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道里。

  唐玲看了一眼手上的杨海送的欧米茄腕表,然后又移目看着站在病房门口的江好,用很亲切的声音说道:“江小姐,还有五分钟了。”

  江好的声音冷冰冰的,“不用你提醒。”

  唐玲耸了一下肩,“江小姐,虽然你会不高兴,可我还是要说。那个小子是我男朋友的同学,他根本就不是医生,直到现在为止他都还没有找到愿意接受他的意愿去实习的医院,他从来就没有给谁看过病,更不曾治好过谁……”

  江好打断了唐玲的话,“你不要再说了,我对这些不感兴趣。”

  唐玲却接着说了下去,“就在昨天,他还将医院的人事科的马科长打成了重伤,只因为马科长因为他的精神问题拒绝了他,他其实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疯子,我真的为你的父亲担心。”

  江好的内心毫无波动,唐玲描述的宁涛与她接触的宁涛是不同的两个人,她有她自己的判断。就在唐玲对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她想到的却是宁涛所展现出来的匪夷所思的能力。

  “那小子打伤了人了吗?那就是犯法了,有的人身为警察却包庇罪犯,就是知法犯法,真以为自己是只手遮天的大人物了吗?惹毛了我,我让人去北都上告。”一旁,邹裕麟阴阳怪气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邹裕美抽抽噎噎地道:“一龙啊,你的命好苦啊,你含辛茹苦将她养大,她却带一个疯子来治你,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江好听不下去了,“邹裕美你够了,江一龙要是死了不正合你的心意吗?你就不要假惺惺装哭了,想笑就笑吧。”

  邹裕美不哭了,但也没笑。

  这时陈正义领着一个护士往走了过来,“江警司,一个小时的时间到了,你那个朋友也应该出来了。”

  江好看了一下手上的运动腕表,“还有一分钟。”

  陈正义说道:“那就再等一分钟吧。”

  一分钟后江好伸手敲了敲门。

  “进来。”宁涛的声音从病房里传来。

  江好打开门走了进去。

  陈正义、唐玲等人也都进了屋。

  病床上,江一龙的脑袋上扎了几根银针。

  那些银针是天外诊所的银针,说是银针材质却不是银,通体蓝莹莹的,表面上还有肉眼难见的花纹,很是神秘。

  病床边,宁涛正握着一根蓝色的银针准备往江一龙的脸上扎下去。

  “住手!”邹裕麟吼了一声,指着宁涛,一脸怒容,“你在干什么?”

  宁涛转身面对众人,看着杨海,“你眼瘸了吗,没看见我在施针吗?”

  唐玲冷笑了一声,“你们看见了吗?我说他是一个疯子,他真的是一个疯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们医院是山城最好的医院,拥有国内最好的设备和医生,我们都没法治好江先生,他却想用银针治好江先生!”

  陈正义的一张脸阴沉了下来,“宁涛,虽然你是江警司的朋友,可这里是正规医院!由不得你胡来!”

  江好还是冷冰冰的样子,似乎无论面对什么情况她都是这个样子,也不知道面对这种情况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一龙啊,你命真苦啊,你都瘫痪了却还要被人用针乱扎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啊……呜呜呜……”邹裕美哭得伤伤心心,可一滴眼泪都没有。

  邹裕麟指着宁涛,“你小子完了!”

  他不说完了还好,他的话音刚落宁涛便一针扎在了江一龙的人中穴上,并快速捻动了两下。

  “咳咳……”江一龙咳嗽了两声,突然睁开了眼睛。

  宁涛双手齐下,转眼间就将所有的蓝色银针都扒了下来。

  江一龙盯着宁涛,他的脑海之中也在回忆刚刚发生的事情。他记得宁涛的样子,也记得那个神秘的诊所,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场荒诞的梦一样。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江一龙的身上。

  宁涛俯首到了江一龙的耳边,低声说道:“江一龙,你只有半月的期限完成处方契约上的条款,如果不执行,或者拖延,我会让你见识到真正的地狱!”

  江一龙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嚯嚯的磨刀声,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宁涛退开一步说道:“江先生,请试着爬起来吧。”

  唐玲讥讽道:“宁涛,你真的以为你是神医,几根银针就能创造奇迹吗?你傻了,可别把我们都当傻瓜!”

  宁涛移目看着唐玲,“你什么时候聪明过?”

  “你——”唐玲顿时气结当场。

  就在这个时候躺在病床上的江一龙忽然激动地道:“我……我的手能动了!”

  这怎么可能?

  没人相信,可江一龙的双手却已经抬了起来,十根手指也缓缓蠕动着,看上去还很灵活的样子。

  邹裕美一脸惊悚的表情,“一龙,你……你不是中风瘫痪了吗?你的手怎么……能动了?”

  江一龙冷哼了一声,“你巴不得我瘫痪吧?”

  “一龙你……我……”邹裕美语塞了。

  江一龙用双手撑着床垫坐了起来,然后掀开被子,双脚下床,直挺挺地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个时候,包括宁涛自己都被这个奇迹所震撼住了。在江一龙站起来之前,他的心里还充满了担忧,只是隐藏着没让众人发现而已,现在他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了。

  江一龙颤颤巍巍地走向了江好

  (本章未完,请翻页)

  江好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是想叫一声爸,但终究没有叫出来。

  江一龙走到江好的面前,突然双腿一曲扑通一下跪在了江好的面前,眼泪夺眶而出,“好好,我对不起你,我也对不起你妈妈啊……”他挥手一巴掌抽在了自己的脸上,“我不是人!我好后悔啊……”

  江好的眼泪夺眶而出,慌忙伸手将江一龙搀扶了起来,哽咽地道:“爸,这些话你应该对妈妈说。”

  江一龙哭着说道:“我一定去,我一定去……”

  邹裕美和邹裕麟姐弟俩彻底傻眼了。

  陈正义这才回过神来,他快步走到宁涛的身边,因为震惊和激动,他的声音颤颤的,“宁涛同学……不,宁医生,你是怎么做到的?”

  宁涛淡淡地道:“你刚才不是看见了吗?银针。”

  “你、你能把这种医术带到我们医院来吗?我们会将它发扬光大,闻名全世界!”陈正义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神光,他的脑海里似乎正在憧憬站在某个权威论坛上发言的情景。

  宁涛却一瓢冷水泼了过来,“凭什么?”

  陈正义顿时愣了一下,“凭……我现在正式代表山城医科大学欢迎宁涛同学你来我院实习!”

  “实习?”

  陈正义跟着改口,“不不不,我代表院方正式聘请你为我院的主治医师!”

  宁涛还是摇了摇头,“我现在挺好,再见。”

  陈正义见宁涛要走,情急之下抓住了宁涛的手腕,“宁涛同学你不要急着走嘛,只要你愿意来,我立马给你主任医师的待遇,你看怎么样?”

  唐玲傻眼了,下巴也掉在了地上。主任医师,那可是教授级别啊!正常的医大学生要混大半辈子才有机会获得这种待遇,宁涛现在只要张一下嘴说个好字就能得到!

  然而……

  宁涛一脸嫌弃的看着陈正义,“陈院长,男男授受不亲,你再抓着我的手,我可叫人了啊。”

  陈正义的心里顿时跑过了千百只羊驼,抓着宁涛的手也垂落了下去。

  宁涛向门口走去。

  “等等。”江好追了上来,“你要去哪里?”

  宁涛说道:“这里已经没有我的事了,我得回去了。”

  江好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会来找你的。”

  宁涛点了一下头,提着小药箱离开了病房。

  他前脚刚走,邹裕麟便走到角落里掏出手机打电话……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