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591章 亡魂的指引者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1 10:17:25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偌大一个神殿,除了这尊与真人等高的神像,还有拿在手中的骨子火炬便再无其它一物。神像的底座上也没有雕刻任何说明身份的文字,她是不是雅典娜的神像,那其实只是宁涛一时之间的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雅典娜的手里拿的是长矛和盾,而不是火炬。

  矗立在灯塔国的那尊自由女神像倒是高举火炬,不过那女神是雕塑师他妈。

  女神像对应的是什么女神其实一地啊按都不重要。

  宁涛伸手抓住了女神像右手持着的不死火炬,就在那一刹那间,他的脑海里满是鬼哭狼嚎的声音,那感觉就像是有成千上万个孤魂野鬼钻进了他的脑袋里,啃食他的灵魂!

  咔咔咔……

  强烈的震动里,神庙内部的地面,还有穹顶突然出现了裂缝。

  宁涛慌忙松开了手,那满脑袋鬼哭狼嚎的声音消失了。

  大地不再震动,有灰尘和石屑从头顶坠落下来,但裂缝没有再扩大。

  宁涛惊魂未定地看着那支骨头火炬,就刚才发生的情况,他怀疑只要他强行将不死火炬从这尊女神像的手中拿下的话,这座神庙就会垮掉,甚至整个地底深渊也会崩塌。

  刚刚,那些鬼哭狼嚎的声音来自哪里,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魂存在,而这支不死火炬又怎的能将鬼魂召集回来?

  这些疑问在宁涛的脑海里冒了出来,可不管从什么角度去分析理解,他的脑海之中始终笼罩着一层迷雾。

  一个时间里,宁涛再次盘腿坐了下来,取出镇时塔、建树板和云矿石,还有那只装着四版寻祖丹的小瓷瓶。

  轰!

  短暂的失明之后,眼前的景物有了变化。

  神庙还是这座神庙,只是多了一个女人,还有一头西方龙。

  女人一头波浪金发,身披黑色半甲,手持一支火炬。那火炬骨柄骨盏,一团火焰正燃烧着。也不知是金发女人的原因,还是火炬的原因,女人的身体周围始终萦绕着一缕缕黑气,如群蛇乱舞。

  那头西方龙衰老虚弱,步履蹒跚,一双翅膀收在背上,右翼之上满是伤痕,有个地方甚至还缺了一大块,给人一种无法再飞起来的感觉。

  金发女人在宁涛的身前停下了脚步,开口说道:“它就要来了,我知道我的结局,就如同东方的那些仙人一样。”

  她说话的语言是一种很奇怪的语言,宁涛第一次听见,他根本就听不懂,不过在低语者的“翻译”下,他却知道她说了什么。却也正是这开场白性质的第一句话,让他感到惊讶和困惑。她提到了东方的仙人和她的结局,还提到了某个人或者非人的存在,简简单单一句话的信息含量却十分庞大!

  “我的主人,你就不能逃走吗?”西方龙的声音沙哑、苍老,给人一种风烛残年的感觉。

  金发女人说道:“不死火,你已经追随了我千年,你还不了解我吗?我,西境之主涅波娜,不死火炬的持有人,亡灵的指路人,我无惧死亡,我从来都是直面我的敌人,不会背对着我的敌人!”

  被称作不死火的西方龙垂下了头,沉默不语。

  涅波娜又说道:“众神不在,天道泯灭,这世界会被一场大雪覆盖,众生凋零。可是,如同野火烧过的山林,漫长的寒冬之后总有种子会从泥土里冒出新芽。”

  “我的主人,为什么会这样?”不死火龙的血色的眼睛里满是悲伤和困惑。

  涅波娜说道:“如同你的衰老,众神也终有寂灭的一天,这天也有衰老毁灭的时候,你不必悲伤。”

  不死火龙又沉默了,它的眼神更悲伤了。

  “我知道东方的仙人已经利用阴月人留下了种子,我也有我的计划,所以我造了这座不死神庙。我要将你埋骨这座神庙之下,你来守护我的神庙和不死火炬,因为,它是我的种子。”涅波娜说。

  不死火龙抬起了头,那眼神悲伤依旧,可也非常坚毅,它说:“我的主人,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涅波娜说道:“你死后,我会指引你的灵魂去该去的地方。你的残魂则留在这里,守卫我的神庙。”

  “我的主人,你要去什么地方?”不死火龙问。

  涅波娜淡然一笑:“我的种子已经留在这不死火炬之中,我要去面对它,只有我死了,这里才安全。”

  不死火龙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它匍匐了下去,用巨大的嘴唇亲吻了涅波娜的脚背。

  却就在那一瞬间,涅波娜突然高举不死火炬,将骨柄扎进不死火龙的巨大的头颅之中。鲜血喷溅,那血如瀑布一般泼洒,完全挡住了宁涛的视线。

  然后是火,火焰吞没了一切。

  火焰中,涅波娜大步向神殿外走去,她的手中已经没有了不死火炬。

  宁涛的面前多了一具巨大的骨骸,可它正化骨为灰,那骨灰一点点地融入岩石地面,转眼消失不见。

  她让它埋骨这座神庙之下,它的骨便埋骨于此,没有怨言,走得也是如此的坦荡自然。

  最后,一切都静止了下来,什么都没有留下。

  涅波娜消失在了神庙门口。

  她要去面对的敌人是谁?

  无从知道。

  她是死了还是活着?

  也无从知道。

  她所谓的种子是什么?

  还是无从知道。

  这过去时空的画面忽然颤动了一下,一个红衣女子出现在了神庙门口。

  又是她,寻祖丹的丹灵。

  她的存在就像是一个幽灵观众,冷眼旁观着众生的前世今生,还有这个世界的过去现在。

  她无处不在,却又无迹可寻。

  宁涛直盯盯地看着她,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红衣女子迈步向宁涛走来,那步伐轻灵,看似踏地而行,却是脚不沾地。

  宁涛的眼珠无法转动了,心中一片惊讶困惑。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红衣女子走路,而且是脚踏虚空向他走来。

  红衣女子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淡淡地笑意,红唇贝齿之间吐露了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你来……你来……”

  宁涛只是看着她,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他一开口这过去时空的画面就会崩塌。

  红衣女子转眼就来到了宁涛的身前,她忽然伸手,一指戳向了宁涛的眉心泥丸宫。

  就在这一刹间宁涛坐不住了,本能地抬手格挡。

  涅波娜和不死火龙并不存在,可这个红衣女子却是寻祖丹的丹灵,直到现在为止他只知道要抓丹灵,可他却连丹灵是敌是友,甚至连丹灵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存在都不知道,怎么敢让她戳他的泥丸宫?

  两手相碰,宁涛没有丝毫触碰的感觉,但这个过去时空却是实实在在地崩塌了。

  一切都归于寂静。

  宁涛坐着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将所有的道具都收了起来。他再次来到了涅波娜的神像前,伸手抓向了不死火炬。但是,即将抓住不死火炬的时候他的手却停顿了下来,然后慢慢地放了下来。

  这个时候拿,有很大可能这座神庙会垮塌,甚至这个地底深渊也会垮塌,那么多的地火油,还有那么的灵土都还没有取走,这不傻吗?

  宁涛咬破手指在涅波娜的神像上画了一只血锁,然后转身向神殿大门口走去。

  嘤……

  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诡异的声音,就像是将银币或者金币拿到嘴边狠狠地吹了一下那种声音。

  宁涛停下了脚步,猛地转身看去。

  那只刚刚画上去的血锁正如冰雪消融一般融入了神像之中,转眼就不见了。就在那一刹那间,宁涛忽然感觉涅波娜的眼睛好像眨了一下,看了他一眼!可是,当他仔细去看的时候,她的眼睛却不曾有丝毫动的迹象。

  难道是错觉?

  咔嚓!

  就在宁涛观察神像的眼睛的时候,神像手中握着的不死火炬突然颤了一下,然后从神像的手中滑落,火炬之中的火焰也在脱落的那一刹那间熄灭了。

  宁涛慌忙伸手接住,这一次并没有成千上万的孤魂野鬼挤进大脑的恐怖感觉,也没有那种可怖的万鬼哀哭怪叫的声音,只有火炬本身的重量和质感。

  很正常的重量,一尺出头的它仅有点沉甸甸的感觉。不知道它是什么骨头炼制而成,通体玉白但却不透明,有玉的质感,并且蕴藏着极其强大的灵能。可宁涛拿在手里却知道,它并不是什么玉,它就是一种骨头。

  短暂的惊愕之后宁涛回过了神来,地面没有震动,裂缝也没有扩大,偌大一座神殿里静得连落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见。

  宁涛的视线又落在了不死火炬之上,好半响才试探性地说了一句话:“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刚刚明明不想让我拿,现在又自己掉下来给我,你是不是藏在里面?出来我们聊聊。”

  空荡荡的神殿里只有宁涛的声音。

  就在画血锁之前,宁涛还在琢磨着出去过河之后再画一只血锁,然后把三个妻子和一众手下叫进来搬灵土取地火油,或许还可以寻找别的天材地宝,来一场寻宝的活动。把需要的东西都搬走了,然后再去取不死火炬,那个时候这神庙塌也好,不塌也好,他都不在乎。却没想到,他在涅波娜的神像上画了一只血锁,火炬就自己掉下来了,还自动把火熄灭了。

  没人回应,宁涛尝试往不死火炬之中注入一丝灵力,试图激活它。

  不死火炬也没有任何反应,他的那一丝灵力犹如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宁涛又尝试了一次,不死火炬还是没有半点反应,叫也不应,最后他放弃了。他也懒得去地河那边画血锁了,直接取了一张画有血锁的处方签,就在神殿之中开了一道方便之门,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