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账本竹简从大日葫芦之中释放出来,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冒险的行为,因为善恶鼎很有可能将它当作是坐标追到仙界来,以他现在的实力,面对善恶鼎那样的对手只有被秒的份。

  可这只是一个猜测。

  万一善恶鼎不能以账本竹简为坐标呢?

  因为,如果善恶鼎能以账本竹简为坐标,那它也能以大日葫芦、美香鼎、烂碎鼎和天狗鼎为坐标,毕竟这几件法器都是当初天外诊所里的东西。

  万一善恶鼎在与镇神碑的一战之中已经碎成了一地碎片了呢?

  因为,镇神碑也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存在,完全可以与善恶鼎斗个你死我活。

  万一善恶鼎还差那么一点神晶,它已经找到了新的善恶中间人了呢?

  因为,陈平道也有可能成为它的选择。

  所以,这事有很多不确定的原因。

  而宁涛从来就不缺冒险的精神。

  “虫二,出来吧。”宁涛说。

  一团能量光斑从账本竹简上绽放了出来,虫二从竹片之中冒了出来,一双小短手揉了揉眼睛,似乎刚睡醒的样子。

  它又长大了一些,但还是很胖。

  它有一双小短手,一双小短腿,样子还是那么滑稽。它说它会进化成神龙,可宁涛怎么都不会相信。

  它放下揉眼睛的小短手,然后就看见宁涛和站在宁涛身后的貔貅了,那一刹那间它的反应有点惊诧和紧张。

  宁涛开门见山地道:“虫二,我已经渡劫了,这里是仙界,我已经与善恶鼎决裂了。”

  “啊?”虫二整个身子都颤了一下。

  “你还能感应到它的存在吗?”宁涛又问了一句。

  虫二摇了摇胖妞妞的脑袋:“朕感应不到了……朕刚才就很奇怪,朕怎么感应不到它的存在了,可是……为什么你们会决裂?”

  “你不知道吗?”宁涛反问。

  虫二又摇了摇头。

  宁涛这才说道:“它想杀我,灭我的魂,夺我的舍。那段时间我不敢让你出来,就是怕你知道我的计划,向它告密。”

  虫二想搓手,可手太短,搓不着。它也避开了宁涛的眼神,不敢看宁涛。

  这反应,完全就是默认,当时宁涛要是把它放出来,它肯定会向善恶鼎告密。

  “不过,就算你有那样的想法我也不怪你,毕竟它是那诊所的主人。”宁涛说。

  虫二的肥脸上露出了一个呆萌的笑容。

  宁涛接着说道:“我现在问你,你是愿意跟我一起闯荡仙界,还是要回去追随善恶鼎,如果你选择它,我现在就可以把你的放回神墟,它应该能找到你。”

  虫二慌忙摇头:“不不不,朕愿意跟宁爱卿在仙界闯荡,朕要看着宁爱卿为朕打下大大的江山。”

  宁涛:“……”

  貔貅瞪着虫二,金色的双眼中满是怒意,似乎是不满虫二用这种帝王的口气跟它的主人说话。虫二自比宁涛的王,不就等于是它的王了吗?它堂堂貔貅,神兽也,岂能容忍一只虫子骑在它的头上?

  虫二将手背到了身后,怯生生地道:“那貔貅应该是宁爱卿的坐骑吧?”

  宁涛点了点头。

  虫二小心翼翼地道:“麻烦宁爱卿把它看好。”

  貔貅冲虫二咧嘴,露出了一口能切金断玉的利齿。

  虫二跟着又补了一句:“朕册封宁爱卿为镇国大将军,你的坐骑为护国神兽,可好?”

  你不装逼会死啊?

  宁涛有些无语,但不也不想跟一条虫子计较这些,他将话题拉了回来:“你要跟我在仙界闯荡也可以,但是善恶鼎能定位你吗?你要跟我说实话,不然被它找到这里来,我们俩都得完蛋。”

  虫二说道:“不会的,朕的身上有没有北斗定位芯片,既然宁爱卿已经与它决裂,那朕也就无需再顾忌它了,朕把它的秘密告诉宁爱卿,不过……”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这货说到这里就中断的原因,他说道:“你想要神晶啊,我现在可没有神晶,你要是能从善恶鼎那里偷神晶,你要一百万我都签字,你能吗?”

  虫二摊了一下小短手:“你能签字,朕能收到神晶,那是因为宁爱卿灵魂中的契约烙印,宁爱卿既然已经与善恶鼎决裂,还渡劫到了仙界,那自然是抹除了那个契约烙印。没有那个契约烙印,宁爱卿你就是在这账本竹简上签一个亿的单,朕也收不到一粒神晶。不过,理论上,即便是没有善恶鼎,宁爱卿你也可以采集灵魂能量,炼制神晶,给朕一点时间,朕找一找法子……”

  宁涛说道:“这事以后再说,先告诉我善恶鼎的秘密。”

  虫二说道:“善恶鼎本是不日星君的神器,不日星君死后,善恶鼎带着不日星君所留下的一些东西,包括这账本竹简在内流落到了凡间,开启了它的成神的计划……”

  “它很强大,但始终是器,有器灵却不是灵魂,所以它也收到了这天地法则的局限。不过它有它的办法,它用不日星君留下的材料建了它自己的神庙,也就是那天外诊所。它坐镇神庙,寻找天生的善恶中间人,诱骗其签下灵魂契约,为它卖命……”

  “先后有四个善恶中间人被它骗了,可它的计划仍旧没有实现的希望,直到宁爱卿你的出现。它给你功法和法器,帮助你俢练。你为它赚取善念功德和恶念罪孽,那诊所的每一次升级其实都是它的神庙在升级,也就是它自己也在升级,从这个角度去理解,你和它其实是一起在俢练……”

  “宁爱卿你赚取的善念功德和恶念罪孽是构建灵魂的材料,也赋予了它天性,这天性不是上天赋予的固有的属性,而是这天的本身的属性。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轮回的基本法则,而执掌轮回的就是天。当天外诊所升级到天道医馆的时候,它的灵魂就已经初具雏形了。后来,天道医馆升级成天家采补院,那个时候它已经拥有了完整的灵魂……”

  宁涛幡然醒悟。

  最初的善恶鼎就跟一个二愣子似的,他并没有感觉它是活的,只是一个法器,却没想到是他一手造就了它的灵魂!难怪,越到后期,他总感觉善恶鼎像是一个人,而且贼精得很!

  虫二接着说了下去:“那神庙升级到天家采补院的时候,它的灵魂已经成熟,也就不需要善念功德和恶念罪孽了,它需要更高级的能量来实现它的下一个目标,也就是成为真正的神,它需要的能量就是宁爱卿为它赚取的神晶。顾名思义,神晶是神的能量,能让它成为真正的神。可是,它还差最后一个材料……”

  “那个材料就是我。”宁涛说。

  “对,它要成为真正的有灵魂有血与肉的神,它就需要一个具有天性的血肉之躯,而你是它唯一的目标。如果你没有抹除那个契约烙印,当你为它赚够了神晶之后,它的确会灭了你的灵魂,然后将它自己的灵魂转移到你的身上,拥有你的血肉之躯,然后再吸收掉神晶能量,最后成为真正的神……朕说完了。”虫二打了一个总结。

  这就是善恶鼎的计划,它的秘密。

  宁涛的心中难以平静,也忍不住一声感叹,好险啊!如果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他进入阴墟遇到了昆仑玉,然后解开了照夜天书的秘密,遇见了不日星君的残魂,获得了天家观印术,他此刻恐怕都被善恶鼎阴死了。

  貔貅怒视着虫二:“妈的,你这家伙知道这么多秘密,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主人?我觉得你跟那个什么善恶鼎是一伙的!”

  虫二辩解道:“朕……朕也是无可奈何啊,宁爱卿灵魂中的那个契约烙印也等于是我的契约烙印,宁爱卿没有抹除那个契约烙印之前,善恶鼎就掌控着这账本竹简,它无需朕告密也能知道宁爱卿想干什么啊。换句话说,朕想干什么,它也知道啊。朕要是向宁爱卿告密,它第一个灭了朕!”

  貔貅冷哼了一声:“满口朕朕朕,我看你这个朕也真够窝囊。”

  虫二挺起了胸脯:“窝囊也是朕。”

  貔貅咧嘴,却没有了语言。

  宁涛这才收起思绪,开口说道:“你们别吵了,虫二,我不怪你,但从今往后,你也要和它切断关系,如果你脚踏两只船,我一把天火烧了你的老窝。”

  虫二慌忙说道:“朕愿意誓死追随宁爱卿,绝对不会脚踏两只船……等等……”它跟着又改了口,“朕怎么能用追随这个词?朕重说一次……从今往后,朕独宠宁爱卿一人,看宁爱卿为朕打江山,如何?”

  宁涛无言以对。

  “主人,你留着这虫子干什么?”貔貅对虫二的印象明显不好。

  宁涛说道:“它差不多是一本百科全书吧,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有时候能帮上大忙,我身上这渡劫套装就是它给的秘法配方。”

  貔貅盯着胖妞妞的虫二,眼神之中充满了质疑,它显然不相信虫二有这样的本事。

  这时虫二忽然开口说道:“宁爱卿,朕已经找到避开善恶鼎炼制神晶的办法了。”

  与它有切身利益关系的事情,它的效率堪称神速。

  “这种事情你也能找到办法?”宁涛也有些不相信。

  虫二说道:“当然,很简单,善恶鼎当初能干的事情,宁爱卿你也能干。”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虫二说道:“宁爱卿你就是不日星君啊,上一代不日星君能炼制出善恶鼎,你现在虽然还不能炼制神器,但弄个低级一点的应该没问题。然后,朕来绘图,宁爱卿你来施工,我们也盖一个天家的神庙,朕就是那神庙里的器灵!”

  “等等……”宁涛看着它,“你是想我把你放在米缸里养着吧?”

  虫二搓手,搓不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