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连自己是怎么进化的都不确定,甚至不知道,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只是月球。茫茫宇宙无边无垠,人类的所谓科技和自身的力量是何其的渺小,修真一事,谁又能断言它是假的?

  可是,即便是宁涛已经展示了他的“法术”,孟波却还是不敢相信。短暂的愣怔之后,他凑了过来,伸手抓住了宁涛的手掌,看了手背看手掌,最后在手掌中发现了一点黑白印痕。

  “刚才……那不会是你买的魔术道具吧?”孟波试探地道。

  宁涛笑了笑:“真亦假来假亦真,假亦真来真亦假,这世间的事谁又能说得清?”

  孟波回味了一下,微微有点激动地道:“我知道,这话出自红楼梦对不对?我记得红楼梦里有副对联,写的就是这个。”

  宁涛:“……”

  他说的是修真范儿的话,可孟波跟他所红楼梦,这还怎么聊?这就像是一个物理学家跟一个杀猪的聊量子力学,杀猪的跟他说怎么剔排骨一样。

  客厅里的气氛莫名其妙沉闷了。

  孟波又有意无意地瞅了一眼二楼的楼梯口,有点着急的样子。

  按照某人或者他的计划,那个大领导大概会在他和宁涛聊得差不多现身的。可宁涛刚才就把话堵死了,只和他接触,那个大领导还怎么现身?而这么大个事情,该怎么聊,怎么把事情落实,他又做不了主,急死个人了!

  宁涛这边却是气定神闲地喝着茶。

  不过,就算他可以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态,却因为太年轻,长得又帅,怎么也没有那种修仙的味道。

  “那个……”孟波欲言又止。

  宁涛呷了一口茶:“我的哥,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在我这里,你有事尽管说。”

  “这么大个事情,我觉得你还是跟上面的人接触一下吧,你看你说的事儿,三万多件圆明园的古董文物,月球的基地,你还要在月球上采矿……这些事儿,你看你哥我是能做主的人吗?”孟波一副脑壳痛的样子。

  宁涛笑了笑,故意将声音放大了一些:“我的哥,我这是在为你考虑啊,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你不可能一辈子都上月球吧,也不可能一辈子都在天上飞来飞去吧。这不正是你换个工种的机会吗,我只和你接触,因为你是我哥,换其他人,不管是谁我都不搭理。”

  二楼楼梯口的那人动了一下,似乎是有点沉不住气想下来,但他动了动又不动了。

  宁涛接着说道:“你看啊,我不求名,不求利,只求一个安宁。你也知道的,我们修真之人最喜欢清静,我要是想入世当官或者经商,我又怎么可能不想跟上面的领导些接触。我不跟除你之外的任何人接触,但我向你保证,月球上的永久基地我会无偿捐献给国家,时间也不会太久,一年两年的样子,或许更短,几个月也说不一定。”

  “真的?”孟波一脸惊讶的表情,月球上的基地说捐就捐,这事怎么听着就不靠谱?

  宁涛的表情很严肃:“你看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要不,我给你写个字据吧。”

  “这……这就不必……”略微一下停顿,孟波似乎又接到了什么指示,跟着又改口说道:“那行,你就、就随便写一个字据吧。”

  宁涛知道他的耳朵里塞着一只微型接收器,但他也不点破,他打开小药箱,从中取出一本普通处方签和笔,但想了想,他又把普通处方签放了回去,重新拿了一张空白符纸,提笔在上面写了一个简单的字据并签了字。

  这张字据不具备什么法律效应,上面的人比他还清楚,这字据最大的价值就是态度。他不用普通处方签来写,用画符的灵纸来写,除了想表现出一点诚意之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上面的人知道他真的是一个修真者,是一个会法术的人。

  在法国巴黎弄那么多事,只为了至信能量。

  在这里弄这么多事,为的只是一份安宁。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份爱国的心。他也是炎黄子孙,当然希望这个民族变得更好更强大。孟波将血锁带上月球,他在月球上建一个永久性基地再回馈给祖国,这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为父母尽孝,为国家尽忠,这也是大功德,也是一种修行。

  孟波将宁涛写的字据收了起来,笑着说道:“这可不是我要的,这是上面要的,我得交上去。”

  宁涛笑了笑,不用他说他也知道。

  二楼楼梯口的那个大人物悄悄地转身,蹑手蹑脚地往另一个方向走。他身边的两个特种兵或者保镖也一样,走得小心翼翼,生怕弄出半点声音。

  那画面一定很滑稽。

  那三人大概会从后门离开。

  宁涛并不关心这点,他与孟波闲聊了起来。

  晚六点的时候,三个女人泡制出了七八个菜,孟波还特意拿出了他珍藏了许久的茅台酒,给宁涛一家三口都斟了酒。

  席间,孟波总是有意无意地去瞧林清妤和软天音。宁涛说他的这两个弟妹都是妖精,可他怎么看都不像。

  他的异常举动最终还是被苏衫衫发现了,从桌下狠狠踩了他一脚。

  孟波皱起了眉头,却不敢叫出来……

  晚餐结束,宁涛一家三口在客厅里喝茶看到电视。七点三十分钟那档新闻节目,它还是没报道巴黎大皇宫的事。

  孟波跟着苏衫衫进了厨房,说是帮着洗碗,其实是说事。

  “你知道吗,宁兄弟是个修真者!”

  “你喝多了吧?”

  “两个弟妹是妖精!”

  “你别动,我摸摸你的额头,你这是喝醉了吧?”

  “别闹,我讲真的。”

  “孟波同志,你再胡闹,下个月零花钱就没了啊。”

  “你……”

  客厅里,宁涛忍着笑,因为厨房里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

  “清妤,以后你就负责与孟大哥联系,我就不出面了。”宁涛说。

  林清妤点了点头:“不过,你真要在月球上采矿吗?”

  宁涛笑着说道:“我查了一下,月球上的表面上有很多来自宇宙的尘埃,富含稀有金属,尤其是钛的含量最高,我打算用上面的那台3d打印机打印一些设备采矿炼矿,然后建设基地。那些信徒上去,总得找点事干吧,成天闲着会胡思乱想的。”

  “也对,现在那个基地只是一个山洞,将来就地取材建立一个现代化的基地,那也算是一件名垂青史的伟业了,这也有助于你要塑造的新神的形象。”林清妤说。

  “老公,那我干什么?”软天音问。

  宁涛笑着说:“你往基地里运水,这事也很重要。”

  软天音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这些话会被窃听器捕捉,被人听见,可宁涛并不在乎。比起他在巴黎大皇宫里展示的方便之门和瞬间从月球上带回岩石的事情,这已经是够低调的了。

  一家三口聊了一会儿,孟波和苏衫衫便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苏衫衫看林清妤和软天音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她虽然不能相信孟波说的两个弟妹是妖精的事儿,可这并不影响她的好奇心。

  宁涛说道:“孟大哥、嫂子,我现在带你们去月球看一看,然后再把你们送回来。”

  “现在?”孟波怎么也不敢相信。

  苏衫衫也说了一句:“兄弟,你不会是也喝多了吧?”

  宁涛却没有解释,他从小药箱之中取了一张画有血锁的普通处方签,然后打开了血锁。

  一个漆黑如墨的窟窿顿时出现在了客厅里。

  苏衫衫和孟波惊得目瞪口呆,张大了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宁涛笑着说道:“机会就只有一次,你们要不要跟我上月球,你们自己决定。”

  “我去!”孟波几乎不考虑就做出了决定。

  “我……我也去。”苏衫衫也做出了决定。

  宁涛说道:“那好,跟我来吧。”

  十几秒钟后,一道方便之门打开,孟波和苏衫衫跟着宁涛一家三口从方便之门中出来的时候已经在阴月仙子的洞府之中了。

  咔嚓、咔嚓……

  殷墨蓝还在挖土,建他的两室一厅。明朝老特工一认真起来,十头牛都拉不住。

  “殷前辈,我们来啦。”软天音打了一个招呼。

  殷墨蓝从他挖的山洞里探出了头来,打了一个招呼:“主公,你们来啦,我再挖一会儿,有事叫我。”

  宁涛说道:“没事,有事你忙你的。”

  殷墨蓝又钻了进去。

  咔嚓、咔嚓……

  直到这个时候,孟波和苏衫衫两口子都还是一个魂不守舍的状态。

  宁涛说道:“孟大哥、嫂子,你们跟我来吧,这是一个山洞,我们到山洞口去看看。”

  孟波和苏衫衫这才回过神来,跟着宁涛走。

  “这里真的是月球吗,我怎么感觉不出来?”苏衫衫问了一句。

  宁涛没有解释,领着苏衫衫和孟波来到了山洞口。

  能量护照之外,灰褐色的山谷和山峰在视野里延伸,暗蓝的天空上,一颗蓝色的星球静静地悬挂在星空之中。

  苏衫衫和孟波的嘴巴又合不拢了。

  宁涛笑着说道:“孟大哥、嫂子,这下你们相信了吧?”

  孟波张大的嘴巴里好半响才吐出一句话来:“宁老弟,你……你真的是修仙的人啊?”

  苏衫衫忽然回头看着软天音和林清妤。

  林清妤和软天音冲苏衫衫微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ps:今日三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