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570章 清新别致的威胁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1 10:17:25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账本抽竹简上浮现出了诊断的结果:扎伊娜,1985年11月11日生人,虔信善人,首善孝敬父母计20点善念功德,次善信仰神灵计7点善念功德,三善施粥赠药救助苦难之人1239人计1239点善念功德,四善修建诊所、学校……身有善念功德5896点善念功德,可开善念功德处方契约,消功德以治愈,增阳寿五十八年,一生无疾,子女亦得福佑。

  天外诊所蜕变成天道医馆之后,似乎变得大方了一些,对善人的福报也多了一些。

  宁涛收起了账本竹简,开口说道:“康太太,你受了伤,有内出血,但在我这里这只是小情况,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我能治好你。”

  “那太好了……”扎伊娜的眼眸里泛起了淡淡的水雾,“我知道说谢谢是不够的,可是……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声谢谢,谢谢你救了我的丈夫,我的孩子还有我。”

  这一声谢谢宁涛坦然受之:“康太太,我给你说明一下情况。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我会给你开一张处方契约,需要你在处方契约上签字,用你身上的善念功德换取健康,但同时你也会增寿58年,从此一生不再有疾病,你的孩子也会得到福佑。但是,从这里走出去之后,你会忘记我,还有与我的医馆相关的一切记忆。”

  扎伊娜微微愣了一下:“这……第二个选择又是什么?”

  宁涛说道:“第二个选择就是我用一张符治好你,你不会失去你身上的善念功德,你也不会忘记我和这个医馆,但也不会增寿,你的孩子也不会有福佑。怎么选择,在于你。”

  “我……”扎伊娜显得很犹豫。

  宁涛静静的等着她的决定。如果是恶人,他大可以欺骗了事。可是面对这样的虔信善人,他不想欺骗她,所以他要告诉她真相,然后让她自己来选择。

  扎伊娜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宁医生,如果我选择第一个,我的丈夫和我的孩子会更好吗?”

  宁涛点了点头:“按照我们那边的传统说法就是旺夫,你有福,你的丈夫和孩子也会跟着你享福。”

  “对你呢?”

  “对我也有好处,我需要你身上的善念功德。”

  “我虽然不太明白,但我选择第一个。”扎伊娜说。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谢谢你,康太太,你的丈夫能娶到你这样的女人,其实才是他最大的福报。”

  扎伊娜也对宁涛笑了一下。

  他救她一家,她帮他,有些事情其实不需要说破。真正的善人,其善意往往都是藏在心间的,不会说出来。

  宁涛开好了善念功德处方契约,拿给扎伊娜,也不催促她签字。不过扎伊娜只是简单看了看便在善念功德处方契约上签了字,然后吃了宁涛给她的人级处方丹。

  这丹是埃及的沙漠之中休息的时候炼制的,他的计划是准备用在康君子的身上,却没想到第一颗人级处方丹用在了扎伊娜的身上。

  善恶鼎中青烟涌来,转瞬间就将扎伊娜吞没了。

  宁涛也没闲着,退到旁边将天赐天生床取了出来,放大至一米五款两米处的尺寸。青烟退去之后,他将扎伊娜抱上床休息。

  扎伊娜也是第一个享用天赐天生床的病人,这一躺其实也是一个福报,对她的身体有极大的好处。

  治好了扎伊娜之后,善恶鼎上的人脸就露出了怒容。这样的变化一点都不出宁涛的意外,扎伊娜还是虔信善人的时候,她身上的善念功德还不至于让善恶鼎上的人脸露出多么明显的怒容,可治疗之后她身上的善念功德清零,这天道医馆之中就等于只有基恩这一个恶人病人了。

  宁涛来到了基恩的身边,将账本竹简放在了基恩的身上。在等待账本竹简诊断的过程里,他将一根天针扎在了基恩的脑袋上。

  几秒钟后,基恩睁开了眼睛。

  宁涛收走了天针,也拿走了账本竹简,然后打开看上面的诊断。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基恩的诊断:基恩,1976年2月2日生人,穷凶恶人,首恶发起战争,计恶念罪孽777点,次恶杀人56起计392点恶念罪孽,三恶伤害虐待无辜平民81起计244点恶念罪孽,四恶毁坏平民资产2002起计1001点恶念罪孽……一身计恶念罪孽3601点,可开恶念处方契约,以死赎罪。

  首恶发起战争计恶念罪孽777点!

  这才是宁涛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恶念罪孽,而且是如此之多。在此之前,杀人便是最高的恶念罪孽了,杀一人计七点恶念罪孽。却没想到现在出现在账本竹简上的发起战争罪居然是杀人的罪孽的百倍不止,达到了惊人的777点恶念罪孽!

  看似惊人,不过也是天理使然。行凶者杀一人,那已经是不可饶恕的罪行。发起战争者,杀的却不是一人,是千千万万的人,毁坏的也是千千万万的人的家园。这样的罪孽,再高的恶念罪孽也是理所应该。

  这个诊断也仿佛在宁涛的心里点燃了一盏明灯,一个喽啰级别的上校军官都有这么高的恶念罪孽,那发起战争的祸首,那又该有多少恶念罪孽?

  “这里……是什么地方?”基恩说了一句话,那声音有气无力,颤得厉害。

  宁涛移目看着基恩。

  基恩伸手想将扎在胸膛上的军刀拔下来,可是只是摸了一下刀把就放弃了。那把军刀让他痛不欲生,可是他却没有勇气拔下它。

  “这里是我的医馆,你伤得很重,我可以治好你,但需要你在我的处方上签字。”宁涛懒得跟他废话,开门见山地将事情说明。

  “我要去医院……”基恩说。

  宁涛忍不住笑了:“这里就是医院,你还要去什么医院?”

  基恩根本就不相信眼前这个华国青年会治好他,他看着宁涛,眼神闪烁:“我是美国海军上校军官,你要是杀了我,或者我死在这里都会引发战争,会有成千上万的人死去……”

  宁涛收起账本竹简往书桌走去,然后坐在书桌前给基恩开恶念处方契约。这里收了那么多恶人,他早就看穿了,能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往往是那些平凡而弱小的善人。越是凶恶之人,尤其是那些穷凶极恶的人反而更怕死,崩溃只是迟早的事。所以,他先开好恶念处方契约,也算是不浪费时间。

  基恩向门口爬去,可只爬了一步的距离就不行了,失血过多再加上呼吸困难,他稍微动一下心脏都会产生强烈的心悸,好像随时都会停止跳动一样。

  宁涛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埋头开恶念处方契约。

  基恩喘了两口气,费力地说道:“我们……出发之前有行动备案,还有备用计划……一旦我没有打电话回去,空军基地就会知道我们出事了……”

  宁涛打断了他的话:“然后就发动战争,是吗?”

  基恩微微愣了一下,这本来是他要说出来威胁宁涛的话,却不料宁涛抢在他的前面说了出来,不但没有半点威胁的意味,反而有点揶揄的味道。

  宁涛拿着开好的恶念罪孽处方契约走了过来,将它放在了基恩的身边,然后又从小药箱中取出了一颗精品初级处方丹,将它和一支笔放在了恶念处方契约上。

  基恩盯着地上的恶念处方契约,却不认识上面的汉字。

  “上面……写的是什么?”

  宁涛淡淡地道:“上面写的是你会接受上天的审判。”

  “嘿嘿嘿……咳咳!”基恩笑没两声便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他显然不相信什么上天的审判。

  宁涛说道:“你失血过多,肺部被扎破并充血,你的内脏已经处在缺氧的状态下,包括你的心脏,你知道心脏缺氧会是什么结果吗?它会在你想不到的时间里突然停止跳动。”

  “送我去医院……”

  宁涛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你可以不签字,你可以继续拿发动战争来威胁我,我被很多人威胁过,但你是第一个用这种理由来威胁我的,你的论点很清新,思路也很别致,我有点喜欢,所以请继续说吧。”

  “你……咳咳……哇!”基恩一口血喷了出来。

  一个人胸口上扎把刀子,就要死了,却还被这样调侃,这血是不吐也得吐。

  宁涛说道:“你的时间不多了。”

  死亡的恐惧侵袭着基恩,他坚持不下去了,颤颤地抓住那只笔就在宁涛开给他的恶念处方契约上签了字。

  宁涛将那颗精品初级处方丹拿了起来,塞进了基恩的嘴里。

  “救我……”基恩说。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你这样的人看似凶悍,也很强大,可比普通人还怕死。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上天也救不了你。”

  “你……”基恩想要去抓宁涛的裤管,可惜连手都抬不起来。

  一团青烟涌来,转眼就将基恩吞没了。

  青烟散去,基恩胸膛上的军刀消失了,就连身上的血迹也都消失了,干干净净。

  宁涛取出一根天针,一针扎在了基恩的心口位置上。

  天针恶疾。

  以他现在的修为,这一带着替天行道的杀念的天针恶疾,基恩几乎没有醒来的机会就会死去。

  一道方便之门打开,宁涛抱着扎伊娜走了进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