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336章 火车也有翻的时候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1 10:17:25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可是有些东西不是你想,或者付出努力就能得到的。

  亚德教授说了下去:“我的实验一直很顺利,直到一年前我开始新的实验,我选用的是苹果,我本来想培育出能在北极圈生长的优质苹果树,可从青色的泥土里长出来的却是藤蔓,最后它还开出了黑色的花,结出了蛇一样的果实……我也就在那次实验之中生病了……我想这是上帝的意愿,我培育出了恶魔的果实……”

  宁涛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苹果怎么会变成藤蔓?还结出了蛇一样的果实?”

  他想到了灵材,可是就连熟读《灵材纲目》的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鬼东西。

  “我也不知道我培育出来的是什么东西,那个实验终止了,我将它们摧毁了……后来……”说到这里,亚德教授停止了他的讲述。

  后来他得了癌症,开始与病魔作斗争,而他注定是失败的那一个。

  “那本书现在在哪里?”宁涛对那本书已经有了非常强烈的好奇心。

  “在国王的手中,你别想它了,他不会给你看的,不过……”亚德教授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

  “兑现你的承诺,你会看到你想看到的东西。”亚德教授说,然后他闭上了眼睛,很疲倦的样子。

  宁涛有些着急:“我答应你将你的戒指埋在露西的墓碑下,我肯定会兑现我的承诺,你完全可以相信我。”

  亚德教授说道:“你对我做了两个承诺,那只是其中的一个,让我走吧。”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你……你现在就要走吗?”

  “是的,我迫不及待想要见到我的露西。”亚德教授说。

  “好吧,我满足你的愿望。”宁涛从小药箱之中取了一根天针出来,然后扎在了亚德教授的头上,一丝恶气也就在那个时候注入进了他的大脑。

  天针恶疾。

  宁涛又问道:“你是想不知不觉的走,还是醒着离开?”

  亚德教授说道:“我还有多少时间?”

  宁涛说道:“就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大概二十分钟吧。”

  亚德教授说道:“你去把他们叫进来吧,我要是就这样走了,你会有麻烦的,我也有些话想跟他们说。”

  宁涛拔掉了天针,如果亚德教授想要不知不觉的离开,他就会用灵力让他昏厥,这样他就能不知不觉的离开这个世界。既然这是亚德教授的决定,他尊重他的决定。

  “我已经兑现了我的承诺,现在可以告诉我要怎么才能看见那本书的内容了吧?”宁涛迫切想知道答案。

  亚德教授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兑现你所有的承诺,你就会看见你想要的东西。”

  这是他第二次说这样的话。

  宁涛忽然明白过来,他点了一下头,背上小药箱往门口走去。

  房门打开,一大群人顿时迎了上来,包括换上了衣服的卡古塔尔曼。他拄着拐杖,身边还有人搀扶着。屁股上的伤口影响了他走路,可房门打开时的时候,他却是第一个迎上来。

  “宁医生,亚德教授怎么样了?”卡古塔尔曼迫不及待地问道。

  宁涛摇了摇头头:“我已经尽力了,你们进去看看他吧,他有话要对你们说。”

  卡古塔尔曼顿时能在了当场,宁涛的话等于是一瓢冷水当头泼了过来,浇灭了他的希望。

  “宁医生,你是什么意思?”约瑟塔尔曼的嗓门很粗,“难道你没有治好他?”

  宁涛淡淡地道:“我只能尽力而为,我什么时候保证过能治好亚德教授?”

  “可是你的医术那么神奇,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约瑟塔尔曼的声音里带着质疑的味道,他似乎不相信宁涛的说法。

  宁涛说道:“这世上哪有能治百病的医生?亚德教授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我治不好他。我的医术在有些方面确实很厉害,但也不是万能的。亚德教授是上天要带走的病人,我没法将他从上天的手里带回来。”

  “你别走,待会儿我要和你聊一聊。”约瑟塔尔曼深深的看了宁涛一眼,急匆匆的进了房间。

  卡古塔尔曼拄着拐杖走了进去,几个贵族也跟着进了房间。

  “宁医生,亚德教授……”莎琳塔尔曼没有急着进去见亚德教授最后一面,她在宁涛的身前停下了脚步,“他真的不行了吗?”

  宁涛微微点了一下头:“就这一会儿了吧,进去看看他吧,我也该回去了。”

  “回去?”莎琳塔尔曼的反应居然比听到亚德教授就要死了的消息时还有大一些。

  “回房间去。”宁涛说。

  “那好,你在房间你等我,我待会儿来找你。”莎琳塔尔曼说,然后也进了房间。

  宁涛其实想留下来听听亚德教授说什么的,可是想想还是放弃了,因为屋子里的人交流肯定是用瑞天语交流,他就算是留下来也听不懂,反而会让别有用心的人猜疑,还不如回去。

  回到房间之中,宁涛直接打开方便之门,将那张冰杉灵木桌带回了天外诊所。随后,又才返回瑞天皇宫之中的房间。

  约瑟塔尔曼去见亚德教授最后一面时看他的眼神,让他有些顾忌,所以还是趁早将合法所得带回诊所比较妥当。至于他自己,他一点都不在乎约瑟塔尔曼能把他怎么样。退一万步,他想要走,谁能留得下他?

  再次回到房间之中,宁涛用手机搜索了一下一个名叫“面包小镇”的小镇。

  面包小镇就是亚德教授小时后生活过的小镇,露西的埋骨之地就在那个小镇背后的像面包一样的山丘上。

  搜索出来的地图显示那个地方距离这里有三百公里,不过对拥有天道号电瓶车的他来说这不过是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而已。

  他其实现在就可以去面包小镇,可做事得有始有终,临走之前他想跟莎琳塔尔曼道个别。

  又过了一会儿,门外的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然后有人敲响了房门。

  宁涛将手机收了起来,起身去打开了房门。

  房门刚一打开,莎琳塔尔曼便一头扎进了宁涛的怀里,紧紧抱着他,在他的肩头上哭泣,哽咽地道:“亚德教授……他……他……走了。”

  “他走得轻松吗?”宁涛轻声问道。

  “前一秒钟还在跟我们说话,后一秒钟突然就走了,我想……他并没有承受多大的痛苦。”

  宁涛心中稍感宽慰,他拍了拍莎琳塔尔曼的肩头:“不要再伤心了,他的下一站是天堂,他在那里一定会很开心的。”

  莎琳塔尔曼松开了宁涛:“陪我喝一杯吧。”

  宁涛这才发现她的手里居然还拿着一瓶威士忌酒,他本想等到她来就跟她告别,然后离开皇宫去面包小镇的,可看到她满是泪花的双眼,他的心中又有些不忍,于是说道:“好吧,我陪你喝两杯。”

  说是两杯,可是一会儿功夫一瓶威士忌就喝了个底朝天。宁涛喝了一半,莎琳塔尔曼也喝了一半,宁涛什么事都没有,可莎琳塔尔曼却醉了。

  原本两人是并肩坐在沙发上的,可最后一杯下肚之后,莎琳塔尔曼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宁涛的大腿上,一口带着蜂蜜和麦芽味道的热气也扑卷到了他的裤子上。

  宁涛有些尴尬地道:“我扶你上床躺一会儿吧。”

  “那我上、上你的床。”莎琳塔尔曼的口齿已经不怎么清晰了。

  宁涛苦笑了一下,伸手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往床边走去,一边说道:“莎琳公主,你好好睡一觉吧,我跟你道个别,我得回去了。”

  莎琳塔尔曼突然伸手勾住了宁涛的脖子,天鹅一般的长颈一扬,一双还残留着少许威士忌酒液的柔唇便贴在了宁涛的嘴上。

  宁涛顿时僵了一下,可他却不能将莎琳塔尔曼扔在地上,他只得加快脚步向床边走去。却就是他这一份宅心仁厚的心思助长了莎琳塔尔曼的嚣张气焰,她不仅动了嘴,还动了手。

  混乱中,想将莎琳塔尔曼放在床上的宁涛失去了平衡,与莎琳塔尔曼一起倒在了床上。不等他推开她,她便缠住了他,就像是一条有吸盘的章鱼。

  “你、你别这样。”宁涛很紧张,身体就像是一只拉满的弓,随时都会射出箭矢。

  然而,莎琳塔尔曼哪里肯听招呼。

  突然,宁涛的身体就像是被电击了一下,僵住了,他也这才发现就在刚才的那一点点时间的混乱之中,身上的一条链子开了……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即便是青追也没有对他做过这么过分的事情。他的理智就像是拦在火车前面的一道竹篱笆,转瞬就被火车给撞了一个支离破碎。也就在那个理智崩溃的时候,他猛的翻身过来将莎琳塔尔曼压在了身下……

  咚咚咚!

  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宁涛的动作断电一般僵住了,理智回归,他这才想起了他其实想要制止莎琳塔尔曼的话,他很容易就能做到,而且有多种便捷选项,比如给她一天针让她睡个好觉,比如念一句《你的经》,都可以解决问题。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

  然后他就想到了他一直没舍得扔掉的那一只安全套,他的心里忍不住暗暗地道:“难道……潜意识里,我想有一次艳遇?”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又传了进来,还有约瑟塔尔曼的声音:“宁医生,你在屋里吗?请开门,我想和你谈谈。”

  宁涛已经彻底“清醒”了过来,可莎琳塔尔曼却蛇一般缠绕了上来,那眼神迷离,呼吸急促,就她现在这状态,就算是听到了门外的声音也不会在乎。

  我在胎中息,听闻大道音。

  一句念诵,宁涛身体之中的欲望和火焰全数冰封,他的手掌也就在这之后贴着了莎琳塔尔曼的颈动脉上,一下灵力挤压,莎琳塔尔曼顿时昏迷了过去。

  宁涛慌忙从床上下来,给莎琳塔尔曼盖上了被子之后他向门口走去。也就在这个过程里,他草草的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衣服。

  “宁医生,你再不开门我就自己进来了。”约瑟塔尔曼的声音。

  第六感突然苏醒,警觉立生!

  宁涛猛地停下脚步,本能反应之下,他的眼睛和鼻子进入了望术与闻术的状态。刹那间,门缝下是一片五颜六色的先天气场进入了他的视线,但不止是一人的先天气场。还有气味,起码二十几个人的气味以及武器的气味涌进了他的鼻孔。

  这不是要和他聊聊,而是要抓他!

  甚至,杀人灭口!

  如果约瑟塔尔曼断定他知道了那本书的秘密,那么约瑟塔尔曼也就有了杀他灭口的动机!

  他没有丝毫的犹豫,一把抓起放在茶几上的小药箱,快步来到窗台边,纵身一跃就跳了下去。

  砰!

  房门被撞开,一大群武装到牙齿的特种兵冲进了房间里。

  房间里哪里还有宁涛人在。

  约瑟塔尔曼看了躺在床上的莎琳塔尔曼一眼,他的视线忽然又移到了床边,然后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那是一条紫色的维密。

  它静静的蜷缩在地上,一团糟糕,似乎正在诉说着什么让人流泪的故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