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791章 离奇车祸现场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19 09:13:04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已经发生的和正在发生的事儿,很复杂很混乱,可是也能用一句话来概括完全。

  那就是……

  一个男人进入了一个女人的身体,压住了她的灵魂,用她的嘴说话,用她的手抓了不该抓的地方,然后她叫了。

  没有骨气。

  可这就结束了吗?

  没有,混乱才刚刚开始。

  她的意识苏醒,她的灵魂等于是与他的元婴结合在了一起,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他用她的手抓了她的身体,她的身体反馈的感觉同样也反馈给了他。

  更糟糕的是,元婴的感觉比肉身还要强烈……

  一万个字都形容不出他此刻的感觉,元婴与灵魂融合在一起,生平第一次,他差点就打寒颤了。

  “你、你别乱动啊,我出去,我出去。”他说,这话还是借人家的嘴说出来的。

  林清妤的双手忽然抱紧了自己:“你不说清楚不能走!”

  宁涛:“……”

  如果是从前,以她的灵魂强度,一苏醒就能将宁涛的元婴挤出去。可是她现在还很虚弱,身上的死气也还没有被完全逼出去,她的灵魂也虚弱得很,根本就无法将宁涛逼出去。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也不想宁涛的元婴离开,所以才会下意识地抱住她自己的身体。

  这一抱,宁涛又接收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感受,分外敏感。他哪里还敢再留在她的身体里面,心念一动,欲要抽脱走人。

  不动。

  犹如陷入泥沼,她层层叠叠,似水柔软,他越是挣扎,她的禁锢就越紧!

  而起,他越是挣扎,那乱七八糟的感受就更强烈……

  这是怎么回事?

  他顿时紧张了起来,这样的情况还是头一次遇见!

  “你为什么救我?”林清妤问,眼睛里泛起了泪花。她的心本来已经死了,可宁涛却又在她的心里点燃了一团火。

  宁涛苦笑了一下:“你就要死了,难道要我见死不救吗?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

  “你撒谎!”林清妤的情绪有点失控。

  宁涛:“?”

  林清妤很激动:“我知道你的规矩,我这样的人早够你杀我的标准,你完全可以杀了我,可你还要救我!”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

  她说的居然是实话,账本竹简已经给出了诊断,她可采,那也就意味着他真的是可以杀了她,采走她的生命精华,去补某个善人,可他的选择却是救她。

  “你这样做,你心里其实有我对不对?”林清妤追问道。

  宁涛说道:“你冷静一点,放开我,我回去之后好好跟你聊聊。”

  “我不放!”

  宁涛:“……”

  跟女人讲道理从来就是一条不归之路。

  林清妤的眼泪夺眶而出:“我的爸爸妈妈的心里只有我的哥哥,他们从小就教育我要尊重哥哥,要听哥哥的话……我感觉我是一个多余的人,我的存在就是为了哥哥,我的一生也是为哥哥活的……我感觉不到他们的爱,我最亲的人就是我的哥哥,可是你却让我看到了他的真面目……我从来没有这么孤独过,我的心本来已经死了,你为什么又点燃了它,给我带来温暖和爱……”

  宁涛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能感觉到她的悲伤。

  哀莫大于心死,她的心已经死了,可他却又唤醒了她的心。

  此刻,她打开了她的心扉,里面藏着的是炙热的情感。

  而那情感,全是对他这个“负心郎”的爱。

  果然,她的心扉一打开,至爱的能量就潮水一般涌了处来。

  那一刹那间,宁涛简直被她的爱给淹没了,她的至爱能量之强,强到了他不敢相信的程度!

  如果将从软天音身上采到的至爱能量比喻成一根蚕丝的话,那么此刻他所发现和感受到至爱能量差不多够一只蚕茧了。

  这倒不是说软天音没有林清妤爱他,而是林清妤和软天音是不同的女人,她和林清妤的经历也不同。林清妤的热人生是一个畸形的人生,她从小就缺爱,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如果将林清妤比作一座火山,那么他就是她的火山口。

  此刻,她的情感爆发了。

  也倒是的,人家本来已经心死,火山寂灭,可你偏偏要唤醒人家的心,甚至还给人家打通了喷发的渠道,人家的情感不冲着你来,冲着谁来?

  “你说话呀……呜呜……”这句话一出口,她已泣不成声。

  宁涛很是头疼:"你让我说什么啊?我……"

  林清妤说道:“说你喜欢我。”

  “我……”宁涛说不出口,有些话是不能随便乱说的,尤其是对女人。

  林清妤哽咽地道:“我就想听你说句话都这么难吗?如果你不喜欢我,心里没我,那你还救我干什么?你知道我都经历了些什么,我不想在痛苦之中活着……你、你就让我去死吧……”

  这句话触动了宁涛的心,他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说道:“好吧……我……喜欢你。”

  这句话说出口,他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来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然而,说倒是说出口了,他自己却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可是,真假对于林清妤来说似乎并不重要。就在他借她的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至爱能量骤然增强,那些掺杂在里面的悲伤、痛苦、仇恨等等负面因子如烈焰中的枯草一般被烧成飞灰,一转眼就变得极其纯净了。

  不是一丝,是一团丝!

  丝丝缕缕的至爱能量如甚至一般缠缚着宁涛,有的捆着他的脚,有的捆着他的手,有的捆着他的腰,有的捆着他的胸。如果可以将他此刻的情况画出来,那么会得到一幅能代表绳缚界最高水平的艺术画。

  爱是羁绊。

  林清妤的爱更狂野,直接用爱的绳子把他给绑了。

  被爱是快乐的,是幸福的。

  宁涛感觉他此刻就像是浸泡在爱的海洋中,她的爱就像是海浪一般一波波地向他冲击过来,温柔地抚摸着他的一切。

  然后,他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林清妤的身子颤了颤。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也同时打了一个激灵,总之一个激灵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冲上了云霄,包括宁涛的元婴。她的束缚消失了,他的元婴也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可不止是他的元婴,他还带回了那一团如蚕茧一般的至爱能量。

  至爱的能量不需要刻意去采,因为那本身就是给他的爱,丝丝缕缕地缠着他,他的元婴回来自然就带回来了。

  元婴进,他出。

  宁涛睁开了眼睛,发现林清妤正直盯盯地看着他,眼眸里有水,却不知道是泪水还是什么水,秀美的脸蛋上也爬满了红晕。

  石室里很安静,气氛也莫名其妙地尴尬了。

  似乎是做贼心虚,十几秒钟后宁涛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嗯咳,我看你今天的情况不适合再治疗,改日吧,改日我再给你治疗。”

  林清妤点了一下头,她还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又似在回忆什么。

  宁涛起身往外走:“我再去外面看看,你休息一下吧,不要胡思乱想,一切都会过去的。”

  “等等。”林清妤叫住了他。

  宁涛转身看着她:“你还有什么事吗?”

  林清妤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刚才……”

  “刚才怎么啦?”宁涛的脑壳已经开痛了。

  “你在我身体里打了一个激灵。”林清妤说。

  宁涛顿时愣住了,张开的嘴巴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最美好的愿望是她什么都不知道,可那显然是一厢情愿的幻想,那么强烈的感觉,又是在人家的身体里发生的,人家会不知道吗?

  “你怎么又不说话了?”林清妤眼巴巴地看着宁涛,她显然是想 他承认什么。

  宁涛这才回过神来:“我出去看看。”

  “你把话说清楚再出去。”林清妤说。

  宁涛:“……”

  林清妤的眼泪的夺眶而出,说来就来。

  宁涛头疼了:“清妤,那个……好吧,我承认……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我其实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故意不故意重要吗?”林清妤哽咽地道:“重要的是你……你竟然在我的身体里面打了一个激灵。”

  是啊,故意不故意重要吗?

  重要的是他在人家的身体里面打了一个激灵,还采走了人家的至爱能量。这样的事情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根本就不需要再去解释什么,那能是一句我不是故意的就能过去的吗?

  宁涛的脑袋一个两个大了。

  这大概是他这辈子干过的最糊涂的事情,也是遇到的最离奇的车祸现场。

  这车翻得莫名其妙,鬼斧神工啊!

  “我知道……你也有难处……”林清妤低下了头,垂着泪,声音小小的。

  宁涛的心中一片柔软,还有愧疚,想说什么安慰她,可是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给你一点时间吧……我也需要调整一下……那个,你、你出去吧,你在这里我有点紧张。”她说。

  “你、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出去看看。”宁涛终于找到可以说的话了,说完转身就跑。

  出门,他给了自己一下。

  你怎么这么糊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