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医馆之中静悄悄的,善恶鼎中善气恶气萦绕,鼎上的人脸闭着眼睛,一副不搭理的样子。

  宁涛已经习惯它的这副嘴脸,也懒得理它。回到医馆之中他便打开了小药箱,他将镇时塔、建树板和云矿石放回到了货架上,然后将账本竹简拿了出来。

  “虫二出来,真心买主来了。”宁涛说。

  波!

  一团水墨烟云般的能量光斑在账本竹简上绽放开来,虫二冒了出来,微微支起上身,两只小眼睛斜看着宁涛。

  在它的世界里似乎什么都比不上摆帝王pose重要。

  而它,似乎又长胖了一些。

  将来这货会进化成什么样子?

  鬼才知道。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虫二的话语:宁爱卿,你有何事求朕?快快奏来。

  宁涛开门见山地道:“有没有什么专门给元婴俢练的修真功法,或者法术?你给我找来,诊金好说。”

  虫二伸出了一只胖嘟嘟的小手摸着满是肥肉的额头,一副正在思考问题的样子。

  宁涛却看得目瞪口呆:“你……怎么有手啦?”

  虫二的小手在虚空连点,账本竹简上便浮现出了它的话语:朕就不能有手吗?朕的下一步是要进化出大大的鸡卡!

  宁涛:“……”

  鸡卡是什么,他不想问,因为他猜得到。可“大大的”,这就有点辣眼睛了。

  虫二的小手手还在点: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总有一日朕要成为那云游九天的神龙,或者一翅遮天的鲲鹏!

  “不错,你果然是有伟大志向的虫二皇帝,维护世界和平就靠你了。”宁涛说。

  虫二的肥腰又挺直了一些。

  宁涛话锋一转:“可是没我给你诊金,你进化个屁啊。”

  虫二的正准备写字的小手顿时僵在了空中,账本竹简上也浮现出了留个小黑点:……

  宁涛说道:“你我是一条船上的人,我要是不够厉害,我被人干掉了,这医馆又得变成诊所重来,下一任善恶中间人可指不定会唤醒你,所以你还是赶快给我找专门给元婴俢练的修真功夫或者法术吧。我还算是那句话,有我一口肉吃,那就绝对有你一口汤喝。”

  虫二沉默了半响,一只小手在虚空中指指点点,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它的话语:朕为宁爱卿翻经阅典,功夫不负有心人,朕终于为宁爱卿找到了一个适合你的元婴使用的法术——死缠烂打小鬼吸阴术。

  宁涛看着账本竹简上的法术名字,整个人都不好了。

  虫二这货还真天道医馆亲生的啊,给的法术都特么这个德行!

  肉中枪这个名字搞得他都不敢跟人说,现在又来一个死缠烂打小鬼吸阴术!

  这名字,要是有女性道友问起,说道出来,人家骂他流氓算是很客气了吧?遇到贞洁烈女型的女道友,说不一定一剑给他戳过来,戳死你个死不要脸的!

  虫二却还激动着,胖乎乎的小手点点点。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它的话语:传说此法术是出自一个鬼仙之手,可吸阴系能量和材料,比如阴沟里石头,泥沼里的阴沉木,墙角里的阴苔,树林里的阴藤,洞穴里的阴风,总之只要是阴系的能量和材料都可以吸来,构成小鬼之身,拿刀枪肉搏,或法术杀敌,厉害得很。宁爱卿,你习得这个法术之后,你的元婴可以吸收阴能阴材炼就小鬼之身,如若你去了阴间,那也必定是王者一般的存在!

  讲真,看了这个描述宁涛是心动的。要知道即便是天道医馆出品的大力拿捏符,那也只是赋予元婴五斤之力,而且还只有两三分钟的时限,除非是特殊场合,否则意义不大。可这死缠烂打小鬼吸阴术就不一样了,它赋予的就不只是力量了,而是“小鬼之身”。有了那阴沉木、阴石、阴苔、阴藤等等阴系材料构成的小鬼之身,哪怕不是力量很大也可以做很多事情!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身体就算被打烂了不足惜,大不了再吸阴一聚就行了。而且,虫二还说这死缠烂打小鬼吸阴术有杀敌的法术,料想很难学,可一旦学会精通,那他的元婴再去过去时空,他能干的事情就多了!

  不过,宁涛忽然想起了什么……

  “那个……是沾阴字的材料都可会吸到身上吗?”他想起了什么,但不好说出口。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虫二的话语:理论上是这样的,但朕又不会这法术,所以无法给宁爱卿确定的答案。这样吧,你给朕上贡两千诊金,朕便将这死缠烂打小鬼吸阴术赐给宁爱卿。

  宁涛忍着心中那种尴尬和担忧的感觉,一边说道:“我不是小气之人,可这个月医馆要升级,我还差很多诊金交租,我只能给你一千,你体谅一下。”

  其实,给五百它也会把那死缠烂打小鬼吸阴术写出来,可是不能老是压它的价。要让它明白,越是好的东西就越值钱,不然往后它给给破烂货,那就得因小失大了。

  果然,虫二显然没料到他会这么大方,砍价只砍一半,生怕他改口,小手跟着就点了一下:准奏!

  随后,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死缠烂打小鬼吸阴术,宁涛忙着拍照,拍了十几张照片才算搞定。随后他签了一千诊金的单,拿着手机去誊抄死缠烂打小鬼吸阴术。

  誊抄的过程却是也是墨记、熟悉和理解的过程。他沉浸其中,偶尔还试一下,体会某个道理或者技巧,一转眼小半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宁涛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划开了接听键:“天音,是我,说吧。”

  手机里传来了软天音那软糯悦耳的声音:“主公,公司下班了,你今晚想吃什么,我路过超市的时候去买回家给你做。”

  宁涛的心里暖暖的很舒服,他笑着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我已经决定了去冲绳赴约,不如我们今晚去冲绳吃吧。”

  “好啊好啊,我坐你的肉中枪过去,我请你吃鲍鱼。”软天音高兴地道。

  宁涛却拿着手机,欲言又止……

  一轮皓月爬上了不知名的山峦,几朵白云点缀在暗蓝的天幕上,远处的海岛灯火汇聚成了灯海,好一幅浮世绘的画。

  基于大唐发展起来的文明,这里处处都有大唐的遗风。

  天空上,一团水墨烟云往那座海岛疾飞过去。可惜,速度太快,即便是有幸看见它的人也会怀疑是自己眼花了,或者是美军的军事基地又在测试某一款超音速导弹。

  如果抛开实打实的肉中枪,只是那水墨烟云一般的枪气云团的话,宁涛自比齐天大圣也是勉强可以的,脚踏筋斗云,雄姿英发!

  软天音站在宁涛身后,双手紧紧地环抱着宁涛的腰肢,一颗螓首埋在宁涛的脖颈间,不敢看那飞逝如电的景象。她其实也知道这样的姿势有点不妥,可是肉中枪的速度太快了,她根本就不敢单独站立,或者坐在主公的肉中枪上。她胆子本来就小,第二次坐肉中枪就是超音速,就这样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宁涛也觉得不妥,可他也没有解决的办法。他总不能让蚌家妖精叉着腿坐在他的肉中枪上吧,因为赶时间飞得这么快,万一甩下去了怎么办?

  安全第一。

  就算坐飞机,也得系上安全带不是?

  前方就是那霸寺港口,隔很远都可以看见停泊在港口的巨大军舰。那是灯塔国的第七舰队的里根号航母,还有它的护卫舰。

  一架全球鹰从军事基地中的跑道上起飞,往着华国的方向飞去。

  来自灯塔的这种骚扰总是存在的,就像是一个间歇性神经病人,指不定那个时候就抽风发作了。

  这样飞过去,想不被发现有点困难。

  宁涛压下枪头,肉中枪以四十五度角向波浪翻滚的大海俯冲下去。

  软天音睁开了眼睛,一声惊呼:“主公快拉起来!”

  她的话音刚落,海面上便掀起了一朵十几米高的浪花,肉中枪也在那一瞬间扎入海水。宁涛抬起枪头,肉中枪在海水里打横枪身,往着海岸线潜水而去。

  “主公你的肉中枪还能在水里飞?”软天音惊得合不拢嘴了。

  宁涛说道:“本来是不可以的,但穿上天宝法衣就可以。天宝法衣辟水,我们在天宝法衣的辟水空间里,这样一来它就能在水里飞了,但速度比较慢。”

  “主公好厉害,我喜欢你的肉中枪!”软天音激动得就像是一个孩子。

  此时此刻,宁涛却想到了刚刚花重金求得的另一门修真法术,死缠烂打小鬼吸阴术……

  这些名字究竟是谁取的?

  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忽然,一团清光绽放,原本昏暗的海底顿时多了一团月华般的清光。

  发光的是蚌精的妖精。

  光源是她的本命珍珠。

  清冷如月华的光华下,海底的礁石、珊瑚还有鱼类清晰可见,色彩斑斓。

  “主公,那里有一只龙虾,你停一下,我抓来给烤给你吃。”软天音指着一只趴在礁石上的龙虾,脸上的笑容比花还美。

  “我们去找一家海鲜店吧,自己做太麻烦了。”宁涛说。

  软天音说道:“那多贵啊,浪费钱,我做的海鲜比海鲜店里的好吃多了。主公你等着我,我去抓龙虾。”

  音落,她松开了宁涛的腰,一个猛子穿了出去,一把就抓住了那只栖息在礁石上的龙虾。

  宁涛忍不住笑了,停下肉中枪等她。

  软天音很快又抓到了一只龙虾,还有几只鲍鱼。她用衣服兜着,小心翼翼地回到了宁涛的身边,然后跨坐在了肉中枪上,咯咯笑道:“主公,找个树林吧,我给你吃鲍鱼,这鲍鱼好肥。”

  宁涛心里有话,可说不出来。

  ps:今天要去开个会,一早就要出发,只有两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