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了,地藏尊者却还躺在温暖的被窝里不愿意起床。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堂堂地藏尊者木门田也不例外。

  小七实在太会伺候人了,浑身上下都是好手段,让他欲罢不能。而且,这个小七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那可是他唯一的血脉,能不宠着爱着吗?

  “呀呀……”大床旁边的婴儿床里,刚出生不久的都这么少主哭啼了起来。

  地藏尊者慌忙拍了一下隆起的被子。

  被子里钻出了一个绝色美人来,正是他的小七。

  “孩子哭了,怕不是要吃奶了吧?娘子快去给他喂点。”地藏尊者说,看那婴孩的眼神满是宠溺。

  小七扭着水蛇一般的小腰:“不嘛,老爷你去抱孩子,人家扭着腰了。”

  那腰明明还在扭,比水蛇还要灵活,她却说扭着腰了。

  “调皮!”地藏尊者挥手,一边走拍了下去。

  啪一声脆响。

  涟漪晃荡,一漾又一漾。

  “老爷又欺负人家,人家好可怜,大不了等一下一下我把你们爷俩一起喂了怎么样嘛?”小七继续撒娇。

  “呵呵呵……”地藏尊者木门田笑得开心,起身去将宝贝儿子抱了过来。

  孩子有了吃的就不闹了。

  地藏尊者有了吃的,嘴也没法说话了。

  小七的小嘴却闲着:“老爷,什么时候才能杀了那个不日真人,我兄长的仇什么时候才能报啊?想起我那可怜的兄长……嘤嘤嘤……”

  说哭就哭。

  但这演技比地球上的小鲜肉都不如。

  地藏尊者木门田抬起了头来:“心肝宝贝,这事怎么能急呢?那不日真人一人就灭了七仙门,据说也是一个天仙,要杀他不容易。大不了等抓到他,老爷我让你亲自砍下他的头怎么样?”

  小七翘嘴。

  地藏尊者伸手拧了一下她的脸颊:“这样吧,待会儿我让人给你送一些灵材和宝贝过来,你好好补补身子,这样总可以了吧?”

  小七这才露出了笑容:“这才差不多。”

  木门田要起身,她却将他的脖子圈不让他走……

  寝宫门口站着两个仙人,两人都皱起了眉头,其中一个还伸手掏了一下耳朵。

  门前台阶下,魏英静静的候着,白净俊美的脸蛋上也是一副不爽的表情。

  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半个多时辰了,可是地藏尊者还是没能从那门里出来。

  作为地藏门的情报主管,他以前是拥有直接面见地藏尊者的特权的,甚至不需要敲门。可是这样的特权,就在那个小狐狸精生下儿子之后没了。

  其实,他更希望宁涛杀死的不是地藏尊者的小舅子,而就是那个小七。那个小狐狸精把地藏尊者迷得神魂颠倒,以至于忘了要在凡仙地建立伟大王朝的梦想,这样的小狐狸精留着就是祸害啊!

  而他这样的人不才应该是地藏尊者宠幸的人吗?要能力有能力,要姿色有姿色……

  寝宫里传出了一点夸张而隐晦的声音。

  魏英皱起了眉头,心里忍不住暗骂了一句:“狗男女!”

  又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寝宫的宫门终于打开了,地藏尊者木门田从里面走了出来。

  魏英赶紧上前,深深一揖:“魏英拜见门主。”

  地藏尊者淡淡地道:“你有什么事吗?”

  魏英说道:“属下收到了一个重要的情报。”

  地藏尊者说道:“找到那个不日真人的下落了吗?”

  “没有,我收到的情报是关于……”

  没等魏英把话说完,地藏尊者便打断了他的话:“魏英,我看你是老了吧,这凡仙地是我们的地盘,这么久了,你居然连那个不日真人的下落都查不到,害得本尊在爱妻的面前心怀愧疚,而本尊的爱妻也一直伤伤心心,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说法吗?”

  魏英顿时愣在了当场。

  想当年,他为地藏门立下汗马功劳,辛辛苦苦奋斗了好几百年才坐上情报主管的位置,独掌神鹰战团。可是现在看来,他付出了那么多居然比不上那小狐狸精在被窝里跟地藏尊者撒一下娇!

  地藏尊者坐起了眉头:“嗯?”

  魏英慌忙说道:“属下知罪,属下一定抓紧搜查不日真人的下落,早日为七夫人的兄长报仇。”

  地藏尊者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你刚才说有重要情报,是什么情报?”

  魏英说道:“反抗势力的各路人马异常调动,估计最近会有大动作。”

  地藏尊者冷笑了一声:“一群蝼蚁而已,能成什么事?那领头的疤面真人不过是一个仙奴而已,我不去找他算账他已经偷着乐了,还敢来打我地藏城不要成?保持监视就好,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那不日真人的下落,为我小七报杀兄之仇。”

  “是。”魏英停顿了一下:“属下还有一事。”

  “你还有什么事?”地藏尊者的语气里带着点不耐烦的意味,“快点说,本尊还要回去抱我的宝贝儿子,带他玩。”

  魏英的眼眸里伤过了一丝异样的神光:“门主,智仙儿还没有回来,我担心他是真的起了反心,不得不防啊。”

  “再派人去催他,告诉他,如果再不回来,本尊就亲自去奉仙山,收了他的兵权,还有他的小命!”地藏尊者怒道。

  “是,还有……属下有一句话憋在心里,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说话的时候魏英观察着地藏尊者的脸色。

  “你今天是怎么了?说个事吞吞吐吐,一点都不痛快,有什么事快说!”地藏尊者的语气一点都不客气。

  不等魏英开口把那不知当讲不当讲的话说出来,寝宫里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娇滴滴的声音:“老爷,你的宝贝儿子尿床了,哭着要爹爹……”

  “我马上就来。”地藏尊者应了一声,然后怒视着魏英,“妈的,你有什么不当讲的话,赶紧说!”

  魏英硬着头皮说了出来:“门主,创业容易守业难,当初兄弟们跟着你打江山不容易,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局面。可门主的大业还没有成功,不能沉醉在美人乡里啊。”

  “你是在提醒我,当初打天下有你吗?”地藏尊者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魏英说道:“属下不是这个意思,请盟主不要误会。”

  他的话音刚落,地藏尊者忽然挥手就是一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

  啪!

  一个震耳的脆响声里,魏英的身体顿时飞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地藏尊者木门田冷声说道:“你个狗东西,你忘记你的身份了吗?我才是这里的王,你竟敢跟我说这样的话!”

  一口血水从魏英的嘴里喷了出来,可是他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受此大辱,他的眼睛里也没有半点怨恨,更有意思的是他的脸上居然还露出了笑容:“哈哈!这才是我认识的门主啊,门主霸气不减当年,我地藏门何愁大业不成。”

  “哼!”地藏尊者什么都没有说,留下一个冷哼的声音,转身进了寝宫。

  魏英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那紧闭的宫门,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了,那眼神也慢慢的冰冷了下来,就像是一双毒蛇的眼睛。

  就这样站了好一会儿,魏英转身离开,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诡笑:“妈的,大难临头了你都还不知道,竟然还打我耳光!好吧,既然你不仁,那也就别怪我不义了……老子这就带着人马去给那个小狐狸精找人,嘻嘻嘻……”

  当天傍晚。

  神鹰团出了地藏宫,浩浩荡荡的寻着环山马路往上开拔。

  魏英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双眼睛在人群之中搜索着什么。

  “魏大人,神鹰团兄弟这么大阵仗,这是要去干什么?”路上,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战团的仙人从围观的人群里站了出来,客客气气的问了一句。

  如果是往常,魏英连都懒得理这样的小角色,可是这一次他居然特意勒停了飞天马,脸上还露出了一个和气的笑容:“本座这是带着人出去搜捕那个不日真人,要给七夫人报杀兄之仇啊。”

  “原来是这样。”那仙人对着魏英深深一揖。

  “天就要黑了,就这样吧,我们走!”魏英挥了一下手,神鹰团的仙人仙武们跟在他后面往上走。

  他其实完全可以再等一些时候,等天黑的时候直接从地窟之中飞出去,可不知道为什么他选择了这样耗时又耗力气的方式。

  围观的人群中,三双眼睛朝着慢慢远去的神鹰团。

  这三个人是宁涛、唐子娴和南门寻仙。三人出来只是随便走走,也随即刺探情报,琢磨进入地藏宫的法子,却没有想到遇见了正离开地藏城的神鹰团。

  “这是什么情况?”南门寻仙担忧地道:“不会是敌人的诡计吧?”

  宁涛说道:“有可能,那个魏英我见过,狡猾得很。我就在这地藏城中,就算他不知道,但也不至于带着这么多人去寻找我的下落吧?这事有古怪。”

  唐子娴却笑了一下:“夫君,我看他是聪明啊。”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娘子是什么意思?”

  唐子娴凑到了宁涛的耳边,对着他的耳朵吹着热气:“依臣妾看,这魏英多半是察觉到了什么,提前避险了。”

  “在怎么可能?”宁涛不相信。

  唐子娴说道:“这还不简单,我相信谢剑威的人已经盯上了,是不是这样的原因,今晚就会有答案。”

  宁涛心中大喜:“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更好了!”

  PS:公众号“李闲鱼”又被举报了……这次翻了个底朝天……哈哈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