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609章 八戒与美丽的丹灵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1 10:17:25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红衣丹灵轻飘飘地一闪,擦着宁涛的张开的手臂躲开了,银铃般的笑声在空荡荡的神庙空间里回荡。

  “嘻嘻嘻嘻”

  宁涛转身扑去,动作很快,姿势也很帅。毕竟,扑女人这种事情他是很擅长的,家里就有三个练习这门神功的对象,而且大多时候是不练不行,会被逼着练。

  可是,即便是最娴熟的扑女神功,他也发挥到了极致,红衣丹灵也要快他许多,眼见就要抱住她的腰了,可她轻轻一晃又躲开了。

  “你来你来嘻嘻”

  你妹的!

  宁涛又扑了上去。

  红衣丹灵一边躲闪,一边调戏想抓住她的男人:“你来,你来”

  宁涛一扑再扑组合扑,可是每一次都落空,别说是抓到红衣丹灵,就连人家的裙角都没能碰到一下。

  一转眼,一分钟的时间过去了,由镇时塔、建树板和云矿石稳定的过去时空颤动了起来,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宁涛追着红衣丹灵也来到了神庙的大门口。

  又一扑落空了,宁涛不扑了,停下来看着红衣丹灵。这一分钟的时间里他已经弄清楚了一个情况,以他现在的情况,他根本就抓不到红衣丹灵。

  “你来抓我呀。”红衣丹灵也停了下来,冲宁涛招手,还特意转过身去,背对着宁涛。那小腰而轻轻摇晃,一只绝世好腚也荡起一片美妙的涟漪。

  这哪里是什么丹灵,简直就是一个勾人的妖精!

  受到刺激,宁涛的双腿猛地在地上一蹬,整个人体犹如一颗炮弹一般向红衣丹灵冲射过去,就在靠近她的那一瞬间,他张开了双臂抱向了红衣丹灵的小蛮腰。

  红衣丹灵轻轻一晃,又躲开了。

  宁涛抱了一个空,人也摔在了地上。

  哗啦!

  过去时空崩塌,那感觉就像是撞碎了一面魔镜,就连散落一地的镜片也化粉化灰,最后连灰粉都没有留下。

  红衣丹灵消失了。

  战术手电的光束回归,放在地上的镇时塔、建树板子、云矿石和小药箱也都出现了,那景象就像是一股风吹开了迷雾。

  宁涛趴在地上,脸上的表情似笑也似疼。给他的感觉就是,他不是什么修真医生,他是猪八戒,被一个女妖精调戏得神魂颠倒的猪八戒。

  在那部长达几十集的电视剧里,猪哥什么时候抓到过哪怕一个女妖精?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

  虽然没有抓到丹灵,可宁涛却弄明白了两件事,那就是舔一下寻祖丹所带来的丹药过敏反应下,他能在镇时塔、建树板和云矿石所稳定的过去时空里停留一分钟多一点点的时间,他活动的范围大概是直径一百米的范围,或许多一点。

  宁涛从地上爬了起来,慢步向小药箱走去,心里也琢磨着一个新的问题:“看来,过去时空的维系与我自身的情况有关,丹力于我的丹药过敏反应越强烈,我能在过去时空里停留的时间就越长,我在过去时空里的活动的范围也更大,我要抓到那丹灵,我需要变得更强,承受更大的丹药过敏反应才行。”

  有的方便之门打开,宁涛回到了天道医馆之中。他将云矿石、镇时塔和建树板子放在了货架上,然后看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估计外面已经亮开了。

  这个时候回北都的话,正好赶上晚饭,还可以家里的女人,还有五个鱼妖和殷墨蓝聊聊,把寻祖丹给他们。

  往锁墙走去的时候,宁涛的视线落在了那只有着许多科技元件的炼丹的丹鼎上。他心中一动,走了过去,把那只丹鼎抱了起来。料想这只丹鼎他也不能正常使用,也不屑使用,倒不如给白婧或者青追用来炼丹,如果她们不会也不想,用来炖汤也是可以的。

  却就在宁涛刚刚将那只鼎抱起来准备去锁墙开门回家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宁涛,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出来我们谈谈。”这声音就是化成风宁涛也认得,因为这声音是唐大小姐的声音。

  每天都来“问候”,她就不烦吗?

  宁涛没有回应,却不影响唐子娴跟他说话的决心:“昨天晚上黑火公司发生了惊天动地的事情,我知道是你干的,也只有你的门能做到。我想,你现在大概已经炼制出完整的寻祖丹了吧?”

  宁涛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你还真聪明,可你不知道,没有男人喜欢你这么聪明的女人吧?”

  唐子娴接着说道:“你说你修天道,那就应该说到做到,你跟我爷爷说的七日会给一个答复,现在就是第七日,你要失信吗?你要是忘了,我就上你家提醒你。”

  宁涛犹豫了一下,将尼古拉斯康帝的鼎放了下去,然后去开了门。

  有些麻烦躲是躲不掉的,始终得正面以对。

  天道医馆门口,一袭素白汉服打扮的唐子娴娇俏,浑身都散发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那脸,是他那日在唐府之中见到的“真容”,可他却知道这也是一张真假参半的脸庞。她的身材,该挺翘的地方怒拔而起,一峰万仞高,一峰还是万仞高。该圆的地方浑圆肥满,如那晴空满月,月白撩人,诱人以成熟,诱人以神秘。平心而论,这个样子的唐子娴美不可方物,可他却喜欢不起来。

  四目对视,眼神碰撞。

  唐子嫣然一笑:“我就知道你在里面。”

  宁涛微微耸了一下肩:“你不是说出门不能以真容示人吗,怎么又真容了?”

  唐子娴说道:“我们家还有一个古老的传统,那就是即将出嫁的女人是可以真容示人的。”

  宁涛:“”

  根本就没什么古老的规矩,也没有什么狗屁传统,都是鬼扯蒙人的。

  不过宁涛也不想揭穿,因为一旦揭穿了,他化身飞蚁窃取阴谷镇灵符的事儿就会露出破绽,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干的。

  “我能进去吗?”唐子娴问。

  宁涛让开了门口,天道医馆之中放着他从尼古拉斯康帝康帝的灵材库中洗劫回来的东西,但他并不在乎被唐子娴看见,甚至不会在乎她会将这个秘密说出去。因为即便是尼古拉斯康帝也能猜到是他干的,更何况是她这么聪明绝顶的女人。

  唐子娴一进天道医馆,善恶鼎上的人脸就露出了笑容,虽然不及唐天风上次进来时那么夸张,但就那笑容而言,唐子娴身上的善念功德也是很可观的。

  唐子娴很快就发现了放在墙角里的炼丹的鼎,还有好几支法器枪械,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果然是你干的,我真想看看尼古拉斯康帝此刻的脸庞,那一定很难看。不过你放心吧,你是我未来的夫君,我是不会泄露这个秘密的,我会为你保守这个秘密。”

  宁涛干咳了一声:“我们就被扯这些了,说实在的吧,我知道你不是真想嫁我,我也不想娶你,你就别演戏了,直接说吧,你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

  唐子娴的神色顿时一黯:“这就是你的决定吗?我的心就像是被你扎了一刀,你真狠心”

  宁涛淡淡地道:“别演了,我家里的白婧比你还会演,没用的,直接说吧,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唐子娴的一双浩眸里泛起了泪花,那模样儿真有点葬花林黛玉的凄苦感,我见犹怜。

  宁涛差一点就心软了,可是一想到在唐府的祠堂里看到的唐天风对她下跪的那一幕,他的心一下子又硬了。

  “你就没有半点喜欢过我吗?”唐子娴的声音有点哽咽,随时都会哭出来的样子。

  宁涛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一点想笑的感觉,他摇了摇头。

  “我们没有结为道侣的可能吗?”唐子娴的眼泪夺眶而出。

  宁涛还是摇了摇头,然后补了一句:“别演了,你看,我也可以像你这个样子。”

  话音落下,他的脸上也浮出了愁苦的神色,眼泪毫无征兆地从他的眼角滚落了下来。

  两人面对着面,你哭,我哭,脸上的表情又是那么的到位。如果修真界也有什么百花金鸡金人奖什么的,那么宁涛和唐子娴肯定是当之无愧的影帝和影后。

  “好吧。”看着宁涛流泪,唐子娴叹了一口气,眼泪说停就停,脸上的表情也正常了,不凄苦了,声音也正常了,不哽咽了,“你杀了我爷爷的兄长,那也是我的大爷爷。这事无论是对我来说,还是对我爷爷来说,那都是要面对的事情。长兄如父,对我爷爷来说你等于是杀父仇人,他能不报仇吗?以他的性格,他虽然不愿意,可还是要找你复仇你忍心杀我爷爷那样的大善人吗?”

  她说的,也正是宁涛感到头疼的。

  他不惧唐天风来找他报仇,可他惧的是一旦唐天风那样做了,他怎么能杀唐天风那样的大善人?仇恨会让人失去理智,如果唐天风对他的家人和身边的人动手,那他就得面对杀还是不杀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是无解的。

  修天道,惩恶扬善,杀大善人,那不就成惩善扬恶了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