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898章 踏碎虚空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9-01-29 09:57:24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雪夜闷雷,缓慢轻放的雪花,宁涛此生从来没有遇见过,可今夜却一遇遇见了俩。

  可他却知道,这不是什么罕见的自然现象,这是狐姬的天劫就要来了。

  每个人的天劫都不一样,她的天劫又是什么样的?

  无从知道。

  宁涛低头去看狐姬。

  狐姬从他的大腿上爬了起来,缓步走向了悬崖边。

  宁涛也站了起来,下意识地跟着她走。

  “你别跟来,远远看着就好。这是我的天劫,又不是你的,不要误伤了你。”狐姬回头,嫣然一笑。

  宁涛停下了脚步。

  狐姬继续向前走,脚步轻盈。

  宁涛忍不住叮嘱了一句:“你小心一点!”

  狐姬没有回头,但点了点头。她来到了悬崖边,翘首伫立,雪白的留仙裙在风中荡漾。风虽急,可那雪花却已经轻轻慢慢往下坠落,不为风所动。

  轰隆!

  又是一声闷雷,震天动地。

  忽然,狐姬身边偌大一片区域的雪花静止了,一片一片,无数片,每一片都闪闪发光。

  前一秒钟还是风天雪地,下一秒钟就变成了一个宛如童话一般的场景,无比的美丽,无比的浪漫。

  这就是她的天劫么?

  宁涛不敢相信渡劫也可以这样浪漫美丽。

  却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

  噼啪!

  一道臂粗的闪电当空落下,瞬间劈在了狐姬的身上。孑然伫立的狐姬瞬间变成了一个火球,然后被闪电拽到了虚空之中。

  “小姬!”宁涛大吼了一声,不顾一切地冲向了悬崖边。

  他要抓住她,只需要纵身一跃。

  可是,他的脚却就在悬崖边停了下来。

  这是她的天劫,与天争命的唯一的一次机会,他怎么能横加干预?

  不过,就算是他追上去也没用。就在他停下脚步的那一刹那间,悬浮在虚空之中的闪闪发亮的雪花忽然向狐姬飞去,每一片都是锋利的刀,每一片都是怒射的箭矢!

  一道又一道的闪电劈落在狐姬的身上。

  千百万如刀如箭的雪花扎在狐姬的身上,她的衣服早就被烧干净了,她的皮肤也被割得伤痕累累,鲜血淋淋!

  宁涛担心得要死,可他什么都做不了。他已经感应到了那恐怖能量,而且很熟悉,那是天道镇压的能量!

  刚刚这些苦难,不过只是一个开头。

  她的生死考验才刚刚开始。

  轰!

  上天怒吼,镇压的能量呼啸而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整个天空都塌了一样,要将狐姬这妄图越狱的囚徒碾压成齑粉!

  “你一定要成功啊!”宁涛的心里默默祈祷。

  忽然——

  “你要我死,我偏要与你争命!粉身碎骨又如何,我要逆天而上!”狐姬怒吼道。

  我要逆天而上!

  这声音向四面八方传递,层层叠叠,一如大海的涌动的波浪。

  她往上一挣,逆着那电芒往上。

  一片片飞灰从她的身上坠落下来。

  有一片飘落到了宁涛的面前。

  那是《六道轮回图》的灰烬碎片,依稀可以看见上面的符文和图案。那片灰烬碎片一碰到他就粉碎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虚空一颤。

  狐姬消失了。

  闪电也消失了,雪花纷纷扬扬飘落下来,又快又急。

  宁涛的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就在刚刚过去的那一刹那间,他看到狐姬踏碎虚空往上去了,这意味着她渡劫成功。如果他失败的话,她会坠落下来,灰飞烟灭,就像是从她身上掉落的《六道轮回图》一样。

  宁涛仰望着大雪纷飞的夜空,心里暗暗地道:“小姬,你成功了,我为你感到骄傲。”

  可惜,狐姬听不见他的声音。

  他忍不住要去想。

  将来,他的天劫又是什么样的?

  善恶鼎的器灵说过,他若成仙便是天仙,他要渡的天劫比普通的修真者和妖更为艰难。

  亲眼目睹了狐姬渡劫,他的心里第一次有了渡劫的压力。

  一道方便之门打开,宁涛回到了天家采补院。

  熟悉的地方,一如既往的安静。

  善恶鼎上的人脸睁开了眼睛,直盯盯的看着宁涛。

  就在这一刹那间,刚刚从方便之门中走出来的宁涛竟离奇的发现,顶鼎上的人脸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芒。而且,这还是善恶鼎第一次主动睁开眼睛看他。

  这是怎么回事?

  宁涛心中惊讶,面上却不动声色,他又将钥匙插向了一只血锁。

  “等等。”善恶鼎中传出了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声音。

  宁涛放下了手,转身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鼎兄,你有什么事吗?”

  “有一个妖渡劫了。”善恶鼎的器灵说道:“你当时就在场,是吗?”

  它要知道这个其实很容易,根本就不需要问他,因为狐姬是在珠穆朗玛峰渡劫,他从这里开血锁过去,它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是在试探吗?

  宁涛说道:“是的,是一个狐妖,她是我的朋友,她邀请我去看她渡劫,我就去了,这有什么不妥吗?”

  “没有。”善恶鼎的麒麟淡淡说道:“我就是随便问问,你去看看也好,毕竟用不了多久你也是要渡劫的。”

  “我亲眼目睹了我那个朋友渡过天劫,收获颇多,也很有感触。”停顿了一下,宁涛又问了一句,“鼎兄,我那朋友踏碎虚空而去,她会在仙界的什么地方落脚?你告诉我,将来我上去的时候也好去找她。”

  “我不知道。”善恶鼎的器灵说。

  宁涛根本就不相信这样的说法,不过也没有再追问,只是看着它。

  “你不相信我的话?”

  宁涛耸了一下肩:“我可没有说。”

  善恶鼎的器灵说道:“你那个朋友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从哪里去得知她在仙界的什么地方?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我想你应该能想明白。”

  “原来是这样,鼎兄你还有什么事吗?你要是没有别的事要跟我说我就回去了,我还得赶着去赚取灵魂能量。”宁涛说。

  “去吧,天道酬勤。”善恶鼎的器灵说。

  宁涛回到锁墙下,开了去月球基地的门。

  一个漆黑如墨的窟窿凭空打开,他迈步走进去之前微微偏头,用眼角的余光看了善恶鼎上的人脸一眼。

  鼎上的人脸也正看着他的背影,那一双眼睛金澄澄的,神性十足,那眼神也仿佛是某个古老的神灵的凝视。

  就偷看了一眼,宁涛收回了眼角的余光,进了方便之门。

  一步登天,再出来时已经是月球基地了。

  这里是他的居所,一个开凿出来的石室。

  石室里静悄悄的,只有他一个人。

  他一动不动的站在石室之中,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善恶鼎上的人脸的样子,那一双眼睛里闪过的一丝金芒给他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还有一种诡异的感觉,就像是被蛇偷窥的感觉。

  直到现在为止,善恶鼎其实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任何猜疑也只不过是猜疑,没有证据证明。可是,一旦他赚够了神晶,不再需要他的时候,那蛇会不会咬他,那就说不一定了。

  “我得尽快去见南门寻仙,她或许能给我一个建议。”宁涛心里想着。

  他放出了天生床,盘腿坐在了床上,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进,元婴出。

  下一秒钟,他便以元音的形态来到了另一间石室之中。

  这是青追的房间。

  很巧,青追也正盘腿坐在她的床上,身上穿着她最喜欢的青色长裙,就连鞋袜都没有脱。不过以她的修为,现在的他,就算是从淤泥地里走两遍,脚上也不会沾上半点泥。

  宁涛来到了床边,不过没等他碰青追一下,青追就睁开了眼睛。

  “宁哥哥是你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青追很激动,很高兴的样子。从她的反应来看,她其实知道是宁涛的元婴来了。

  宁涛拉起她的手,在他的掌心之中写了几个字:来我的房间。

  青追的玉靥顿时红了一下:“傍晚的时候不是采过了吗,你怎么又要采我?”

  宁涛:“……”

  这样的误会能怪人家吗?

  这还不是他发疯似的采集至爱能量,都把家里的几个女人养成惯性思维了。

  所以,要怪也只能怪他。

  十分尴尬,他退了回去。

  他的元婴回到身体之中后没几分钟,青追就过来了。

  几分钟前的她穿的是她最爱的青色长裙,这会儿过来的她,身上却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脚上的鞋袜也脱了,穿了一双拖鞋,十只玉趾清晰可见。灯光一照,那姣好的身段玲珑浮凸,散发着撩人心扉的气息,诱人想入非非。

  宁涛忍俊不已,难怪她过了几分钟才过来,原来是在换衣服。

  青追往天赐天生床走去,俏脸上满是羞意:“宁哥哥,狐姬渡劫成功了吗?”

  “成功了,回头我跟你聊这事,现在先办正事。”宁涛说,然后从腰上解下了大日葫芦。

  不知道为什么,青追慌忙上前按住了宁涛的手,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宁哥哥,你能不能不吃磐石丹呀……”

  宁涛当场就无语了。

  青追可怜兮兮的样子:“不吃好吗?”

  宁涛忍不住笑了:“我让你过来是想带你去长安帮我护法,我要去阴墟办点事。我要取的东西不是磐石丹,而是镇时塔。”

  “呃……”青追捂住了脸,羞的都想找一条地缝钻进去了。

  宁涛笑盈盈的看着她。

  青追转身往外走:“我、我先去换一件衣服,马上过来。”

  宁涛却把捉住了她:“不急,也不差那点时间,我还是现在给你讲讲狐姬渡劫的事吧,你到我身边来,我慢慢说给你听。”

  青追狐疑地看着宁涛:“只讲故事?”

  宁涛点了点头:“只讲故事。”

  青追顺从地坐到了宁涛的身边,静静地等着她的夫君给她讲故事。

  可是……

  “你骗人,嗯!”

  自找的不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