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868章 南门寻仙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9-01-17 12:33:19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这一次黑暗持续了很久还是黑暗,这个黑暗的空间也异常冰冷冰冷。

  “你在哪?我想和你谈谈。”宁涛的声音在黑暗冰冷的空间里回荡,远去再远去。

  这个空间好像没有边际。

  “你不想见我吗?”宁涛的心中有些着急和失落。

  忽然有亮光出现,就在前面。

  上一次,亮光出现,宁涛便看见了雪未央,那其实也是丹灵,可是这一次亮光出现他却还是在这黑暗而冰冷的空间里。

  这个情况一点都不正常。

  宁涛忍着心中的好奇,迈步向那团亮光走去。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那亮光就像是悬浮在黑暗虚空之中的一道纱幔,缓缓飘动,隐约可以看见里面有一个人,盘腿坐着。

  宁涛走进了“纱幔”之中,朦胧的景象变得清晰,他在外面所看见的朦胧的身影正是寻祖丹的丹灵。

  她身无一物,盘腿坐在一朵白色的莲花上,闭着眼睛,晶莹剔透的皮肤上散发着清光,神圣圣洁。

  一切可见,可宁涛的心中却没有半点亵念,他轻声说道:“我来了。”

  她缓缓睁开了眼睛:“你来啦……我就知道你会再来找我,我就不该告诉你相见的方式……”

  这声音,她很疲惫,很虚弱。

  宁涛心中一动:“你怎么啦?”

  她的眼睛缓缓闭上了:“你身上有阳气,我是阴魂,如你弱,我伤你。如你强,你伤我。频繁相见,你见一次我也就等于伤我一次。”

  宁涛顿时愣在了,他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跟她说,所以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她,却不料这却是在伤害她。

  “如果你真想与我相聚……你就尽快炼制一颗仙丹级的寻祖丹吧……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你,不要因为心急而让我们永远不能在一起……你回去吧……”她的声音越来越虚弱。

  “那我回去了,你等着我,我一定会来找你的。”宁涛往后退,退了两步又停了下来,问了一句:“我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你能告诉我吗?”

  她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你不是知道吗?”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我……知道?”

  “我复姓南门。”她的声音轻柔,“名寻仙。”

  南门寻仙,这就是她的名字。

  “灵古时代,这里不是囚牢,是乐土,有一仙国名大夏,家父是朝中掌管和观测天文的官员,所以仙帝赐姓南门……”也许是累了,她的声音消失了。

  宁涛慌忙退后:“你不要再说了,等我拿仙丹再来找你。”

  “宁郎……”

  “你还想说什么?”

  “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你要小心。”

  宁涛点了一下头,退出了“纱幔”。

  黑暗退去。

  红烛静静燃烧,火光跳跃。

  身边的人儿是她不是她。

  宁涛的感觉就像是在梦中做了一场梦。

  “夫君你怎么啦……嗯!”

  宁涛想通了,提升实力才是王道,比起那些沉寂在历史长河中的修真大拿,还有那在月球上一脚踏碎月神殿的大脚之主,现在的他算得了什么?

  他要那通天彻地的造化,就只能从眼前的垂手可得的至爱能量做起,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做大做强!

  “夫君……你换个故事吧,这故事……”

  “怎么啦?”

  “太暴力了。”

  “那为夫就再给你讲个七个葫芦娃的故事。”

  “……”

  月朗星稀,有云遮月。

  第二天一早,宁涛起床进了厨房,取粟米熬粥。他也不烧火,直接灵火对付,很快就熬好了一锅稀粥,他盛了两碗粥,然后偷偷将两颗补善丹放进了粥中。

  这样做或许没用,因为他一走,这个过去时空就会崩塌。可明知道没用他也想尽可能帮主雪未央和丁玲,让她们过得更好。

  这样做又或许有用,因为他从来不曾进入过同一个过去时空。他离开之后他所介入的过去时空是消失了,还是以某种方式继续存在着,与他接触的人还不会记住他,这些他自己也不知道。

  或许,这一切只有当他从南门寻仙的口中获悉这天的秘密,获得那通天彻地的造化才会解开。可在那之前,他想给雪未央和丁玲最好的。

  他不仅要给她们吃补善丹,增加她们的寿元,远离疾病,他还想去采一些灵材,为她们拔丝制衣,为她们洗髓伐经。

  他想要做的事情很多,却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

  过了今天正午,他就算在这个过去时空待了两天了。

  他端着两碗粥出来的时候,雪未央刚好从柴房里出来,还没梳洗,头发有点乱,但却别有一番诱人风韵。

  “雪儿,快来喝粥。”宁涛端着碗走了过去。

  雪未央面有愧色:“夫君,都怪我不好,睡过头了,这熬粥的事本该是我来做的……”

  宁涛笑着说道:“你熬我熬还不是一样,我们家没有那么多规矩,你快趁热喝了吧,你肯定也饿坏了。”

  很正常的一句话,雪未央听了却羞红了脸,接过宁涛递给她的粥喝了下去。

  宁涛说道:“我把这碗给玲儿端进去。”

  雪未央说道:“还是我来吧,她赖床,每次起床都要墨迹好久,我得说说她。”

  宁涛说道:“也好。”

  雪未央将另一碗端进了屋里。

  宁涛没跟着进去,站在院子里琢磨着去哪里采集点灵材。

  寻土砚他是不敢放出来的,那是三国之后的法器,也不是天家的法器,是他用碎片拼凑起来的,一放出来很有可能会毁掉这个过去时空的平衡。

  正琢磨着,屋旁的那匹马忽然扬起头,看着院门的方向。

  马有灵性,尤其是与主人之间有着科学难以解释的联系。

  宁涛也移目过去,一眼便看见了三个人正往这边走来,正是昨日傍晚在邺城偶遇的刘关张三兄弟。

  刘皇叔的手中还提着一大包礼物,一边走一边与关张两弟兄聊着什么。

  来就来吧,还带什么礼物?

  这个情况让宁涛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他知道刘皇叔宅心仁厚,喜欢结交江湖豪杰,能人异士,三顾茅庐请诸葛亮下山的故事他可是耳熟能详的。此刻三兄弟带着礼物寻来,这不是另一个版本的三顾茅庐吗?

  可他一个连能在这里待几天都不知道的人,怎么可能去追随刘备?更何况,以他现在的身份,他不需要追随任何人。

  不过,他是真敬重这三位在华夏文明中留下不朽烙印的英雄先贤,他不敢有丝毫怠慢,不等刘关张兄弟三人来到门前便快步过去开了门,然后迎了上去。

  宁涛作揖道:“刘皇叔、关二爷、张三爷,三位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刘关张兄弟三人也对着宁涛作揖,礼数周到。

  宁涛请兄弟三人进了院子,搬板凳桌子请人入座。

  没聊两句,听到外面动静的雪未央也领着孩子从屋里走了出来,给刘关张三弟兄行了一个万福礼。刘关张三兄弟还了一个礼,雪未央又去厨房烧水煮茶。以前家里是没茶叶的,昨日逛街宁涛买了一些,总算不会给客人上白开水喝了。

  闲聊了几句,刘备开门见山地道:“昨日我见宁兄弟身手了得,不知道宁兄弟愿不愿意出山,为汉室江山建功立业?”

  还真是三顾茅庐来了,这大概是第一顾。

  宁涛笑了笑:“刘皇叔,我一介山野草民,书没读多少,也就会几手庄稼把式,建功立业什么的我就不去了。另外,我也舍不得我的妻女,我想留在这里陪陪她们。”

  刘备听得微微皱眉。

  古代女子毫无地位可言,少有男人将自己的妻女当回事,更不别说为了妻女放弃建功立业的机会了,可宁涛却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一点都不忌讳什么。这种价值观显然已经让皇叔鄙视了。

  “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张飞冷哼了一声,“你说这话,咱老张都看不起你。”

  “三弟。”刘备瞪了张飞一眼。

  张飞却不收敛:“本来就是,咱说错了什么?还有,咱看这人也没什么本事,不如和咱比划比划?”

  刘备和关羽都不可吭声了,看着宁涛。

  宁涛看得出来,这兄弟三人显然想试试他的深浅,以此来判断该不该结交。

  却不等他表个比试不比试的态度,张飞一拳头就轰向了宁涛的胸膛。

  还真是猛张飞啊!

  宁涛就坐在张飞的旁边,这一拳头眨眼就到了他的胸前。

  躲还是不躲?

  挡还是不挡?

  一念之间,宁涛做出了选择。他探手抓住了张飞的钵大的拳头,单臂轻轻一撑,他的身体瞬间从凳子上倒飞起来,一眨眼却又静止了下来,却是单掌倒立在了张飞的拳头上!

  刘关张三兄弟顿时惊呆了,下巴也差点掉在地上。

  抛开臂力不谈,仅仅是这反应速度,这是人能做到的吗?

  “还有点手段!”张飞说着话,手臂一收,另一条手臂横扫了过去,想给失去支撑的宁涛一记大摆拳。

  宁涛的双掌往下一撑,没有任何支撑物,身体却倒蹿上空好几尺,轻轻松松躲开了张飞的摆拳。随后又撑了一下,又倒飞几尺,再撑一下,又是几尺。

  脚下有梯,手其实也可以用,只是高度不能跟用脚的脚下有梯比。

  这一下,兄弟三人的下巴都没能留住,全都掉在了地上。

  宁涛一个空翻,回到了凳子上,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兄弟三人直盯盯地看着宁涛,没人说话,似乎连呼吸都忘记了。

  宁涛却将视线移到了院门的方向。

  洞开的院门所对的路上,又有一群人来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