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976章 七日倒计时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9-03-03 11:38:38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一道方便之门下来,宁涛拖着左蓓拉从方便之门中出来的时候已经在大学巷尽头的浙商会馆之中了。

  “嗯……”左蓓拉呻吟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宁涛看着她:“你醒了?”

  随着意识的苏醒,左蓓拉的脑海之中又浮现出了那可怕的回忆,面孔也变得狰狞了起来,张嘴就是一口口水给宁涛吐了过去:“啐!你这魔鬼,我诅咒你下地狱!”

  “你就会骂这一句吗,不能来点新鲜的?”宁涛说。

  “啐!黄皮……”

  宁涛抬脚一脚踹在了左蓓拉的面门上。

  左蓓拉的后脑勺狠狠地撞在了地板上,咚一声闷响,然后昏死了过去。脸上一只大大的鞋底印,两只鼻孔和两边嘴角都在冒血。

  骂人可以,但种族歧视就没法容忍了。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宁涛的鼻子微微动了一下,随即开口说道:“阿婧,进来吧。”

  房门打开,白婧从门外走了进来,发型有点乱,身上也有点脏兮兮的感觉。

  她是从蜀地绵竹赶过来的,七八百公里路,虽然有飞剑代步,但一路大风吹,空气又多雾霾,吹乱发型,吹脏衣服也就成了免不了的代价了。

  “哎哟,累死我了。”白婧一进来就抱怨,看到躺在地上的左蓓拉,微微愣了一下才说道:“这不是维特尔家族那小婊子吗,留着她干什么,怎么不杀了?”

  宁涛说道:“她现在是我们的人质,七日后还要靠她带我去神墟与那镇神碑见面。”

  “原来是这样,哎哟不行了,夫君你给臣妾按摩一下吧。”白婧一点都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到了床沿上。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她的耳朵里飞了出来,直接飞到了宁涛的耳朵上,小屁股直接坐在了宁涛的耳廓最高的地方。

  这个小小的身影就是南门寻仙,来到这个世界一个月有余了,她不仅有地母瓶养丹,宁涛更是不惜代价拿各种灵材“喂”她,她早就能恢复正常体态了,可是她必须要保持丹药的状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被镇神碑和善恶鼎发现,还有这天。

  她是仙,一旦被天发现直接就飞升去仙界了。

  这样安全倒是安全,可也苦了她和宁涛了。两人在阴墟之中结为夫妻,某些食髓知味的事情也就不能再做了。宁涛还好,有肉吃,可她却只是一个憋字。

  “夫君,你那边都搞定了吗?”南门寻仙的声音很小很小,却清脆悦耳。

  宁涛说道:“都搞定了,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再没有维特尔家族,七日后我将面对镇神碑,这几日我得好好准备一下。”

  “夫君吉人有天佑,不用太担心,不管是什么劫,妾身都与你一起闯过。”南门寻仙挪了一下小屁股,宁涛耳廓上的绒毛对她这个丹药身体来说,差不多是普通人面对狗尾巴草了,屁股坐在密密麻麻的狗尾巴草上,能不痒吗?

  “夫君……”白婧似乎有点意见了。

  宁涛笑了笑,走了过去,给她按摩。

  按了脖子肩膀按腰,按了腰按臀和腿,白蛟龙也从坐的姿势变成了趴的姿势。宁涛的十指战队之下,喉咙里不是发出嗯嗯的声音。就她这声音,本来是正规的保健按摩都变成不正规的大保健了。

  南门寻仙本来就很憋,又被狗尾巴草扎得难受,再被巫妖王这一撩拨,浑身都不自在了,小小的脸蛋红红的,挪屁股换姿势的动作也越来越频繁了。

  宁涛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叫,外面有人听见了还以为我们在干什么。”

  这句话出口,刚要闭嘴,南门寻仙忽然一头扎进了他的嘴里。

  丹香、丹味,还有大海的味道。

  轰!

  药力洪水一般钻进血管,在四肢百骸之中肆虐,他几乎连一秒钟的时间都没坚持过去就被点燃了。

  白婧翻身过来,一把把他拉了下去。

  正规保健按摩真的变成大保健了。

  正规的车说翻就翻,正规的画面说乱就乱。

  房门突然打开,一道青色的身影闪身进来。

  “哎哟!”青追捂住了眼睛,然后她用脚后跟关上了门。

  两个小时后,天亮了。

  东边的天际出现了一轮红彤彤的旭日,金光万丈。

  宁涛一家四口从浙商会馆之中走了出来,不过门口的警卫和街上的行人却只看得见三人。

  南门寻仙在宁涛的耳朵里趴着,浑身软得像没有一根骨头。

  只是这一次,宁涛没有采集至爱能量。

  当然不能采,采了就露馅了。

  至于左蓓拉,宁涛本来想将她关在浙商会馆里的,可是想了一下又觉得不保险,干脆又开方便之门将她囚禁到了月球的基地上,用捆仙绳绑着,然后让姜晓东和幼往久帮忙看着。

  其实,他也有想过将左蓓拉关在天家采补院里的,但他又有些担心那镇神碑有神通感应到她在神墟,也就增加了天家采补院暴露的风险,所以才费事将她带回来。

  现在好了,关到月球基地上,他一点都不担心左蓓拉能逃走。

  一家三口来到了曾经的天家采补院门前。

  李瞎子按摩店的招牌在晨风中摇晃,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

  宁涛在门前停下了脚步,犹豫了一下,还是元婴出窍进去看了一眼。

  那只是一间小破屋,里面放着一张按摩床,也已经破败不堪,合着地上的垃圾和灰尘,这个地方起码两三年没人打理了。

  李瞎子去了什么地方?

  这是一个问题。

  可是谁在乎?

  宁涛的元婴回到了身体之中,他也睁开了眼睛,他的心中有了一个从来没有思考过的问题。

  天外诊所也好,天道医馆也好,天家采补院也好,那个存在会不会是一个障眼法?就拿眼前这个李瞎子按摩店来说,街上的行人看见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破屋,可进去之后就在那个障眼法的范围里了,它想让你看见什么,你就会看见什么。

  还真是细思极恐啊……

  “夫君,接下来我们要去什么地方?”白婧问了一句。

  宁涛想了一下才说道:“我们先找个地方吃早饭吧,然后去卧云村,我想把我妈的转世和她的父母,还有我父亲的转世的母亲接到月球上去避一避,等到这一切结束之后再送她们下来。”

  耳朵里想起了南门寻仙的声音:“夫君,妾身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宁涛笑着说道:“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你想说什么都可以。”

  南门寻仙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该放手的始终要放手,你的父母已经转世为人,从某种程度上讲已经不是你的父母了,你不要陷得太深,更何况你这样做是扰乱天道秩序,不利于你的修行。”

  宁涛点了点头:“我知道,我有分寸,等这件事了结,我就不再干涉他们的人生了。”

  她说得没错。

  无论是夏峰还是龙灵玉与他都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甚至没有他这根儿子的半点记忆,更不会有什么父子、母子的情感,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一厢情愿。

  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

  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他想弥补这遗憾,哪怕是假的也好。

  “还有一件事……”南门寻仙欲言又止。

  宁涛关切地道:“你声音有点不对,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想尿尿,你找个地方我好出来。”南门寻仙说。

  宁涛:“……”

  一家人又回到了浙商会馆之中,回来的路上白婧买了一些豆浆油条,算是一家人的早餐了。白婧和青追分豆浆油条,宁涛则去了卫生间。

  南门寻仙迫不及待地从他的耳朵里飞了出来,落身在了洁白的马桶上。

  宁涛虽然觉得不合适,可他还是好奇地盯着。

  “你、你出去呀,你在我怎么……”南门寻仙着急地道,羞得满脸通红。

  “我转过身去还不行吗?”宁涛说,转过了身去。

  “唉,真拿你这个坏夫君没办法。”南门寻仙叹了一口气,开始解决问题。

  宁涛直盯盯的瞅着墙壁上的镜子。

  都说是坏夫君了,不坏一下岂不是很亏本?

  “娘子,你什么时候才能变成原来的样子?”宁涛瞅着难受,忍不住问了一句,他怀念那些开门见仙的日子。

  南门寻仙说道:“再等等吧,这几天你不要再动歪心思,做好抹除那个灵魂烙印的准备吧,然后直接启动天劫,你记住,启动天劫的时候你把我含在嘴里,我估计过程会很艰难,但大致不会出问题。”

  “你和我一起渡劫?”

  “对,我要助你渡劫,与你一起去仙界,然后你想怎么都可以。”南门寻仙说。

  宁涛心中一片激动和感动,嘴上却说道:“娘子,你看你把我想象成什么样的人了?”

  南门寻仙轻轻啐了一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镜子里面偷看我。”

  宁涛:“……”

  知夫莫若妻。

  “你们在里面搞什么,豆浆快凉了。”白婧的声音传来,“还有,夫君你要不要脸啊?”

  宁涛尴尬得要死,却无法反驳。

  你本来就不要脸,怎么反驳?

  不过,白婧的声音却让宁涛想到了什么:“寻仙,她们能上仙界吗?”

  南门寻仙摇了摇头:“所以,这几天你要做的事情和准备有很多。”

  宁涛盯着镜子出了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