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546章 原始炼器法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1 10:17:25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哮天犬留下,狐小姬和殷墨蓝跟着宁涛回了北都,这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他将狐小姬好殷墨蓝带回四合院里便回到了天外诊所。家里有女人处理殷墨蓝和狐小姬回来的事儿,根本就不需要他去操心,他心里心心念念的还是鲲肉和飞剑的事儿,一刻也不愿意多等。

  天外诊所里静悄悄的,善恶鼎中黑白缠绕,黑略多于白。再过一天就知道它会搬去什么地方,还有下月升级不升级。

  宁涛坐到了书桌后面的椅子上,然后打开小药箱将账本竹简拿了出来。

  虫二却没有从竹片之中爬出来。

  宁涛说道:“虫二出来吧,别演了,我知道你在等我的决定。”

  一条黑白相间的虫子从一块竹片之中爬了出来,支起上身,高昂着小小的脑袋,一双小小的眼睛直盯盯地看着宁涛,还是那样的虫帝驾临的姿态。

  “你之前说想到一个什么传说,说来听听吧。”宁涛说。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虫二想说的话:给朕上贡一千诊金,朕就告诉你。

  宁涛有些无语地道:“不给钱就不说是吧?”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虫二想说的话:是的。

  宁涛说道:“我每月花三百诊金养你,你居然跟我讲钱?”

  虫二一动不动地看着宁涛,一副你不给钱我就不开口的样子。

  宁涛忍着想弹它脑门的冲动:“那你告诉我,你要这么多诊金干什么?”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虫二想说的话:你上贡的那三百诊金只够养活朕,朕要俢练便需要更多的诊金。再说了,朕尚年幼,不多吃一点怎么长大?

  宁涛想了一下:“给你一百诊金,告诉我那个传说故事。”

  虫二一动不动。

  宁涛没好气地道:“三百,不干拉倒。”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虫二想说的话:准奏。

  随后,账本竹简上又浮现出了一个简单的买卖契约,大致是说宁涛自愿上贡三百诊金换取它的故事。宁涛签字确认之后,账本竹简上的余额就少了三百善恶诊金。

  收了钱,虫二开始爬竹片。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那个传说故事:传说灵古时代有一个王国,那国王法力无边,非常厉害。他有一个女儿,长得非常漂亮,美若天仙。可惜有一天,他的女儿被一只鲲抢走了。他带领军队追杀那只鲲,可那鲲太强大了,他的军队全都战死了,他也受了伤。后来,有一个智慧无双的仙人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让他用龙骨、云矿石、建树做矛就能杀鲲,因为鲲拥有扭曲空间的法力,而云矿石和建树恰好能破解鲲的这种法力,才有杀鲲的机会。

  那个国王听了这个仙人的建议,耗举国之力找了一根龙骨,还有建树和云矿石做了一根法器长矛,然后又去找那只鲲决斗。那一战惊天动地,一番苦战之后那个国王果然用法器长矛杀死了那只鲲,救回了他的女儿。可惜,那法器长枪刺入鲲的身体之中便拔不出来了,随着那鲲沉入冥海。千年后,那个公主的后人从冥海之中捞出了那只法器枪,它吸收了鲲的神力,已然进化成了无比厉害的法器,也就是灵古时代让人闻之色变的——肉中枪。

  宁涛的视线定格在了“肉中枪”三个字上,脑袋里一团乱糟糟的感受。

  虫二又爬了几下,写下了结语:这就是朕的故事,你可以用龙骨、建木、云矿石和鲲肉为材料,炼制出一支肉中枪。那枪必定让你实力大增,为朕征战四方,立下盖世功勋。

  宁涛这才回过神来:“你不是说你的故事是关于飞剑的吗,你给我一个枪的故事,这算不算商业欺诈?”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虫二想说的话:那肉中枪的传说故事可是真的,比起什么破飞剑高级得多。朕是看在这是第一次买卖,给你点优惠,你不要不知足。

  “我可以踩着它像飞剑那样飞行吗?”宁涛也懒得去纠缠飞剑变枪的事情了,问了一句。如果那什么肉中枪也可以载着他飞的话,不要飞剑也无所谓了。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虫二想说的话:那肉中枪可是传说级的法器,载你飞行那算什么事?朕对那肉中枪虽然了解不多,但朕敢断言它不仅能载你飞行,甚至还能给你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

  宁涛心动了,追问道:“什么好处?”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虫二想说的话:这个朕也不清楚,你炼制出来试试就知道了。

  宁涛说道:“那我要怎么炼制,我现在炼丹是完全没有问题,但炼器就很弱了,目前只会精炼和修补法器,还从来没有炼制出真正的法器,不如,你给我一个炼法器的秘籍怎么样?”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虫二想说的话:朕这里只有故事,没有秘籍。你要炼器的秘籍,那你得去开丹药器材库,里面一定有你需要的东西。好了,朕要闭关俢练去了,退朝。

  退你妹的朝!

  宁涛卷起账本竹简就向丹药器材库走去,这一次他没有犹豫,来到丹药器材库前伸手边推开了门。

  他本来就想在开了经书法卷库肆的库门之后来开丹药器材库的第一道库门的,只是当时觉得可以再缓缓,现在虫二的传说故事和建议加快了他开门的计划。

  库门后面一个几十平的空间,与他开过的所有四个经书法卷库一模一样,就连放在屋子中间的破旧木箱子也像是一个木匠做出来的。

  开门之前宁涛有想象丹药器材库里的情况,眼前这个情况倒也不出他的意外。他压根儿就没指望丹药器材库里堆满各类珍稀灵材,法器丹鼎器鼎什么的。如果有,那也会放在后面的门里,等他花钱去开门不是?

  宁涛向那只箱子走去的时候打开账本竹简看了一眼,果然少了五千善恶诊金。

  来到那只木箱子旁边,宁涛去猜里面装着什么了,直接打开了箱子。

  木箱子里只装着一张灵纸,显得空荡荡的。

  宁涛将那张灵纸拿了起来,上面有字,最先映入他的眼帘的便是“人级处方丹”这五个字。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宁涛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想骂人了。他使用初级处方丹一直到现在,诊所也升级好几次了,却一直没有给他更高级的丹方。治疗诊金病人的地方,不应该是免费获取吗,居然还要他花五千诊金来这丹药器材库的库门才能获取!

  不过,坑虽然是坑了点,但他也清楚他到现在都还在使用初级处方丹的事儿也不能全赖诊所身上,当初是他选择开的经书法卷库,后来杀白圣又觉得将免费开一次库门的机会用在开丹药器材库上有点浪费,所以又去开了经书法卷库的第二道库门。后面杀白圣,杀单翼,他更不愿意将免费开一道门的机会拿来开丹药器材库的库门了。

  不管怎么样,开了就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他也很清楚,按照现在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他会将每次诛杀恶魁获得的机会拿去开经书法卷库的库门,毕竟开门的费用是翻倍增加的。这样一来,这边丹药器材库的库门就只有他自己花诊金来开了,毕竟这边开在后面,他花的代价要小得多。

  看过灵纸上的灵材名称及用量和炼制步骤,宁涛的视线又落在写丹方下面的一段话上:人级处方丹配以相应处方契约可治人除天收之人的一切病症,其后地级处方丹配以相应处方契约可治愈修真之人、妖的一切病症,然天收之修真之人、妖除外。再其后,天级处方丹配以相应处方契约可治愈三界仙及妖仙的病症,同样,天收之仙、妖仙除外。不同的处方丹,炼制的代价也不同。

  初级处方丹之后是人级处方丹,人级处方丹之后是地级处方丹,地级处方丹之后是天级处方丹。抛开初级处方丹不谈,人、地、天这三级的处方丹才算是正在的高级丹药。有了这张丹方,这世上的病人,除了那种天收之人且无法改命的,不管是什么病他都能治!

  而宁涛却想到了更多:“这丹方上说地级可治疗修真者和妖的病,不知道将来我得到了地级处方丹的丹方,炼制出地级处方丹,我能不能绕开诊所的机制治疗因为寻祖丹而发生的妖病?”

  或许能,或许不能,这是猜不到的事情。

  宁涛收起丹方,大步走向了丹药器材库,然后打开了第二道库门。

  没有半点意外,账本竹简上的余额又少了一万诊金。

  丹药器材库弍里面的情况还是一样,空荡荡的空间里放着一只破旧的木箱子。

  宁涛走了过去打开了木箱子,看到了一只兽皮卷轴,他将那只兽皮卷轴拿了出来,展开。

  兽皮卷轴上浮现出了内容:原始炼器法。

  宁涛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刚才他是因为不甘心没有获得炼器的秘籍才脑门发热跑来开了第二道库门,因为他觉得丹药器材库应该是一丹,一器,他开箱得到了丹方,再开门开箱的话就会得到炼器的秘籍。

  古老的兽皮上继续呈现出“简单炼器法”的内容:鸿蒙初开,有古神开天辟地,这原始炼器法就是根据那古神的传说演变而来,以自身灵力精血为火,天地为炉,施法炼器……

  宁涛一字一句看着,不敢漏掉一个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