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318章 妻与妾的对话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9-06-19 03:18:47 源网站:2K小说fpzw
  午后的阳光给人带来些许倦意,孩子们都会宿舍睡午觉去了,偌大一个阳光孤儿院静悄悄的,只有几只秋蝉在树头上鸣叫着,为即将走到尽头的生命发出声音。

  宁涛站在新建成的足球场上的松软的草地上,看着榕树下的两个女人,心情忐忑。

  江好要来见青追,他没法拦着。

  江好和青追在阳光孤儿院见面,正在聊些什么,他却没机会听见,因为两个女人开始谈话的时候,江好就把他赶走了,不让他待在旁边。

  是两女达成协议共伺一夫?

  还是针锋相对,争夺绝对的所有权?

  是冰与火的碰撞,还是剑与矛的对决?

  宁涛的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他望着榕树下的江好与青追,却发现两个女人并没有争吵,她们之间的谈话似乎还颇为融洽。可越是这样,他的心里就越困惑,这不科学啊,江好那么火爆的脾气,她会不跟青追吵架?

  一条田园犬跑了过来,一只毛茸茸的尾巴摇来摇去,很亲热的样子。

  宁涛露出了笑容:“哮天,给你安排一个重要任务。”

  刚刚来到宁涛身边的哮天犬顿时来劲了,腾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老爹,你要我咬谁?”

  宁涛说道:“别动不动就咬人,我给你安排的任务是偷听青主母和江主母的谈话,然后告诉我她们在谈些什么。”

  哮天犬看了宁涛一眼,然后摇了摇狗头。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哮天犬一脸幽怨地道:“会挨揍……新来的江主母脾气很暴躁。”

  这年头没有放心奶也就算了,连自己养的狗都不靠谱了吗?

  宁涛瞪着哮天犬:“那你就不怕我揍你?”

  “如果你不告诉两个主母我偷听,我就告诉你她们在谈些什么。”哮天犬小心翼翼的样子。

  这就是狗子成精的典范,担心宁涛泄密,所以提前要个保证。这也不怪它,要知道女人的枕边风一吹,还有什么秘密套不出来的?

  宁涛苦笑不得:“好吧,我答应你,我绝对不告诉她们你偷听她们的谈话。现在你可以开工了吧,告诉我她们在谈些什么?”

  哮天犬竖起了耳朵,狗嘴里冒出了学女人说话的声音:“变成妖以后,大姨妈也会准时来?”

  宁涛的下巴哐当一下掉在了脚背上,脚不疼,头却疼。

  “这是青主母的话。”哮天犬接着血青追的声音说道:“当然会来,我每个月都是准时来的。”

  “变成妖之后,有什么好处和坏处?”

  “坏处是很难与普通人相处,总感觉他们特别幼稚,还自以为是。好处就是可以活很长的时间吧,如果你开始修炼,随着你的妖灵力约而来越强,你的年龄也会越来越长,我都三百多岁了,你看我连一根白头发都没有,这个秘密你可不要告诉宁哥哥。”

  宁涛心中感觉好笑,可怎么也笑不出来,他以为两个女人见面会大吵大闹一番,就算不吵架,也会谈“所有权”的问题,却没想到人家聊起了大姨妈和成妖的好处与坏处。

  这是什么情况啊!

  哮天犬的嘴里不断传出模仿的青追和江好的声音。

  “你是什么妖?”

  “我是蛇妖。”

  “我又是什么妖?”

  “你应该是新妖,与我这种天生妖有一点区别。”

  “什么区别?”

  “天生妖有妖骨,新生妖没有妖骨。”

  “你的妖骨在哪里,我能看看吗?”

  “在尾椎旁边,当初要不是宁哥哥治好了我的妖骨,我恐怕已经死了。我们有个传统,妖骨不能被人碰,妖骨一旦被人碰了,那就得做人就的妖奴,碰妖骨的人也就成了妖主。”榕树下,青追撅起了屁股,一副方便江好摸她的妖骨的样子。

  江好却没有伸手去摸:“不行,我不能摸,我摸了不也成你的妖主了吗?”

  “哪有那么夸张,我说的摸妖骨,是真正的将手触碰到妖骨,隔着肉不算。所以,一个人真要想成为一个天生妖的妖主是非常困难的,除非那个天生妖有迫不得已的情况,或者愿意做他的妖奴。”青追说。

  江好这才伸手摸了摸:“还真是有一块骨头,感觉像海马。”

  “那就是我的妖骨。”

  “你会法术吗?”

  “不会,这天地灵气消散,现在的妖和修真者几乎都不能使用法术了,但宁哥哥能,可他走的俢练之路与我们不一样,他那一套我根本学不会,估计你也是一样的,不过我可以给你找一些妖能学的本事。”

  “那真是太感谢了。”

  “客气什么?我们是姐妹,你和宁哥哥结婚之后,我们更是一家人。”

  “你……你不介意我跟他结婚?”

  “我为什么要介意?我希望你们尽快结婚,那样的话我这个做妾的也就名正言顺了。”

  江好闭上了嘴巴,也避开了青追的眼神。青追可以不在乎,那是因为青追是三百多岁的妖,接受一夫多妻的制度两三百年,接触一夫一妻制才不过几十年。可她不行,她一生下来就在一夫一妻制的现代社会里长大,她怎么可能接受这种与别的女人一起分享自己的爱侣的事情?

  江好沉默,这边的哮天犬也停止了及时翻译。

  宁涛总算是听到了江好和青追谈到了“正事”,可心里却还是没底。青追那边自然是没问题的,可江好的沉默却给他的“未来”添加了不确定的因素。

  这时江好往宁涛这边走来,青追也跟着过来了。

  “老爹,我先闪了,有事戳我。”去不等宁涛说句话,哮天犬转身就跑。

  宁涛叹了一口气,然后向江好和青追迎了上去,他努力的挤出了一丝笑容:“好好,青追,你们在聊些什么?”

  青追满脸的笑容,亲切地道:“我们在聊你呀,你和江姐姐什么时候结婚?”

  江好忍不住移目看了青追一眼,三百多岁的妖叫自己姐姐,那感觉还真是挺怪异的。可私下里,她又觉得从辈分的角度去看待姐姐这个称呼,却又没毛病。

  宁涛没想到青追这么直接,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因为直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道江好的态度。

  江好迎着宁涛的眼神,干脆凑到了宁涛的身边:“两个都想要吗?那是不可能的,我和她,你只能选一个。我给你时间,你来选择。”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这个结果其实也在他的预料之中。他的心中有些失望,不过也能坦然面对。这样其实也好,至少他不用陷入两个女人争风吃醋的无聊环境之中了。至于在两个之中选一个的问题,他是不会选的,这一辈子都不会选的,看谁熬得过谁。

  晚饭前白婧和殷墨蓝也回来了,白婧和殷墨蓝倒对江好没去找那么亲热。尤其是白婧,她似乎还有点不高兴,可又没人能猜到她不高兴的原因。

  晚餐过后,宁涛与苏雅和葛明聊了一会儿,然后带着青追、江好、白婧和殷墨蓝,还有哮天犬走方便之门回到了位于京都的天外诊所之中。

  这次诊所搬家,他自然要让自己身边的几个妖“踩点”,熟悉一下环境。

  青追仍然免不了那种痛苦,宁涛抱着她就冲出了诊所。

  “她怎么了?”跟着追出门的江好紧张地道。

  白婧的语气有点儿怪怪的味道:“她呀,还不算为了我妹夫,这诊所每个月都需要交租金,我妹妹就是为了帮她男人赚租金,背负了一身的罪孽,每次进出诊所差不多都要死一回那么难受。她付出了那么多,可什么都没有得到。有的人啊,什么都没有付出,却得到了最好的位置。”

  江好哪有听不出白婧的话外之音的道理,不过她没有跟白婧争论什么,径直来到了宁涛和青追的身边。看着躺在宁涛怀里瑟瑟发抖,脸色苍白的青追,这一次她的心里没有半点醋意,反而觉得青追可亲,可怜。

  好几分钟后青追才缓和过来,宁涛将她放了下来,她大大咧咧地道:“我没事了,老规矩,我们去附近找房子租下来。”

  江好说道:“我知道这附近哪里可以租到房子。”

  青追亲热的挽住了江好的手,笑着说道:“好啊,我们一起去,要住一套大的,不然住不了这么多人。”

  “还有狗。”哮天犬补充道。

  青追摸了一下哮天犬的狗头:“不会忘了你。”

  白婧说道:“要租就租四合院,我也要住。”

  宁涛说道:“你不是在忙公司的事情吗?”

  白婧说道:“我在哪,公司就在哪,横竖连一个员工都没有的公司,你不会想让我一个人待在山城吧?”

  宁涛说道:“行,那就租一个四合院吧,这附近有很多四合院,我们去看看,要是价钱合适的话就租下来。”

  白婧说道:“钱不是问题,我已经接到来自美国的第一份订单了,只要品牌打出去,神州慈善公司将变成一只聚宝盆。”

  宁涛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乔哈娜。

  叮铃铃,叮铃铃……

  宁涛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顿时有一种说曹操曹操到的感觉。

  打来电话的正是乔哈娜:“涛,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将那些纸张放在了需要放在的地方,另外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那个朋友想要见你,你什么时候有空?”

  宁涛沉默了一下说道:“明天就可以。”

  去美国,只是去另一个地方的中转站,也是时候带汉克斯的妻子玛利亚去意大利寻找另一块头骨的线索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