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865章 刘关张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9-01-17 12:33:19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古今的女人都一样,出门都得打扮一下,雪未央也不例外。不过她没什么化妆品,甚至连最简单的胭脂水粉都没有,只是把身上干活的衣服换了,梳了个头就完事了。

  一家三口上了路。

  宁涛将丁玲放在他的肩膀上,又给小棉袄当马马。雪未央觉得不妥,说了两句当爹的和当小棉袄的都不乐意,她也就不说了。要是再数落小棉袄几句,又说只许她骑爹爹,那就尴尬了。

  那样的事儿怎么会被小棉袄看见呢?

  她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事儿,那个时候的她哪里还有心思去看别的地方?她的心里塞满了宁涛,哪里还装得下别的。

  雪未央的家里邺城好几里路,宁涛给丁玲当马一点都不觉得累,倒是打着空手的雪未央有点走不动了。她毕竟才是大病初愈,又经狂风激浪,体力有些吃不消。可她却咬着牙坚持着,出了汗也悄悄擦掉,不让宁涛看见。

  “玲儿,你下来走一段。”宁涛说。

  “嗯。”丁玲很乖巧的应了一声,然后又补了一句,“我自己能走到邺城,爹爹不用背我的。”

  宁涛将丁玲放了下来,却蹲在了雪未央的身前:“雪儿,上来。”

  雪未央讶然地道:“宁大哥,你这是……”

  宁涛却反手圈住了她的腿,趁她身子前倾的时候站起,将她背在了背上。

  雪未央的脸顿时羞红一片,“宁大哥,使不得,使不得……你快放我下来。”

  宁涛却背着她继续往邺城走,一边说道:“你是我媳妇,我背你有什么使不得的。”

  雪未央心疼地道:“你背着玲儿走了这么长一段路,你肯定也累了,你快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走。”

  宁涛笑着说道:“别管我,我不累,我背不动了再放你下来。”

  雪未央挣扎了一下,可宁涛反而将她抱得更紧了,她也就放弃了。宁涛背她走,这是把当女儿来宠,她心里哪有不喜欢的道理,她只是心疼宁涛,但见他步履稳健,脸不红气不喘,也就由着他了。

  背人走路这点体力活对于宁涛这种差不多都快成仙的人来说,简直跟没来似的,毫无压力。他也很喜欢这个背的过程,一步一颠,一步一簸,他的后背上总会传来温柔的碰撞。

  雪未央开始还能保持淡定,可没走多远就有点不正常的反应了,莫名脸红,鼻息也莫名短促了些……

  这该死的路,它怎么就那么长,这么的不平呢?

  丁玲在两人前面蹦蹦跳跳,有时候还会采一朵野花插在发梢上。

  距离邺城越来越近,小路也变成了大路,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多。不少人都投来异样的目光,宁涛倒不在乎,可雪未央却羞得不行,坚持要下来自己走,宁涛只得将她放了下来。

  “爹爹,娘,邺城就在前面,我们到了!”丁玲很激动的样子,一个人往前跑。

  雪未央慌忙上前将她拉住,教训道:“不要一个人乱跑,走丢了怎么办?城里人多,你要跟着娘和爹。”

  宁涛也很配合,笑着说道:“玲儿,过来,爹爹带你去买糖葫芦。”

  丁玲撒腿就跑到了宁涛的身边,牵住了宁涛的手:“我要吃两串。”

  “管饱。”宁涛笑着说。

  “哇!”丁玲激动地叫了一声。

  一家三口往邺城的城门走去。

  邺城的城墙十几米高,用的是石砖,城门楼矗立在十多米高的城墙上,雄伟大气。

  城墙上有将士值守,城门口也有兵丁设岗检查来往行人。

  宁涛、雪未央和丁玲来到城门口的时候,一队骑兵忽然从城门里冲了出来,城门口的兵丁和行人纷纷退避。

  宁涛也将雪未央和丁玲拉到了一边。

  那队骑兵快马加鞭往前奔驰,大道上扬起滚滚黄尘。

  “听说守将汤镇的爱子汤邺昨日出去打猎,今日都还没有归来,这些人肯定是去寻汤邺去了。”一个兵丁说。

  另一个兵丁笑着说道:“恐怕是看上哪家的姑娘,留宿人家姑娘家了吧。”

  雪未央忍不住移目看了宁涛一眼,她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没有开口说出来。

  宁涛说道:“雪儿,我们进城吧。”

  雪未央点了一下头,跟着宁涛进了城。

  城门后面的街道宽阔,街道两边也有不少店铺,绝大多数也都开着门,有铁匠铺,有卖布匹的,有卖干货的,有卖药材的,有卖酒食小吃的等等,五花八门。

  宁涛带着雪未央和丁玲闲逛,逛了这家逛那家,他给雪未央买了好几匹布料和一些胭脂水粉,还有一些床上用品,丁玲的手里则一手拿着一串糖葫芦,专心致志地吃着。

  这一逛便到了黄昏。

  宁涛带着雪未央和丁玲进了一家卖酒食的小店,点了两斤牛肉,一盘馒头和一坛酒。

  这个时代可不是一千多年后的时代,进了饭店还有菜单可以点五花八门的美食,什么宫保鸡丁、糖醋排骨什么的,这个时代的食物就是简单的煮熟和蒸一下了事,也不会有什么味精、鸡精之类的调味品,能有点盐巴就算不错了。

  酒也是浊酒,也就是简单蒸馏处理的米酒,色泽昏黄,所以又叫黄汤,酒精度术大概也就1o度左右,比后世的啤酒高一点。

  不过吃什么喝什么一点都不重要,宁涛想要的只是雪未央和丁玲开心。当然,他也有一点私心,那就是给雪未央灌点黄汤下去,晚上回家之后他好去开门见另一个她,也就是藏在她身体里面的丹灵。等她喝到微醺,还有什么充满爱的意图不能被满足呢?

  一家三口围着一桌,吃着牛肉和馒头,喝着小酒,说说笑笑,其乐融融。

  宁涛喝得多,没有半点反应,雪未央喝了两碗就上头了,玉靥上满是酒红,乌溜溜的眸子里也有了点酒醉的迷蒙。

  窗外,夕阳斜下,就要落山了。

  宁涛又给雪未央斟了一碗酒:“娘子,再喝一碗。”

  “妾身不胜酒力……喝不了了……咯咯……”雪未央有点飘了。

  宁涛笑着说道:“喝完这一碗我们就回家了。”

  雪未央瞅着宁涛,嘴角含笑:“夫君你把妾身灌醉……想干什么?”

  奸计被拆穿,宁涛却还是能保持一本正经的样子:“我没想干什么啊,娘子,喝点酒舒筋活络,对你的身子有好处,这是为你好。”

  雪未央醉眼朦胧,眼神欲滴:“那我喝一半,你喝……一半。”

  宁涛笑了笑:“好,你先喝一半,我喝剩下的一半。”

  雪未央最终还是没能耐住宁涛的劝说,又往肚子里灌了半碗黄汤。

  这半碗黄汤下去,她便到状态了,双手托着香腮看着宁涛,眼神欲滴。那香腮白里透红,整个人鲜嫩得就像是一颗熟透的仙桃,让人忍不住去想象她的味道。

  宁涛也有点心猿意马了,恨不得立刻就带她回家。他将她喝剩下的半碗浊酒喝了,正要招手叫小二过来结账,这时一行三人刚好从酒肆门口走进来,他举起的手就那么僵在了空中。

  那三人,走前一人身材高大,生了一双大耳朵,耳垂和寺庙里的菩萨耳垂有过之而无不及。

  左边一人生了一双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相貌堂堂。尤其是那一缕美髯,乌黑柔顺,自然垂落胸前,起码一尺有余。

  右边一人,身材魁梧,燕颌虎须,那头就像是豹子的头,一双眼睛又大又鼓,即便是正常看人也给人一种瞪视的感觉。

  这三人……

  宁涛的心中忍不住一声惊叹,尼玛!

  这不是三国霸主之一的刘备和他的两个结义兄弟,关羽和张飞吗?

  此前他肯定没有见过这三人,但看过三国演义这部电视剧,那里面的人物也都是根据历史上的记载来塑造的形象,与三人的本尊也差七不差八了。结合着《三国演义》那书里的描写,一一对应,所以就算是第一次见面他也一眼就认出了三人来。

  还真是奇遇啊。

  先是遇到了四大美人之一的貂蝉,这会儿媳妇喝点小酒又遇上了刘备、关羽和张飞。

  他要是能把摄影机带到这个时空来,拍一个纪录片,哪怕是随便拍点什么,拿回去恐怕都会拿下年度票房榜首的桂冠。比如,去跟刘备敬杯酒,还在跟关二爷合个影什么的。

  桃园三兄弟进了门来,那豹头张飞嗓门最大:“小二,来几坛好酒,切二十斤牛肉来!”

  “好叻!三位爷稍等。”小二唱喏了一句,去了后厨。

  宁涛把手放了下来,心里也痒痒的,寻思着找个什么借口去跟三人聊两句。

  刘关张差不多是每个华人的偶像,关于他们三人的故事也流传了一千多年,各式各样的,各种版本的,可谓是百花齐放。他们三人对后世的影响也非常大,算得上是在华夏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传奇人物。宁涛自然也不例外,因为他也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华夏人,所以突然见到了这兄弟三人,难免会深处那种偶像崇拜的情结来。

  就在宁涛眼巴巴地看着兄弟三人的时候,兄弟三人往这边走来,然后在旁边的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

  张飞瞪了宁涛一眼,似乎不满他盯着他看。

  宁涛也不在意,报以微笑,然后移开了视线。

  那可是张三爷啊,怎么也得给面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