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979章 出发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9-03-03 11:38:38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大英BBC:华国的华夏梦号在月球基地安全着陆,被视为英雄的机长孟波在尽头前展示了十二只北都烤鸭……

  灯塔CNN:华国的空天飞机已经在月球基地安全降落,据称该飞机上携带了大量的科研设备和基建装备。基建狂魔已经将长城建到了月球上,我们的总统却还在为修一堵墙发脾气……

  德意志新闻:华国的华夏梦号登陆月球,携带了数吨物资。这意味着人类的太空之旅正式开启,往前是星辰大海,广袤的未知宇宙空间。我们呼吁华国开放月球基地,共享资源……

  澳亚民报:华国的空天飞机安全着陆月球基地,所携带的物资之中有军用武器,这严重违反了太空和平的准则,并且严重威胁到了太空安全。我们敦促华方给出合理的解释,并作出安全承诺……

  棒媒:华夏号安全着陆月球,携带了包括军用物资在内的物资,这意味着那个月球基地将演变成军事基地。月球是全人类的共同财产,他们擅自开发月球,并在什么建设军事基地,他们有没有征求我们同意……

  孟波驾驶空天飞机登陆月球的几个小时后,全球媒体争相报道,有说好的,但更多的却是质疑和指责,如果地球上的怨气和酸气能量能转换的话,那肯定是会汇聚成一个恐怖的风暴扑倒东方的大地上摧毁一切。

  你一个生产鞋子袜子为生的人……

  你竟敢在月球上建设永久性基地还建跑道!

  你的空天飞机竟敢降落月球,我们都还做不到好伐!

  你怎么敢走在我们的前面?

  你好大的胆子啊!

  我喷死你!

  我吓唬是你!

  我堵死你!

  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态。

  就在数以亿记的人在接受不同的当局灌输给他们的信息和观点的时候,一手缔造出这个奇迹的男人却正躺在天赐天生床上面壁思过。

  “我是不是太堕落了?我竟然……”

  他的身边挤满了妖精,而且全是那种放古代就能祸害一个王朝的大妖精。

  “我怎么可以和她们一起……我的生活真是太混乱了,这样下去怎么行?不行,我要振作……”

  然而,他并没有振作起来。

  昨夜他提笔作诗绘画,墨水都画没了,一双腿到现在都还是软的,还有他的手也没有自由。他刚刚动了一下,枕着他手臂睡觉的妖精就缠紧了他,而且连眼睛都懒得睁一下。

  “我要起床练功了。”他说。

  没人理他。

  “我要起床方便。”他说。

  还是没人离他。

  却有一个妖精弹指一挥,一个分身就凭空出现了,从地上捡起了一只酒瓶子凑了过来。

  这是什么日子啊?

  商纣王也没这么堕落吧?

  而且,型号不对啊!

  酒瓶子怎么可以?

  至少要脉动啊!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然后又是孟波的熟悉的声音:“宁兄弟,你起床没有?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宁涛应了一声:“马上起来,你等一下。”

  这下不用宁涛招呼,妖精们都爬起来了。

  说是等一下,孟波等了十几分钟才把宁涛等出来,还有一大群妖精,不管是飞天的蛟龙,还是遁土的妖精,全都站在他的身后,一个个都服服帖帖的。

  这阵仗,卡大飞也没法比啊,得靠边站。

  孟波肃然起敬,腾出一只拿文件的手,冲宁涛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这是一个男人向另一个男人致敬的通用手势。

  刚刚还在面壁思过的宁涛感觉有点尴尬,干咳了一声:“孟大哥,你手里拿的是转让基地的文件吧?”

  孟波点了一下头:“你知道的,这是利在千秋的大事,所以上面让我来问问你……”

  宁涛打断了他的话:“不用问,给我,我现在就签字。”

  孟波微微愣了一下:“现在?我还特意准备了一个仪式,还让助手安排了转播。”

  宁涛笑了笑:“那就不必了,我说过,我只与你接触,基地也是捐给你。拿给我把,我现在就签字。”

  “这……”孟波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宁涛从他的手里拿过了文件,连看都没仔细看一下,直接就翻到了签字页,提笔就签上了名字,然后就将文件合上递给了孟波。

  孟波拿着文件,愣了一下,忽然立正给宁涛敬了一个礼。

  宁涛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然后擦肩走了过去。

  月球基地就这么捐出去了。

  没有遗憾。

  早饭过后,宁涛一个人来到了移民居住区的一座单独的房屋前。

  一个小女孩正在屋前的空地上玩耍,很开心的样子。

  这个小女孩就是他转世的母亲龙灵玉。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宁涛忍不住想哭,可是现在他的情绪已经很平静了。

  生离死别是人的一部分。

  有些人想留也留不住。

  该放手始终都要放手。

  过来之前他本来是想和她待一会儿,陪她做做游戏,聊聊天什么的,可是见到了她,他却改变了主意,并没有过去,就静静的站了一会儿便转身离开了。

  片刻后,他出现在了月神殿的废墟之中,盘腿坐,激活渡劫套装,然后感知天地……

  触碰那道最后的屏障。

  渡劫之日就要到来,他需要引发那天地间的镇压的能量,了解它,熟悉它。

  了解对手,才能战胜对手。

  触碰、触碰……

  一次又一次。

  不断的在违法的边沿试探。

  两日后。

  宁涛来到了一间石室之中。

  石室之中蜷缩着一个女人,头发乱糟糟的,身上也脏兮兮的。任谁也无法将她与公主什么的联系起来,可她却的的确确是维特尔家族的公主左蓓拉。

  左蓓拉面无表情地看着宁涛,眼神空洞。

  宁涛淡淡地道:“时间快到了,我带你出去,你很快就能见到你的哥哥了。”

  左蓓拉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宁涛。

  如果愤怒有用的话,她愿意用怒火点燃自己烧死眼前这个恶魔。

  可是,那并没有什么卵用。

  宁涛逼出一点血,在石室的墙壁上画了一只血锁,随后打开了一道方便之门。

  这就要离开月球基地了。

  宁涛回头看了一眼,一张张熟悉而亲切的面孔进入了他的视线。

  那是来送夫的女人们。

  她们的眼眸里含着泪花,还有海一样深的情,天一样厚的不舍。

  这一刹那间,他的心软得一塌糊涂,他好像过去将她们全都抱在怀里……

  “等我回来。”宁涛一咬牙,一拳头捶在了左蓓拉的脑袋上,然后提起被采药绳捆缚着的被他捶昏死过去的左蓓拉走进了方便之门中。

  方便之门关闭。

  宁家的女人们的眼泪无声滑落。

  方便之门后是金碧辉煌的纯金神殿,几百米好的珠子,比人还大的金砖铺就的地面,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像在梦中。

  宁涛已经没有了第一次进来时的那种震撼,提着左蓓拉,脚下生云,转眼就奔到了善恶鼎的面前。

  善恶鼎上的人脸睁开了眼睛,怒目看着宁涛和他提在手里的左蓓拉。

  它的怒容只是因为左蓓拉的到来。

  人有天性,器有器性。是木头勺子生来就怕火,善恶鼎见了恶人它也控制不了要露出恨不得扑上去咬两口的愤怒的样子。

  “时间快要到了。”宁涛开门见山地道:“我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鼎兄你做好准备了吗?”

  善恶鼎中传出了一个锈蚀的声音:“我没什么好准备的,你见到它就等于是我见到它,我会灭了它。”

  宁涛愤愤地道:“如果不是镇神碑,我早就赚到足够的神晶获得自由了,那个家伙实在太可恶了!”

  善恶鼎器灵冷哼了一声:“你不用煽风点火,我的怒气已经够多了。”

  被它识破了?

  宁涛惊讶的不是这个,而是它的人性化已经达到了如此的程度!如果看不见这只鼎,只是听它的声音,谁又会怀疑它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更可怕的是它显然不会满足于做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它要做的是有血有肉的神!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宁涛面上却露出了一个谦卑的神色,自嘲地道:“呵呵,鼎兄,事关生死自由,我只是想确定一下你会出手帮我而已,让你小见了。”

  “我不帮你,你这次死定了。”善恶鼎器灵说道:“不过,我帮你,你也要兑现给我的承诺,回来之后十日之内给我赚够足够的神晶。”

  宁涛拍了一下胸脯:“鼎兄你放心吧,我说过,回来之后用不了十日我就能赚到足够的神晶。”

  “去吧。”善恶鼎上的人脸闭上了眼睛。

  宁涛对着善恶鼎深深一揖,然后才转身离开,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身后,善恶鼎上的人脸的嘴角上也浮出了一丝冷笑。

  你算计我。

  我算计你。

  人身在世,谁还没有一个去算计人和被算计的时候。

  回到锁墙下,宁涛瞅了瞅,最后选择了一只血锁,然后将钥匙插了进去开了方便之门。

  他提着捆缚得很有艺术品位的左蓓拉走了进去,再出来时古木参天。

  这里是神龙架原始森林。

  他解开了左蓓拉身上的捆仙绳,收进大日葫芦之后又往左蓓拉的身体里注入了一丝灵力。

  左蓓拉悠悠醒转了过来。

  宁涛开门见山地道:“时间到了,带我上去。”

  “啐!”左蓓拉往地上啐了一口,冷笑道:“你活不了多久了,我发誓,我一定会把你的头割下来放在我的卫生间里,用来装我擦屁股的纸,还有卫生巾。”

  这一次,宁涛并没有出手打她。

  左蓓拉咬破右手食指,然后在身前的岩石上刻写符文。

  法阵完成。

  她开始念诵咒语。

  那个法阵绽放出了血色的光芒,虚空之中也出现了一个能量场。

  一块碎石凭空出现在了能量场中。

  虚空一颤,一个缓缓旋转的能量月亮门出现在了法阵上空。

  “跟我来!”左蓓拉走了进去。

  宁涛紧跟着走了进去。

  碎石消失了。

  月亮门也消失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