道:“相信我,这个世上没人能坏过我,也没人能比我残忍,我会折磨得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也不要向你的神祈祷,他在我这里一点面子都没有。”

  “嗬……嗬……”艾米丽颤声说道:“她、她被关在监房里。”

  “告诉我路线。”

  “从这道门出去,往右走……走到尽头往左走就是监房……她、她被关押在第三间……”

  “谢谢。”宁涛说。

  “我、我……我需要看医生……我可以……走了吗?”

  “你可以走了。”话音落下,宁涛一脚踹在了她的脖子上。

  咔嚓!

  她的舌头弹簧一样伸了出来。

  她真的走了。

  “呼……”安德鲁被活生生地痛醒了过来,一睁开眼便看见宁涛的脚抵在艾米丽的脖颈上,而艾米丽的舌头吐出来好长。

  宁涛笑着说道:“刚才打我打得爽不爽?嗨不嗨?”

  “不、不……不要杀我……”安德鲁哀求道。

  “你觉得我会放了你吗?”宁涛反问道。

  安德鲁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挣扎着往门口爬去。

  宁涛抬起脚,照着安德鲁的脑袋踩了下去。

  咔嚓!

  头骨碎裂,虽然没有彻底爆开,但白色的西瓜汁却喷了不少出来。

  安德鲁的两只眼珠子凸了出来。

  这真的是踩死一只蚂蚁。

  宁涛来到了门口,贴墙站着。

  一分钟后,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之前离开的乔治从门口走了进来。突然看见躺在地上的死状可怖的安德鲁和艾米丽,他的一双眼珠子也快从眼眶之中突了出来。

  却不等他有任何反应,一只手边从侧面伸过来抓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扯了进去,审讯室的门也被关上了。

  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拔枪,可就在那一刹那间,他的后脑勺上被是一震,黑暗瞬间涌上他的双眼,他连看都没看清楚是谁偷袭了他便昏倒在了地上。

  宁涛将他身上的衣服拔了下来,观察他的身体和脸庞。

  两分钟后,他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从鞋子里掏出了一张天字版阴谷镇灵符贴在了正确的位置上,然后开始穿乔治的衣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