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663章 正月初三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1 10:17:25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一过春节,整个北都都空了。节前拥堵的街道空荡荡的,昔日热闹的门店也都关了门。回家祭祖,与亲人团聚,放松一下,然后开始新的一年,这便是华人的春节。

  世界对华人有一个误解,说华人没有信仰,那是错的。华人信仰的是祖先,落叶归根是刻写在每个华人骨头上烙印。还有道,阴阳相济,天地自然的道。敬祖先,敬天地自然,这就是每个华人的信仰。如果连自己的祖先和天地自然都闹不明白,不尊不敬,那何谈信仰?

  信仰没有对错,也没有高贵贫贱之分。

  大年初三。

  客厅里,孟波和宁涛坐在后院里喝茶赏雪。唐子娴和苏衫衫在厨房里忙活,准备四个人的午饭。

  接到邀请,宁涛本来是想一个人来的,可是唐子娴死活要跟着来,他只得带着她来了。名字没给她改,只说是他的表妹。如果取个假名字过来作客,那就是欺骗人家两口子了,这样的事不能做。不过他特意让唐子娴变得丑一些,这样做也是避免孟波和苏衫衫两口子瞎猜,毕竟他上次才带了三个娇妻来窜门,现在又带一个“全新”的美女,人家两口子不把他当花心大萝卜看待才怪。

  “宁兄弟,我明天就去基地了,正月初八登月,所以才在今天请你过来吃顿饭。”几句闲聊之后孟波将话题引到了正事之上。

  宁涛笑着说道:“预祝孟大哥一路顺风。”

  孟波从裤兜里掏出了那张画有血锁的灵纸,然后说道:“你让我办的事我可没忘,正月初八我就将它放在月球上。”

  “这对我很重要,多谢了。”宁涛客气了一句。

  孟波说道:“你看,你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

  宁涛笑了笑:“不客气,不客气。”

  孟波又小心翼翼地将那张画有血锁的灵纸揣回了裤兜,然后问了一句:“我要把它放在什么特定的位置上,还是随便什么地方?”

  宁涛想了一下:“你看什么地方合适都行,没有什么特定的地方。”

  孟波说道:“那我就把它放在登月舱的旁边,用一块石头压着。”

  宁涛点了一下头:“行,孟大哥这次上去待多久?”

  孟波说道:“我这次上去会在月球上待四十八个小时,我们有四个人上去,正月十一返回地球。大多时候我们都会待在登月舱里,出去活动的时间很少,毕竟现在的科技还达不到让我们在上面自由活动的高度。”

  苏衫衫从后院小门里出来,笑着说道:“这大冷天的你们两个不在屋子里聊却跑到这里来聊天,是不是有什么不能让我听到的话要说?”

  这话不好接,宁涛只是打了一个微笑招呼。

  唐子娴也从小门里走了出来,面带微笑:“饭都做好了,孟大哥,表哥可以开饭了。”

  孟波说道:“那我们就回屋吃饭吧,一边喝酒一边聊。”

  宁涛看了唐子娴一眼,起身准备回屋,却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接听了电话。

  “江同志你好,方便说话吗?”手机里传来了张忠树的声音,也只有他会称呼宁涛“江同志”,因为上次在长安调查活死人事件的时候,他用的是“江南”这个假名字。

  宁涛往旁边走去,一边说道:“张所长你好,什么事?”

  “韩创新快不行了,他说他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讲,我问他是什么话,可他又不说,你看你这边要是方便的话,你就过来一下吧,我担心他撑不了多久的时间。”张忠树说道。

  “行,我现在就过来。”说完宁涛挂断了电话,然后说道:“孟大哥,嫂子,真是抱歉,有个病人的情况很危险,我得赶过去看看。”

  “就不能吃了饭再过去吗?”孟波问,一脸的失望。

  宁涛说道:“对有些病人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我得赶紧走了。”

  唐子娴说道:“表哥,那我跟你一块儿去。”

  宁涛说道:“你就不要去了,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陪孟大哥和嫂子吃饭也是很重要的事情,你留下来陪嫂子和孟大哥吃饭吧,替我向孟大哥敬杯酒。”

  唐子娴本来是想跟宁涛一起去的,可听宁涛这么一说,她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对她而言,登月的事才是最重要的事。她和宁涛登月的希望都寄托在孟波的身上,她留下来也能掌握孟波这边的情况。

  宁涛又跟孟波和苏衫衫说了几句道别的话,然后离开了机关大院。

  一个小时后他来到了长安的看守所里,给他打电话的张忠树陪着他往拘押韩创业的单独囚室走去。

  “江警司怎么没来?”张忠树一边领路,一边跟宁涛说话。

  宁涛说道:“她有别的机密任务。”

  张忠树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打她的电话打不通,一直都处在关机状态下,所以我给你打了电话。这大过年的让你跑一趟,真是过意不去。”

  “张所长,最近又有新的案例吗?”宁涛问了一句。

  张忠树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我是负责看守所,不是警察局,要不我帮你问问?”

  “好的,谢谢。”宁涛客气了一句。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拘押韩创业的单独囚室门前,韩创业蜷缩在铁架床上,身上盖着薄薄的棉被。床前放着一双解放鞋,脏兮兮的。地上有呕吐物,土豆和肥肉什么的,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宁涛唤醒了眼睛的望术状态,隔着栅栏给韩创业诊断了一下。韩创业的先天气场转眼就浮现了出来,正常人的先天气场五颜六色,色泽明亮鲜明,可他的先天气场却是黯然无光,颜色模糊,给人一种混乱而又虚弱的感觉。对应灵魂的部分一团灰黑,那是韩信的鬼魂,可即便这过去之魂,它也虚弱得很。

  一眼的诊断,不管那躺在床上的人是韩创业也好,大将军韩信也好,他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就要死了。

  张忠树打开了囚室的门,他似乎想让宁涛进去,可看到地上的呕吐物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要不我让人过来打扫一下吧。”

  宁涛说道:“不用了,张所长,他就要死了。”

  张忠树叹了一口气:“如果是正常的囚犯,这种情况我们会转移到医院,要是病人病危治疗也没有作用的话,我们会通知囚犯的家人将人接回去。可他是一个特殊的囚犯,我不敢擅自做主,我致电问过张科长,他说请你和江警司决定。现在人都这样了,你看怎么处理?”

  张泽山现在学乖了,这个情况一点都不意外。宁涛能让他跳一次楼,就能让他跳第二次楼。

  宁涛想了一下:“把他送回他的家里吧,他就要死了,在家里断气也算是落叶归根,死在这里也不是回事。到了他家,我再问他要跟我说什么话,张所长你看这样好不好?”

  “好,当然没问题,我现在就去安排车,送他回家。”张忠树巴不得送走韩创业,随即便去安排驾驶员和车辆了。

  宁涛这才进了囚室,来到韩创业的身边,抓住他的手,往他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点灵力。

  几秒钟之后躺在铁架床上的韩创业忽然醒了过来,直盯盯地看着宁涛,那眼神有点诡异。

  宁涛说道:“大将军,你还记得我吗?”

  韩创业的嘴唇动了动,发出了一个沙哑的声音:“我……要回家……我要看看我的老母亲……她想要一件新的羽绒服,她说穿着暖和,我答应……过年给她买的……”

  宁涛心中一片惊讶,大将军韩信肯定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是韩创业“回来”了。可他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大将军韩信的鬼魂明明还在他的身上,刚才他给韩创业诊断的时候也看见了韩信的鬼魂,难不成韩信自动将大脑的控制权还给了韩创业?

  就在这时张忠树返回,还带来了两个狱警,他没有进囚室,两个狱警进了囚室,他站在门外说道:“江同志,人和车我都安排好了,他们会将韩创业带上车,你可以同乘一辆车。”

  “那好,我们走吧。”宁涛说。

  他本来有些话想问韩创业的,可当着张忠树和两个狱警的面不便说出来,也就放弃了。

  稍后一辆囚车离开看守所,顺着一条马路往前行驶。过春节,人们都爱在风景区里扎堆,街道上空荡荡的,几乎看不见开着门的店铺。

  “羽绒服……”韩创业的嘴里一直念叨着这句话。

  宁涛也犯愁了,要是平时别说是一件羽绒服,就是十件他也能为韩创业买来,可现在大街上关门闭户的他到哪里去买羽绒服?

  其实,不满足韩创业这个愿望也没什么,可看到韩创业心心念念想要给母亲买一件羽绒服,这甚至是他最后的遗愿,他心里就不忍心,想帮帮这个可怜的人。

  马路边上走着一个牵着泰迪的女人,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羽绒服。

  宁涛心中一动,跟着说道:“同志,请停一下车。”

  驾驶囚车的狱警将车子停了下来,宁涛下了车,跑步到了那个牵着泰迪犬的中年女人面前:“大姐,我买你的羽绒服,可以吗?”

  中年女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宁涛,然后迸出了一句话来:“你有病啊,大过年的,找骂是不是?”

  宁涛也不生气,客气地道:“大姐,囚车上有个要死的人,也没犯什么罪,就是疯病。他想给他的母亲买一件羽绒服,这是他的最后的心愿,这会儿我找不到有卖羽绒服的地方,所以……大姐你能把身上的羽绒服卖给我吗?你买成多少钱,我十倍给你。”

  中年女人移目看了一眼停在路边的囚车,看到了将头靠在窗户上奄奄一息的韩创业,那一刹那间她好像被触动了什么心弦,二话没说就将身上的羽绒服拔了下来,塞到了宁涛的手中:“哎哟……真是可怜,这大过年的,我也不要你钱,你把衣服给那人吧。”

  宁涛道了谢,拿着羽绒服上了囚车,车子又往前行驶,那个女人站在路边看着,冲囚车挥手,可一转眼就不见了。

  这世上,愿意帮助人的还就是这些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钱不多,可慷慨,仗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