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297章 天狗鼎与哮天犬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9-06-19 03:18:47 源网站:2K小说fpzw
  从荣华府出来,宁涛便接到了白婧的电话。

  “怎么回事?公司的账户刚刚收到了一千万捐款,我看到了捐款人是辛之羽。”白婧的声音,她很激动,也有些困惑。

  宁涛说道:“我解除了朱红琴身上的金蛇蛊。”

  白婧沉默了一下,忽然笑了:“我明白了,原来是你的诊金。”

  “与我无关,钱是辛之羽捐的。”宁涛说。

  “好啦好啦,你说与你无关就与你无关,今天晚上给你加餐。”白婧的声音里带着欢喜的味道。

  宁涛却忍不住苦笑了一下,白婧嘴里的加餐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可不可否认的是,白婧和青追姐妹团聚住在一起之后,他的日子还是充满欢乐的,只是受到的刺激翻了几倍而已。

  天道号电瓶车在马路上匀速前进,荣华府渐渐远去,一会儿功夫就看不见了。

  朱红琴究竟是“灵童转世”还是被什么人施了什么法术,这个迷或许有解开的一日,可属于朱红琴,还有辛之羽和辛长江的故事却已经翻篇了。宁涛离开时的一句“我们不熟”便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诊所很快就会升级搬家,他是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了。将来或许会相遇,但那也只会是擦肩而过,不会再有交集。

  忽然,一条黄色的田园犬从路边的草丛里蹿了出来。它的身上脏兮兮的,一条腿也瘸了,正努力的穿过马路。

  宁涛瞧着那狗眼熟,停下了车,仔细看了一眼:“那不是我在码头上碰见的流浪狗吗?”

  他还清楚的记得他帮助这只可怜的狗从垃圾桶了捡出了食物,还有它的祈求,它求他收留它,可是他却说没法照顾它。他和它的交流是通过低语者完成的,所以印象非常深刻。

  他忽然觉得这土狗与他还真是有缘,莫名其妙的就遇见了两次。

  “那里!那只该死的狗往那边跑了!”路边的小路上突然传来声音。

  几个穿着不知名的制服的人从小路上追了出来,手里还拿着棍棒和绳套。

  这就是传说中的打狗队?

  流浪狗看了宁涛一眼,略微停顿了一下,又努力地往马路对面跑去。它那条受伤的腿显然是被打狗队打伤的,还在流血。

  宁涛心中一动,一丝灵力注入低语者,同时按了一下表壳上的按钮。漆黑如黑洞的表盘下,漩涡缓缓旋转,片片“雪花”涌现,随着漩涡旋动。那景象,就像是一场冰雪暴。

  就在激活低语者的那一瞬间,宁涛说道:“到我这里来,我保护你。”

  那条流浪狗突然停下了脚步,看了宁涛一眼,然后转身向他跑来。

  几个打狗队的人追了过来。

  宁涛也不嫌流浪狗脏,附身将它抱了起来,放在了天道号电瓶车上。

  流浪狗的嘴里发出了呜呜的悲鸣声。

  雪花涌动,宁涛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充满悲伤和恐惧的声音:“救救我,救救我……”

  这声音触动了宁涛的心,他的作为善恶中间人的善的一面正在悄悄苏醒。

  “你干什么?放下它!”一个胖子跑了过来,凶巴巴地冲宁涛吼道。

  宁涛说道:“它是我的狗,你们想干什么?”

  一个络腮胡子用手中的木棒指着宁涛:“放屁!它是流浪狗,我们有任务要清除这个片区的流浪狗,快把他放下来!”

  宁涛皱了一下眉头:“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它是我的狗,俗话说打狗看主人,你们当着我的面打我的狗,问过我没有?”

  胖子冷笑道:“你的狗?防疫证拿出来看看?”

  宁涛哪里有什么防疫证。

  络腮胡子恶狠狠地道:“我警告你,别妨碍我们执行任务,不然对你不客气了!”

  打狗有任务,一个片区要打多少条,很多时候打狗队为了完成任务,偷偷打死人家的有证的宠物狗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宁涛救下的流浪狗是一条真正的流浪狗,他们岂会放过?如果宁涛是开着宝马奔驰救狗,他们或许会有点忌惮,可他一个骑电瓶车的人这样救狗,那就不需要客气了。

  宁涛对流浪狗说道:“告诉我,是哪个打伤了你的腿?”

  流浪狗狗仗人势的抬起一只前爪指了一下络腮胡子。

  宁涛下了车,迈步走向了络腮胡子。

  “哟呵,你还敢动手不成?”络腮胡子一脸不屑的挑衅道。

  他的话音刚落,宁涛挥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络腮胡子的脸上。

  络腮胡子整个人一侧,轰然倒在了地上,几颗大牙也嘴里飞了出来。

  就凭他刚才说话的口气,宁涛也能判断出他不是什么好人,平日里肯定没少欺负那些小商小贩,街坊邻里。所以,他出手也就不需要客气了。

  呼!

  胖子手中的木棒挥过来,砰一下抽在了宁涛的脑袋上。

  打狗的木棒高高弹起,可宁涛的脑袋却毫发无损。

  宁涛转身过来,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啪!

  脆响声中,胖子的整张脸都变了形,几颗牙齿也从嘴里飞了出来,却不等它们掉在地上,胖子的身体已经倒在了地上。

  前后两巴掌撩倒两个主力队员,剩下的人顿时懵了。

  宁涛冷冷地道:“我现在要带我的狗离开,你们谁要拦我就尽管来,但我得提醒你们,种牙齿的费用很高。”

  有人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

  宁涛往天道号电瓶车走去。

  流浪狗眼汪汪的看着宁涛,尾巴不停的摆动,眼神里满是崇敬。

  宁涛的脑海里又响起了它的声音:“主人,主人……”

  宁涛伸手摸了摸它的狗头,然后跨上电瓶车,拧了一把电门,杨长而去。

  路上,宁涛的心里琢磨着:“低语者的与狗.交流的能力果然还存在,可这能力我要来何用?这条狗确实可怜,可我哪有时间照顾它?可要是将它扔在路上,它很难活下去……”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对了!天外诊所之中不是有一只天狗鼎吗?我何不试试?”

  天道号电瓶车提速,马路上多了一辆疯狂的电瓶车。

  回到天外诊所,宁涛将电瓶车留在租住屋里充电,从冰箱里拿了几根火腿肠,然后抱着流浪狗来到了天外诊所里。

  善恶鼎上的人脸闭着眼睛,没有露出怒容,也没有笑脸。鼎里冒出来的也不是诊金病人进来的青烟,而是宁涛进来才会有的黑白分明的善气和恶气。

  宁涛将流浪狗放了下来,然后从货架上取下了天狗鼎。

  金灿灿的大肚子鼎底刻着“天狗鼎”三个字,可究竟是不是陈平道留下的鼎,直到现在也只是一个猜测。十有**是,可也有万一不是的可能性存在。

  管它是不是陈平道的鼎,先试试再说。

  宁涛将火腿肠剥开,然后放进了天狗鼎之中,他对流浪狗说道:“吃吧。”

  流浪狗瘸着腿,冲宁涛摇了摇尾巴,然后来到天狗鼎前吃火腿肠。

  没有任何修真反应。

  流浪狗实在是饿坏了,转眼就将几根火腿肠吃掉了。

  宁涛的心里有些郁闷了,难道这天狗鼎真的是陈平道那货吃饭的碗?

  这时流浪狗伸出舌头去.舔残留在鼎底的肉末。

  宁涛忽然心中一动,盘腿坐在了地上,双掌也贴在了天狗鼎的外壁上,一丝灵力注入了进去。

  嗡!

  一声鼎鸣,诡异的修真反应瞬间发生了。

  流浪狗突然就被扯进了天狗鼎之中,变成了一条名副其实的小狗,在鼎里仰着头看着“巨人”一般的宁涛。可奇怪的是,遭遇了这种事情,它看上去一点都不慌,也不害怕,还冲宁涛摇尾巴。

  宁涛说道:“我要炼一炼你,可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你有可能会死,也有可能变成一条超凡的狗,你要是愿意的话,你就点下头。”

  鼎中的流浪狗点了一下头。

  宁涛不再犹豫,大量的灵力聚集到了双掌之上,然后转换成了丹火。

  黑白丹火透过鼎壁进入鼎中,瞬间就将流浪狗吞没了。

  这是宁涛第一次用丹火炼制活物,他根本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只流浪狗的命运也无法预测,它很有可能会死,却也有可能成为一条超凡的狗。所以他才会通过低语者询问它愿意不愿意,如果它害怕,不愿意,他是不会这样炼制它的。

  不过流浪狗点头之后他就没什么顾虑了,对这条流浪狗来说刚才已经是捡了一条命了,还有什么比那更糟糕呢?无论是人还是狗,改变命运都需要经历磨难。

  时间一分又一分流逝……

  嗡!

  天狗鼎传发出了一声鼎鸣,鼎口一颤,一道黄影便从鼎里飞了出来。

  那道黄影正是那条流浪狗,它落在了地上,被打断的那条腿完好如初。一身黄毛油光水滑,干干净净。它的眼睛黑白相间,一如丹火的颜色,白的纯洁无瑕,黑的深邃神秘,与别的狗的褐色的眼睛完全不一样。更神奇的是它的额头上有一个“天”字花纹,那花纹左边是白色,右边是黑色。

  一眼看过,宁涛顿时愣了一下,嘴里也冒出了一句话来:“我去,你……该不是哮天犬吧?”

  流浪狗突然张嘴:“老爹,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狗了,哮天就哮天,卵大个事情,我以后就叫哮天犬了。”

  这是很标准的普通话,痞气十足,很酷的感觉。

  宁涛的下巴哐当一下砸落在了地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