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条件?”宁涛问。

  李天昊说道:“有些兄弟的家人还在地藏城中,一旦我们跟你,地藏尊者肯定会杀了他们的家人。如果你能救出他们的家人,我就带着他们追随你,与你一起在仙界干一番大事业。”

  宁涛微微一笑:“哪怕我要干掉捕仙者?”

  李天昊说道:“你都不怕,我还怕什么?”

  宁涛向李天昊伸出了一只手。

  李天昊微微愣了一下:“这是做什么?”

  “握手,这是凡间的礼仪,表示合作愉快。”宁涛说。

  李天昊也伸出了一只手,却没有遇宁涛握手,只是一个依样画葫芦的动作:“你真是从凡间渡劫来的?”

  宁涛握住了他的手:“当然,如果你感兴趣,以后有时间我会跟你聊聊凡间。”他松开了他的手,又说了一句,“现在我们聊聊正事吧。地藏尊者派来的人恐怕就要来了,他一来就会知道发生在这里的事,你有什么计策吗?”

  李天昊想了一下才说道:“放我的人出来,然后不日宫挂上神鹤团的神鹤旗。你找几个仙人关进囚牢里,最好再弄点伤痕。然后我会跟他说,你逃了,随时都有可能杀回来,这奉仙山还不穏,所以我要留在这里守一段时间,直到干掉你。”

  “苦肉计。”宁涛说。

  “苦肉计?”李天昊似乎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显得有些好奇。

  宁涛淡然一笑:“这是凡间的三十六计之中的一个计策,三十六计是华夏文明的瑰宝,它总结了凡间华夏文明几千年的军事策略的智慧。每一计都有一个战例,曾经有人从每一个计策之中提取一个字作了一首诗,我有幸看过,你想听吗?”

  李天昊对着宁涛深深一揖:“请主公详说!”

  态度立刻就变了。

  凡仙地的智仙儿,地藏门中的百战军神最想要的是什么?不是美女,也不是仙金,甚至也不是至高无上的权利,他想要的是一次又一次的胜利,成为军事世界之中的神话!

  宁涛说的《三十六计》对于他来说,那简直就是绝世秘籍!

  这一声主公,宁涛坦然受之,他酝酿了一下念了出来:“金玉檀公策,借以擒劫贼,鱼蛇海间笑,羊虎桃桑隔,树暗走痴故,釜空苦远客,屋梁有美尸,击魏连伐虢。”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我说的苦肉计就是釜空苦远客之中的苦,说的是三国时期枭雄曹操率领八十万大军进攻东吴……”

  李天昊听得两眼放光。

  天呐!八十万大军啊!

  他的神鹤团才几百人,简直不值一提!

  那周瑜怎么用计打败曹操的八十万大军的?

  这太神奇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

  宁涛徐徐将苦肉计的故事讲完。

  李天昊却还沉浸在故事里无法自拔。

  宁涛笑着说道:“这三十六计每一记都有一个故事,涉及到不同的环境和人物,很是复杂,我这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你要研究,回头我花时间给你整理一下。”

  李天昊又对着宁涛深深一揖:“谢主公!”

  宁涛说道:“其实三十六计还不算什么,我脑子里还有一本更厉害的兵书《孙子兵法》,那可是华夏文明里的瑰宝中的瑰宝,你要是研究透了,我敢肯定你会成为仙界的军神!”

  你喜欢这个?

  我这里好多哦!

  李天昊的眼神里充满了激动的神光,他感觉仿佛是打开了一道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成为仙界的军神啊!。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他激动的?

  宁涛拍了一下李天昊的肩膀:“走吧,跟我去神庙,然后你跟你的人说一说。”

  李天昊点了一下头:“是,主公。”

  神庙中几百仙人仙武席地而坐,一个个神色憔悴。宁涛和李天昊走进去的时候,他们也是愣了一下才三三两两的站起来,被关了几天,就连反应都变得有点迟钝了。

  看这情况便知道虫二这几天没少给他们洗脑。

  李天昊说道:“兄弟们辛苦了,我已经做出了决定,从现在起,我们神鹤军团将是奉仙山的军团,我们的主公是不日真人。兄弟们,随我一起拜见主公吧!”

  说完,他便向林涛拜了下去。

  神鹤团几百仙人仙武齐刷刷的拜了下去:“拜见主公!”

  嘤嘤嘤……嘤嘤嘤……

  虫二叫了起来。

  抛开洗脑什么的不说,就是这嘤嘤嘤的声音,一个人要是听三天的话,那也是很难受的。

  宁涛抓起腰间的大日葫芦,心念一牵,葫芦口里顿时稀里哗啦的往外喷洒仙金。

  叮叮当当!

  一转眼神庙的地板上就出现了好大一堆仙金。

  神鹤团的几百仙人仙武们目瞪口呆的看着林涛,还有那堆仙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宁涛说道:“兄弟们,你们跟了我,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钱是肯定不会亏待你们的,另外灵材、装备和功法秘籍也是有的,我会将你们打造成整个仙界最强的军团,这些仙金就当是见面礼吧。。”

  神鹤团的仙人仙武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跟着地藏尊者,什么时候有过这样分钱的事情?

  可在不日真人这里,这才是见面礼!

  李天昊说道:“还不快拜谢主公?”

  神鹤团的仙人仙武们又齐刷刷地道:“拜谢主公!”

  宁涛淡然一笑:“你给他们说说密信的事吧,我那边也去安排一下,估计人就要来了。”

  李天昊点了一下头。

  宁涛回到了寻仙宫。

  南门寻仙和唐子娴都在后花园里,南门寻仙在绣花,唐子娴在喝茶,两个仙女正聊着。

  “姐姐的针线活真是出神入化,妹妹佩服得很。”唐子娴说。

  她现在已经成了姐吹了。

  吹姐,时时刻刻。

  没法啊,一日没进宁家的门,她就得讨好南门寻仙。

  南门寻仙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反正也是闲着没事才拿来绣一绣,谈不上什么好手艺。”

  唐子娴笑着说道:“姐姐你人美心好,还这么谦虚,夫君能娶到你真是福气呀。”

  南门寻仙:“……”

  可不管怎么样,被人吹总是很舒服的。

  宁涛走了过去,笑着说道:“你们在聊什么?聊的这么开心。”

  “我和子娴妹妹也就随便聊聊,你那边怎么样了?”南门寻仙收起了针线活。

  唐子娴也问了一句:“那个智仙儿做出决定了吗?”

  他本来是想跟着林涛一起过去的,可是想到她扎了李天昊一剑,等会刺激到李天昊,所以就没跟着过去,留在这里吹南门寻仙。

  宁涛说道:“他愿意追随我,神鹤团现在是我们的军团了,不过他有一个条件。”

  唐子娴顿时皱起了眉头:“阶下之囚还敢提条件?”

  南门寻仙问了一句:“他提的是什么条件?”

  宁涛说道:“他让我救出神鹤团将士的家人。”

  唐子娴的态度顿时变了:“原来是这样的条件,这也不是什么过分的条件,我们理应该救出那些将士的家人。”

  南门寻仙问道:“夫君,你打算怎么做?”

  宁涛让他与李天昊商量个计策说了出来,然后又说道:“接下来又要演一出戏了,我们都用阴谷镇灵符变成普通人的样子,然后就委屈洛仙、宋长龙和轻音他们在囚牢里待一两天时间了。”

  唐子娴说道:“这个计划是谁想的?”

  南门寻仙说道:“当然是夫君咯。”

  她又开始吹夫了。

  唐子娴吹她,她吹宁涛,宁涛吹她们两个,这是一个吹态系统。

  这句话本来是李天豪想出来的,可是被,南门寻仙这么一吹,他反倒不好说是李天昊想的计策了,厚着脸皮默认了。

  随后,宁涛让宋轻音将奉仙山的几个重要人物就叫了过来,宋长龙、洛仙、路守航等,然后把事情安排了下去。最后,又让金藏到山下的洞府之中躲藏起来。

  这是必须的,如果貔貅金藏留在奉仙山上,地藏门过来的人肯定会让它去地藏门。它藏起来,就可以解释说它跟不日真人一起跑了。

  洛仙临走的时候对宁涛说道:“大仙,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将那个养鹤人毒死了,尸体化成了血水,我让人把血水冲进了下水沟里。”

  卧槽……

  这小子果然够黑啊。

  不过一个阵营之中也需要有这样的人,不然谁去干脏活?

  宁涛笑了笑:“干得不错,去牢里的时候把自己打扮的惨一点,不要被人识破了。”

  洛仙二话没说一拳的就抽在了自己的眼眶上,一只眼睛顿时变成了熊猫眼,他一本正经地道:“大仙,这样够不够惨?”

  宁涛:“……”

  这是真狠啊!

  他不得不向洛仙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宋轻音握起了拳头却下不了手,转而求宁涛:“师尊,要不你打我几下吧。”

  宁涛说道:“你就没必要打自己了吧,你把头发弄乱一点,换一身普通的衣服,再把衣服撕烂一点,抹点血什么的就行了。”

  “嗯!弟子这就去弄。”宋轻音去了。

  洛仙的嘴唇动了动,心里有话却说不出来。

  小仙心里苦啊!

  早知道这样也行,我为什么打自己一拳?

  该安排的都安排下去了,该走的也都走了,后花园里就只剩下了一家两口半。那个半自然是唐子娴,她都没有正式进宁家的门,只算是未婚妻。

  宁涛说道:“子娴你也回去准备准备吧,用一张阴谷镇灵符变一个样子。”

  唐子娴翘起的嘴角:“你让我回去哪?这里就是我的家,我和姐姐一起化妆。”

  宁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