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589章 荡起小床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1 10:17:25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垂直向下,瞬息千米,这还是宁涛刻意控制了速度,不然他可用瞬息之间移到到七八公里的距离。元婴状态下,天眼所致,黑暗不存。精炼战术手电所照不透的黑暗此刻烟消云散,他看到了一片黑雾笼罩的地面,隐隐约约有东西显现出来,有的像山峰,有的像河流,可因为太过模糊无法确定。

  七八千米的距离转眼过去了,元婴开始不稳定,对身体的感应也变得模糊了。宁涛停了下来,不再下落。这个位置,他的元婴已经处在了黑色的薄雾之中。不过来到这个位置,他终于看到了深渊底部,目测的距离,大概还有三四千米他就能到达底部。

  深渊的底部是一个喇叭口的形状,越往上越窄,身后的峭壁也逐渐向边沿地带倾斜,构成了一个倒置的漏斗的形状。它的面积大概能容下一个小镇,中间矗立着一座石头山,山的周边有一条燃烧着的河流,依稀可见黑色的原油在火焰之中涌动,冒泡。

  在断崖上面看见的微弱的火光,那源头显然就是那条燃烧着的原油河。

  居高临下,整个深渊底部尽收眼底,宁涛却没有看见什么亡灵大军,凶悍的大怪兽什么的。除了中间的那座石头山,其他的地方都比较平坦,偶尔有乱石堆砌的石堆,但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宁涛的心中一片奇怪:“薛西斯和阿布善遇到的是并不存在的幻像吗?可是我也明明看到了那可怕的阴影……”

  要是他当时是面对深渊坐着的姿势,现在就不会有这种困惑和烦恼了。

  又观察了几分钟,还是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发生,宁涛的元婴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奇怪啊,千军万马冲锋,嘶吼喊杀,那么大的响动,整个断崖都在抖动,我都感觉到了,怎么可能是幻觉?可如果不是幻觉,那就真的有什么怪物在下面,难道……它老死在了这深渊下面?”忽然想到了这种可能,宁涛心中的紧张感顿时放松了一些。

  长达2000多年的时间,这个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生灵死去,一个隐居在这里的怪兽在这期间死去,这也算是很正常的事情。

  看似没有什么危险,不过宁涛还是没有做出决定开方便之门将他的三个妻子和一众手下带进来。那黑色的薄雾有毒,这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没有踏足深渊底部之前的观察和判断,都有可能在踏足那片土地的时候发生改变。

  宁涛收起天赐天生床,然后从小药箱之中拿出了采药绳。一丝灵力注入,采药绳从他的手中飞了出去,一头扎进了断崖上的岩石地面之中。他抓着绳子的另一头,两步冲刺,纵身一跃,嗖一下就跳下了断崖。

  这看似是一个冒失的非常危险的行为,可一切都在宁涛的掌握之中。采药绳是天道医馆的法器,既然是法器那自然就有法力。它往下延伸的速度其实并不是很快,而且处在激活状态下,它就等于是宁涛的手臂的一部分,让它停它就会停,让它缩回去它就会缩回去。

  几分钟后,一万多米的高度被甩在了身后,宁涛的双脚终于落在了地面上。

  咔嚓!

  脚下传来一声脆响,宁涛慌忙移开了脚,这才发现他踩到的其实不是地面,而是一具被灰尘遮掩了起来的骸骨。他这一脚下去,踩断了人家的腰。

  灰尘荡起,一把锈迹斑斑的波斯弯刀曝露了出来。

  看着这把风化得不成样子的波斯弯刀,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这是薛西斯的不死军侍卫的弯道,他摔死在了这里,2000多年过去了,他的骨骸都还在,并没有什么怪兽吃掉他的尸体,这也说明这里并没有什么怪兽,那我看到的那个巨大的阴影究竟是什么东西?”

  没有亲眼看见,哪怕是绞尽脑汁的猜想也显得毫无意义。

  想来想去也没有结果,宁涛收回了采药绳,一手拿着精炼驳壳枪,一手拿着一张画有血锁的处方签,小心翼翼地向中间的石头山走去。这一路上他又发现了一些骸骨,从骸骨的遗物判断,他们都是薛西斯的不死军侍卫。

  从这些骸骨的身份上也不难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除了当年的薛西斯和阿布善,还有死在这里的不死军侍卫和那个黑衣少女,在这长达2000多年的时光里,他是第一个踏足这里的人。

  路过一个乱石堆,宁涛停下了脚步。那些石头大小不一,看上去只是一些普通的石头,没有刻写法符,也没有特殊的图案,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类似这样的石碓还有很多,遍布在深渊底部。

  宁涛看了看便失去了继续研究的兴趣,他离开了那座石碓,大步向那座石头山走去。

  环绕石头山的地河烈火燃烧,却没有浓烟升腾。黑色的原油在地河里翻滚涌动,火势没有增强,也不减弱,始终保持着几十米的高度。从上面,隔着黑色薄雾看不太清楚,到了近处却又因为火墙隔着也看不清楚。不过,就石头山的形状和规模,倒像是他与林清妤完成重要交易的秦皇陵封土堆差不多。

  宁涛越走越近,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手背和脸上的汗毛竟纷纷化灰,从他的皮肤上脱落。

  宁涛跟着将兜帽拉了下来罩住脸庞,并用兜帽里的天宝丝编织成的“松紧绳”将兜帽收拢,将脸庞完全保护起来,只留下了一个可以视物的口子。这设计是一早就有的,但即便是在枪战之中他也不曾动用过,可要过火墙那就不得不动用了。这之后,他又将双手缩进了天宝法衣的袖子之中藏了起来,这样一来,那火墙所释放的热浪虽然恐怖,可却连他的一根汗毛都无法伤到了。

  一段距离之后,宁涛来到了地河旁边。他的视线落在身前的地河上,这地河不宽,仅有十几米的宽度,一个脚下有梯虚空借两步就可以轻松过去。可就在他准备这么做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却移到了地河里的原油上。

  那不是普通的原油。

  普通的原油粘稠,有很多杂质,燃烧的时候浓烟滚滚,可它不但不粘稠,反而给人一种澄清的质感,它烧得这么猛,几十米高的火焰却没有一缕浓烟。更重要的是,它释放出了浓郁的灵气,而那灵气是典型的天材地宝才有的灵气。

  这不是原油,是地火油。

  中东盛产石油,只要有灵土,有原油,并能满足一些特定的条件就能孕育出地火油这种灵材。这里蕴藏着如此之多的地火油,那就意味着这里有大量的灵土!

  宁涛怦然激动了起来,就算这里没什么神墓,也没有什么不死火炬,只要找到这里的灵土,带走一些地火油,他这次的冒险也算大获丰收!

  他蹲在了地河旁边,用衣袖包着的手抠了一把土起来。面上的泥土被抠掉,一团青色的灵土顿时曝露了出来。他跟着又换了一个位置抠了一把,抠去面上的泥土,又是一块青色的灵土曝露了出来。

  “哈哈哈!”宁涛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这里的灵土储量惊人,就算他把天道医馆里的五个库全变成灵田也不是问题!

  火墙莫名晃动了一下,那感觉就像是被大风吹了一下,可是这是一个封闭的地下空间,哪里来的风?

  也就是这一下晃动,宁涛终于看到火墙后面的景象,也就是这一眼看见他顿时惊愣当场。

  那根本不是什么石头山,那是一座石头神庙。

  无比特别和神奇的石头神庙,它不是用一块块石料堆砌起来的,而是在一座石头山丘上镂刻出来的雄伟神庙!几十米高的大门就像是一座牌楼,支撑神庙的石柱需要几人合抱才能围住,还有铺在大门前的台阶,也全都是在这一座整块的石头上雕刻出来的,不见一丝拼接的痕迹!

  这神庙要是搬到地面上去,那绝对是轰动世界的奇迹,现世的八大奇迹在它的面前也会黯然失色!

  突然,火墙又很明显地晃动了一下,几十米高的烈火又挡住了宁涛的视线。很明显的被风吹动的迹象,可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的风息。

  “难道是……元婴?”宁涛的心神突然一凛,他自己有过多次元婴出窍的经历,元婴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能量快速移动却还是有迹可循,那就是阴风。

  然而,火墙先后晃动了两次之后还是没有什么诡异的现象发生。没有元婴试图侵占他的身体,也没有附身在什么小动物之上,更何况这里也没有什么小动物。这里的每一寸空气都蕴藏着剧毒,如果不是他的血液和灵力自带解毒功能,更有天宝法衣护体使得百毒不侵,他也无法在这里活动。

  不过也正是这疑似元婴移动的迹象引起了宁涛的警觉,他放弃了直接跃过黑火油地河的想法。他四下瞅了瞅,捡起身边的一块石头往火墙里扔了过去。

  石头进入火墙,突然下坠,笔直坠落进了黑火油地河之中,也就在那个过程之中,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它竟被火焰烧成了粉末,然后随火焰升起,飘飘坠落。

  这遍地的灰尘,想必就是这么来的。黑火油纯净至斯,这么可能容下杂质?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果然有法阵守护,可你奈何不了我。”

  他探手打开小药箱,取出天赐天生床,顺手就抛向了地河。

  虚空一颤,天赐天生床哗啦一下打开,坠入黑火油地河之中,四只床脚没入黑火油之中,可床板却附在了河面上,成了一只现成的小船。它一入地河,周边的火焰顿时退散,火墙上也出现了一个缺口。

  宁涛纵身一跃,跳上天赐天生床,一声清喝:“走!”

  天赐天生床荡起波浪往对岸驶去。

  古有达摩一苇渡江,今有宁医生一床渡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