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925章 重回婴儿时代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9-02-08 16:17:15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陈康长什么样?

  宁涛并不知道,他放弃了杀陈康的念头,就连看都不想去看那个家伙一眼。

  原路返回,一个多小时后,宁涛回到了照夜族领地,这个时候天都还没有亮。

  屋子里静悄悄的,昆仑玉也睡得很香,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这几天的时间里,她几乎每天都会做美梦。

  宁涛钻进了被窝,又把她的头扶起来,放在了他的胳膊上,给她充当枕头。也就在那个过程中,他往她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丝灵力,一下轻微的震荡,她的睫毛颤了颤,不过并没有醒转过来。

  宁涛也没有再做什么动作,静静的躺在被窝里,琢磨着那个从武媚娘肚脐上获得的启发。

  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却拥有比一般修真者和妖还灵敏的感应能力,这是无法想象和理解的事情。如果是出现在别的女人的身上,他根本就不会得到什么启发,可她偏偏是妩媚娘,历史上唯一的一个正统女皇帝。

  他获得的启发就是武媚娘肚脐子上的“天命之印”,可以肯定的是武媚娘的超凡的感应能力,还有她将来的命运都与那个紫色的印记有关。

  紫气东来,那是大祥瑞。

  天命所归,那是贵不可言。

  所以,他给那个紫色的印记取名为“天命之印”。

  “我的身上要是有那样一个天命之印,我感应天地万物就会容易得多,我的灵力修为大概也会提升到一个新的境界。可是,那是上天给的东西,想要也要不到,怎么办?”宁涛心里琢磨着。

  启发归启发,可是要将一个启发变成实实在在的结果,那其实很难。

  宁涛开动了脑筋,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又一个的想法,并分析可能性。

  时间一点点流逝,而他毫无知觉。怀中温香软玉,他也没有知觉,他整个心思都沉浸了进去,没有什么能分散他的注意力。他的大脑里不断重放着武媚娘肚脐上的天命之印,回忆着记下来的每一个细节,并尝试着用灵力在他的肚脐上刻画一模一样的印记。

  武媚娘的天命之印是天生的,他刻画的自然是赝品,可他也不需要武媚娘的坐皇帝的命数,只是想要武媚娘的超凡的感应能力。他用灵力刻画的赝品天命之印能不能达到这个目的,他自己其实也不知道。可是即便不成功他也没有什么损失,至少也努力过了。更何况,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行不行?

  一笔一划,半个小时的灵力刻画,宁涛终于在他自己的肚脐位置刻画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天命之印。无论是大小,还是形状,以及纹路都完全一致,唯一不同的只是颜色。武媚娘的天命之印是紫色的,代表的紫气东来。他刻画的赝品天命之印是黑白的,代表的是不是善恶就不知道了。

  黑白天命之印刻画好之后,宁涛尝试将灵力往肚脐运行,却就是这一运行犹如洪水猛灌,顿时将那个耗时半个小时的黑白天命之印给冲毁了。他的肚子也翻江倒海地一阵蠕动,带来剧烈的疼痛。

  昆仑玉睁开了眼睛,睡眼朦胧地道:“夫君,你怎么了?”

  宁涛说道:“没事,你睡吧,我在练功。”

  昆仑玉好奇地道:“你在床上练什么功?”

  宁涛笑着说道:“为夫还在琢磨,你睡吧,等我琢磨好了我再告诉你。”

  修真的事情没法跟她解释,如果解释恐怕说道天亮都说不清楚。

  昆仑玉狐疑地瞅了宁涛一眼:“你是不是趁我睡着了干了什么坏事?”

  宁涛:“……”

  她忽然缩进了被窝。

  宁涛的眉头微微一扬,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奇怪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从被子里冒出了头来,笑盈盈地道:“我审问过了,你确实在练功,那我继续睡了。”

  她翻了一个身,又继续睡了。

  宁涛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换作是别的时候,他一定也给她来一个刑讯逼供,但是这一次就算了。他将脱缰的心思拉了回来,又开始用灵力刻画黑白天命之印。

  这一次他熟练得多,只用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时间。

  黑白天命之印完成,他尝试往那个灵力印记之中注入一丝灵力,可是即便他小心翼翼的操作,可那一丝灵力进入黑白天命之印后非但没有发生什么超自然的感应,反而又将那个灵力天命之印破坏了。好在只是一点点破坏,他很快就修复好了。

  两次失败,那就不是灵力的强弱的问题,而是方式不对了。

  他的心里暗暗地道:“武媚娘的天命之印是上天赐予的,紫气东来,所以她怎么都会成为历史上唯一的一个正统女皇帝。我这个天命之印是灵力刻出来的,不是天赐之物,算个赝品都很勉强,可我好歹也是天生的善恶中间人,如果比天赋,那应该是我的天赋更高才对啊,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呢……”

  继续琢磨。

  一个时间里,宁涛的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了一道灵光,他激动地坐了起来。随即盘腿,双手各拿捏了一个法诀指,然后眼观鼻,鼻观心,清除一切杂念,并将元婴往黑白天命之印中移动。

  他已为半仙,距离成仙只差一个天劫,元婴早就与身体完美融合,一念动作便可以让元婴按照他的意志行动。只要他愿意,他甚至可以将他的元婴压缩成一粒米饭大小,让某个人吃到肚子里,然后在他的肚子里练拳脚,就像是孙大圣在铁扇公主的肚子里搞事一样。

  不过,即便是操控元婴达到了化境,他也非常小心,控制着压缩成米粒大小的元婴,一点点地靠近黑白天命之印。

  两者接触,黑白天命之印并没有崩坏,反倒是元婴反馈回了一丝奇妙的感觉,那感觉就像是脑海里打开了什么东西。可是,这感觉转瞬即逝,无法捕捉。

  有戏!

  宁涛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元婴进入到了黑白天命之印的中央。

  刹那间,他的肚脐弥散出了一团黑白烟云,与他在武媚娘的肚脐上看见的紫气东来的天命之印一模一样,只是一个是紫气,一个是黑白灵气。

  这才是正确的操作!

  元婴进入黑白天命之一的正中间,那一团水墨烟云一般的灵气竟自主的缓缓的旋转了起来。

  刚刚那个不曾捕捉到的奇妙的感觉再次出现,而且这一次不再是转瞬既逝,而是如水波一般漫过他的身体,每一寸肌肤,每一个内脏,买一根骨头,甚至是每一个细胞!

  这种感觉以前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万物皆有灵,而人是万物之灵。

  天地万物孕育了人类,岩石之中的矿物质,坚果中的微量元素,甚至是水和空气也都是构成人类的物质。人还在母亲子宫中的时候,眼不能看,鼻不能呼吸,却能感应到天地混沌的气息,那个时候的人其实是与天地万物有着感应的。可是,一旦离开母亲的子宫,睁开眼,开始呼吸,这种感应和联系就中断了。

  现在,宁涛重建了这种与天地万物之间的感应与联系。

  其实,他自己刻画的黑白天命之印就相当于是一个子宫。他的元婴就是待在子宫之中的婴儿,而元婴不就是他自己吗?

  天命之印是宫,元婴是婴。

  这感应就像是回到了起点,身体还是一个混沌的细胞,吸收着母亲给与的从天地间转换而来的养料,一点点构建身体,发育成长。

  轰!

  某个节点过去,宁涛的神识忽然弥散了出去,宛如大树的根系在土壤里向四面八方延伸。

  又有奇妙的感应出现。

  床上的被子不是被子,而是一朵朵棉花,柔软雪白。床也不是床,而是一棵棵树,枝繁叶茂。地面的泥土里蕴藏着水分和养料,只要有种子和阳光,它就能变成一块青青的草地,或者一片繁茂的花。窗外吹过一缕缕风息,里面夹带着肉眼无法看见的尘埃,还有它自身的能量。皓月当空,那月光也蕴藏着能量。

  还有昆仑玉,他对她的感应最为奇妙。他的神识丝丝缕缕渗透进她的身体之中,而她却浑然没有知觉。他能感受到她的血液在血管里流动,温暖而平缓。他甚至能感受到她的思维活动,她很快乐,很安宁,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在她的身边。

  感应的过程也是了解的过程,他化身棉被的一部分,他虽然没有翻看棉被瞅一眼,可他却知道这张棉被用多少棉花制成,又用了多少年,他甚至知道棉被里的某一个地方的棉絮有点受潮正在霉变。可那不是空气潮湿的原因,这里是沙漠也不可能潮湿,那是不好说的原因,而他就连这个都知道,了如指掌!

  他还化身床的一部分,他知道这床用了多少棵树的木料,每一块木料有多少年的树龄,又有多少虫眼。

  他甚至化身为昆仑玉的一部分,她的柔滑的肌肤,她的温暖的血液,她的心跳,她的呼吸,她的情感,她的一切也都是他的,她与他同呼吸且心灵相通。

  这就是超自然的感应能力。

  这是多么的神奇!

  别的修真者到了大涅槃境,灵力封顶,百尺竿头再难进一步,那就需要感应天地万物,找回子宫时期的那种与天地万物之间的先天感应,只有这样才能找到离开的路,求一个飞升仙界的机会。可是,这世间又有几人能找回自己在子宫里的先天感应?看似简单,但其实比登天还难!

  然而,到了他这里,他只是在肚脐上用灵力刻画了一个天命之印便解决了问题。

  “他怎么还不过来?”

  忽然,宁涛感应到了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的源头就在他的身边,在昆仑玉的肚皮里。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心中一片惊讶:“我竟然……听到了她心里说的话!”

  “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他明白我想要什么?”她的心里又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

  宁涛露齿一笑,凑到昆仑玉的耳边说道:“娘子,为夫给你讲个孙大圣棒打妖精的故事好不好?”

  昆仑玉翻身过来,钻进了他的怀里:“这是什么故事……呀!”

  我看你还装不装。

  这也是心声,可她感应不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