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585章 薛西斯与不死火炬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1 10:17:25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红彤彤的旭日从东方天际冉冉升起,金色的阳光驱散了笼罩大地的黑暗,却驱不散这片土地上的战争阴云。

  断崖上,宁涛俯瞰着下方几千人抢水的景象,密密麻麻的人头,各种装水的器皿,没人排队,场面一片混乱。那么多水足够几千人喝一个星期的了,可是一个星期之后呢?没有水就会死,所以在还有水的时候人人都想为自己和家里人多储一点水。至于别人有没有水喝,谁会在乎?

  这就是人性。

  “你救他们有什么用?他们不会感激你,在他们的眼里,你其实只是一个异教徒,知道他们是怎么对付异教徒的吗?”拉姆塞的声音。

  宁涛回头看了一眼斜靠在河床里的一块岩石上的拉姆塞,金色的晨曦里,淡然一笑:“我救他们,那是因为他们处在危难之中,我不在乎他们会不会感谢我,也不在乎他们是不是将我当成你所谓的异教徒。我做事,只求一个天道公允,问心无愧。”

  拉姆塞摇了摇头,他显然听不懂宁涛的话。

  宁涛走到了拉姆塞的身边:“你关心他们怎么看待我,谁又来关心你?”

  拉姆塞骤然紧张了起来,宁涛没有杀他,却也没有放他。这句话和身上的伤痛又将他拽回到了冰冷的现实之中来,可他猜不到宁涛会怎么处置他。

  宁涛淡淡地道:“我不杀你,那是因为你身上还有价值。不过,如果你体现不出你的价值,我也半点好处都没有,我会杀了你。”

  “你……要我做什么?”一整夜的伤痛折磨,拉姆塞的求生欲望反而是更强烈了。

  宁涛说道:“你不是间谍吗?你能同时为尼古拉斯康帝和五角大楼做事,我觉得你也可以为我做点什么。”

  拉姆塞惊讶地道:“你要我做你的……间谍?”

  宁涛的声音微冷:“不愿意吗?”

  拉姆塞慌忙说道:“不是不是,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我没问题,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跟着,他又补了一句,“只要你不杀我,我发誓,我会让你看到我的价值。”

  宁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这就是他留着拉姆塞的原因。

  即便是垃圾也有再利用的价值,更何况是一个狼人双面间谍?

  “昨天晚上你提到了薛西斯,你说薛西斯也想得到黑火油,我想你一定知道一些关于薛西斯的故事,讲给我听。”宁涛说。

  拉姆塞很顺从地点了一下头,然后整理了一下思绪才开口说道:“这得从我的故事自己说起,可以吗?”

  宁涛点了一下头。

  拉姆塞这才接着说下去:“我的母亲是希腊王国乔治一世(1862年)时期的一个女奴,她的主人就是我的父亲,一个很老的伯爵。有一天晚上,他强.暴了我的母亲,然后我的母亲就怀孕了。可她并没有因为怀上了伯爵的孩子而获得一丝好运,反而是一个噩梦的开头……”

  “我的母亲的肚子一天天变大,无法遮掩,她怀孕的事最终被老伯爵知道了。他把我母亲关到地牢里,我的母亲在地牢里生下了我。我浑身是毛,有狼人的特征,但我不算是纯血的狼人,只是一个半狼人,也可以说是半妖……”

  半妖,这个词进入宁涛的耳朵的时候,他的心里忍不住要去想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和青追、白婧将来生下孩子的话,那是不是也算是半妖?与青追的孩子是半人半龙?与白婧的孩子,白婧要是蛇化龙不成功的话,会不会是半人半蛇?还有江好,江好虽然也是人类,可也是新妖,将来他和江好生的孩子,那又是什么半妖?

  拉姆塞接着说了下去:“我三个月大的时候,那个老伯爵就当着我的面咬死了我的母亲,可怜的女人,她甚至没有听过我叫她一声妈妈。因为我的血统不纯,老伯爵将我抛弃在了一片森林里。一群狼收留了我,我喝母狼的奶长大。我和狼群一起捕食,一起玩耍,我变得越来越强壮。二十年后,我找到了那个老伯爵,他还是那个样子。狼人的寿命可以达到五百年,他大概还能活好几十年。可我没给他那个机会,他太老了,不是我的对手,我在他的城堡里重伤了他,然后将他带到当年他咬死我母亲的地下室里,我折磨他,他为了求生,告诉了我一个秘密……”

  宁涛被他的故事吸引了:“与薛西斯有关?”

  拉姆塞点了一下头:“是的,老伯爵告诉我当年薛西斯率大军占领了希腊北部,并从赫拉神庙之中抢走了一样东西。那才是他攻打希腊的目的,与波斯帝国的版图无关。在老伯爵的描述里,那是一支火炬。”

  “一支火炬?”宁涛的心里骤然升起一丝荒诞的感觉,因为他刚刚想到了奥运圣火。每一次的奥运圣火都是从希腊的赫拉神庙遗迹之中点燃,然后向世界各地传递的。

  难道是原始版的奥运火炬?

  这个猜测想想都觉得荒诞。

  “是的,一支火炬。赫拉是宙斯的妻子,老伯爵告诉我说那只火炬是赫拉的神器,如果装上地火油点燃,那只火炬将指引死去的亡灵回归到这个世界。”说到这里拉姆塞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杀了老伯爵,将他撕成了碎片。我在那个地下室里祭奠了我的母亲,叫了一声二十年前我就想叫的妈妈。然后我去了老伯爵的书房,发现了隐藏在书房墙壁后面的密室。我在他的密室之中找到了一些古籍和他的研究资料。老伯爵一生都在寻找那支火炬,还有地火油。我才知道,那支火炬名叫不死,他想用它召唤一个已经死去的狼人的领袖……”

  不死火炬。

  宁涛记住了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想到了他的父亲和母亲。

  逝者已矣,可如果死去的亡魂可以召唤回来,亲人团聚,那人生岂不完美?

  “我想找到那支不死火炬,我想为我的母亲点燃不死之火,再见她一面,亲口叫她一声妈妈……”拉姆塞的眼眸里满是悲伤,“这一百多年来我一直都在为此努力,为了找到不死火炬,我什么都愿意做,我也不在乎别人的死活。二战时期,我根据一条线索来到了美国。然后我遇到了尼古拉斯康帝,他非常强大。他听了我的故事,他说他愿意帮我,但他的条件是让我为他做事。我没有更好的选择,老伯爵找了几百年都没有找到,我又怎么可能轻易找到那支不死火炬?我需要帮助,所以我就答应了尼古拉斯康帝,为他卖命……”

  “他有给你提供不死火炬的线索吗?”宁涛问。

  拉姆塞说道:“有,断断续续有提供一些,我也都调查过,可是大多数是假的线索,偶尔有真的,但也查不到不死火炬的下落。前不久,他给了我一张地图,我就来到了这里,为他寻找地火油。”

  “那你有什么发现吗?”宁涛问。

  拉姆塞摇了摇头:“我告诉过你,我没有骗你。尼古拉斯康帝只告诉我这一带有地火油,但就连他也不确定。他有一座宝库,里面有很多藏宝图,有些是真的有宝藏,但有的也是假的藏宝图。我想这只是其中的一张,事实上不止我一个人在为他寻找灵材和宝藏,还有很多人。”

  难怪尼古拉斯康帝没有亲自来,反而将拉姆塞当作诱饵,用战斧导弹轰炸饮马谷。如果尼古拉斯康帝确定这里有地火油,甚至是不死火炬,他恐怕会率领一支军队过来抢。

  事实上,直到现在为止,也就只有宁涛看见了薛西斯和他的波斯大军。拉姆塞不知道,尼古拉斯康帝也不知道。这也是他还留在饮马谷的原因,现在拉姆塞的故事更加重了他对这个峡谷和隐藏在这里的宝藏的好奇心。

  “我没什么可疑告诉你的了。”拉姆塞说。

  宁涛收起了思绪:“我给你一个考验。”

  “什么考验?”拉姆塞有一点紧张的反应。

  宁涛说道:“上游有一支非政府武装组织,他们截断了水流,你把他们建的水坝炸了,这也算是你的赎罪。你做到了,你不仅可以活命,还有资格为我做事,继续追求你的梦想。”

  拉姆塞看着宁涛,眼神锐利,仿佛要洞穿宁涛的心思。

  宁涛说道:“你是因为需要帮助才投靠了尼古拉斯康帝,如果你非要一个主公,你是愿意相信尼古拉斯康帝,还是我?”

  “你。”拉姆塞毫不犹豫地给出了答案,然后又说道:“我很想获得你的信任,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我没法炸掉那支非政府无组织控制的水坝。”

  宁涛打开小药箱,取出一张大力拿捏符贴在了拉姆塞凹陷下去的胸膛上。一丝灵力激活,法咒诵念,拉姆塞的那凹陷下去的胸膛转眼就被“拔”了起来,然后又是一串骨骼运动的声音。

  拉姆塞看宁涛的眼神变了。

  一张大力拿捏符的法力消耗干净,拉姆塞的断裂的肋骨全数接上,他试着做了几个剧烈的扩胸动作也没有丝毫痛觉,他甚至感觉到他的筋骨比以前更柔韧了,妖力的运行也较之以前更顺畅了。

  “这……”拉姆塞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心中的感受和身体之中的感觉。

  宁涛说道:“我是一个修真医生,这法符只是一个小意思,你去吧,今天晚上午夜之前炸掉水坝。”

  拉姆塞微微愣了一下:“你就这样放我走了,我可以不回来。”

  宁涛淡然一笑:“我可以扎你一天针恶疾,就是你昨晚中的那一针,它会让你乖乖听话。可是我不想那样做,你可以为我去炸水坝,也可以逃走。怎么做,你自己做决定。”

  拉姆塞转身就走。

  宁涛目送他顺着河床离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