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597章 120岁的修真少女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1 10:17:25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唐子娴移目看了唐天风一眼,有一个很轻微的摇头动作。

  唐天风沉默着,没说去,也没说不去。

  宁涛笑了笑:“唐前辈,你不是说想去参观参观吗,如果你改变主意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元婴出窍开天眼,他倒是能一眼辨出唐天人的善恶,可是在这里元婴出窍那绝对是愚蠢至极的举动,因为那等于是将身家性命拱手交给了这对爷孙俩,可无论是唐天人还是唐子娴他都信不过。不过如果唐天人跟他去天道医馆,善恶鼎上的人脸自然就会辨出善恶,如果唐天人就是此地的恶魁,那还省去了捕杀的麻烦,一次性解决问题。

  唐子娴说道:“这事以后再说吧,也不急这一会儿,至于吃饭,饭菜早就准备好了,如果你肚子饿,现在就可以去吃饭。我家老祖宗有好酒,待会儿我好好敬你几杯酒。”

  宁涛却还看着唐天人。

  这时唐天人朗声一笑:“宁道友都能如此坦荡地来我这里,我要是不去你的诊所看看那岂不是落人笑话?好,我们现在就去,宁道友请带路。”

  宁涛说道:“何须那么麻烦,我开道门就是了。”

  他从小药箱之中取出了一张画有血锁的普通处方签,顺手就开了一道方便之门。

  唐子娴曾经与他联手杀了白圣,知道方便之门的秘密,他也就不需要掩饰什么了。

  漆黑如墨的窟窿在茶室之中出现,中间如黑洞缓缓旋转,周边却如火焰燃烧,那感觉就像是火把空间活生生地烧出了一个窟窿。

  唐天风直盯盯地看着突然显露出来的方便之门,眼神惊讶,神色凝重。

  宁涛起身往方便之门走去,一边说道:“唐前辈,请。”

  唐子娴站了起来,直盯盯地看着宁涛,神色也有点紧张。她显然猜不透宁涛的心思,在为她的老祖宗担忧,也想要跟着进去。

  宁涛干脆将右臂伸进了方便之门中,又说道:“唐前辈,请。”

  这个动作似乎打消了唐天人的顾虑,他迈步走了进去。

  宁涛也紧跟着走了进去,他一进去,方便之门突然坍塌,瞬间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唐子娴已经迈步上来,可是还是迟了一步。她咬了一下银牙,拔腿就冲出了门。

  天道医馆之中静谧无声,善恶鼎中青烟袅袅。

  唐天风从方便之门之中走出来的那一刹那间就愣住了,脸上的神色除了震撼还是震撼。这里看上去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古式医馆,可却给人一种天道苍苍的感觉。那青烟,如云舒云卷。那巨鼎犹如三山五岳一般厚重。天道虽远,却犹在眼前!

  宁涛也从方便之门中走了出来,他的第一眼没看唐天风,他的第一眼直接奔向了善恶鼎上的人脸。

  善恶鼎上的人脸笑容满面,那笑容竟不下见到苦善之人康君子。

  宁涛也愣在了当场。

  这个结果他怎么也想不到。

  在他看来,唐天风就算不是恶魁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却没想到人家一进来,善恶鼎上的人脸就笑得跟田园犬似的。

  怎么会这样?

  宁涛想不通。

  唐天风忽然向善恶鼎走了过去,什么都没有说,站定之后撩起长衫下摆,扑通一下跪了下去,拜了三拜。

  这份虔诚就连宁涛都没有过,至少他从来没有这样拜过善恶鼎,反而骂过好几次坑货。

  宁涛站在唐天风的身边,忽然觉得没话可说了。

  唐天风站了起来,这才开口说话:“宁道友,刚才子娴在场,我不好说。现在她不在这里,我就跟你聊聊吧。”

  宁涛说道:“唐前辈想说什么就说吧,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如果是不方便告诉唐小姐的话,我也不会告诉他。”

  唐天风说道:“他是我孙女,她父母死得早。你知道的,咱们修真之人寿命漫长,可后代却不可能都是修真者。天赋这东西要上天给才会有,上天不给就不会有。我也没法让他们长留于世,也算是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所以就对子娴宠溺了一些,养成了她的一些坏毛病。”

  宁涛不动声色地听着,心里有些奇怪,唐天风跟他聊这些干什么?

  唐天风又说道:“子娴是光绪二十四年生的女孩,我还记得那年刚好是康有为他们几个小伙子变法的时候,所以她也大不了你几岁。”

  宁涛:“……”

  光绪二十四年,那就是1898年,唐子娴也就120岁而已,的确没大他几岁,也就九十多岁而已。

  “唐前辈,那个……”宁涛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唐天风眼神热热地看着宁涛:“你觉得我家子娴怎么样?”

  “她很好啊,那么年轻漂亮,聪明伶俐,挺好的。”宁涛说。

  的确是年轻,修真者和妖的年龄不能用普通人的年龄观来衡量。以陈平道活了两千多岁都还活蹦乱跳作标准来衡量,唐子娴现在不过才是“十二三岁”的未成年少女而已。论年龄,她比白婧和青追也要小得多。

  可是,这关他什么事?

  唐天风呵呵一笑:“既然你觉得她好,她也时常在我耳边说起你,每次说起你的时候她都很开心,我看得出来她喜欢你,我今日见了你,我也中意,你们就结为道侣吧。”

  “啊?”宁涛顿时惊愣当场。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唐天风要跟他说的事情竟然是——说媒!

  唐天风说道:“你杀我兄长,你以为这事就能一茶泯恩仇吗?你说得对,你杀他是替天行道,坦坦荡荡,可我作为兄弟,长兄为父,你杀他等于杀我父,如果连杀夫之仇都不报,我何以立身在这天地间?”

  这话也很有道理。

  宁涛苦笑了一下,暗自头疼。如果唐天风是一个恶人,甚至是恶魁,那问题就很好解决,可唐天风偏偏是一个大善人。他是遇善则善,遇恶则恶。唐天风这种“笑脸值”的善人,他杀不能杀,打不能打,甚至连骗都不忍心骗,他能拿唐天风怎么办?

  这不是他迂腐,这是他是善恶中间人的一个体现。遇到恶人,他的恶面会苏醒,会比恶人更凶恶。遇到善人,他的善面也会苏醒,他的心会很柔软,会忍不住想去保护善人,解决善人的难处。惩恶扬善,这是刻在他骨子里的东西。

  可是,善人有时候也会做一些让人感到无语的事,甚至是伤害别人的坏事。

  现在就是这样一种情况。

  “那个……”宁涛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这是唐前辈的意思,还是唐小姐的意思?”

  唐天风说道:“这是我的意思,她不知道这件事。”

  宁涛顿时放松了一些,他笑了笑:“唐前辈,那你知道我娶了三个妻子吗?”

  唐天风说道:“你杀了我的兄长,这是大仇,我必须为我大哥报仇。不过你要是娶了子娴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所谓虎毒不食子,我总不能杀了我的孙女婿去为我的兄长报仇吧?”

  宁涛苦笑了一下:“不是,唐前辈,你没听见我说了什么吗?我已经……”

  唐天风打断了宁涛的话:“我不在乎你娶了几个老婆,你能娶一娶二娶三,那自然就能娶四娶五。”

  宁涛这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唐天风说道:“这事就这么决定了吧,我已经看好了日子,腊月二十七就不错,那一天你就来娶我们家子娴。”

  他居然连日子都选好了。

  等等……

  腊月二十七?

  宁涛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暗暗地道:“腊月二十七,这个日子距离孟波再次登月已经很近了,他如此着急地想把孙女嫁给我,难道是冲着我的登月计划去的?”

  唐子娴知道方便之门的秘密,自然也就能猜到他的计划,只要让孟波带一张画有血锁的处方签上月球就行了。孟波上月球,那就等你关于他也上了月球。她要是在这个计划实现之前嫁给他,她要上月球,甚至是唐天风要上月球,那不是床上撒个娇的事情吗?

  唐天风直盯盯地看着宁涛:“小宁,是敌是友,全在你一念之间。我不想与你为敌,你也不要逼我与你为敌。”

  这差不多是一个含蓄的威胁了。

  宁涛不动声色地道:“唐前辈,这不是一件小事,我得考虑考虑,还得跟家里的妻子商量一下,等我考虑好了我再告诉你。”

  唐天风说道:“也行,你回去考虑考虑,七日之内给我答复。”

  宁涛说道:“那我现在就送唐前辈出去,我也不吃饭了,我现在就回去跟家里的妻子商量商量。”

  唐天风却一把抓住了宁涛的手:“那怎么行,饭还是要吃,吃饭的时候,我把这事跟子娴说说。”

  宁涛犹豫了一下:“行,那我就叨扰了。”

  “宁涛!”门外忽然传来了唐子娴的叫声。

  宁涛上去开了门,唐子娴站在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看到唐天风好端端地站在大堂里,她顿时松了一口气。

  宁涛看着唐子娴,她已经不是什么美若天仙的120岁的修真少女了,变成了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妈。她显然是担心他伤害唐天风,所以才追过来的,可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居然也不忘使用一张阴谷镇灵符隐藏真容,难道真有什么古老的规矩?

  “子娴,待会儿我跟你说件事。”唐天风说。

  唐子娴进了门:“老祖宗,你要跟我说什么事?”

  天道医馆的房门关上了,宁涛看着爷孙俩说话,暗中观察。

  唐天风却说道:“回家再说吧,小宁,烦请再开一道门,我们回家吃饭。”

  这语气已经有点一家人的味道了。

  唐子娴用异样的眼神看了唐天风一眼,然后又看了宁涛一眼,那眼神好生困惑。

  如果这是一场戏,那这个演技已经有影后的范儿了。

  宁涛笑了笑,去锁墙开了方便之门:“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