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会所坐落在城区嘉陵江畔,是山城最顶级的会所,能来这里吃饭和消遣的人非富即贵。

  临近中午的时候一辆出租车来到了潜龙会所的大门口,车门打开,宁涛和江好下了车。

  江好换掉了她的一身制服,穿了一条黑色的长裙,搭配一双同色的高跟鞋。她的身材本来就高挑,这么一穿身高赫然超过了一米八,几乎和宁涛一样高了,再加上与生俱来的冷艳气质,一出现便迎来不少注视的目光。

  宁涛这一次没带他的小木箱,但那包“天针”却是带在身上的。他没有换衣服,仍旧是那件领口洗得发毛的短袖衬衫,皱巴巴的长裤和掉了漆的皮鞋。

  冷艳江好,屌丝宁神医,两人一现身即引来不少人的注视,还有人低声议论。

  “那女的好高,好漂亮。”

  “那穷小子是谁啊?怎么跟那么漂亮的女人走在一起?”

  “我还没看过这么高还这么漂亮的女人,可那小子是谁啊?”

  这些议论宁涛一点都不在乎,他衣着寒碜,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源自修真的自信与从容却是无论穿多么名贵的衣服都装不出来的。

  “你现在后悔撕掉那一百万的支票吗?”江好凑到宁涛的耳边问道。

  宁涛露齿一笑,“你能不提那一百万吗?我做出的决定我从不后悔,你也别想说服我改变主意。”

  “你真是一个让人看不明白的人呐。”江好叹了一口气,忽然伸手挽住了宁涛的胳膊。

  宁涛的手臂顿时僵了一下,却就在他惊讶的时候江好已经锁紧了他的胳膊,拉着他往潜龙会所的大门走去。

  一个会所工作人员挡住了江好和宁涛的路。

  江好出示了请柬。

  会所工作人员看了江好的请柬,然后又看了宁涛一眼,不冷不热地道:“抱歉,江小姐,你的请柬上只有你的名字,所以只能你一个人进去。”

  江好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为什么?”

  会所工作人员说道:“抱歉,江总今天包场,特意交代过,不能让闲杂人进入。”

  这句话让宁涛的心微微一沉,他似乎预料到了什么,他开口说道:“麻烦你……”

  却不等宁涛把话说完,江好忽然说道:“他是我男朋友,你所说的江总是我的父亲,你要是再拦着我和我男朋友,我让他亲自过来跟你说。”

  “这……”会所的工作人员的眼里充满了惊讶,这小子穿得还不如他,居然是江一龙的女儿的男朋友?

  就在他惊讶发呆的时候,江好拉着宁涛就进了会所大门。

  “那个……你别误会,我只是为了应付那个工作人员而已。”江好说。

  宁涛尴尬地道:“没、没事,我不会当真。”

  他不说这话还好,这话一出口江好的脸竟微微红了一下,挽着宁涛的胳膊的那只手也松开了。

  潜龙会所多宴会大厅前铺着红毯,江一龙和邹裕美站在大厅门口迎客。邹裕麟站在旁边,身后站着好一大群西装革履的大块头。那些人看上去衣冠楚楚,可没有一个面善之人,看人的眼神也比较凶悍。

  来赴宴的人都是山城地头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除了宁涛,他一来顿时成了另类。

  江一龙看见宁涛的时候脸色顿时变了。

  宁涛也看着江一龙,脸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眼神有点冷。

  他救了江一龙,可江一龙却没有请他来赴宴。他其实并不在乎这个,可有一件事却是他不得不在乎的,那就是他给江一龙开出的恶念罪孽处方签是要江一龙散尽家财,而江一龙却在这样的地方大摆筵席请客,根本就没有散尽家财的打算!

  “好好,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江一龙向江好招手,示意她过去。

  江好说道:“爸,宁医生也来了。”

  江一龙这才跟宁涛打了一个招呼,“哦,原来是宁医生来了。”就这么一句简单的招呼,他移目看了邹裕麟一眼,“裕麟,你招呼一下宁医生,不要怠慢了。”

  邹裕麟向宁涛走了过来,“宁医生,请跟我来。”

  宁涛还没有说话,江好便冷声说道:“你要把宁医生带到哪里去?”

  邹裕麟笑了一下,“江好,我是你舅舅啊,你怎么能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还有,当着你这个警司的面,我还能把宁医生吃了啊?宁医生,你说是不是?”

  宁涛说道:“江小姐你去吧,我跟邹先生去,我们待会儿见。”

  “你小心一点,待会儿见。”江好向江一龙走去。

  “请吧,宁医生。”邹裕麟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宁涛走在邹裕麟后面,视线却在江一龙和邹裕美的身上,他的心里有些奇怪,“在医院的时候江一龙还对邹裕美和邹裕麟发火,而邹裕美和邹裕麟也的的确确是想他死,怎么两日时间又和好了?”

  邹裕美也移目过来看着宁涛,那一刹那间的眼神就像是毒蛇的眼神。

  宁涛收回视线,跟着邹裕麟走。

  喧闹的声音渐渐远去,邹裕麟将宁涛带到了一座小楼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宁涛却在台阶下停下了脚步,“邹先生,这是什么地方?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邹裕麟面带笑容,“宁医生,我姐夫为了感谢你的妙手回春,他特意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外面人多不好拿出来,你跟我来看看吧。”

  宁涛淡淡地道:“你该不会设下了什么陷阱等我跳吧?”

  邹裕麟笑着说道:“宁医生你说的是什么话?我们之间确实有些不愉快,但那都不是事,也都过去了,你是我姐夫的救命恩人,我怎么会算计你?我邹裕麟可不是那种恩将仇报的人,你大可以相信我。”

  “那好吧,我就跟你去看看。”宁涛迈上台阶进了门,与邹裕麟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的右手扫过邹裕麟的手背,胳膊也与邹裕麟的胳膊轻轻的碰了一下。

  就在那一瞬间,一线蓝芒从邹裕麟的手背掠过,蜻蜓点水一般一闪即逝。

  邹裕麟并没有什么知觉,转身关上了门。

  宁涛故作诧异地道:“邹先生,你关门干什么?”

  邹裕麟的脸上转眼就变了,冷笑道:“有些事情还是不见光的好。”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一大群西装革履的精悍保镖便从小楼客厅后面的一条通道之中涌进了客厅,转眼就将宁涛包围了起来。

  宁涛很害怕的样子,“你们、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干什么?”邹裕麟冷哼了一声,“我要和你算一算医院里的帐!”

  宁涛示弱,“我治好了江总的病,我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你放了我吧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再也不来找你和江总的麻烦了。”

  “哈哈哈!”邹裕麟笑了,“果然还只是一个天真幼稚的学生啊,你还不明白吗,这不只是我要和你算账,这也是江一龙的主意,他不想再见你了,让我给你一点教训,让你以后别再来烦他。你现在才知道求我?我告诉你,迟了!我他妈在医院就想弄死你了!”

  “我家门上和墙上的油漆也是你涂的?”

  邹裕麟冷冷地道:“是又怎么样?你小子运气好,上次躲了过去,可你居然还敢来这里!”

  宁涛抬头看着客厅墙角的一只监控摄像头。

  邹裕麟冷笑道:“你看它干什么?我早就让人关了。”

  宁涛紧张地道:“你们想干什么?我还是一个学生!”

  邹裕麟冷喝道:“上!”

  一个大个保镖突然扑了上来,挥起铁锤一般的拳头抽向了宁涛的后脑勺。

  宁涛的后脑勺上好像长了一双眼睛,不等大个保镖的拳头落在他的后脑勺上,他的头猛地一偏便躲过了偷袭的拳头,同时抓住大个保镖从他肩头落空过去的手臂,借力打力,侧身猛地一摔,大个保镖便呼一下从他的肩头上飞了过去。

  嘭!

  一个体重起码两百斤的大个保镖就这么被宁涛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那一刹那间整个客厅都好像都颤动了一下。

  宁涛一脚前迈,狠狠地踏在了大个保镖的小腹上。

  “噗!”大个保镖张嘴吐出了一口东西来,有包子的碎块,还有油条的碎块,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混在血水里涂了他一脸。

  所有人都为之窒了一下。

  宁涛突然一步前冲,一脚踹在了一个保镖的小腹上,那保镖顿时惨叫了一声,整个人都飞了起来,撞在一根柱子上然后又重重地砸落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妈的,你们都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邹裕麟怒吼道。

  一大群保镖一涌而上……

  砰砰砰!

  小楼里不断响起钝器击打身体的声音,还有木质家具破碎的声音,人的惨叫声。

  几分钟后。

  砰!

  最后一个大块头保镖仰面倒地,他躺在地上的时候,他的鼻血和牙齿都还在空中飞舞,延迟了起码两秒钟的时间才掉在地上。

  小楼客厅里就只剩下了两个站着的人,一个是宁涛,一个是邹裕麟。

  邹裕麟彻底傻眼了,他带来的可都是学过格斗,实战经验丰富的职业保镖啊,整整十个人,却特么打不过一个大学生,全被撂倒在了地上!

  宁涛向邹裕麟走去。

  “你、你别过来!”邹裕麟害怕了。

  宁涛揉着他自己的腰,自言自语,“你们这些家伙还真是够狠啊,下这么重的手,我浑身都疼。”

  邹裕麟忍不住看了一眼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保镖,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宁涛从邹裕麟的身边擦身走过,却连一指头都没有戳邹裕麟一下。他打开门,很平静地走了出去,整个过程甚至连看都没有看邹裕麟一眼。

  邹裕麟看着宁涛离开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收回视线。

  忽然,他的左手的手背有些发痒,他下意识地挠了一下……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