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325章 你来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1 10:17:25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十多个小时后。

  意大利,佛罗伦萨。

  宁涛离开下榻的酒店,叫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叫司机往百花圣母教堂驶去。

  出租车的驾驶员是一个老司机,车开得很稳,车速不快。一座座古老的建筑从车窗外划过,还有干净得就像是一款蓝布的天空,这座曾经孵化出欧洲文艺复兴的城市给人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第一次来意大利?”老司机操着蹩脚的英语打破了车里的沉默。

  “嗯,第一次。”宁涛说。

  “要美女吗?纯正的意大利美女,不是东欧过来的女人。”老司机的嘴角浮出了良善的笑意。

  “呃……还是不要了吧,我只是来欣赏风景的。”宁涛心里好生尴尬,婉拒道。

  老司机却顺手递给了宁涛一张名片:“你们华国人腼腆,你要是想要的话就打上面的电话,我把姑娘送到酒店来。”

  宁涛拿着意大利老司机给的名片,不知道是收起来好,还是拒收的好。

  咱家就长得那么像嫖客?

  出租车来到百花圣母教堂的旁边,宁涛给了车资然后下了车。

  前面是乔托钟塔,那是一座用奶油、浓绿和粉红三种颜色的大理石砌成的钟塔,与旁边的百花圣母大教堂交相辉映,也是佛罗伦萨的标志性古建筑之一。

  宁涛抬头看了一眼钟塔的顶部,心中萌生了一个念头。他没有急着去汉克斯住下的房子,而是买了门票,踩着狭窄的楼梯爬上了乔托钟塔。

  他心中的念头是要在全世界最著名的古建筑里留下血锁,打造专属的快捷通道网络。以后,无论他想去什么地方,几秒钟就能达到目的地。既然来了佛罗伦萨,怎么不在乔托钟塔里留下血锁?

  快到顶部的时候又一队青年情侣正往下走,宁涛贴着墙壁让了路,等待青年情侣过去之后他又继续往上爬。

  乔托钟塔的顶部挂着一口钟,也不知道有几百年的历史了,钟身上满是岁月侵蚀的痕迹。

  无论是多么巨大和坚固的存在,岁月最终都会带走它。

  宁涛四看了一下,很快就找好了对方。他使用脚下有梯,虚空三步直接跃上了悬挂铁钟的坚固石梁,然后吹开灰尘,在一个合适的地方咬破手指画上了一只血锁。

  画好血锁之后宁涛回到了地面上,站在窗前眺望百花圣母大教堂。那橘红色的巨大圆顶是百花圣母大教堂的标志,也是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最伟大的杰作之一。然后他就看到了玛利亚所说的那座房子,它就在百花圣母教堂的旁边不远的一条街道上。

  “汉克斯为什么会租下那个地方?如果是为了躲避麻烦,他应该挑一个很偏僻的地方才对,这个地方是闻名世界的旅游胜地,可他偏僻在这个地方租了房子,难道……那块头骨就在这附近,他不敢去拿,却可以站在他租下的房子里看着它?”宁涛的心里忽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心情也不由激动了起来。

  宁涛随即离开了乔托钟塔,忍着进百花圣母教堂去看看的冲动,直接来到了玛利亚说的那座房子前。

  这是一座两层的小楼,门柱上雕刻有鸢尾花的标志,门牌上也有数字68,一切都符合玛利亚的描述。小楼的前门上了锁,一楼和二楼的窗户也都紧闭着,还拉上了窗帘,根本就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宁涛来到门前,轻轻踩动脚下地砖,他很快就发现了一块松动的地砖,然后他蹲了下去,抠起那块地砖,然后在砖下的一个小凹坑里发现了开门的钥匙。

  这个藏钥匙的地方是玛利亚告诉他的。

  宁涛用钥匙打开了门,走了进去。面前是一个客厅,并不大,放着两组老旧的布艺沙发。沙发的后面是壁炉,里面还残留着少许木炭和没有燃烧干净的木柴。另外还有一些家电,但样式和型号都相当古老,就算通电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使用。因为太久没有人打扫的原因,屋子里地面和家具、家电的表面上都蒙了一层灰尘。

  宁涛抬起头看了一眼房梁,随后施展脚下有梯,虚空连踏三步,就像是走楼梯一样走上了房梁。

  房梁上满是灰尘,在一个不起眼的暗角里放着一只烟盒。

  宁涛移了过去,将那只隐藏着的烟盒拿了出来。他回到了地面上,打开了烟盒,烟盒里面装着一张折叠起来的纸。他将纸抽了出来,打开,纸上仅有一句话。

  那句话的内容翻译之后是:邪恶之物,需要经历末日审判。

  宁涛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就这么一句话,这算什么线索?末日审判那是圣经里面的故事,难道我还要从圣经里面找线索?汉克斯啊汉克斯,你就不知道写一个准确的地址吗?”

  汉克斯肯定知道那块头骨藏在什么地方,可却用了这样一句模糊的话来描述“藏宝点”。他的初衷不难理解,大概是担心被人发现,找到那块头骨,所以才用了这样隐晦的一句话来描述。可他却不知道,他给宁涛这样一个从来没有来过佛罗伦萨的寻宝者带来了麻烦。

  宁涛将烟盒扔了,只把烟盒里的纸收了起来。他看了一眼铺满灰尘的楼道,然后走了过去,顺着楼梯爬上了二楼。

  二楼有三个房间,两个卧房,一个书房。

  宁涛先后进了两个卧房,毫无收获,最好他推开了书房的门。

  书房里有很多藏书,种类很多。书桌靠窗摆着,窗帘是拉着的,但如果拉开的话,在书桌上看书办公都会拥有充足的光线,还能欣赏到佛罗伦萨老城区的风景。

  宁涛并没有急着去拉开窗帘给这个书房透风,而是打开小药箱从中取出了装着残版寻祖丹的小瓷瓶,拔掉瓶塞将装在小瓷瓶里面的残版寻祖丹倒在了手心中,然后唤醒鼻子的闻术状态,深深的嗅了一口。

  双眼短暂的“失明”之后,光线重新回归视野,眼前的景物没变却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是汉克斯。

  汉克斯站在窗前,窗帘是拉开的,被风吹动着,保持着微微扬起的状态。透过洞开的窗户,一眼便可以看见雄伟壮观的百花圣母大教堂的橘红色的大圆顶。

  汉克斯的视线一直停在留在那座圆顶上,一动不动。

  同步激活的低语者也捕捉到了一些声音,它们浮现在了宁涛的脑海之中。

  “汉克斯,你要的咖啡要加糖吗?”

  这是玛利亚的声音,这声音清晰,好像就站在宁涛的位置说的。

  “玛利亚,我得回美国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美国吗?”

  这是汉克斯的声音。

  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灵魂残留的能量不容易消散。这就是宁涛不急着拉开窗帘的原因,汉克斯虽然只留下了一个模糊的线索,可他也有他自己的办法找到更多的线索。

  这些对话与站在窗前眺望百花圣母大教堂的圆顶的汉克斯,显然不在同一个过去时空的节点上,有点音轨与时间轴不同步的感觉。可能看到过去时空里的人,听到过去时空里的声音,这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汉克斯突然回过了头来,看着宁涛所在的方向。

  却就是这回眸的一眼,宁涛顿时惊愣当场。

  就像是川剧之中的变脸,明明是汉克斯,可一眨眼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这个人宁涛一点都不陌生,是那个红衣女人。

  美到了极致的脸庞,绿幽幽的眼睛,那眼眶之中迸射出来的眼神仿佛是拥有石化魔法的利剑,瞬间穿透了宁涛的身体,将他石化!

  她忽然张开了嘴唇,动了两下。

  宁涛手腕上的低语者突然雪花涌动,他的脑海之中又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女人的声音。

  “你来。”她说。

  “你能说话?你是谁?你在哪里?”宁涛无比的激动,短短一句话全是疑问。

  画面颤动了一下,然后镜面一般崩溃。

  书房还是这个书房,但窗帘是拉着的,书桌上,书架上满是灰尘。午后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照进来,在掉了颜色的灰扑扑的地板上投下了一抹明晃晃的颜色,给人一种发黄的旧照片的感觉。

  宁涛起码发了两分钟的呆才动了一下,可满脑子还是那个红衣女人的脸庞,还有她的那一句——你来。

  你来。

  去什么地方?

  无从知道。

  宁涛使劲摇了摇头,然后再次进入残版寻祖丹的药物过敏反应。双眼短暂“失明”之后,又有新的景物出现。可小楼已经不复存在了,甚至连百花圣母大教堂也不复存在了。这里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一个光着屁股的长发飘逸的男子正在钻木取火。他的身边还放着他的武器,那是一把石头打磨成的石斧。

  捕捉到一次,残留在某个空间的灵魂能量就被转换和消耗了,虽然从能量守恒定律的角度去理解,它们不会真正消失,可要再捕捉到却是跟艰难和复杂的事情了,他现在根本就做不到。

  宁涛不敢第三次进入残版寻祖丹的药物过敏反应,他将残版寻祖丹收了起来:“这一次要是够运气,找到那块头骨,我会炼制新的寻祖丹,这一颗就给江好,帮她提升她的妖灵力。”

  他将小瓷瓶放回到了小药箱之中,然后来到窗户前,一把拉开了窗帘。

  金色的阳光迎面照过来,满眼金光闪耀。百花圣母大教堂的巨大的圆顶仅隔着一条街,清晰可见。

  他的嘴角不禁浮出了一丝笑意,他已经大致猜到那块头骨藏在什么地方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