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079章 寻土砚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再次回到诊所的时候,宁涛带回来了一瓶墨汁。

  与刘淑芬来诊所的情况不一样,宁涛回来,善恶鼎冒出的是黑白相间的善恶之气,鼎上的人脸“闭目养神”,一副不想搭理的样子。不过宁涛已经习惯了,他将买回来的放下,然后打开账本竹简查看租金余额。

  账本竹简显示的余额是124点善恶租金,是上月结余的76点加上刚刚从刘淑芬身上赚到的48点。林清华身上的那笔49点的恶念罪孽是不算的,因为他没法让林清华“自斩妖根”,不过那笔生意他早就有“亏本”的打算,也就不当回事了。

  这个月的善恶租金是3oo点,他现在的余额是124点,宁涛的压力减轻了许多。收起账本竹简后他来到了善恶鼎旁边盘腿坐下,开始修练灵力。善恶租金增多,他俢练灵力的收益也就越大。

  两个小时后,宁涛结束灵力俢练,开始了另一个工作。

  那只残砚究竟是什么法器?

  只有修好它才能找到答案。

  嗡嗡嗡……

  烂碎鼎发出鼎鸣声,黑白火焰自鼎中升腾起来,比此前的几次又有一点增幅。从它的微弱变化便可以看出,宁涛的灵力又变“粗”了一点。

  半个小时后,烂碎鼎颤动了一下,丹火消失,补烂结束。

  宁涛迫不及待的将砚台从烂碎鼎中拿了出来,它身上的裂痕已经消失了,一条不剩。完整的它比他的巴掌还小一点,浑圆的形状,造型简单却别有一番古韵。之前模糊不清的纹路和符文经过烂碎鼎这一补烂竟也变得清晰了,那些纹路如蛛网一般将砚台“网”住,几十个符文散布其间,就像是被蛛网捕获的飞虫,有的大,有的小,有的结构复杂,有的结构简单,可不管是哪一个他都不认识。

  砚台的檐口上清晰可见十二条刻痕,长度一样,深度一样。这十二条刻痕搭配砚台浑圆的造型,给宁涛的感觉就像是一只表,那十二条刻痕代表的就是十二个小时,或者十二个时辰。

  不过这个想法冒出来之后宁涛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如果它是表,戴在手腕上也太丑了吧?既然是砚台,那就加点墨汁试试。”

  宁涛拿来墨汁,往砚台之中注入了大约三十毫升的墨汁。

  墨汁入砚,一个奇异的变化出现了,墨汁在没有受到任何外力的作用下荡起了涟漪。墨汁底下,砚底隐隐浮现出了几个莹白的由灵气凝聚而成的汉字“寻土砚”。

  宁涛心中一片好奇,“寻土砚……什么意思?”

  突然,寻土砚中的涟漪向一个方向移动,在形状就像是一个箭头,箭头所对的是一道刻痕。

  宁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跟着将视线移到了刻痕所对的方向,那里有一只货架。他又看了一眼刻痕完全所对的方向,然后向货架走去,将一只瓷瓶拿了下来,摆在书桌的另一个方向。

  寻土砚中,所有的涟漪又涌向了瓷瓶所在的方向。

  这个时候宁涛已经完全明白了这只寻土砚是什么样的法器了,它是专门找灵土的法器!那只瓷瓶之中装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他截留了一点的灵土!

  宁涛忍不住笑了,心中一片激动,“有了这只寻土砚,我何愁找不到灵土?

  只要我找到灵土,我就可以直接种植药材,而且全是极品药材,不仅可以降低炼丹的成本,我还不用再为药材的事情发愁!”

  看似修好了一个鸡肋的法器,可对于宁涛来说却是一个价值极大的宝物。

  夜幕降临,燥热的城市迎来了一丝凉爽。

  解放广场的一条商业街上,江好与宁涛并肩行走。白色的T恤,紧身的牛仔热裤,纤腰翘臀,藏不住的性感和青春的气息。

  宁涛的身上却还是一套廉价的衣服,随随便便,就他这身装扮,没人会相信他是一个有几百万的“有钱人”。他舍得给偶遇的苦命夫妻二十万,却舍不得给他自己买一身像样的衣服。

  可只要你喜欢一个人,就算他穿麻布都是好看的。

  “你在笑什么?”江好用手肘碰了一下宁涛的胳膊,“从停车场走过来,我都看你笑了好几次了。”

  宁涛笑了笑,“没什么,你想吃什么?”

  江好的嘴角微微翘了一下,“又转移话题,你说那个赵无双给你了五百万诊金,我可要好好吃你一顿,我可不会个你省钱。”

  宁涛又笑了笑,“你想吃什么都可以。”

  他笑,那是因为修复的残砚是一个非常实用的宝贝,一路上他忍不住去构思去名山大泽寻灵土发展诊所“种植业”的计划,可这些显然是没法跟江好说的。

  江好忽然停下了脚步,抬手指着街边的一个卖串串香的小火锅店说道:“就这里吧,我想吃串串。”

  宁涛有点意外,“不是说要吃好的吗?”

  江好伸手挽住宁涛的胳膊就往小店里走。

  说是要吃好的,不给宁涛省钱,可她却选了普通老百姓最爱去的串串香,这就有点“口是心非”了。

  四周有异样的眼神投来,就宁涛的身材长相配江好的话那是绝对般配的,可就穿着打扮而言,那就很不般配了,也就难免有人好奇江好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为什么会挽着他的胳膊了。

  宁涛有些尴尬,可总不能推开她的手吧?最难消受美人恩,他总算是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

  两人随便点了一点菜,还叫了两瓶啤酒,边喝边聊。

  一瓶啤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江好说道:“待会儿你有什么计划?”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呢?

  江好忽然附身过来,凑到了宁涛的身边,嘴巴都快贴到宁涛的耳朵了,“不如我们去看场电影怎么样?我很久没有去看电影了,都快忘记看电影的感觉了。”

  带着女儿家体香的热气一股接着一股的扑进宁涛的耳朵,他的眼角的余光也不受控制的倾斜了,原本是看着调料碗的,最后却落在了江好的领口上。江好的倾斜的姿势,宽松的T恤领口里隐隐曝露出了一抹雪白的嫩肤,还有一条天然的深沟,都不带挤的,真个是凶气逼人。

  宁涛不知道该答应还是该拒绝。

  “我就当你答应了,我现在就上app买票。”江好坐了回去掏出手机准备买票。

  宁涛的声音有些不自然,“那个……我不看恐怖片啊,要看就挑一个喜剧片吧。”

  “我偏挑恐怖片。”江好说。

  宁涛,“……”

  这时江好的手机突然响起了铃声,她看了一眼号码然后接听了电话,“我是江好,说吧。”

  宁涛自己端起酒杯喝了一杯,心里琢磨着,“只看电影,不干别的,完场之后我就找个借口回去……”

  却不等他把那个“借口”想好,江好突然站了起来,“喂?”

  宁涛心中一动,“发生了什么事?”

  江好的神色有些着急,“一个安保人员打来的,说说林清华的实验室出了一点情况,我正要问他出了什么情况他却挂断了。”

  “你再拨回去试试。”宁涛说。

  江好跟着回拨了电话,可两秒钟之后她就将手机放了下来,“对方关机了,我得回去看看。”

  宁涛的心中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他也起身说道:“我陪你一起去看看。”

  半个小时后,一辆军用越野车出现在了弯弯曲曲的山路上,速度很快,有时候甚至开出了漂移的感觉。

  “你慢点开。”宁涛有些紧张,右手死死抓着顶棚上的扶手。

  江好说道:“你一个连槐克兵都敢一脚踹地上跪着的猛人,却害怕我开车太快吗?”

  宁涛很是尴,“这是两码事,不一样。”

  “回头我给你弄一本驾照。”江好说。

  “我一个连车都不会开的人,你给我驾照干什么?”

  江好说道:“我可以教你开,等你学会了开车,你就不会这么紧张了。”

  宁涛不好拒绝,心里也忍不住去幻想江好教他开车的画面。

  几个弯道过去,蓝图生物科技公司的植物园出现在了山间马路的尽头,可是植物园里一片漆黑,就连一盏灯都没有。

  江好突然将车刹停,跟着熄火、灭灯。

  宁涛心中的那一丝不详的感觉又冒了起来,而且更强烈了。

  江好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神色凝重地道:“我的手机没信号了,这么大一个植物园居然没开一盏灯,这不正常。”

  宁涛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他的手机也没有信号。

  江好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进去看看,如果你听到枪声,立刻开着车子离开。”

  宁涛说道:“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不会开车,还有,这样的情况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进去?我和你一起进去。”

  江好忽然附身过来,怒气冲冲的部位瞬间压在宁涛的大腿上了,虽然只是轻轻的压着,可那触碰的感觉却让他紧张万分,也一动不敢动。

  江好伸手打开了副驾驶室的储物柜,从里面拿出了一支手枪,然后说道:“跟在我身边,不要乱走。”

  宁涛顿时放松了下来,他点了点头,然后跟着江好下了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